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994
评分: +18+x

我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一直在做同一个梦。

那时候我还在故乡的小村里上学,一条小河经过村后。阿苏常和我坐在河边,看河水来了又去。阿苏是我的青梅竹马,她说,水顺着这条河一直流,就能流到城里去。

我想世界是不公平的,河水也有机会流进城里,我却只能在小村落中过活。

那年我们还都很年轻,以为城里乡下,生活的不同就在于此。后来我才知道,所谓命运面前,每个人都一样。

如果我还能和阿苏见面,我会告诉她;城里也不过尔尔,一切都显得不真实,就像我童年那个不断重复的梦境。

梦境的内容不尽相同,相同的是一段听不清语句的歌谣隐隐回响。梦境即将结束时,会有一个声音对我说:

“你是忘川里的一滴水。你要回去。”















SCP-CN-994

项目编号:SCP-CN-994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CN-994被收容于位于[数据编辑]村落。在村落周边3公里范围内设置隔离带,适用标准掩盖协议R-994“河水泛滥”。已在通往该村落的唯一道路设置关卡,授权处决任何试图进出村落的个体。来自SCP-CN-994的一切信息应被视为不可信的。禁止未授权的访问。

描述:SCP-CN-994是对███村异常现象的统称。该村落占地约1.7平方千米,常住人口小于100人。该村落[认知危害删除][协议锁定]是未知的。

SCP-CN-994具有强烈的扩散性认知危害性质。进入SCP-CN-994周边30米区域的人员,将渐进性表现出重度失认症、人格解离、记忆偏差、视雪症、谵妄、失语等症状,并产生强烈的[认知危害删除][协议锁定]被逆转。记忆删除不应被视为可能解决手段。

SCP-CN-994[已删除]。


附录994.1 研究员Kg^U0&ki的SCP-CN-994相关报告录音

中国人的故乡情结,可上溯农业文明千年来的意识形态。对一生扎根旧土的古人而言,故乡不仅仅意味着一个地名,更是面朝黄土的沉淀岁月。这种对故乡的感情与祖先崇拜绑定在一起,当今世界的地球主义差可当之。我们的文明建筑在兹,故乡情结植根于中国文化的底色。

然而,当现代化的浪潮扑入中国;人们随潮涌自故土被洗刷而出,涌入一个个陌生的城市时,故乡的概念从未如此寡淡。时值今日,当钢铁大城的住人偶然回首,已只能在名为故乡的方向看到一抹模糊照影。少者去,老者殁,一个个无人的村落化为遗忘的具象。面对钢铁的洗礼,土地只得在无力中缓缓失真。现代性与古典性间的的冲击缩影于斯,如少年时滚铁圈的记忆,一瞬无声而倒。

我同样是生长在农村的孩子。我的生长之地已不可复返,如每一个消逝的村落般恍若从未存在。站在基金会站点之中,我看不到那片空空如也的土地。我至今仍能想起[认知危害删除][协议锁定]。[协议锁定]就在这里。
















现在想起那段歌谣,我能零星理解些许语句。当年不知所云的内容,时隔十余载,记忆却好似更加清晰。

“即为忘川水。濯沃少年身。忘乡何处是。一水一前尘。”

或许确有这样一段内容,或许只是久远岁月里我的幻想。我所确知的,只有它在每个梦境中不断重复,如一道无质的纽带。

我曾梦到一条遍浮无名之尸的河流,梵唱在水声中缓缓响起。我曾梦见四下泛起无数眼目,凝视着我唱起歌谣。我曾梦见泛着灰光的无底之湖,浮于海上的无形之山;而那乐音在每个梦境中都如期而至。

许是因为在梦中,那乐音并不令我恐惧,只有无形的怅然雨幕般升起。仿佛此处曾有某一值得铭记之物,而如今消弭无形;仿佛是某种隐喻或暗示,暗示着我曾遗忘之物。

那年我十三岁,面临着我少年时代最大的谜团。那是我一生中最真实的岁月,我想要明白那梦境背后若有若无的真相。然而命运从未透露任何线索,它只是一次又一次地对我说:

“你是忘川里的一滴水。你要回去。”
















附录994.2研究员Kg^U0&ki的日记抄录

我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实的。

我的过去是人形的空洞,未来是黑暗中的轮廓,而当下从来都不存在。如果空气并非虚构,那么灵魂的容身之地又在哪里?也许我和每个人一样,只是一具没有魂魄的空壳。

我相信这白昼本身就是最大的秘密,而每个人都在眩晕之中沉溺。这照进室内的白光,真的是真实的吗?当照亮我的身份时,我才发现那只是一张默片。

我是记忆删除和身份重构之间的迷失者。我是异常模因。我是认知危害。我是一个试图理解超自然以理性的人。我是无家的流亡者,而每个人只有身处故乡时才会存在。我想回到故乡的小院,那里有系满红绳的枯老槐树和院棚里生锈的自行车。那辆自行车从我记事前便被紧锁,而我已被桎梏更久更久。

我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实的。我很想家。


即为忘川水。濯沃少年身。
忘乡何处是。一水一前尘。
前尘难思议。无量难思闻。
我闻一切法。即濯诸世人。

谁为忘川水。遗我流亡人。
大城梵心里。卿卿已承恩。
承恩须弥下。元功无灭存。
五蕴悉从事。法筵终示焚。

我为忘川水。十载一沾巾。
劫灰飞积后。谁与问悲欣。
亦无苦集灭。亦无如是闻。
示现一切法。归川归一真。
















从十三岁开始,我再没做过梦。那年我和父母一起搬进一座陌生的城市,而我所有的梦境都留在了那故乡的村落。

我走过平平无奇的学习生涯,那追寻某物的欲望很快销磨殆尽。那是段荒诞的时光,每个人都不知所谓地热血沸腾。

我用了十二年,走进SCP基金会的安全门。在我的人生中,我是一名旁观者。

我见过最诡谲离奇的异常,见过最血腥惊悚的死亡;而这一切都毫无例外地全无实感。

我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于是我应酬交际,升职调任,走上最平凡无奇的人生轨迹。

我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再想起儿时的梦境,也许曾在酒桌上把它作为嘴边笑谈;我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再想起少年的小村,基金会的研究中从来没有故乡这个词汇。

直到那个晚上,阿苏来找过我。我们在某条小巷见面,她依然有一双少女的眼睛,仿佛从记忆中走出的影子。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这个夜晚之后,一切都会变得不同。

月朗星疏,夜气盘空。阿苏轻轻对我说:

“你是忘川里的一滴水。你要回去。”
















附录994.3 回收到的视频记录

开始记录

[00:00:00-00:01:25] 摄像机剧烈晃动,拍摄者似乎在奔跑。周围环境难以辨认,以土黄色为主色调。可听见背景中持续的水声。拍摄者不断喘息。枪声响起,摄像机掉落在地。记录到天空中存在鸟类飞过,云彩的颜色类似火焰。

[00:01:27-00:04:03] 视频渐入,环境类似于一基金会实验室内。镜头存在虚焦,难以辨认视频中出现的人物人物交谈,随后向摄像机走来。

[00:04:23-00:07:52] 数个滚铁环的少年,背景中始终存在哭泣声,少年似乎未留意这一点。一名装束与中国古代士人类似的男子从镜头前经过。铁环滚向摄像机,随后倒下。少年向镜头跑来。

[00:08:01-00:15:35] 镜头对准一组三个点滴瓶,药液从中不断滴落。近处存在一电视,其上播放内容模糊而不可见。可听到间断渐弱的抽泣声。一名身着基金会实验袍的人员走来,为镜头外的人员注射不明药液。

[00:15:47-00:16:20] 摄像机从水中被捞起。镜头前存在一名男子,身旁站有一头绵羊。男子似乎并未发现摄像机,绵羊朝镜头探来,被男子驱赶走。一团青色火焰从镜头前经过。

[00:16:22-00:18:00] 镜头处于一基金会办公室内,两名身着实验袍的人员谈论SCP-CN-994,随后[认知危害删除][协议锁定]。

[00:18:18-00:00:00] 人员手持摄像机,进入一小村庄。远处存在一条河流。一名中老年男子向拍摄者走来,男子危害删][协议锁^锁^锁^锁是你多年未见的同乡大叔。你看着他的脸,亲切感油然而生;你想起五岁的时候跌进河里,正是大叔一把把你拉了上来。大叔带着熟悉的笑容领你走进村中,故乡的风在脸上吹拂,你从未感到如此安心。滚铁环的孩子从你面前跑过,一如当年那个少年。故乡的小河依然在流动,系满红绳的老树依然婆娑而立,锈蚀的铁皮门依然惊天动地地呻吟。你的青梅竹马喊着你的小名向你跑来。你笑起来,意识到自己眼角已然爬上了第一道皱纹。你想起种种过往,想起那些欢笑和别扭的日子;你想起你是忘川里的一滴水。你要回去。]



你意识到了吗?你意识到你现在的生活是虚假的了吗?

你离开家已经太久了,故乡的记忆在你脑中沉沦湮没。他们不想让你想起你是一名流亡者,一名离开土地的游子。

你记得SCP-CN-994吗?
















项目编号:

项目等级:是忘川里的一滴水

特殊收容措施:你要

描述:回去


附录994.0 研究员Kg^U0&ki的访谈1


附录994.-1研究员Kg^U0&ki的访谈2


附录994.-2研究员Kg^U0&ki的访谈3


附录994.-3 研究员Kg^U0&ki的访谈4


附录994.-4 研究员Kg^U0&ki的访谈5

夜雨倏来。

那天晚上雨很大,我一个人站在小巷里,意识到自己在给一团空气撑伞。当我终于理解那句谶语时,阿苏的存在已然消失无迹,一如梦境与现实层叠的照影。

我怔怔倾着伞,肩头被雨打湿,少年往事随晚风历历而来。旧日小村,旧日航船,旧日堤岸,旧日红颜。我向巷外眺去,发觉一切都开始失真。

城市在雨中融化,霓虹满地流淌,我向着有光的方向奔跑。在光的尽头,我看到一座小村,一名少年在村头向我招手。

那里是我的故乡,那是少年的我。

夜如败革,流光四起,广厦长街尽数销融。我听到脚下踩起的水响,在我身边汇起一条河流。

我奔跑着,全然不顾身旁城市早已无存,整个世界只余跳动的光影。我奔跑直到河流将我拥起,裹挟着身躯向故乡的方向流去。

我笑起来,任身体沉入水中;儿时的歌谣再次响起,十二年岁月在我眼前流蚀。

一场少年时代的潮涌呼啸着穿过身躯,洗彻记忆的每个角落。

红绳老树,小河渡口,锈迹车棚,青梅竹马。

“你是忘川里的一滴水。你要回去。”


即为忘川水。濯沃少年身。
忘乡何处是。一水一前尘。
前尘难思议。无量难思闻。
我闻一切法。即濯诸世人。

谁为忘川水。遗我流亡人。
大城梵心里。卿卿已承恩。
承恩须弥下。元功无灭存。
五蕴悉从事。法筵终示焚。

我为忘川水。十载一沾巾。
劫灰飞积后。谁与问悲欣。
亦无苦集灭。亦无如是闻。
示现一切法。归川归一真。










基金会信息安全管理系统的通知

以上文件可能包含带有异常认知影响的视频或文字。已访问此文件的人员,其标准认知阻抗系数(CRV)应不低于14。若CRV自动检测未通过,请保持冷静,不要移动。MTF-Eta-10“非礼勿视”将接你回乡6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