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ZZZ-J
评分: +15+x

项目编号:SCP-CN-ZZZ-J

等级:Keter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ZZZ-J需要被单独收容在Site-ZZZ中,设施内的各类物品移动与食物供给全部需要以远距离机械操作进行,任何进入Site-ZZZ的看护人员需装备RI2型全覆盖微操特化机甲。禁止将Site-ZZZ内的任何物品带出Site-ZZZ。SCP-CN-ZZZ-J产生的废物需在设施内的销毁系统中完全碳化后才可将残渣移动出Site-ZZZ。访问SCP-CN-ZZZ-J需要四级以上权限。
Site-ZZZ的室内所安设的设施和物品如下:

  • 各类充电电源
  • 新颖款式的智能手机以及各类笔记本电脑。
  • 多种零食。
  • 淋浴间。
  • 各类小说杂志(言情文学优先提供)
  • 巨大的熊猫毛绒玩具。
  • 印着Dr.Panty面部照片的飞镖圆靶。(因使用过于频繁,需每周更换一次。)
  • 冲泡型阿华田。
  • 各类游戏机。
  • 电影胶片与老式电影放映机。
  • 英国短毛猫。(目前已移除。)

SCP-CN-ZZZ-J提出后被拒绝的物品需求:

  • 一群可以表演哈萨克舞蹈的熊猫——得会吃肉。
  • 二十五个穿着苏格兰长裙的Dr.Panty克隆体。
  • 长着两条腿每走半小时路就得跳一段很烂的踢踏舞的大西洋锥齿鲨。
  • 会b-box的幽门螺杆菌。
  • 会排泄出棉花糖的小马驹。
  • 一片红色的海洋,里面会有一群银背大猩猩在蛙泳。
  • 非要用保龄球规则来打乒乓球的O5议会成员,一旦试图提醒他,他就嚷嚷着要把你变成D级人员。
  • 可以在里面游泳的果冻泳池,青苹果口味限定。

描述:SCP-CN-ZZZ-J是一名身着白色睡衣年龄在19岁的女性,发色为淡金色,虹膜为祖母绿的色泽。无论在任何情况下,SCP-CN-ZZZ-J的躯体三成的表面积都会与一个床单床垫床基一体的双人床保持10cm以内的距离,包括站立行走,睡眠,匍匐于地面,旋转,跳跃,和进行平衡木舞蹈。

当SCP-CN-ZZZ-J在双人床上躺下时,一床白色的被子会凭空出现并覆盖于SCP-CN-ZZZ-J的身上(我们将其归于“白被子”。)白被子出现后便不会消失,理论上SCP-CN-ZZZ-J可以无限地产生出白被子,当有人类接触到白被子时,会感觉触碰到了世界上最柔软最顺滑的东西。目前的数个测试人员不约而同地表达出“这简直比我摸过的女性的███还要软上一百倍。”“摸过这被子之后,风吹到我的脸上我都感觉硌得慌。”,并对白被子产生严重的依赖感和逐渐加强的睡意。

当SCP-CN-ZZZ-J情绪激动时,会主动具现化出白色方形枕头作为自卫道具。我们将其归为白枕头。其与白被子有相同的性质。

虽然有时可以确认到SCP-CN-ZZZ-J食用各类膨化或是油炸零食的行为,但SCP-CN-ZZZ-J并不需要以进食补水行为来维持生命,截止到目前,我们未确认到SCP-CN-ZZZ-J的体液分泌或是排泄能力。包括灰尘在内的各类细颗粒物以及各种类型的液体都无法附着于SCP-CN-ZZZ-J以及附着于SCP-CN-ZZZ-J的双人床上。不过SCP-CN-ZZZ-J对于自己所居住的区域没有淋浴间是绝对无法容忍的。

SCP-CN-ZZZ-J大多数时间都会处于睡眠状态,少数情况会产生“就像五百个拖拉机一起开到报废,然后被核弹一口气炸掉。”般的呼噜声。同时极其喜欢踢被子,在一场睡眠结束后,SCP-CN-ZZZ-J往往会产生三位数以上的白被子。当SCP-CN-ZZZ-J醒来时,往往开始会以模糊的意识喃喃自语“果冻泳池……浑身粘乎乎……我要去洗澡……”然后匍匐着爬向淋浴间,最后在途中重新睡着。

SCP-CN-ZZZ-J在清醒状态下会进行如下行为:

  • 一边破口大骂一边飞镖射击印着Dr.Panty面部照片的飞镖圆靶(距离超过1米时,脱靶率百分百),最后生气地冲上去把飞镖圆靶丢在地上用脚跺踩。
  • 开始在地上嚎啕大哭并左右翻滚(从未确认到眼泪分泌),大叫“你们这些变态拘禁狂,什么都不给还不给我送三餐,是想饿死我么!我要饿死啦!啊……!”然后趴在地上装死,趴了一段时间后可能是觉得设施地板太硬,于是用很小的动作偷偷地试图把白被子拉过来垫在自己与地板的接触面上,最后会因为趴得太舒服而进入睡眠状态。后来装死前都会躺着装死,然后睡得像头死猪一样。
  • 对着紧急联络麦克风唱歌,有时会跑调。
  • 要求获得各类物品,多数情况下会要求一些非常奇怪的东西,根据SCP-CN-ZZZ-J睡眠状态时表达出的大量语句信息,目前猜测原因是因为SCP-CN-ZZZ-J做梦时梦到了这些事物,
  • 模仿梦中梦到的各类事物,曾试图将两根完整的大葱塞进嘴中最终卡住,在看护人员紧急介入帮助去除后,大哭(无眼泪分泌确认)着说“总……总统……明明任命我做海象国首相的!”
  • 饮用阿华田,并大量食用零食,肆意将垃圾散布在Site-ZZZ的各个角落,以试图触犯自动清洁程序,在自动清扫机器人进行工作时会骑在上面幻想自己是一个海盗。“开炮!开炮!杰克斯派洛~你的死期到啦!本公主要轰死你这个小婊砸。”有时太忘我而摔下来后撕心裂肺地号哭(同样不会确认到眼泪分泌),哭到筋疲力竭后睡着。
  • 试图向摄像头脱下自己的衣物。在发现衣物无法脱下后开始对着镜头做鬼脸,不小心用指头戳到了自己的眼睛,然后捂着眼睛开始大哭(我说过了,没有眼泪。),哭到打嗝,然后边睡觉边打嗝。
  • 玩电子游戏和翻看各类文学作品,当电子游戏失败时就会把手柄丢向飞镖靶泄愤,当确认手柄损坏时就会可怜巴巴地向摄像头请求一个新的。对于言情小说中的悲伤情节毫无抵抗力并常常哭泣到睡着。
  • 试图表演翻跟斗,然后以背负的双人床撞到地板的结局而告终。
  • 拼命产生白被子,以图监控人员对其进行警告,然后可以向监控人员撒娇并试图用蹩脚的谎话逃出Site-ZZZ。

附录Ⅰ

附录Ⅱ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