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ES-117

项目编号: SCP-ES-117

项目等级: Safe

特殊收容措施: 基金会的网络追踪器应当监视社交媒体,寻找符合SCP-ES-117事件的描述的信息,并删除它们。 所有见证了SCP-ES-117的人都必须进行记忆删除。

描述: SCP-ES-117是一种自发的异常性质集会,发生在秘鲁,阿根廷,玻利维亚和智利的远离城市居民的地区,多发生于郊区和荒野。
SCP-ES-117-1是一个二十余岁的成年男性,与SCP-ES-117-2一起在无规律时间段内现身于远离城市住民的山林地区。SCP-ES-117-2是一个二十余岁的成年女性,观测不到任何生命迹象,总是以被SCP-ES-117-1背负的形式出现。在其所有的现身事件中,SCP-ES-117实体被观测到身着多种衣物,展现出多种不同的身体特征。

SCP-ES-117-3是一个不可摧毁的石制桌子,外表很古老,出现在另外两个实体的周围。桌子的几个部位有凯尔特人的标志,以及其他几个来源不明的,以似乎是随意地方式刻上的标志。
迄今为止,所有的SCP-ES-117事件都是几乎相同的:SCP-ES-117-1出现并跑向石桌,将SCP-ES-117-2放置于石桌上,用一锋利物件1划伤手掌,并用自己的血在女性实体和自身面前各画出一个凯尔特三角结2。片刻之后,SCP-ES-117-1会高喊”真希望能改变一切!真想要从头再来啊!“,然后,一道自然形成的闪电会从高约57米的位置落下并击中那两个人形实体,使其消失。 与此不同的是,SCP-ES-117-3会继续留在原地,直到所有目击者都不再看它3

迄今为止,基金会已经记录到213次SCP-ES-117事件,最早的记录是在4/5/1837。

附录SCP-ES-117.1: 13/12/2015, 20:18 ,研究助理Benjamín Omar办公室内的摄像机记录到他阅读SCP-ES-117的相关文档。几分钟后,一道持续了几秒的闪光无声的充满了整个房间。闪光结束之后,研究助理已经不在其所处办公室内了。与此同时,特工Campo Luisa Adelaine以相似的方式从自己的休息室内消失。

该事件并未被归为SCP-ES-117的异常效应影响,直到17/07/2018,一个SCP-ES-117-3实体被发现于智利的███████国家公园。该SCP-ES-117-3实体被从中间粗暴的切开了。与之前的SCP-ES-117-3实体不同的是,该实体被停止观测后亦不会消失,且其中一个侧面上刻着西班牙语语句,抄录如下。

我们走过了漫长的路途
如今终于寻获了真相
若非得诸位之力,及诸位使命的相助
或许我们将永远仿徨
诸位 永远忠诚的
Timneman和 Lucicon

所有目击者都已被记忆删除。将SCP-ES-117-3实体解释为古雕塑的掩盖性消息已被传播。两名基金会特工已混入该公园的安保队伍。

附录SCP-ES-117.2: 自附录SCP-ES-117.1中的事件之后,该异常集会事件再未发生。到21 Sep 2019 05:55为止,SCP-ES-117被视作无效化。 重分级申请处理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