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灾难
评分: +3+x

这是我六年前的故事,那时候我还是一名研究员,给项目的负责人打下手,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个SCP,SCP-CN-982。

六年前,我还在Site-CN-03站点工作,我像往常一样把白大褂套在我的衣服外面,虽然我只穿了衬衫,裙子和丝袜,但是这里空调前两天坏了,再加上这燥热的天气使我燥热不堪,但是博士不会因为这里理由给我放假的,毕竟总得有人来干这种活。

我这么想着,拿着文件走进了监控室,项目负责人【数据删除】博士在这里指挥实验的进行。

我张开有些干裂的嘴唇,对我的上司说道:“博士,你要的文件我带了,这个D级人员的编号是……”

他还是像往常一样打断了我的话:“别说这些没用的,谁会在乎那个下个月就要死的D级人员编号是什么,你就告诉我实验什么时候开始就行了。”

我心中有些许不快,但没有发作,毕竟他是我上司,而且天气这么热,谁的脾气不好呢?“D级人员五分钟后就会到达实验场地,但是SCP-CN-982审核文件刚刚下发到管理员手中,估计送过来还要一段时间。”

从他扭曲的表情中可以看出他对审核文件下发速度的不满,但是没有人敢和他说话,毕竟他的脾气之差,从中国分部到德国分部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喃喃自语的说着:“他们知不知道这个实验有多重要,要不是上一次我申请的实验,根本不会有那么好用的D级人员,如果这个实验成功,那么基金会实验的质量会有质一般的飞跃。”

在场的人包括我都听见了这句话,我估测大家也都在想那次实验之前博士对SCP-CN-982的排斥心理有多大,要不是站长出面逼迫他负责SCP-CN-982项目的研究,他估计都不会碰有关这个项目的任何东西。

“小苏,我渴了,你去帮我倒杯水。”他目中无人的样子让我有些恼火。

我强压着怒火说道:“那个,博士,实验就要开始,我觉得还是所有研究员都在场才好应对一些突发状况。”

“哼,一个惰性的safe级SCP能有什么突发情况,快去不然明天就等着回家种地去吧,大家都等着呢。”最后一句他几乎是吼出来的,让我只能灰头土脸的从监控室走出来,要知道水只有员工休息室,我跑个来回起码得二十分钟,等我回来实验差不多已经结束了。想到这里我只能平复情绪,走向走廊另一头的员工休息室,高跟鞋碰撞地板的声音在走廊回荡,看着寂静而明亮的走廊让我心中的怒火消散了不少。在这个随时都可能死掉的组织里,这种平静的时刻对每个人来说都是难得的。

我走到员工休息室,和走廊一样,这里没有太多的人,走到饮水机旁,放入水杯,按下开关,在等待水灌满的时候,一个熟悉而又不想听到的声音出现在我的背后,“苏苏?”

我转过来,看先那个年轻的研究员“那个,我昨天和你说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我无奈的按住他的双肩,语重心长的说道“我昨天真的没有骗你,我真的是男的……”而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走廊的另一头传过来一声巨响,听起来是某种重物落地的声音,我丢下了他跑向走廊,今天没有太多的实验,而唯一能引发这种动机的恐怕只有SCP-CN-982。

不出我所料,走廊另一头的房间滚出了许多的碎石,那就是我刚刚走出来的监控室。这声巨响吸引来了很多的安保人员,而刺耳的警报声响彻着整个站点。我不顾一切的跑进武器库,因为我知道虽然SCP-CN-982至今为止从未表现出负面事件,但一旦SCP-CN-982的使用者掌握了SCP-CN-982的使用方法,几乎是无法用任何方式阻止其行动的。

“如果SCP-CN-982的作用是帮助使用者完成事件,那么活下去的方法只有让使用者杀死我会付出无法完成任何事件的代价。”我这么自言自语的说着,从武器库中拿出了一包炸药捆在背上,接着打开遥控装置的保险设备并按下起爆器。现在站点内威胁最大的就是那个使用SCP-CN-982的D级人员,虽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是想要活着出去,恐怕只有这个办法。

我从武器库走了出去,迎面撞上了一个体格比我强壮许多的人,他满身鲜血,右手持枪,左手拿着一张A4纸,而他身上的制服说明了,他就是那个D级人员,我感觉把握住遥控器的手放到背后,虽然不知道这个方法管不管用,但是如果他杀了我,他绝对的死在这里。

和预料之中一样,他举起枪,黑洞洞的枪口指着我的脑门,我故作自信的对他说:“你出来都是因为那张纸,那么你为什么不看看你的纸,他会告诉你你不能杀了我的。”果不其然,他去看了他手上的SCP-CN-982,任何使用过SCP-CN-982的人都不会去怀疑SCP-CN-982指令的精确性。

他看了看纸上浮现的文字说道:“你说得对。”他把枪放下,越过我走到了背后的武器架旁。

这时站点内的停电了,而他却毫不意外的拿出一个手电筒,如果没猜错的话,这是他造成的,基金会站点是不可能的无故停电的,如果这是他做的,那么他的目的恐怕是断绝联系到外援的可能,再结合SCP-CN-982的特性和D级人员的筛选标准,我得出了一个恐怖的结论,我的背颈直冒冷汗,说话有些颤抖:“你的那张纸,是不是在指挥你杀人。”

他又看了一下手中的纸,说道:“是的,看起来你和这张纸一样厉害,快走吧,就算他不让我杀你,你再留着这我还会把你打残。”

我转身跑出武器库,生怕他改变主意“SCP-CN-982会帮助使用者完成使用者最想完成的事,目前看起来他想杀人,而他现在没有逃跑而是去了武器库,那么……”我在这时大概猜到了,SCP-CN-982的目的是让他放出最危险的scp,对于一个想杀人的罪犯来说,这无疑是杀人最快的方式。

迎面跑来许多的特工和安保人员,我试图阻止他们去收容SCP-CN-982,但是没有人听我的,他们是敬业的,但是他们一定会死,我以最快的速度跑出站点,我知道的,在SCP-CN-982完成事件之前,没有人能阻止他,而当事件完成之后,SCP-CN-982不过是一张废纸,我恐怕只能在这场大量SCP收容失效发生之后,才能向机动特遣队请求救援。

我很懊恼,在昏暗的走廊里东碰西撞,我为自己的无能感到愤怒,我来基金会是来拯救人类,但是现在只能看着无数的同事先扑后继的死去。

有很多人非战斗人员和我一起准备离开站点设施,但是很奇怪,他们总是会因为各种奇怪的原因死去,而我的思维在此时竟然又慢了一拍,在所有人都死完之后,我才想起来这还是SCP-CN-982造成的,只有我打算在收容失效发生之后请求救援,而他们,会在逃出站点的第一时间就请求救援,这无疑会打断SCP-CN-982的计划。

看着我的最后一个同事被突然断裂的水管切成两半,我已经心如死灰,我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怀疑自己的价值,为什么我明明已经知道了一切却还是谁也救不了。我甚至不想跑了,坐在尸体旁的地上,自顾自的点了一根烟,站点内部当然禁止吸烟,但是现在也没有人回来管我了。当我的烟抽到一半时,我脚下的地面开始剧烈的震动,这一阵让我醒了过来,如果最下面那个scp跑出来,那么死的人就不只是我的同事。我丢下烟蒂,顺着安全出口的指示走去,至少,我得救那么一两个人。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