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983
评分: +22+x

项目编号:SCP-CN-983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鉴于SCP-CN-983的异常性质,对其实施收容是不可行的,Site-CN-75-C7区的鸟类研究人员就其异常性质展开相关研究,目前对SCP-CN-983的主要研究方向为无效化和实体收容的可能。基金会情报部门需随时关注有关发生在城市区域内婴儿受袭的事件情报,在确认为异常后MTF-丙申-05“黑领鸲莺”应立即前往并完成收容处理工作。

描述:SCP-CN-983是一只异常的啄羊鹦鹉(Nestor notabilis)个体,其体长50cm,重900g。SCP-CN-983的习性和行为与普通的啄羊鹦鹉个体无异,但其自发现以来并未出现衰老现象。

SCP-CN-983一般情况下会出现在中国城市地区有且仅有一名人类婴儿(编号为SCP-CN-983-A)的开窗的房间内,此时SCP-CN-983-A将会开始做出啼哭动作并持续发出一种随机属于羊亚科(Caprinae)动物的惨叫声,已确认此声音能使直接听到的人类个体认为是婴儿啼叫声,然后SCP-CN-983将使用其喙部啄穿SCP-CN-983-A的皮肉并开始进食,过程常因其粗暴的行为而导致异常的出血量,但即便如此,此时SCP-CN-983-A并未死亡。此过程将会持续到一名人类个体目击到SCP-CN-983时结束,届时的SCP-CN-983将会停止进食并直视该人类个体,而SCP-CN-983-A确认死亡但仍能发出声音。若该人类个体接近SCP-CN-983,则SCP-CN-983将会从窗户逃离,目前所有对SCP-CN-983的追踪均以失败告终。

SCP-CN-983-A死后的尸体能够以正常人类的生长速率生长并具有异常精神影响,其能够使周围的人类个体认为其仍然存活并对其表达善意;若其周围有一名人类个体拥有让SCP-CN-983-A去往一个指定地点的想法,则SCP-CN-983-A将会瞬移至该指定地点,并会在10小时后回到回来的位置。接受B级精神强化程序的人类个体能够一定程度上免疫SCP-CN-983-A的异常影响,但其效果随使用的次数和时长而变弱直至无效。

在确认SCP-CN-983的异常性质后,档案部门在查询相关讯息时发现有██起事件与其有直接关联,目前尚无法确认是否仍有SCP-CN-983-A个体处于未收容状态,已加强相关调查记录以确保异常的状况。

附录:访谈记录

采访者:Yoghurt博士

受访者:平民

前言:此次访谈为第[已编辑]次发现SCP-CN-983的异常并对SCP-CN-983-A实施焚烧及善后处理后,对该SCP-CN-983-A的父亲进行的访谈,以下记录已去除冗杂部分。


<记录开始>

Yoghurt博士:您对发生在您孩子身上的事情有何看法呢?

平民:(啜泣)以前的██是个很听话的孩子,我们说什么他就会去完成,从没有提过任何要求,学业上的事情也都是自己解决,他从未向我们提出任何牢骚或是怨言。每天都完成学校的任务后按时回家,一回到家便是安静地待在房间里学习……(冗杂部分已去除)谁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Yoghurt博士:那么在他身上出现过什么问题吗?

平民:都是因为我不好,在他小时候没有看好他,结果发生了意外:那天晚上我们在哄他睡着后都回房间睡觉了,没注意到他的房间的窗户没关,结果不知从什么地方来了一只鹦鹉,还伤害了孩子,而这也导致了他双手残疾,以至于到现在都还是我来亲手喂他吃饭。██是个好孩子,他从没有责怪过我们,也没有任何怨言,但我的内心一直都很内疚。

平民:也是那次意外过后,孩子他变得安静了,甚至有些自闭的感觉,我再也没有看见孩子张嘴说话了,我们一直想让他像个正常的孩子一样生活,也试过了很多方法,但都没有任何效果,我们本来已经放弃了,可谁能想到,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Yoghurt博士:请问您还要什么需要补充的吗?

平民:(低头哭泣)

<记录结束>


后续:确认无更多有用信息后,对该平民实施B级记忆删除后释放。在对该SCP-CN-983-A个体的解剖研究中,发现其身体有明显且数量极多的殴打痕迹和严重的口腔撕裂痕迹,体内发现大量抗抑郁类药物和导致肠道破损的大量食物残骸。已实施焚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