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953-EX
评分: +16+x

项目编号: SCP-CN-953-EX

项目等级: Euclid  Explained

特殊收容措施:机动特遣队MTF-辛申-31“柳泉隐客”必须二十四小时内于SCP-CN-953的高发区域内待命,一旦发现CN-953-a个体则立刻进行收容,每月将有3名3级以上心理学博士对已收容的CN-953-a个体进行心理辅导,使其保持积极健康的心态,但禁止所有人员单独与任何CN-953-a个体相处超过一月以上,违者将施以A级记忆清除并调离site-cn-31。与CN-953-a个体的交流互动需获得site-cn-31站点主任的批准。

每一个CN-953-a个体都必须单独收容于标准人形收容间内,每个收容间必须在墙体内安装3台以上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对CN-953-a个体除于人类交流交互以外的要求应酌情考虑并尽量满足。

SCP-CN-953-c收容于吴皈博士办公室的个人保险箱中,仅在执行953-CN-镇命符程序时可以使用,3级以下人员不得接触SCP-CN-953-c。

2018年5月更新:事故SCP-CN-953-B后,该项目被确认不具备异常性质,重新分级为Explained,归档现存文件,并撤回机动特遣队MTF-辛申-31,对CN-953-a个体的观察和交流仍然继续,并鼓励已经具有人形的CN-953-a个体参与基金会组织的小范围人际交往活动。

以下内容3级以上人员方可查看:

请输入秘钥

描述: SCP-CN-953是一种模因病毒,感染对象为非人异常生物,1被感染后的生物称为SCP-CN-953-a,SCP-CN-953-a通常有以下几个共同特点:

  • 拥有高度智能及人类的情感需求,情感强度,情感极性2,其思考认知方式,人生观和价值观与正常人类基本一致。
  • 对目前已知的主流人类文明存在认同感和归属感,知悉并掌握人类的语言和社会行为。
  • 希望与某一个或一群人类建立紧密的社会关系(亲属,朋友,恋人等)。

研究表明,SCP-CN-953-a个体的情商一般高于普通人类,个体对信任的人类的忠诚度也偏高,在众多SCP-CN-953-a与人类交往的案例中,极少发现SCP-CN-953-a个体背叛人类的现象。

补充:近期调查和实验表明,部分SCP-CN-953-a如遭受较重的心理创伤(如情感背叛)则会立即失控并攻击周围人类,此类个体需要严密监控并确保其心理健康。

SCP-CN-953-b是一只约七公斤重的白色雌性北极狐,在第26节尾椎处围绕着七根狐尾3多数时间内该个体的外貌为一个约20岁的亚裔女性,SCP-CN-953-b拥有多项特异能力(包括高级灵能,高度现实扭曲能力等),与SCP-CN-953-a不同的是,CN-953-b掌握的多项异能与目前已知岿阳派书籍中记载的异能高度契合,CN-953-b不愿意透露它掌握这些异能的原因。

SCP-CN-953-c是一张米黄色符纸,上用黑色不明液体绘有SCP-CN-953-b的全身像,实验显示涂画SCP-CN-953-c可以对SCP-CN-953-b直接产生物理伤害4,目前SCP-CN-953-c已经应用于对SCP-CN-953-b的控制。

补充:CN-953-b在一次基金会对混沌分裂者某据点的武装行动中被发现,机动特遣队MTF-辛午-31突入后发现CN-953-b正怀抱一具已经████的成年雌性赤狐跪坐在地,收容过程中CN-953-b没有任何抵抗行为。

后续收容记录:对SCP-CN-953新一轮观察评级工作于2017年8月展开,但site-cn-31站点的陟博云博士由于强烈反对该工作与站点新特工白仲姿的入职被站点主任暂做停职处理。

“这世道怎么了?你们口口声声说代表人类,要保护人类!却一定要与这群异类,怪物,畜牲为伍!人妖殊途是老祖宗定的规矩!连那群牛鼻子道士都知道这些东西不是善茬,你们怎么就不明白?”

——陟博云。

采访记录CN-953-β:

受访者: CN-953-b

采访者: 吴皈博士

前言: 许鸿博士希望在CN-953-b身上获得更多关于个体的信息,以便进行进一步评级工作。



<记录开始 >

(二人落座,吴皈博士用手凭空点燃采访室内的蜡烛。)

CN-953-b: 你是岿阳派的人?

吴皈博士: 曾经是,我在那里长大并学习,但现在我来了基金会,主任可能觉得有些事情我来问你才问的明白,你不会恨我吧?

CN-953-b: 哪有的事,你不是已经不在门中6了么?

吴皈博士: 那就好,你有多少年道行7了?

CN-953-b: 大概有一千年了吧,毕竟我到人间来少说也有五百多年了。

吴皈博士: 你为什么要来人间?

CN-953-b: 起初是为了找我阿姐,那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感染了这个,可但后来看见了人间的好,就留下来了。

吴皈博士: 你阿姐……是我们当日发现你时你抱着的那个?

CN-953-b: 是。

吴皈博士: 她为什么会变成那样?她的道行按理说比你高才对。

CN-953-b: 抱歉,我暂时不太想说这个。

吴皈博士: 呃……没事,反正我也不是来问这个的,主任他们想知道的也只有一件事,为什么你会岿阳的术法?

(CN-953-b沉默了一会儿)

CN-953-b: 你知道章无涯么?

吴皈博士: 知道,岿阳七贤之首,有移天换地之能,独行人间数十年,好些人给他建了生祠,我小时候还跪拜过他呢。

CN-953-b: 他的首徒蒲青冥呢?

吴皈博士: 你……你居然连蒲青冥也知道?怪不得师门……啊不,岿阳派会派那么多人来杀你,毕竟这在派内也算是丑闻了。

CN-953-b: 我的法术都是他教的。

吴皈博士: 这倒像是他的行事作风,你是什么时候遇见他的?

CN-953-b: 大概是元末吧,他告诉我他是中华异学会的人,问我愿不愿意学本事,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原来还有道士愿意教我。

吴皈博士: 好吧,后面的事我不问了,再问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毕竟结局我们都心知肚明,蒲青冥的事情我不会告诉主任他们,你真的不愿意……等等,这面墙怎么回事?

CN-953-b: 叫外面的人快走!他们又来了!

(访谈被迫中断。)

<记录结束>

附录2:事故CN-953-B

2017年9月3日,岿阳派再次突袭site-cn-31,撞破采访室03的墙体企图袭击CN-953-b,但所有突袭人员均被CN-953-b杀死,吴皈博士随即向站点主任许鸿报告,希望审讯尚在停职中的陟博云博士。

“我没有必要再隐瞒下去了,陟博云是混沌分裂者的人,如果他矢口否认,你们可以问问他还记不记得白照姿。”

——CN-953-b。

附录3:致监督者议会

我小时候就看聊斋,老师们都告诉我蒲松龄借谈狐说鬼来讽刺封建礼教对人的束缚,那些妖的抗争只是现实中人抗争的缩影,我想他们心中有爱,所以他们什么也不害怕,因为他们什么也不必害怕。

后来拜入从前的师门,再到进入基金会,我知道原来那些东西是真实存在的,虽然我在认识白仲姿特工之前对他们接触的也不多,但我觉得,我们不应该因为抗争的主体变了就随之改变我们的态度。他们的同类排斥他们,普通人类害怕他们,道士们恨不得他们死得绝门绝户,如果我们也带着异样的眼光看待他们,他们恐怕真的要成为这个宇宙的“零余者”了。

而他们只是学会了如何去爱,仅此而已。

我们何必恐惧爱呢?那只杀死陟博云的赤狐流下了人的泪水,我们又何必恐惧泪水呢?

虽然这个想法可能很荒诞,但我觉得他们就是人,这个模因使他们由别的生物变成了人,所以它不是异常,我,许鸿主任和所有研究CN-953的人员,都请求将它重新分级为Explained。

——吴皈博士。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