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858
rating: +97+x

项目编号: SCP-CN-858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当前处于基金会控制下的所有SCP-CN-858-1样本均应在经-50℃冷冻处理并分装后存储于Site-CN-91生命科学研究部的802号实验室中的有害生化异常收容柜中。若在外勤作业中回收到新的SCP-CN-858样本,需立即对该样本中的SCP-CN-858-1进行分离提纯,并取部分SCP-CN-858-1样本经高温灭活后进行基因分析以确定与当前存储样本是否属于同一来源1,随后将剩余SCP-CN-858-1样本经-10℃冷冻处理并分装,存储于前述收容柜中。

对SCP-CN-858-1样品的分离、灭活及基因分析仅限802号实验室相关人员操作,且每次操作需进行记录并录像。相关录像原则上存档时间应不低于6个月(180天);相关操作记录及基因分析结果需以纸质版与电子版两种形式永久存储于Site-CN-91档案室以便于随时调取核验。灭活后的SCP-CN-858-1样品需按照标准异常生化废物处理流程处理。

若Site-CN-91内部研究员要取用SCP-CN-858-1进行实验,则必须同时向Site-CN-91行政部及Site-CN-91生命科学研究部提交实验计划的书面申请,并在得到至少两名供职于上述部门的3级及以上人员的书面批准后,方可凭书面批准向802号实验室申请样品。除非特别需要,单次申请样品质量应不高于1g;如有特别需要,需额外向Site-CN-91站点主管书面申请,在获得书面批准后凭书面批准向802号实验室申请样品。非Site-CN-91内部研究员申请SCP-CN-858-1进行实验时,需严格依照SCP基金会中国分部2009年第05号文件《关于SCP基金会中国分部跨站点SCP项目申请的相关说明》进行操作。

遇到紧急情况,需对SCP-CN-858-1冷冻样本进行转移时,需保证直接装载SCP-CN-858-1样本的容器浸没在液氮中。若样本泄露到环境中,必要情况下可用氧-乙炔焰对泄露区域进行消毒处理。若样本泼溅到人员身上,需尽快依照SCP-CN-858-3个体相关治疗方法对其进行治疗。

基金会需动用一切相关资源密切关注各地医院报告以及各地媒体报道提及的疑似SCP-CN-858-3个体,若确定为疑似个体,需派遣MTF-丁酉-25“七月”控制相关病例并查明其是否为SCP-CN-858-3个体。若确定为SCP-CN-858-3个体,则需在将该个体收容后,尽可能对提及其异常性质的相关文件进行回收与销毁,并对相关人员进行记忆删除处理。

在对SCP-CN-858-3个体进行收容后,需尽快根据其症状确定所处的感染阶段。若该个体处于感染阶段1或阶段2,需利用口服或注射甘露吡喃糖苷类抗生素2对该个体进行治疗,直至确认该个体康复后,对其实施记忆删除并消毒后送回原位;若该个体处于感染阶段3及后续阶段,需向该个体阐明当前情况,如有必要,可在个体自愿的前提下对其执行安乐死。

收容状态下的SCP-CN-858-3个体需被收容于Site-CN-91的标准人形收容间中。由于SCP-CN-858-1一般无传染性,因而若无必要,一般无需执行生化类异常检疫程序;但在与SCP-CN-858-3个体接触时,仍需注意尽量避免与其发生直接或间接体液接触,一旦发生直接或间接体液接触,需口服或注射甘露吡喃糖苷类抗生素以预防感染。若SCP-CN-858-3个体试图逃离收容间,安保人员需立即对其执行处决程序。处决或安乐死后的SCP-CN-858-3个体遗体在按照标准异常感染者遗体处理方案进行处理后,可交还其家属。

考虑到未处于基金会控制下的SCP-CN-858-1样本可能发生复制错误进而变异出传染性,基金会需保持对提及“传染性癌症”的媒体报道、医院报告以及地方流言的敏感性。若发生SCP-CN-858-1的大规模传染,需严格依照SCP基金会中国分部2012年第13号文件《关于生化类异常爆发性流行解决方法的意见稿(第12版)》进行操作。

描述: SCP-CN-858指涉一类性质相近的油膏状混合物,通常情况下呈灰色或深灰色粘稠油膏状,在部分回收的SCP-CN-858样品中,由于混入少量非异常色素,可能呈其他颜色。经流式细胞仪分析,SCP-CN-858一般由某种具异常性质的动物细胞(下称SCP-CN-858-1)以及由多种氨基酸、磷脂、水、含钠无机盐、多种蛋白质、多种多糖调制的粘稠油膏状培养基组成。该类培养基经分离提纯后并未表现出异常性质,且可通过酶解、离心等方式除去,从而得到SCP-CN-858-1纯品,并培养为单一细胞株。

SCP-CN-858-1指涉一类具备异常性质的动物细胞。SCP-CN-858-1在电镜下大体近球形或椭球形,其结构与普通人类干细胞类似。不同的是,SCP-CN-858-1可在-50℃的低温条件下保持活性,并在该温度下出现细胞膜增厚以及细胞活动减少甚至消失的现象;而当在低温下贮存的SCP-CN-858-1恢复至室温时,其细胞膜会逐渐变薄,同时细胞活动也进一步增加。经冷冻再解冻的SCP-CN-858-1个体细胞活动与未经冷冻的SCP-CN-858-1个体在活性上差异不大。目前仍不清楚SCP-CN-858-1内部水分在低温下不会形成晶体并穿透胞体的深层原因。

值得注意的是,SCP-CN-858-1极不耐高温,一般当外界环境温度达到90℃时,SCP-CN-858-1群落中即会有超过90%的个体永久性失活,故可根据这一点对SCP-CN-858-1进行灭活后分析其成分。

当被接种于大量培养基上3时,SCP-CN-858-1会快速分裂增殖,直到达到每毫克培养基1000个SCP-CN-858-1个体的密度。随后SCP-CN-858-1的增殖与凋亡进程会趋于平衡,使个体密度维持于前述值左右。若初始SCP-CN-858-1个体密度大于每毫克培养基1000个SCP-CN-858-1个体,其会开始凋亡,直到个体密度维持于前述值左右。

与培养基分离开的SCP-CN-858-1个体在常温下时也会缓慢分裂增殖,但几乎不凋亡。目前尚不清楚SCP-CN-858-1分裂增殖所需能量的来源。

电镜下可观察到SCP-CN-858-1细胞膜表面出现的特异性细胞膜突起(下称SCP-CN-858-2)。

pili.png

电子显微镜下的SCP-CN-858-2。

经研究,SCP-CN-858-2的成分与细胞膜一致,但其顶端分布有多种一般不见于动物细胞的糖蛋白,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一种结构与功能都类似于大肠杆菌(Escherichia coli)FimH凝集素4的糖蛋白。SCP-CN-858-1可通过该种膜上凸起互相进行黏结,从而在体外形成细胞团聚物,推断该行为目的为保护内层的SCP-CN-858-1个体。

经分析,SCP-CN-858-1内部细胞质的钠盐浓度高于正常人体干细胞细胞质内钠盐浓度,目前关于这一异常指标的生理意义尚不明晰。值得注意的是,SCP-CN-858-1细胞膜上各种离子泵的数量似乎远多于正常细胞,这使得SCP-CN-858-1个体对环境渗透压的承受程度远高于正常离体人类干细胞。

经分析,SCP-CN-858-1基因与智人(Homo sapiens)基因高度一致。目前所有回收到的SCP-CN-858-1样本基因经分析都来自同一智人个体,经分析,该个体为男性蒙古利亚人种,目前正在对该个体进行追踪。更多信息,参见附录CN-858-A。

多份报告称SCP-CN-858最早出现在社会上的名义是“神奇金疮药”。研究表明,当SCP-CN-858接触未完全形成瘢痕组织的人体伤口时,SCP-CN-858-1便会进入该伤口从属者体内并对其造成影响,显现出一系列异常性质,此时该伤口的从属者即被编号为SCP-CN-858-3。视具体伤口情况的不同,SCP-CN-858-1感染过程可分为A、B两种亚型。

当SCP-CN-858-1感染伤口不大,已出现肉芽组织时,此时SCP-CN-858-1感染表现出A亚型。A亚型的各感染阶段大致如下:

当SCP-CN-858-1感染伤口较大,并伴随有大出血时,此时SCP-CN-858-1感染表现出B亚型。B亚型感染进程总体来说与A亚型类似,主要有以下几点不同之处:

由于SCP-CN-858-1依靠SCP-CN-858-2顶端的糖蛋白受体互相黏结并完成定殖过程,而对大肠杆菌菌毛上类似糖蛋白受体有较强阻抗作用的甘露吡喃糖苷类抗生素经试验证明对SCP-CN-858-1的定殖过程有很好的阻抗作用,故而在SCP-CN-858-1尚未开始分裂分化的阶段1与阶段2时,可通过口服或注射大量甘露吡喃糖苷类抗生素来达到对感染进行阻断的过程。当SCP-CN-858-1感染进入阶段3后,对SCP-CN-858-1分化形成异常组织的切除经证明无法阻抗SCP-CN-858-1个体的再次分裂与分化。目前尚未找到可将进入阶段3后的SCP-CN-858-3个体体内的SCP-CN-858-1个体清除干净的有效方法。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阶段3生长出来的异常组织一般与根据SCP-CN-858-3本人基因重建的对应肢体应有外观没有区别,但对这些异常组织及分裂产生的新细胞的取样显示,其基因与SCP-CN-858-1细胞核内基因高度一致。当前记录中绝大部分SCP-CN-858-3个体的免疫系统均正常运转,目前仍不清楚为何异常组织无法触发SCP-CN-858-3的免疫反应。

在SCP-CN-858-3死亡后,其体表的异常组织即会停止进一步膨大,随后失活并随SCP-CN-858-3个体遗体一起发生腐败。离体异常组织经体外培养无法产生新的SCP-CN-858-1个体,且能够在营养充足的情况下持续分裂并形成球形组织块。离体异常组织一般会失去其正常功能并不会对生物电刺激产生反应。

回收日志: 2016年12月5日,一名名为陈██的男性患者(后被编号为SCP-CN-858-3-1)进入位于湖北省[已编辑]的石菖蒲医院[已编辑]分院就诊,其初就诊时主诉为右手拇指肿胀多日未自愈。随后对其病历的检查发现其右手拇指已因外伤于2015年8月截肢。医院值班人员随后迅速将该情况报告SCP基金会中国分部,随后任职于石菖蒲医院[已编辑]分院整形外科的Agent Shang以询问病史的名义对其展开采访。

以下为对SCP-CN-858-3-1的采访记录副本,该文件后被编号为访谈记录CN-858-1。原文件目前存储于Site-CN-91档案室中。

根据访谈记录CN-858-1,基金会随后在重庆市███区找到并控制了将SCP-CN-858样品转交给SCP-CN-858-3-1的熊██,并由Agent Huo对其展开了审讯。熊██声称SCP-CN-858样品来自其供职于安徽省██市人民医院的叔父熊█。Site-CN-91派遣特工前往安徽省██市调查,发现熊█于2016年5月因脑溢血去世。基金会随后对熊██及其他知情人实施了A级记忆删除,并将SCP-CN-858-3-1的死亡掩饰为传染性皮肤病导致的败血症,将其遗体火化后交还家属。

实验记录: 自2016年12月开始,Site-CN-91展开了一系列围绕SCP-CN-858性质的实验以确认其性质。

以下为部分实验记录,完整实验记录请凭身份证明到Site-CN-91档案室查阅。

实验编号: Test-CN-858-1

实验时间: 2016年12月21日

实验人员: 2级研究员Na Palit

实验过程: 将耳廓残缺的小鼠耳廓根部划破,并接种从SCP-CN-858中分离出的细胞样品。

实验结果: 30分钟后,可见耳廓根部逐渐长出新生组织,1小时后,耳廓形状基本构建完全。

结论: 确定SCP-CN-858中分离出的细胞为其活性来源,将该类细胞编号为SCP-CN-858-1。

实验编号: Test-CN-858-5

实验时间: 2017年1月5日

实验人员: 2级研究员Yagawa

实验过程: 将SCP-CN-858-1样本装袋后放入-60℃的环境中冷冻6小时,再接种至耳廓残缺小鼠耳廓根部。

实验结果: 30分钟后,可见耳廓根部逐渐长出新生组织,1小时后,耳廓形状基本构建完全。

结论: 基本确定SCP-CN-858-1样本耐低温能力较强,可在-60℃下冷冻并化冻后仍保持生物活性。

实验编号: Test-CN-858-6

实验时间: 2017年1月6日

实验人员: 2级研究员Yagawa

实验过程: 将SCP-CN-858-1样本装袋后放入沸水中浸泡6小时,再接种至耳廓残缺小鼠耳廓根部。

实验结果: 无明显结果,未检测到小鼠耳部伤口在自动愈合前的异常组织增生。

结论: 基本确定SCP-CN-858-1样本耐高温能力较弱,无法经受高温。

实验编号: Test-CN-858-18

实验时间: 2017年2月9日

实验人员: 2级研究员Na Palit

实验过程: 截断小鼠右足,并在断肢处涂抹未经处理的SCP-CN-858-1样本。

实验结果: 50分钟后,可见小鼠右足断肢处长出新生组织,80分钟后,右足形状基本构建完全;90分钟后,小鼠右足持续膨大,同时小鼠出现焦躁不安症状,并拒绝进食;24小时后,小鼠死亡,尸检发现小鼠血液粘稠度显著上升,全身多处血栓,确定死因。

结论: 确定SCP-CN-858-1感染的B亚型存在。

实验编号: Test-CN-858-19

实验时间: 2017年2月10日

实验人员: 2级研究员Na Palit;D-10139,52岁,右手截肢。

实验过程: 在D-10139右手断肢处注射未经处理的SCP-CN-858-1样本。

实验结果: 30分钟后,可见D-10139右手断肢处生长出新生组织,1小时后,右手形状基本构建完全;24小时后,D-10139右手组织持续膨大,对象随即报告右手组织膨大处“不可名状地疼痛”;73小时后,对象死亡,尸检发现对象血液内肾上腺素含量异常升高,最终引发对象全身多器官衰竭。

结论: 确认SCP-CN-858-1感染A亚型在人类对象上的发展历程。

实验编号: Test-CN-858-25

实验时间: 2017年3月6日

实验人员: 2级研究员Na Palit;D-10784,43岁,经确诊患有主动脉夹层。

实验过程: 在D-10784右上臂注射未经处理的SCP-CN-858-1样本。

实验结果: 无明显结果,24小时后,对D-10784进行CT血管造影检查,发现对象主动脉夹层并无明显变化。12天后,D-10784因主动脉夹层破裂死亡。

结论: 确认SCP-CN-858-并不会对非体表上皮组织及结缔组织破裂或缺损进行修补。

实验编号: Test-CN-858-42

实验时间: 2017年7月6日

实验人员: 2级研究员Yagawa;D-11942,35岁,曾因肿瘤切除双侧睾丸。

实验过程: 在D-11942下腹部注射未经处理的SCP-CN-858-1样本。

实验结果: 30分钟后,可见D-11942会阴部生长出新生组织,1小时后,发现仅长出阴囊,阴囊内无睾丸生成。

结论: 确认新生组织仅会生成与体表相连接的组织,不会生成内部器官。

附录CN-858-A: 2018年1月,在对D级人员进行基因统计时,发现D-28457(原名李██,因故意杀人罪入狱)的Y染色体基因与SCP-CN-858-1Y染色体基因一致性较高,推测有亲缘关系。对其亲属进行走访后,确定其堂弟李阳█(后被编号为PoI-CN-2488)有重大嫌疑。对PoI-CN-2488父母的基因分析确定SCP-CN-858-1基因与双方均具有亲缘关系。PoI-CN-2488之前任职于安徽省██市人民医院普通外科,后于2016年3月失踪,随后2016年9月,其居所房东将其个人物品寄还至其双亲处。在对PoI-CN-2488个人物品进行搜查时,发现其个人日记,该个人日记随后被编号为文件CN-858-1。

以下为文件CN-858-1中部分文段副本,原始文件现存于Site-CN-91档案室中。

当前PoI-CN-2488仍处于失踪状态。未在PoI-CN-2488的个人物品中发现更多SCP-CN-858痕迹。

在██市人民医院的档案库中发现了与文件CN-858-1中所提到的相关受害者相关的病历资料,随后基金会对这些病历资料进行了回收并对相关人员进行了A级记忆清除。

据推测,熊█(即文件CN-858-1中的“老熊”,2016年5月因脑溢血去世)可能将残余的SCP-CN-858样品扩散了出去。对熊█遗孀审讯时,其表示完全不了解“他们男人之间的交情”,且不知道文件CN-858-1中的“张医生”所指何人。由于PoI-CN-2488的个人物品中没有任何通讯设施,且熊█的手机随其火化,目前对“张医生”和“The Doctor”组织没有进一步的了解。

附录CN-858-2: 2018年3月6日,监视特工截获了一封寄往PoI-CN-2488父母住所的打印信件,该信件据信与PoI-CN-2488及“The Doctor”组织有关。该信件随后被编号为文件CN-858-2。

目前,所有对该信件来源的追踪均以失败告终。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