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845
评分: +53+x

墨色的大雨从天上急剧下倾,落入黑色的汪洋。而你对此毫无感觉,冰冷的水体隔着外斥护具不断地刺激你的体感,护具外头是望不到尽头的黑暗。你所拥有的陪同仅仅是护具上的一个超大功率照明器,而你在往下跳的时候早已被世界抛弃。

偶尔有形态各异的大型鱼类从你面前经过,你基本上能够确定这不是本土生物。它们并没有伤害你,在它们的生命轨迹中,你并不存在——在这一切被搞得一团糟之后。

无视了洋流的运动,缓慢地直线下潜,你的视野越发明亮。黑色的云状物质逐渐消散,你的大功率照明系统驱散了周围的鱼群,却无法驱散你心中的疑问。而你只有这一次机会。

你从小喜欢钓鱼,对大海无比向往,并在成年之后取得了潜水证明。而你阴差阳错地成为了海洋研究机构的专家,后入职于基金会。因为专业方向的差异,相比起其他成员,你用来糊口的工资就没这么多,但平时根本不和危险打交道,倒也过得清闲。

下潜深度越大,周围的环境反而愈发清晰。

你闭上了眼睛。

全球通报


自2019年5月31日起,因地质灾害的影响,政府将在全球范围内投入最大规模的军事力量与民间力量合力建立堡垒。

为了各位的生命安全,请完全配合政府的安排,带好自己的必需品,在指定时间内按顺序迁入指定城市。毁了各位原本安逸的生活,政府感到很抱歉,但政府不会眼睁睁地让人民的生命处于极度危险的状态。

在戒严令结束之后,你们便可以回到自己原本的家。这不会持续很久。

海洋将会向我们发起报复,而政府会将人类的生存置于最高优先级。

这么老土的说辞也只能骗骗什么都不知道的普通民众,不过基金会在处理内乱这件事上一直做得很好。将所有的人都安置好的同时,堡垒也在被不计成本地建造。基金会拿出了所有能够动用的异常项目,不然堡垒的建造速度真没法赶上海平面的上升速度。

在超大功率照明系统的照耀下,这是你特别熟悉的城市。它一直都在那里,看上去丝毫未变。

和你记忆中唯一相悖的地方,就是它和你此时一同处于距海平面10000米之下,小部分已经被深海泥土所覆盖。以外斥护具的功能,你被稳固地定在所谓的地面,不会随着洋流到处进行不规则运动。你并没有时间思考这些城市建筑物能够扛住上万米深海高压的原因,光是处在这个环境下本身,它们就已经显得无比奇怪了。

你照着自己记忆中的方向,一步步地向目的地行进。每走下一步之前,你甚至都要重新把自己稳当地固定在原地——而你的数据库里,马虎到甚至连一张地图都没有。

在道路尽头,你找到了部分埋于深海泥之下的原Site-845,轻而易举地进入了建筑内部。壁面的深海淤泥令你作呕,但你庆幸不用直接接触它们。室内漂浮着的桌子椅子与用电器挡住了你的去路,你不得不花时间将其清理以开辟一条前进的路。与建筑物相同,这些东西在深海压强下毫发无损,仿佛环境从未改变。

几经波折却毫无危险,你不是很顺利地摸到了你原本的办公室。探测器发出的声响越来越大,你从一堆硬盘中摸到了你要找的东西。很惊讶,这玩意居然也没被深海压力揉的稀巴烂。你本想通知你的同伴,但此时的信号似乎刻意和你找茬。

你拿起了硬盘,放进了外斥护具特制的读卡器。在你现有的认知当中,里面的信息,就是造成这一切的原因,这些信息会解明一切。

很好。

SCP-CN-845

项目编号:SCP-CN-845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845应被安置于Site-845的露天场地,将SCP-CN-845产生的水体排至污水管网之前应进行充分电解,分离出的物质应放入生物危害实验室中封存。

你瞄了一眼文档的更新日期:2019年5月19日。而摆到台面上的收容措施很显然不是最新的。但即使再马虎也不能这么随意,为什么非要是露天场地?谁提的建议?

现在是2022年5月20日,海面上那该死的暴雨已经下了两年。

描述:SCP-CN-845是一个类球形浮标,半径3cm。项目的正下方有一个金属弯钩。虽然项目的质量符合普通钓鱼浮标的质量,但不会随水上浮。除此之外,SCP-CN-845的外观与普通浮标没有任何区别。

SCP-CN-845的异常性质在一般情况下为缓慢触发,当项目被放置于任一相对平稳的环境中时,会产生一种气象异常。其初期表现出长时间的持续性降水,继而导致项目所在地水平面的不断上涨,最终处于环境承载能力的饱和阶段,即填满SCP-CN-845的所处环境。

SCP-CN-845对环境范围的界定呈现出一定侵略性,项目所产生的水体在某一区域内达到饱和后会趋于稳定。项目所界定的"区域"对大小并无要求,只要周围的环境符合相对平稳这一条件即可。此时,SCP-CN-845产生的水体将不再增加,而是在界定区域内进行持续性的异常降雨从而进行水循环。在进行稳定水循环的同时,水体内会自发出现一种黑色不可燃的粘稠液体,编为SCP-CN-845-A。

SCP-CN-845-A呈现出某种知觉性,目前推测其可能具有智能。它会有意识地对项目所在的环境之外进行扩张,并且在达到外部环境时会不可逆地改变SCP-CN-845对"所处环境"的界定,然后会重复以上过程,再度进行异常增长以达到饱和。

和你之前研究的样品一模一样,无论是在实验室还是在堡垒,你依然是那个你,无用的海洋学家。

经过研究,SCP-CN-845-A的传播并不受空间限制,对其成分的分析结果表明,其中可能含有某种可以进行远距离传送的物质,该种物质并不受封闭环境的影响,亦能从一个封闭空间传送到另一封闭空间。因此,对SCP-CN-845-A进行物理上的稳定收容是不可能的,但可以通过移植了心灵遮断合金的特种设备进行电解,使其分解为一种不明物质,多种无害物质,多种气体以及大量普通水。但这种方法也只能延缓SCP-CN-845所产生水体的扩张,而不能彻底遏制。因电解产生的混合气体溶于水中会对人员造成不可逆伤害,因此对SCP-CN-845-A的电解应少量多次进行。

从增长的规模来看,SCP-CN-845所产生的总体水量与其所处环境的水资源总量无关,气象异常中的水体基本上是凭空出现。这种水与环境中的原生水资源不同,其中含有一种被编号为SCP-CN-845-B的物质,即上述电解时出现的不明物质。SCP-CN-845-B也是构成异常水体的主要成分,且能够迅速污染环境中的原生水资源,将其转化为异常水体。

SCP-CN-845-B无法通过将水进行物态变化而清除,并且对哺乳类动物和鱼类具有高度危害性,因此SCP-CN-845产生的水体无法作为水资源进行运用,并且会严重危害自然环境内现有的水资源。

现在那个黑乎乎的东西被称为波塞冬,给它命名的人是你。人们肯定不知道他们喝的水在处理之前主要成分基本上都是这玩意。

而在这时,你发现描述部分的下方缺了一角,露出一大片空白。你尝试全选,尝试加亮,却毫无所获。你所拥有的权限能让你看见与你专业相关的所有文档信息,而你看不见这些空白的原因只有一个,撰写者在你看到之前就已经将部分内容删除。

你很清楚,你现在看到的文字并不是海平面急剧上升的原因,这只是描述了你不愿意看到的事实。

发现:于2019年1月29日,基金会成员在清水镇执行回收任务的时候发现了在暴雨区域积水正中心的SCP-CN-845,因其并未随水上浮而被注意。随后人员将其带回,却没出现可见的异常性质。经过研究,两者异常性质相似但仅为巧合。在这之后,SCP-CN-845被存放于上锁的保险柜内并定期排水。

实验记录-001

时间:2019.2.18

实验道具:可密封玻璃瓶

过程:将SCP-CN-845放进玻璃瓶内,封口。观察并录制后续现象。

结果:气象异常缓慢出现在瓶盖下方,随后出现小型降水。瓶子在10分钟后被灌满。

你们绝对不会相信我看到了什么,这种奇观你们估计一辈子都很难见一次,简直比奇术火花还要美。——研究员Y.Ming

虽然文档不是你本人撰写的,你甚至不知道撰写人是谁,但你对自己以前说过的赞美之词表示愧疚。

实验记录-018

时间:2019.3.20

实验道具:室内游泳池

过程:将SCP-CN-845放进空游泳池内,观察后续现象。

结果:气象异常缓慢出现在泳池上方,随后以覆盖整个泳池的面积进行了小规模降水。泳池在灌满之前进行了处理。

为什么?你不明白为什么实验记录直接从1跳到18,但是中间并没有空白。你看了一眼实验的日期,并没有顺序冲突。

还有一种可能,那些过程和结果看起来都无关紧要的东西并没被记录在数据库。

你继续往下看。

实验记录-035

时间:2019.5.5

实验道具:绿地

过程:

你被摆了一道,实验记录在你找到之前同样被人刻意抹除了。而SCP.PER的特殊性质让文档在被删除一部分以后依然能保证格式的完整性。你继续往下滑,和描述部分一样,一大片空白。

[更多注意事项请联系办公室的Sigma-Xotoxin]

在你滑到最底部的时候,你看到了这一行简短的讯息。

你彻底放空了自己的大脑,在你自己的认知范围之内寻找,却丝毫没有被称为"办公室"的组织与Sigma-Xotoxin这个名字或职位的记忆。而你也没有更高级的权限向上级确认该信息,实际上,你目前连将信息传递到海平面以上的方法都没有。

可以确定的是,你在这个地方找到的这些线索都被人为编辑过,而编辑者很显然不想让你或者你们了解到真相。又或者,这些都是真实的信息,文档撰写者为了掩人耳目而故意在文档编写的过程中制造错误。

无论真假,这些证据都不应被埋藏在这万米深海之下。

在你苦苦寻找将搜集到的信息发送给同伴的方法时,你注意到了旁边的一小滩淤泥中的小物件。

那是一个圆形浮标,下半截被埋在淤泥中。它没有随水上浮。

你什么都明白了。硬盘内的文档不是真相的话,那么它便是了。你伸出手去,想要将浮标以你能做到的方式破坏掉——反正不会再有比现在更糟的情况了,难道不是吗?

你伸出去的手停在了原处,脑子已发出指令,身体却动弹不得,没有任何形容词能表述你现在的感觉,你和浮标原有的几点距离,现在对你来说却如别天堑。

你的护具开始破碎,灯光开始熄灭,周围仅有的光线没入黑暗。在冰冷的海水从破碎的护具灌入你的身体之前,你的知觉已被黑暗所覆盖。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