邮件发送页

From:项目主管 Dr.Jin

To:收容专家Dr.Li

虽然这个想法很有诱惑性,但我必须拒绝。

也许你会奇怪我为何要拒绝,那我就跟你分享一下我以前的经历,希望你能理解我的想法。

当初我加入Site-CN-17的时候,我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去设计一个项目的特殊收容措施。我至今记得那个项目——SCP-CN-021。以你的权限,它并不是什么机密。但在中国分部的收容的上千个项目里面,也许你已经忘了它的存在。这不怪你,因为它太不显眼,只是一副看上去再普通不过的画罢了。

我在基金会的收容学培训中曾得到过A+的成绩,我当时信心满满。按照培训时学到的知识,我把它分级为Safe,认为只要把它锁在Site-CN-17那个大的出了名的标准安全储藏箱中就行了。

可在基金会永远不要自信满满,也不要觉得理所应当,这就是那件事给我的经验。由于我们当时并不知道SCP-CN-021具有可以强迫他人绘画并复制的异常效应,我草率的收容设计造成了站点的重大损失。我忘不了那天站点内的混乱场景——十几个站点工作人员咬破自己的手指,在墙上发了狂一样的画。我当时虽然没有受到惩罚,但这对我才是最大的惩罚,我到今天也不能原谅我当时的错误。在那之后我时常告诉自己,也许复杂的才是最好的,即使那看上去多余而荒谬。我的收容和决策开始变得严谨而细致,这也是O5议会将我提拔至项目主管的原因。但我自己清楚我并不是为了职位而努力,而是为了让混乱不再重演。也许以你收容专家的身份和能力,可以做到在保全人类、保护项目的前提下做到降低收容难度的目的。但我认为,这会对我们的自然规律造成一些我们无法预知的改变,换句话说,即使当下平安无事,但我们的未来会向更不可预知的方向被改变。

另一个理由是我们必须自力更生。以我们的能力,我不认为我们可以在短时间内将SCP-CN-843的异常解释清楚。它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黑盒,只知道它能扭曲现实,却不知为何。我们也许可以用它解决很多问题,但这就相当于把我们关进了温室。基金会从成立之初至今发生过无数次收容失效,付出了无数人的伤亡的代价。但我们不仅没有被击垮,反而变得更加强大。可以说,我们在收容失效和牺牲中成长,我们不能没有它们。而如果我们被关进了温室,也许有一天我们会遇到SCP-CN-843无法处理的险境,到那时候,我们就会像温室里的花朵一样被风雨吹折。

所以,我希望你能够理解我为何拒绝你的提议。

也许我们的未来是黑暗的,而在改变后可能会变得光明。但我认为我们不能去赌,因为,“捷径往往意味着让以后的路更难走”。

是的,我毕业于圣克里斯汀娜学院,她是我的导师。

还有,别再整天想着如何处决SCP-682了,这不是你该干的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