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848
rating: +27+x

项目编号:SCP-CN-848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机动特遣队-CN-庚午-42“结案报告”将控制各个媒体和自媒体的资讯渠道,散布虚假信息使得SCP-CN-848在公众认知中不超过阴谋论与都市传说的范畴,同时避免公众接触到SCP-CN-848的任何真实信息,阻止任何组织或个人针对SCP-CN-848的调查活动。

应销毁任何被发现的SCP-CN-848-02实体,并对任何被发现的SCP-CN-848-01实体进行E级记忆删除。

当前SCP-CN-848-01-B实体因与SCP-CN-848完全无关的██罪,正在██省██监狱服刑,已对其进行E级记忆删除,其与SCP-CN-848之间的关联性被全面隐瞒。

描述:SCP-CN-848是一起发生在20██年的异常事件。事件内容为一桩谋杀案,死者是时年18岁的女性郑██。郑██的遗体已被彻底销毁,其并不具备任何异常特性。

当SCP-CN-848当前的“真凶”(定义为SCP-CN-848-01-A)被揭露,且公众普遍接受这一结论时,SCP-CN-848的异常性质将显现。当前的SCP-CN-848-01-A将会认为自己并非杀害郑██的凶手,而与案件相关的另一个体(认定为SCP-CN-848-01-B)将认为自己是杀害郑██的凶手。指向SCP-CN-848-01-B的证据和洗脱SCP-CN-848-01-A罪名的多项证据(统一定义为SCP-CN-848-02)将会通过现实重构的方式显现。

曾发生的几个实例(需要注意的是,SCP-CN-848-01-A与SCP-CN-848-01-B的身份并不固定):

  • 案发现场出现此前并未被发现的SCP-CN-848-01-B的指纹。
  • SCP-CN-848-01-B的家中出现用于伪造SCP-CN-848-01-A指纹的硅胶模具。
  • 有相关人员出现对SCP-CN-848-01-B提供非常不利的证词。
  • 曾指控SCP-CN-848-01-A的人员被证实患有精神疾病。
  • SCP-CN-848-01-B的信用卡记录中出现了凶器(登山刀)的购买记录。
  • 对尸检结果的二次调查证实死者死于毒杀,锐器伤系SCP-CN-848-01-B伪造。

(下略。目前已查明SCP-CN-848已██次被激活。)

已知E级记忆删除可以消除SCP-CN-848-01-A和SCP-CN-848-01-B对SCP-CN-848的异常认知,但无法消除SCP-CN-848的异常效应。

SCP-CN-848异常性质在其案情不自然地多次逆转后被基金会特工注意到,在为期█个月的调查后被记录为SCP-CN-848。

SCP-CN-848的信息本身并不具备模因与逆模因特性,阅读、记录、传播案件本身的信息,将不会使项目显现其异常效应。

附录:基金会特工在一份█县本地刊物上发现了一则值得注意的读者来信:

尊敬的编辑老师:

您们好。

发生在郑██身上的悲剧,和其后扑朔迷离的案情,不禁令我想到侦探小说中的经典问题:后期奎因问题(後期クイーン的問題)1

这个问题简单来说是这样的:日本作家、评论家法月纶太郎在针对美国作家埃勒里·奎因的作品进行研究时,注意到他们2在后期作品中所体现出的一种困惑。

法月将这种困惑与哥德尔不完备性定理相类比:一切形式系统内必定有不能自证的命题。与之相对,一切谜团当中注定有无法被逻辑企及的黑暗角落。

一个证据,可能是伪证,同样可能是伪装成伪证的确证,还有可能是伪装成伪证的确证的伪证——此之谓“逻辑的无限阶梯(無限階梯化)”。

当然,这个理论也经常饱受争议,首先是它与哥德尔不完备性定理之间的类比并不恰当,另外是这种理论显然只是流于纸面的文字游戏:

毕竟所有谜团都注定存在一个不可动摇的真相,即使得到它的过程并不一定可靠。

但真的是这样吗?

热心读者:AWCY?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