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999
评分: +56+x
cover.png

SCP-CN-999的封面

項目編號:SCP-CN-999

項目等級: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目前基金會所收容的SCP-CN-999已全部無效化,其文本內容現歸檔於Site-CN-71的高保密度文件庫中。任何已回收的活躍中SCP-CN-999應收容於Site-CN-71的高價值收容區中,現禁止對項目的性質進行測試;如發現新的文本內容應及時整理歸檔。

描述:SCP-CN-999為一本雙面印刷,共十頁的A4尺寸印刷本,項目本身的材質跟一般的白紙無異。其封面印刷有一頭疑似鴿屬(Columba)生物的黑色剪影展翅高飛的圖畫以及標題《展翅高飛:尋找你的先進就業出路》。

SCP-CN-999的主要內容為對世界範圍內的多個異常相關組織進行簡介,該簡介會附上該組織的常用標誌,並簡單介紹該組織的歷史和性質。值得注意的是,簡介的最下方有一欄名為「可選職位」的表格,記述了多個符合該組織的性質的職位及推測為該職位所需人數的數字。

除了第一頁為說明項目的使用方法的說明書外,SCP-CN-999的每一頁都記載有五(5)個相關組織的介紹,全本共介紹有四十五(45)個相關組織,但並沒有提及到包括基金會在內的幾個目前範模最為龐大的異常相關組織。

每一份回收得來的SCP-CN-999都附有一張A4大小的表格狀文件(後稱為SCP-CN-999-1),在一連串的測試中,該文件表現出極優秀的防水防火性能以及韌性。SCP-CN-999-1的表格要求填寫一連串的個人資料,以及填寫人打算應徵的相關組織及職位。

GOIA

SCP-CN-999的其中一頁實例,點擊放大。

SCP-CN-999的異常特性在填寫人在SCP-CN-999-1的簽名欄填下簽名後顯現。項目上填寫的筆跡在填下簽名後將會自動消失,其背面的特定位置將會以英語的形式顯現出時間及地點;裡面提及的地點通常是離項目最接近,房間面積在六(6)至八(8)平方米之間的空置房間;而提及的時間通常是在填下簽名後的三十(30)至一百二十(120)分鐘後。

值得注意的是,SCP-CN-999-1的後續異常效應只能在填寫人在SCP-CN-999-1上填下的個人資料正確無誤,而且在填寫SCP-CN-999-1時並非囚犯或沒有在任何企業或組織中接任非兼職有薪工作時被觸發,否則在字跡退去後,其背面的特定位置只會顯現出以繁體中文寫就的「錯誤:個人資料不符」或「錯誤:已有穩定職位」字眼,直到符合條件的填寫人在SCP-CN-999-1上簽下名字為止。

如果填寫人能在指定時間內抵達目的地的話,該房間內的除填寫人以外的活人將會因不明原因而被移到房間外,並在整個面試期間都無法以任何方式對房間進行干涉。而房間中將出現一名穿著對應相關組織的常用服裝,外貌特徵和對應相關組織中的一名高層人員一致的人類和填寫人進行交談。根據遺在房間中的監控設備記錄,兩人的交談和一般就業流程中的面試高度相似。相關的監控記錄請參閱附錄SCP-CN-999-A。

根據面試的結果,將會出現以下兩種情況:

  • 如果填寫人通過了面試,他將會和面試人握手並發出持續三(3)秒,足以致盲的強烈白光,並在白光褪去後和面試人一起憑空消失。有三成的測試實例中,基金會人員能在對應相關組織當中發現填寫人正在擔當對應的職位;但更多時候是填寫人從此失去蹤影。
  • 如果填寫人無法通過面試,面試人將會對此表示遺憾,並以不明的方式將填寫人強制移到房間外後憑空消失。此後填寫人將無法再次觸發SCP-CN-999-1。

附錄SCP-CN-A:SCP-CN-999-1所產生的面試的視頻記錄
本附錄所記載的為基金會對SCP-CN-999-1所進行的第四次觸發嘗試,亦為第一次成功觸發SCP-CN-999-1的測試。1

由於涉及到其他相關組織,為了避免可能的機密洩露,受試者被安排於前台組織"標準看護計劃"(Standard Caring Project)於香港的分公司裡填寫SCP-CN-999-1並順利觸發。SCP-CN-999-1背後上寫著的信息要求受試者於十五分鐘後在公司裡的一所空置會議室中進行面試。以下記錄為受試者進入該會議室後房間裡所發生的情形。

受試者:D-1851,本名劉宜隆,因被陷害而被卷入一宗間諜案中,並以叛國罪被判處死刑。後被基金會透過標準程序招募為D級人員。為了測試的進行,動用政治關係使當地政府撤消了對他的控罪,並豁免了他於月底的處決,從而使他成為清白的自由身人員。
應徵組織:特異事故處
應徵職位:初級探員

[記錄開始]
受試者走進房間,畫面此時出現不到一秒的凍結。
恢復正常後,原來在房間操作攝影設備的人員消失不見,房間中央出現一名穿著黑西裝,從外表至聲線都和特異事故處的高級探員Carl Bellic一致的人形個體(下稱面試者)坐於一張長方桌後。

面試者: 你好,劉先生,我是行動部的高級探員,目前兼任人事部的助理,請你叫我Carl。請坐吧。

受試者: He…你好,Carl先生。

受試者在面試者對面的椅子上坐下。

面試者: 其實你不用驚訝的劉先生,作為一名探員,精通多國主流語言是我們的基本功。現在請你進行一次簡單的自我介紹吧。

受試者: 我是劉宜隆,上大民法學士畢業。畢業後正如我在工作記錄上所寫,在大平餅乾廠中擔任法律顧問,負責處理公司在法律方面的各種問題…主要集中在知識產權方面的。然後…然後…因為各種的巧合還有小人陷害,被…蹲了幾個月牢子。之後獄裡的職員向我介紹了這份工作了。我…雖然是法學系的畢業生,但是待過幾年軍校,在離開之後也有保持鍛練,在體能和射擊技術方面足以勝任探員的工作;而且我熟悉中國的民事及刑事法律,在貴處需要此方面的法律知識時能提供協助。我的情況大致是這樣。

面試者: 嗯…好吧,那我先問你幾個問題。首先劉先生你是有案底的來著?叛國罪,最後還被撤掉了,真有趣。能說一說嗎?

受試者: 啊…是的。我以前當法律顧問的時候,要處理的工作主要是知識產權方面的問題來著。天知道哪個蠹蛋,說是要我處理新產品,那個失憶餅乾的專利問題,卻把整個配方和生產流程給塞進去了。更扯蛋的是,我的秘書不知什麼時候換成另一個戴人皮面具的貨,還逃得賊麻利,就我一個被逮著,硬塞個叛國罪 — 天知道我就一間小公司的職員這就叛國了?也是到最近才有監獄裡的過來跟我說已經證明了我的清白,然後給我介紹這工作了。還是美國的公務員工作?我真猜不透他們。

面試者: 似乎你對此有點驚訝。如你所見,我們是阿梅麗金合眾國United State of A Mary King的官方組織。不是現在情況特殊的話,你連面試的機會都沒有。加入我們,即是意味著你要為阿梅麗金合眾國工作,有需要的話甚至要你與你的祖國為敵。即使如此,你也要當這初級探員?

受試者: 阿梅麗金?啊是的。畢竟我已經沒有退路了不是嗎?如果我不過來見這份工,我說不定又會被拖回牢中,在不知哪個時候吃子彈兒。在這當下,祖不祖國都已經沒所謂了。

面試者: 我們這組織也不同於其他的什麼部門,我們面對的威脅可以說是超乎想像的詭異,你最後的歸宿可能在一頭恐怖的大蜥蜴的胃液裡。這樣你也沒問題嗎?

受試者: 呵呵,再詭異也不會比我在餅乾廠裡看見的更詭異了。

面試者: 那麼決定好了。歡迎你加入特異事故處,你被顧用了。

受試者: 呃…什麼?這就行了?不用回去等通知了嗎?

面試者: 這就行了。工資和上工日期接下來再談,(向受試者伸出手)現在歡迎你加入我們這個大家庭,劉先生。

受試者: 謝謝你,卡爾先生,我很意外,也很高興。

受試者伸出手和面試者相握手,兩者皆發出亮度超過三十萬流明的強光。
三秒後強光褪去,受試者及面試者失蹤。
[記錄結束]

後記:事後基金會向特異事故處查詢,他們表示最近新加入的職員中並沒有本名為劉宜隆的初級探員。對特異事故處的人事庫的查詢也沒有發現任何關於劉宜隆的資料。特異事故處高級探員Carl Bellic也表示沒有任何和劉宜隆以至任何人進行面試的經歷。

鑒於訪談中的面試者自稱他們為「阿梅麗金合眾國United State of A Mary King」工作,在排除可能的發音錯誤問題後,可以推測面試中的Carl Bellic很大可能來自其他的平行時空。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