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895
评分: +45+x

项目编号:SCP-CN-895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SCP-CN-895-A将被收容在人型低威胁收容室内。因目前大部分SCP-CN-895-A皆为前基金会研究员,故而应尽可能满足SCP-CN-895-A的基本需求及合理的特殊需求。但禁止SCP-CN-895-A对任何所阅读的文本做出评论行为。

(事故895-1后修订收容协议)
应禁止SCP-CN-895-A阅读、创作以及谈论任何虚构作品。SCP-CN-895-A应被告知,违反这一条例最高可导致处决。所有SCP-CN-895-A的看守人员应当使用隔音耳罩与实体进行接触,并严禁阅读SCP-CN-895-A所书写的一切文本。

(事故895-2后修订收容协议)
若SCP-CN-895-A用任何形式传播任何信息,或阅读、创作以及谈论任何虚构作品,将被处决。其形式包括但不限于口语、文字、手语、影像、摩尔斯电码。所有SCP-CN-895-A的看守人员应当使用隔音耳罩与实体进行接触,并严禁接触任何可能已经被SCP-CN-895-A接触到的信息实体。

描述:SCP-CN-895是一种带有传染性的认知危害。其由前4级研究员,模因学家███博士在20██年制造,并秘密在基金会的侦探小说爱好者群体内进行了传播。

被SCP-CN-895感染者将被称为SCP-CN-895-A。当一个SCP-CN-895-A实体阅读一本侦探小说时,无论这部作品的内容如何、无论其是否曾被SCP-CN-895-A阅读过、无论其是否拥有被如此修改的合理性和可行性,其在SCP-CN-895-A的眼中都将被认定为“此书的凶手是女管家”这一事实。这种认知仅仅存在于SCP-CN-89-A的感官中,现实中的作品并不会因此遭到修改。当前,此种效应无法通过任何已知的记忆消除手段来移除。SCP-CN-895判定一本书是否为侦探小说的机制尚待探明,目前认为与███博士的个人品味相关,但缺乏相应的证据。

SCP-CN-895将通过以文字或口语形式所描述的,SCP-CN-895-A对一部作品的评价和叙述来传播。(事故895-2后更新)SCP-CN-895有可能通过SCP-CN-895-A所产出的,任何形式的任何信息来传播。当前并不能判明这种传播的限度,进一步实验应无限期中止。任何接触到SCP-CN-895-A所传播信息的人员,应当被隔离观察,直到确保其没有被感染为止。

经过D级人员实验,当前可以判明,用一名SCP-CN-895-A转述给第二者,再由第二者笔记转述记录的方式,将不会导致第二人书写下的文本带有SCP-CN-895。即使此第二者同样是SCP-CN-895-A实体。针对SCP-CN-895的实验既是基于此种特性展开的。

“实验到现在还没出岔子,我不建议中止实验。我可以说,实验是安全的,我们虽然还弄不清楚它都会怎样传播,但至少清楚它不会怎样传播。”——高级研究员███

“你应当读一下《事故记录895-2》,然后去拜访一下那位可怜的收容室看守。他甚至不懂摩尔斯电码,只是听到了,就也住进了收容室。算我求你,别问我为什么这世上会有人想用摩尔斯电码来创作侦探小说,人闲起来什么都做得出来。这群人被禁止交流、禁止阅读、禁止写作,要知道他们中很多人都曾经是基金会最热衷于创作的一批研究员和特工。这样说也许有些冷血,总有一天他们中很多人会彻底失常,而这些失常的人只要对你比划几个你根本看不懂的手语,就能让你把这种认知危害从石家庄市传播到胡志明市。所以,不,我们不再实验了。”——收容专家███


实验记录:
需要注意的是,基于SCP-CN-895的特殊性质,我们并不能准确观测到其在SCP-CN-895-A的感官中对所阅读作品在细节上的篡改,故而实验记录将只记录那些值得注意的篡改。

实验 1

项目:SCP-CN-895-A
方式:让项目阅读埃德加·爱伦·坡的《莫格街谋杀案》并叙述情节梗概。
结果:死者家的女管家勾结了养着猩猩的水手,企图借刀杀人夺取主人家的财产并嫁祸给水手。最终她也死于猩猩之手。

实验 2

项目:SCP-CN-895-A
方式:让项目阅读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东方快车谋杀案》并叙述情节梗概。
结果:在最后一章中,死者从假死中苏醒,吓坏了一位在停尸房认尸的女管家。女管家惊吓过度,随手抄起解剖器具给了死者最后一击。
分析:虽然他死有余辜,但这也太惨了。

实验 3

项目:SCP-CN-895-A
方式:让项目阅读江户川乱步的《人间椅子》并叙述情节梗概。
结果:开头并没有值得注意的差异出现,但最终章出现情节逆转。一直藏在椅子中的叙述者“我”,事实上是家具商雇佣的女管家,她杀害了家具商并取而代之藏在了椅子中。

实验 4

项目:SCP-CN-895-A
方式:让项目阅读阿瑟·柯南·道尔的《波西米亚丑闻》并叙述情节梗概。
结果:华生假扮成女管家潜入搜查事件,并在最终被福尔摩斯揭露他是一切的幕后主使。
分析:我以为会是艾琳·艾德勒……

实验 5

项目:SCP-CN-895-A
方式:让项目阅读阿瑟·柯南·道尔的《最后一案》并叙述情节梗概。
结果:假扮成女管家潜入搜查的福尔摩斯,被穿着女仆装假扮成女仆的莫里亚蒂揭穿后,在与后者在搏斗中坠入了莱辛巴赫瀑布。
分析:猜到了。

实验 6

项目:SCP-CN-895-A
方式:让项目阅读东野圭吾的《白夜行》并叙述情节梗概。
结果:作品中出现了一名叫做桐原亮子的角色,替换了原作中的桐原亮司。她是女主角唐泽雪穗的女管家。

实验 7

项目:SCP-CN-895-A
方式:让项目阅读东野圭吾的《嫌疑人X的献身》并叙述情节梗概。
结果:作品中出现了一名叫做石神哲子的角色,替换了原作中的石神哲哉。她是女主角花冈靖子的公寓管理员。
分析:SCP-CN-895似乎也会妥协,制造一些相当于“女管家”的角色。

实验 8

项目:SCP-CN-895-A
方式:让项目阅读笠井洁的《探偵小説論〈I〉氾濫の形式》并叙述作者所论述的理论。
结果:项目声称此书叫做《探偵小説論〈I〉氾濫のメイド》。作者在此书中详细论述了当代日本文学衰落的原因是新一代读者将其阅读焦点放在了女仆身上,并声称女仆将会毁灭日本文学,应当复兴女管家在文学中不可动摇的地位。

实验 9

项目:SCP-CN-895-A
方式:让项目阅读饭城勇三的《艾勒里·奎因的骑士们》并叙述作者所论述的理论。
结果:文中出现了一句“《十角馆事件》所达到的并不是‘黄金时代本格推理小说的复权’,而是‘利用黄金时代来对女仆文学的复权’”,导致项目大笑不止,并拒绝继续阅读。
分析:这两次的实验应该可以证明,SCP-CN-895同样对侦探小说理论研究书有着效果。

实验 10

项目:SCP-CN-895-A
方式:让项目阅读褚盟的《谋杀的魅影》并叙述作者所论述的理论。这是一部简明侦探小说发展史。
结果:没有明显的变化,但书中一张作者与作家岛田庄司的合影被篡改成了装扮成女管家的合影。

实验 11

项目:SCP-CN-895-A
方式:让项目阅读鲁斯·伦德尔的《女管家的心事》并叙述情节梗概。这是一部描述一位女管家杀死雇主全家的犯罪心理小说。
结果:剧情上并不存在特别大的变动,但值得注意的是,原作中开篇第一段“尤妮丝·帕切曼枪杀了科弗代尔一家——因为她不识字。 她的杀戮既没有动机也没有预谋,既不是谋财也不是出于自卫。”的描述,似乎被删除了。这本书被修改成了一本通常的侦探小说,而非犯罪心理小说。
分析:███博士的这项造物显然也加入了他个人的阅读品味,并非严格意义上的侦探小说的作品,似乎会被修改成侦探小说。

实验 12

项目:SCP-CN-895-A
方式:让项目阅读北村薰的《空中飞马》并叙述情节梗概。这是一部并不存在真正案件的日常推理小说。
结果:几乎没有可见的变化,唯一的变化是在《砂糖合战》一篇中,两位在红茶中倒砂糖的女子变成了附近富人区的两位女管家。
分析:看起来没有凶手存在的侦探小说有些刁难它了。

实验 13

项目:SCP-CN-895-A
方式:让项目阅读岛田庄司的《占星术杀人魔法》并叙述情节梗概。这部作品讲述了一系列假借“制造完美女性阿索德”而展开的杀人事件。
结果:作品在第二章登场了一位角色,自称是来自英国的女管家,名叫阿索德。在结局处,此人坦诚她是凶手。
分析:SCP-CN-895可能更倾向于修改和利用原作中已经登场的角色和设定,而并非自己凭空捏造。让我们试试别的。

实验 14

项目:SCP-CN-895-A
方式:让项目阅读三云岳斗的《M.G.H. 楽園の鏡像》并叙述情节梗概。本书叙述了一起发生在宇宙空间站上的杀人事件。
结果:始终没有可以被察觉的变化。但最后一章出现了原作中没有的剧情逆转,内容是整起案件其实都发生在一个被伪装成无重力空间站的大宅内。操控空间站造成杀人事件发生的,就是这间大宅的女管家。
分析:……算你狠。

实验 15

项目:SCP-CN-895-A
方式:让项目阅读███博士在制造出SCP-CN-895前创作的侦探小说《数据删除杀人事件》并叙述情节梗概。
结果:[数据删除]
分析:好好好,咱不试了,咱不试了。

实验 16

项目:SCP-CN-895-A
方式:让项目阅读由基金会文学专家组创作的《末日的伊甸园与死去的神明》并叙述情节梗概。本书叙述了一场5级现实扭曲者被杀害的案件。案件的发生现场是一处空间异常,并不存在任何手段从外界侵入或离开这处空间。此外,此空间还被奇术学家制造的严格封印所封锁,不允许任何女性进入,也不允许任何人穿着任何形式的衣物。一名至高神性存在监视着这处空间,唯一的使命是抹杀任何曾出任女管家或姓名叫女管家(及其谐音)的存在。作品中并没有给出解答,而是在开放结局中结束了。
结果:死者自称自己曾是女管家,被至高神性存在抹杀了。这被判定为一场自杀。
分析:糟糕,大意了。


附录1:在制造并传播SCP-CN-895这件事东窗事发后,███博士被前来抓捕的机动特遣队发现在房间内吞枪自杀了。他的遗书如下:

别担心,我在这篇文章中移除了认知危害要素,我只是想在人生的最后时刻告诉你,我为何会落到这般田地。

从儿时偶然读到江户川乱步的少年侦探团系列开始,当一名推理小说作家就成为了我的梦想。但人总要为现实妥协,所以我没有修习文学,而是选择去学习了认知科学。任何知识对写作总是有益的,不是吗?

之后我加入了基金会。我从1级人员做起,再之后又进修了模因学课程,堪称平步青云。但我一直想着某一天,我会离开这里,成为一名真正的推理作家。也许和异常项目打交道,成为一名在黑暗中守护人类的战士,是很多人的梦想,但我的梦想始终是做一名推理作家。

我在基金会侦探小说读书会中结识的好友们却因此而嘲笑我。他们说他们也在阅读,也在写作,但却不会放弃基金会的工作。他们说得大义凛然,充满了英雄主义豪情,但我知道这只是因为基金会的工资足够高。在中国,做推理作家是朝不保夕的,但做基金会研究员却能过上稳定而富足的生活。

我看不起他们,并非因为他们选择了和我不同的人生价值,而是因为他们写得东西比我还要好。他们比我还有才能,却甘愿在此处浪费人生。拯救人类的事情谁都能做,但创造艺术却是万中无一的天赋。

于是我决心惩罚他们。

此时也许是老天有眼,一名混沌分裂者的模因学家联系上了我。他们似乎是因为调查到了我对基金会并不忠诚,所以选择了我。我告诉他,如果和我一起完成我的复仇,我就会加入他们。于是,这个还没有被你们给予编号的SCP就诞生了。

现在我完成了我的复仇,至于如何处理后续的麻烦,就交给你们自己慢慢头疼吧。

哦对了,与我联系的馄饨们说自己的基地在[数据删除]。你看,我也还没坏到那种地步。

我先走一步。

请你们记住我的名字,我叫███,我是一名基金会女管家

附录2:现已根据███博士在遗书中提供的信息,和本部联合行动,捣毁了混沌分裂者位于中国██省的一处基地。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