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ES-100-EX

项目编号: SCP-ES-100-EX

项目等级: Euclid 无法阻止

特殊收容措施: 所有受SCP-ES-100-EX影响的人类对象均需视感染严重程度适当接受记忆治疗。长期暴露可能造成永久认知影响。显露出或传播SCP-ES-100-EX现象的文件、书本、笔记、印刷品与网页均需被依各自特定情况下制定的协议删除。

由于最近对项目的重分级行动,已不再需要特殊收容措施,因而旧收容方法将被从官方文件中剔除。

描述: SCP-ES-100-EX是一种信息危害现象,由于其地理近似性,可影响[信息危害已移除]的特定地图绘制文件。已对该地区就其为何能够产生SCP-ES-100-EX这一现象展开研究,但每一处的结果都不尽人意。当一个人类对象以任何方式(无论是印刷版本还是数字版本)观看[信息危害已移除]的地图时,SCP-ES-100-EX的异常性质即会出现。受SCP-ES-100-EX影响的人类对象会一直保持正常行为,直到其与他人交流之时其会以任意方式提及[信息危害已移除],造成疑惑与不适并暂时失去记忆。

该地图绘制文件会持续作为该信息危害现象的传播媒介,虽然并未证明其可在人际传播。该地区的土著人类对象似乎对SCP-ES-100-EX的影响有更高抗性,然而他们最终还是会屈服于其影响效应并声称来自[信息危害已移除]或反过来。

分析显示该地图印刷的所有文件及网络上的相关网页都没有异常性。

附录 100.1: 在1815年圣诞节期间,西班牙皇家海军的████████·████号船船长在加勒比海水域巡逻,靠近[信息危害已移除]海岸。然而,出发之后,他们便再也没能回到████████港。一艘英国轻帆船发现该船航行在Mallaganes海峡水域,当其靠岸时发现其船员全部死于饥饿。在船长的日记中发现以下笔记:

我们已经航行了差不多4个月了,补给都快没了。小伙子们都很绝望,但是我也不知道咋办。我看了一遍又一遍地图,但是什么东西好像都是对得上的,唯一对不上的就是我们。据测量我们已经离[信息危害已删除]有10000千米了。以国王之名啊!我们怎么走得这么远的?

我已经尽可能保持士气了,但是我确定我们如果没法马上得到帮助的话,都会死在这儿。那里来了一个英国佬。我们就这么认了吧。

[字迹模糊部分]

你看不到那些星星吗?它们和我记得的一模一样……就跟我在[信息危害已删除]的海滩上看到的一样。

在[信息危害已删除]期间,Yuri Yanukov上尉,一艘苏联货船的指挥官在航海日志上加上以下文段,GRU崩溃后回收自其位于莫斯科的“P”分支办公室。

重型船只危险,1456号货船失落,坐标错误,方向偏移。

该船只由中央情报局(CIA)特工发现并随后移交基金会保管,以分析导致船只失去航向的异常原因。在与苏共当局达成协议后,船员被实施记忆删除并遣返苏联境内。 货物被固定并运走以避免酿成将基金会卷入其中的国际事件。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