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930
评分: +13+x

项目编号:SCP-CN-930

项目等级:Apollyon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项目异常性质,SCP-CN-930无法被收容。MTF-丁丑-67(“留取丹心囚龙道”) MTF-丁丑-77(“旅行在祂海中的水手们”)将负责监控科冯市内全球闭路电视系统。当发现项目踪迹时,应立刻遣散当地所有阿███血裔至其他远离该区域的城市。特殊情况下,可使用基因武器对该区域内所有阿███血裔进行人道处决。

任何认知SCP-CN-930-φ存在智能的行为于任何层面【不可饶恕】。受Ward#277.1影响的人员应接受贾比尔程序φ-77

描述:SCP-CN-930为一异常小型猫科动物,其外貌表现近似于波斯猫Persian,体毛呈烟黑色。根据已知信息,初步判断项目具有相当程度的智能。

根据闭路电视监控记录与部分目击人员的访谈记录,已知SCP-CN-930的行动无法被客观认知。项目可同时被科冯市一个大范围区域(一般以城市为单位)内多个区域中多个观测系统(如人眼、摄像头、红外探测器、声呐)在不同时间内(这使得部分观测系统可确认两个SCP-CN-930同时存在)进行观测。推测项目物理层面表现仅为其于基准现实的投影,其移动方式存在于尺度之外。

SCP-CN-930存在理论上的行动期/休眠期(推测依据为项目的行动存在连续性,即可通过拼接多个观测记录得到其完整的行动记录,并且可发现每段长期行动间存在一段真空时间 [ 即无法被观测 ] ,由于项目本身的异常性质,无法确认其行动期/休眠期的具体时长 [ 亦无意义,因时间对项目本身来说不存在 ] )。当行动期开始时,项目将会在科冯市内移动,并且物理层面上获取编号为SCP-CN-930-φ的异常物品,随后进入休眠期,往后再次进入行动期,重复上述行为

SCP-CN-930-φ为一般为类绳状物品/生物。SCP-CN-930-φ在被SCP-CN-930获取后,将会获得与SCP-CN-930相同的异常性质,并在SCP-CN-930-Nigredo进入休眠期后失去踪迹 出现在研究员铭燊(男性,身高约1.74m,蒙古人种,阿███血裔)于斯拉夫科冯市的宅邸(目前已[数据删除],并将其设立直属于Area-CN-02-Ω的机动站点#024)当中。 出现在最后认知SCP-CN-930-φ为智能生命的人员阿███人种的封闭型生活区域,且一般会附带一张写有无法被人员以外的智能生命理解的未知语言的纸条。

SCP-CN-930-φ更多的异常性质表现为,若人类阿███血裔长时间与项目共存一处,将会表现出对项目心理上的不适,且一般会表现出被害妄想症,妄想他人尝试使用SCP-CN-930-φ将其勒死;严重时将会认为项目存在智能意识。若存在的项目个体数量越多,其效果越明显。

更新(2019/7/05):

由于SCP-CN-930-φ所携带的异常模因 信息 认知危害 逆模因 Ward#227.1(确认出自《至黑于██》1第二百七十七节),当智能生命体 人类 阿███血裔长时间与SCP-CN-930-φ共处后,SCP-CN-930将会在一定时间后进入人员的生活区域,且由于意识的血源性2,人员将会将SCP-CN-930视作宠物饲养。

当人员开始饲养SCP-CN-930,项目表现与正常家猫无异;当人员丢失/损毁绳状物品后,项目将会离开人员视野,寻找相同物品,并将其转化为SCP-CN-930-φ,通过未知方式存放在人员记忆中丢失/损毁物最初存在的位置。在未知效应影响下,人员丢失/损毁绳状物品的概率将会大幅度提升,并表现出让SCP-CN-930重新获得相似物品的强烈意愿。

约3天内,新增的SCP-CN-930-φ与原物品的相似度将会逐渐下降;约7天内,新增的SCP-CN-930-φ外形将会与原物品无除绳状外形以外的相似点;约17天内,新增的SCP-CN-930-φ长度与韧性将会增加。该阶段下,当人员尝试离开其所处的封闭型生活区域。介时区域内所有出入口将会被SCP-CN-930-φ所封锁,通讯将会由于未知原因被切断。

通过暴力手段从外部/内部突破封锁会导致危害性更强的情景发生。当人员离开区域后进入新的封闭型区域,约1h内该区域内部约70%的无机绳状物品将会转化为SCP-CN-930-φ,同时原本的SCP-CN-930-φ也会出现在该区域,同时对区域进行封锁,并通过缢死的方式处决区域内所有非阿███血裔的生命。当非阿███血裔生命死亡,其尸体的大脑、心脏在25s内腐烂、风化,全身血液失去铁元素(这将使得血液转变为黄色)。

SCP-CN-930将会通过所有手段阻止区域内阿███血裔的死亡。当区域内食物与水耗尽时,血裔将会被强迫进食可食用的SCP-CN-930-φ以维持生命活动。SCP-CN-930将会通过未知方式与血裔交流,尝试让血裔[数据删除]。目的尚未明确,但已知的所有受项目影响的血裔均表现出对这一行为的极度恐惧。若血裔拒绝执行,SCP-CN-930会通过SCP-CN-930-φ对血裔进行肉体/精神上的折磨。目前已明确唯一可阻止[数据删除]发生的方法为贾比尔程序φ-77

附录CN-930/Black:
以下为初次尝试对SCP-CN-930进行收容时,MTF-丁丑-67队长克里斯托•瑞于研究员铭燊宅邸中发现的书面信息。

文件#1


我操他妈逼的,我就不该把这只猫带回家,干!也就只有现在我才没那种被他妈盯着的感觉我感觉我的去死了。,不废话了,我先简要说下发生了什么。拜托了一定要收到我不想死

大概二十号左右,我就已经感觉到有点什么不对劲了。有什么玩意在盯着我,而且那种感觉很奇怪,那是一种……从内部直视外部的感觉,或者说,那个不知什么破东西在我的脑子里窥探着我。我当时也没想太多,最近工作也比较忙,处理了两单子失效,自然地以为只是出现了写心理上的问题,也懒得找医生,最近工作也比较忙,自己吃了几粒药就算了,尽管那种感觉还是没有消失。当时我就在想,要是我有个老婆住得近来往频繁的朋友可能也不会出现这种毛病。

正是带着这个心理,我才他妈的被逼成这样。大概二十三号左右,我当时正伏在案上处理一些工作上的问题,当时我就抬了抬头,唰地一下,窗外的月光闪了一下我的眼睛。当时我没有在意,可是我现在回想起来分明地记得那夜无月不是,应该是和现在一样,月亮是黑色的,而这绝对不是月食(相信我,那种暗淡不是被遮挡产生的,而是更像是被某种不洁的东西占据了一样)。然后接着我感觉我似乎瞥见了窗外一个鬼祟的影子。一股难言的恐惧席卷了我的心灵。结合之前我自认的“心理疾病”,我开始担忧我是不是被哪些该死的异常给盯上了。接着我拽着加载Ward#012(管他是几号,鲁斯拉夫送的)的念珠,悄声无息地推开了家门。除了吱呀声,我隐约听到了一声尖锐的幽鸣。我颤颤巍巍地挪动着步伐,总感觉身体都不是自己了。接着我发现我邮箱下的垃圾袋被撕开了一道口子,拖出来一串恶臭的残渣。我捏着鼻子,顺着痕迹方向走去,接着就看见了它,草,我当时竟然还觉得虚惊一场。

那是只猫,从外观上看我推测其为波斯猫。你知道吗,当时它似乎提着两双似乎挂着滴溜溜水珠的眼睛直视我。一开始我还以为是被遗弃的宠物猫,现在一看,嘿,那他妈是对养了多年的牲畜即将被自己宰杀的虚伪的不舍,那是高位者心存些许的卑微渺小的所谓同情。

是真他妈的巧,我不是正想着“有个伴就好了”吗?它的出现正好填上了我心里防线的缺口。仔细一想,如果我当时没有主动迎合它,它说不定就直接下死手了,哪会拖这么长时间不对,它要我做的事情应该必须我亲自去做,否则的话██████。

自从收留了草它要来了。

文件#2


差点就没命了,这些该死的蛇。

再接上文,我收留了它之后,怪事就发生了。我丢了一个耳机,第二天那只猫就不知道从哪给我带回来了一个新的,虽然颜色不一样;我鞋带在搭地铁的时候被绞进了手扶电梯里,被我用力一扯扯断了,第二天一根不知道哪来的新绳子就被换在了鞋子上面。而且一般都会在上面贴上一张纸条。内容很奇怪,一般都是什么“它为你服务”“屎条们的新生从此开始”“活着的蠕虫与你作伴”之类的怪异话语。但是那绝对不是荒谬的,因为我总在晚上听见某些怪异的绳状物体搅动翻腾的邪恶之音。我总是带着冷汗与噩梦中惊醒,却在睁眼之时无意间瞥见了墙角跃动的线条;然后第二天一早,我就会发现我的“新”腰带已经自己缠在了我的腰上。

那只猫看我的表情也变得险恶起来。它总是在叫,却细细的。一般来说都会趴在柜子之类东西的高处,一般位置都比我高,接着眼睛眯成一条缝,似乎在打量着眼前这个牲口是先杀后奸还是先奸后杀再吃肉,或者干脆直接拍扁,痛饮鲜血一片淋漓。

我终于在二十六号那天向上级请了病假。其中的原因过于罪恶,我只能透露你们些许这可怖怪诞的残肢。那些新出现的绳状物体绝对拥有该死的魔力,或者说渎神的智慧。我可以拿我的灵魂起誓他们绝对是非生物(除了极少例外,比如说替换成我家插座电线的蛇),但是它们确实会活动,还会交流,用难言的方式,也可能是空气震荡,或者说“以太”?我偷偷从锁孔瞄向外面,那些绳子和猫一起巨型怪异的舞会,原谅我无法用文字表达那该死的恶心,至今回想起来我也是一阵恶寒。

更加可恨的是,这些蠕虫丝线能够操纵我以外之人的神经。这也是我不愿外出的根本原因。你们绝对会拿着蠕虫把我勒死,我很肯定。因为我他妈比的在噩梦中梦见了我全身上下都是勒痕最后被绳索绞碎成尸块流了一地血,接着无知愚昧的人民一边被领主的阴茎屠杀一边吮吸着我的鲜血“那是一片红色就像你妈的月经”而且带着“尿黄”“混杂着苍绿的白色大便干巴巴的没有水分吃起来不好吃”

它来了,我不想死。

文件#3


我知道你在看着我。行,你放了我一马,那我就把你的事情全写下来。这是一场赌博。很显然你想攻击基金会的其他人,但是我深信这将会把你的死期提前。你必死必死必死必死必死必死必死我会活下来的会活下来的我不要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还活着。

现在我的双脚和左手都被你绞成了碎块,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你不要影响我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我干你娘

我知道你个混蛋在通过某种方式放大我的情感波动,我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但是我不会死的不会死的我不想死啊不想死啊不想死啊这是我最后的遗言。

基金会(好吧我猜来收容的是克里斯托)它现在在逼迫着我做出决定。一是死,绞死,我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不可以死我不想死我还年轻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不死。

二是跟着它走。这里的走我不明白,我也不懂,但是似乎是精神上的走。它让我用手伸进自己的口腔里。接着插入我的颅内,挖出我的松果体。我不要这么做不要这么做不要这么做不要这么做不要这么做不要这么做不要这么做不要这么做不要这么做不要这么做不要这么做不要这么做不要这么做不要这么做不要这么做不要这么做不要这么做不要这么做不要这么做不要这么做不要这么做不要这么做会死的不要这么做不要这么做不要这么做不要这么做不要这么做不要这么做必死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

我不会死的对吧???我这样做真的不会死那我做了再见各位我要进祂的国造娃我不可以死
但你这里为啥是棺材棺材棺材棺材棺材棺材棺材棺材棺材棺材棺材别过来别把我埋进去我做我不死我做了就不死了对吧我不要死








松果体我快要挖出来了,我阻止不了血的祖先,拜托了,阿拉卡达的血裔们千万不要来,千万不要遇到它,死也不要学我,我理性已经断绝了。Ward还是有效果的,但是这段字你们能不能看到呢,拜托…真理在上。
附录CN/930/Line:

事件Line
发生时间:2019/7/01-05(SCP-CN-930初次收容后五小时起)
描述:

MTF-丁丑-67收容所有SCP-CN-φ后开始实施对SCP-CN-930的监视。期间项目进入监测站(Area-CN-02-Ω),并且利用SCP-CN-930-φ对监测站进行封锁。基金会部队在发现监测站信号中断的情况后进行救援。随后当人员被移送至Site-CN-97后,该站点再度被封锁。随后直至三号,基金会多个站点由于相同情况被接连封锁。基金会启动怠忽协议后,于五号起Site-CN-84封锁解除。营救人员进入内部后发现约84%的人员被SCP-CN-930-φ绞死,尸体体内水分与铁元素流失,大脑腐烂。在紧急隔离区α内发现MTF-丁丑-67队长克里斯托•瑞的尸体。其左手插入口腔,破开肌肉,指向松果体的位置(松果体消失)。此外,其生殖系统被摘除,部分神经连接至大脑的部分同样被摘除。剩余所有人员死因同克里斯托•瑞一致。

后续处理方式:

通过基金会炼金学部主管鲁斯拉夫•迪亚吉列夫与基金会炼丹学部主管(又名基金会炼金学部中国)赛恩•纱兜共同申请,对后续与SCP-CN-930有联系的阿███血裔执行贾比尔程序φ-77,批准建立无血裔人员组成的MTF-丁丑-77(“旅行在祂海中的水手们”),进行后续收容工作。

附录[申请 BY鲁斯拉夫&赛恩]:

主题:关于贾比尔程序φ-77的执行与MTF-丁丑-77(“旅行在祂海中的水手们”)的建立 申请

申请人:鲁斯拉夫•迪亚吉列夫,赛恩•纱兜


尊敬的议会:

SCP-CN-930-φ的本质已确认,其为普通物品,但携带了源自炼金术的一种特定术式“Ward”。

此处先简单为您们阐述一下Ward是何物。

Ward是一种基于以太的自然程序系统,其理论基础为物理行为对以太的干扰与意识对以太的能动。简单来说,我们只要给某些物体编造一种特定的以太场,那么这些以太场就会固定住;当我们预设的“触发条件”施加在了这种常上,以太间的制衡会被些许打乱,并借由蝴蝶反应产生更强大的作用。这与信息技术上的“编程”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而此处也是一样。SCP-CN-930-Φ上叠加了一层特殊的场。当意识认为项目拥有生命,一般地,会调动部分火成以太上升,期间将会引出一些本暗以太,接着在涌流效应之下,一种合成悦7777777次的新元素/以太就会被制造出来,使得SCP-CN-930-Φ拥有了部分生命基质(极其极其微弱),同时再借由SCP-CN-930的操纵,SCP-CN-930-Φ便会显现的“有生命”。

非常遗憾的是,我们都无力解决这种Ward。我(鲁斯拉夫)曾经的同事亨利•珀西曾今发现过这种Ward。此Ward拥有非常多的变种,我们遇到的应该是他所记载的227.7号。227系列的Ward都与[数据删除]有关,且一般都已经被编号为异常,而结合此部分源自于[数据删除]的异常,我们不难判断227系列Ward的目的都在于执行“黑变”

一般地,222.7号的触发人员都限定为阿███血裔。关于为啥会有祂血的后人存在,我们只能推测是欲肉教在最后的典礼上的行为使得祂部分存在流出了雅努斯之门,污染了外界。

赘述这么多,是时候该讲结论了。若血裔认知SCP-CN-930-φ有意识,那么松果体将会黑变,带着生殖系统前往[数据删除]当生产机器,利用炼金手段批量生产拿来制造贤者之石的矮人(具体流程为将血裔精液灌入窑洞,用马粪密封,随后便会在数天内诞生新生的次人类“矮人”的灵魂);而与血裔共处一室的其他普通人则会被直接血祭,炼造贤者之石。

贤者之石的意义相信您们再清楚不过了。如果神继续永生下去,待祂回归死身,那糟糕的血之大都会将会降世,我们将会如同蝼蚁一般被踩死。是的,伟大封印很强,但时间的积累更强。

关于建设新MTF的理由各位已经清楚,那么贾比尔程序φ-77的启动原因我还是有必要重新强调一下:血裔活着,它会被掳去制造矮人;血裔死了,混有身体的盐分的灵魂更是神之大补。因此我们必须阻止这两种情况的发生。详细内容请见附件。

鲁斯拉夫•迪亚吉列夫,七环炼金术士/塞恩•纱兜,六星炼丹术士








血池已觅,7/07早上七点开启,届时该把那该死的窑子给砸了,把那些可悲的矮人埋了。







身已缢,魂何有不亡之理?请让我们一同遁入深红。

错误
附件已丢失

待补充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