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ES-002
002.fw.png

在D-78816体内截获的音频谱图,当时其处于SCP-ES-002感染第二阶段开始后的第61小时。

项目编号: SCP-ES-002

项目等级: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 所有SCP-ES-002个体均需储存于5m x 5m x 5m的收容间中,并均需放入真空密封的拱顶地下室中。该收容间入口需由铅裹船闸式大门与两层特制以隔绝SCP-ES-002频率声音的隔音材料控制,以确保完全隔音。

为了收容SCP-ES-002,应用有一段小心挑选的二十分钟长的音乐,其节拍需不高于走路(最高108BPM),且不高于60dB,每六(6)小时即通过自动播放系统播放该音乐以达成目的。此外,其活动需通过两(2)套与Site-127的音像实验室无线连接的回声定位系统确定,两套回声定位系统都使用氚二代伏打电池驱动,可使用约二十(20)年。一旦电池电力部分出现问题,保养即是需佩戴隔音头盔穿过大门,且不允许在其内部停留超过一(1)个小时。

一旦出现收容缝隙,整个Site-127内部均会响起警报,且快速应对队002-D(“寂静的巨人”)会立即出动,并负责执行Stille-K8协议,包括利用将超声波武器调至SCP-ES-002标本接受的频率以无效化所有SCP-ES-002标本。所有受SCP-ES-002影响的人员均需被带入一间防002的隔音房间以阻止其进一步传播。

应对所有显示出[已删除]影响的外部空间进行全面搜索(见附录002-4)并无效化所有SCP-ES-002样品。所有受SCP-ES-002影响的平民都需要尽快接受Strepitus-Umbra程序。

描述: SCP-ES-002为一种仅能观测到声音的生物。其拥有轻微意识,并被暂划定为Rivulis tremulae。SCP-ES-002通常由频率在14至18kHz之间波动的声波组成,可被任何能听到这一频率段声音的具耳生物或电子设备携带。任何SCP-ES-002造成的活动都会产生一种令人牙酸的哨声。通常是在其移动时。SCP-ES-002似乎显现为一段单独的音频,与通常的声波相比显现出多种类似性质。

当暴露在其他低频声音中,SCP-ES-002可以被“喂食”,且其对复式声波有特定偏爱。 SCP-ES-002似乎在暴露于慢速或环境音乐时更适合培育,不推荐将其暴露在大声的音乐中(见附录002-2)。有时,可以听到SCP-ES-002“排泄”,被视为完全无调的“声音”。当它被喂食时,声音似乎减弱其响度,使其几乎听不见。

SCP-ES-002活动时,会发出一连串14-18kHz的脉动声,其响度很大部分决定于其先前“使用”的声音总量。回声定位装置显示SCP-ES-002可以在三维空间中向任意方向移动,通常会以恒定速度,在均匀空气中(78.7% N, 20.2% O, 1.1% H)平均速度为1.2m/s。SCP-ES-002最特殊的特点是能够利用任何可传声的介质,其可以高速通过固态物质,利用入口/出口的外围设备跨越,甚至利用声音放大措施以更快移动。其回响的效应同样也显示出了SCP-ES-002的高度能力。

附录002-1: 当被拥有听力官能系统且能听到18kHz以上频率声音的生物听到时,SCP-ES-002会出现一种十分不寻常的行为,这导致其很容易分辨出0-15岁的人类对象。一旦其搏动被听到,SCP-ES-002会立即向该生物(下称“寄主”)移动,开始感染的第一步。SCP-ES-002如何确认什么被听到的相关机理仍有待研究。

SCP-ES-002随后会开始在寄主体内移动,从耳蜗组织开始,穿过体内各器官与系统,但并不会通过天然或人工孔洞离开皮下组织。受影响的人类对象表明,在这一感染阶段,他们经常会听到响亮而震耳欲聋的哨声,通常与其他可听见的声音杂糅在一起。大约二十四(24)小时后,这一声音停止,而SCP-ES-002的感染开始进入第二阶段。SCP-ES-002选择其宿主的规律目前未知,与对象听力范围无关。虽然宿主一般都是单独暴露,但也有案例称数名对象受同一SCP-ES-002个体影响,该可能性很小。见附录002-3以查看更多信息。

当进入生物体内后,SCP-ES-002会持续在体内移动,但会逐渐降低频率,这一点已通过专业医疗设备证实存在大致的对数关系。随后,SCP-ES-002感染人体的症状逐渐显现(以下表格中的频率为特殊收音仪器采得,SCP-ES-002真正发出的频率至今无法确认):

小时数 采得频率 症状
1-5 ~7200 Hz 对SCP-ES-002感染第一阶段能听到的哨声感知减弱。对象会感觉到轻微失去方向感与眩晕。偶尔会出现集中注意力与痉挛的症状。
6-11 ~2800 Hz 血压轻度升高,伴随有持续头痛,失去平衡并减少对四肢的控制力。该阶段已报告出现呕吐。
12-18 ~840 Hz 普遍呕吐,血压升高幅度更大。对象在很短的行程之内都会绊倒或摔倒,还会出现听力障碍。每五个案件中报道得一个视力模糊案例。
19-36 ~210 Hz 身体通常会痉挛,呼吸困难并轻度出血。本阶段正常情况下可观测到多种症状,如盗汗、寒战、精神幻觉、咳痰、长骨骨折,特定情况下还会完全缺乏肠道活动,通常会导致排泄完全异常。
37-108 ~40 Hz 全身孔洞出血,常伴有血痰,剧烈痉挛与攻击性增加。86%的受影响对象出现能有意识讲陌生语言的现象,通常与班图语存在关联,还有两例病例为声调语言。这是SCP-ES-002感染最危险的阶段。
109+ ~6 Hz 这一阶段如果不对宿主进行干涉,陌生语言能力会消失,而且肌肉会开始随着频率成倍收缩。死因通常与大量毛细血管撕裂、血流紊乱与心肌过载(在进入该阶段三(3)小时后猛烈破裂)有关。尸检显示至少有90%的血管因SCP-ES-002作用撕裂或破损。

在陌生语言能力阶段,SCP-ES-002宿主会不间断发声,通常会说出一连串彼此之间有关联的词汇,且发音清楚。其声带似乎可异常伸缩,且可以随机发出14-18kHz的哨声。发该情况发生时,新的SCP-ES-002个体将从寄主身体中出现,并可感染任何能感知到它们的生物体。 SCP-ES-002在这个阶段使用的复制方法未知,分析没有得到明确的结果。

附录002-2: 在200█年10月25日的收容空隙事件中,多个SCP-ES-002个体通过Site-127的铜制管道四处播散,并产生了一种数米之外都可听见的金属质回声。在逃散过程中,其中一只被研究员T██████听见,其当时正好在使用便携式音频放送装置听210BPM的音乐。SCP-ES-002对该搏动的声音表现得毫无规律并进入了T██████的耳朵,导致了[已删除],立即进入了陌生语言能力阶段。

接下来十(10)分钟内,T██████用一种类似于科萨语的语言痛苦地大叫,发出了三股频率为15.4kHz的声波。四(4)分钟后,其数条大动脉爆裂,加重了出血,随后[数据删除],数分钟后其死亡。于这一区域内发现了三百六十二(362)个SCP-ES-002个体,随后快速应对队002-D执行了Stille-K8协议以无效化其种群,仅留下六(6)只。

附录002-3: 201█年7月16日一次计划中研究SCP-ES-002物理性质的实验中,在隔音间中安放了一个种群,并设置了特制回声定位系统与隔音墙隔开的三个测试对象。SCP-ES-002通过连接在5.1声道家庭剧院系统上的声音扩大装置执行。SCP-ES-002发出的搏动声达到了104dB,导致其中两名测试对象被同步影响,第三名测试对象于十五(15)分钟后受影响,但回声定位装置并未探查到14-18kHz的搏动声。

Stille-K8协议不足以阻止SCP-ES-002个体增殖,最终导致了其收容突破。受影响的对象被带入防002的隔音房间以无效化威胁,在长达四十(40)分钟内暴露于隔音环境下以显示其心理影响。仅有一名对象成功存活,目前正因后遗症正接受医疗观察。

附录002-4: 002-D目前仍在不懈搜寻仍在野生的SCP-ES-002个体。据估测还有约五十(50)个个体,而有六(6)只已经无效化。研究确认可能可以了解特定地区的SCP-ES-002丰度:当SCP-ES-002在海拔3000米以上地区活动时,其可以自己[已删除],相当地提高了速度以及感染力度。而在地面上,该声音效应体现为强低频音,类似于喇叭或是其他类似的管乐器。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