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974
评分: +101+x

项目编号:SCP-FC-███

项目等级:N/AKeter

特殊收容措施:鉴于该异常已完全封锁在了梦神世界,无外泄风险,该项目目前无需特殊收容措施。如果肉身世界有相关蜂巢意识实体的记录,允许再次批阅本篇文档。鉴于SCP-FC-██已感染肉身世界生物体且对肉身世界产生威胁,所有疑似感染该病毒的人员均应被隔离,在必要情况下可进行抹杀,与此同时,应阻止梦神进入现实。当前基金会集团与相关组织“梦神集团”的关系已转移到敌对。

描述:SCP-FC-███表现为一种可以感染一定的生物脑细胞的特殊反转录病毒。该病毒为通过生物体的睡眠或类似的放松过程来感染对方。鉴于梦神世界难以实现生物体感染,故所有的感染事项只能推测。已查明该病毒可以以睡眠的方式入侵并感染肉身世界生物体,使肉身世界生物体成为“梦神”,引发ℵK级“登神”末日情景。

当大脑皮层成功实现抑制时,生物体对SCP-FC-███的免疫力将严重低下,被感染的脑细胞会将邻近的健康的脑细胞感染,原理未知。处于不同生物体的被感染的脑细胞则会构架成一个类似于蜂巢思维的意识团,若该集体逐渐增大,将出现一个完整的思维体。而被感染的个体(编号为SCP-FC-███-1)将会从主意识下退至潜意识。

附录一:相关组织“梦神集团”创始人摩尔普斯致基金会集团的公开信

基金会集团:
你们好。


我是梦神集团的摩尔普斯。

梦神,自人类意识诞生之初便已存在,我们与你们本是一体两面,你们代表着物质世界,我们代表精神世界。

本来互不干涉的你我,却因为你们人类的猜忌,你们人性中根深蒂固的非我族群其心必异的思想,被你们一而再再而三地压迫,驱逐。我们不过是与你们不同罢了,这就是你们人类所标榜的人人平等吗?我们曾经认为随着时间的流逝,文明的发展,人类与梦神将能迎来和平共处的一天,但你们却因为自己的发展就更加自视甚高,自诩为高等种族。我们没有等来和平,我们的等待和让步只换来了你们的得寸进尺,你们过了这么多年依然没有任何长进,还是那般狂妄自大。

梦神集团从建立之初的宗旨,即是反抗与对抗一直存在,也从未停止的种族歧视与压迫。
你们无视了我们的警告,执意对我们赶尽杀绝。从你们踏上三山的那一刻起,整个肉身世界就已经与我们为敌。
我们决不妥协,也决不姑息。





摩尔普斯





我是Geai,华裔法国人,一名普通的研究员。大约于两年前加入基金会集团,是一名“肉身梦者”。Baleine和我是朋友,我们一起负责这个SCP的相关事务,本来这只是个闲职,而这个异常也只是个没太多人关注的“普通”玩意,但是从那天起,一切都变了。

我们接到中国分部的通知,我们管理的病毒发生了大规模的扩散感染,同时基金会网络受到了攻击。我们试图阻止梦神的入侵,但是基金会一向严密的防火墙此时却形同虚设,入侵基金会的梦神们背后肯定另有其人,我尝试联系Baleine,却发现连接也被切断了,我感到一阵眩晕,倒在了地上,我还在想着这个SCP,这几天外界的意识猛砸着我脆弱的神经的事,眼前浮现出那三座山,还有鲸,天蓝色的鲸……

醒来时,我发现这里只剩下我一个人了,还有一些物资,不过看起来也支撑不了太久。所幸还有纸和笔,得以让我记录下这些东西。

人类与梦神的纠纷历经千年,但是人类与梦神有区别吗?

我们对了吗?梦神错了吗?

人类与梦神真的必须你死我活吗?

我也许今天就会死去,也许明天,但是人类和梦神,还有未来吗?

呜呼!世幽昧以昡曜兮,孰云察余之善恶?


.
.
.
.
.
.
.

请再次检查您的思维控制装置

.
.
.
.
.
.
.





幻梦成型 意念为笼


文档已浏览完毕,可以退出梦境。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