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ES-169

项目编号:SCP-ES-169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的SCP-ES-169个体应被分别收容于设施9的人形标准收容间内,应被配给一日三餐。每月两次,需对每个个体执行记录于文件Rho-34内许可书的仪式。向实体提供每周轮换的经过批准的书籍。

机动特遣队Rho-50 ("绑匪")已受命追踪并回收所有尚未被收容的SCP-ES-169个体以及相关人员,包括PoI-12011。

描述:SCP-ES-169是指一系列实体,其具备与日本动画或漫画作品相似的外貌。

SCP-ES-169从生物学特征上是对于平均水平人类个体的绘画版本,除了其具备展现出异常特征的头部,例如,大的异常的眼眶,近乎完全平坦的鼻梁,微小的鼻孔,以及颜色异常的头发及体毛。基于不同个体的差别,还可能观察到更多异于常人的特征,例如,近似猫的瞳孔,各种动物的耳朵,过长的犬牙,等等。

尽管其表面上具备二维平面的外观,所有的SCP-ES-169个体均会占据一个三维空间。

为维持生存,SCP-ES-169实体需要与其年龄和体重相似的人类所需的食粮分量的食粮供给1并与一个雄性人类个体维持至少每月一次的性关系。最后一项需求的缺乏会导致实体展现出营养不良的症状直到最终在上次此类接触发生后的约5个月之后死亡。上述个体应根据许可书相关内容被选出。更多相关信息请查阅文件Rho-34。

SCP-ES-169-3相对其他实体有诸多不同的特征,现列出如下。

  • 有能力从观测者的视野盲点处显现出各种物品,物品上印有与其他实体特征相似的画面,此类行为一般实施于其衣物下。在被显现出来2小时后物品将不再具备相关画面的外观特征。 实验表明使用长裙可强化此异常效应。
  • 两个三角形的凸起分别位于其头颅的两侧。x光片显示其直接与头骨相连。
  • 其尺寸显著的小于其它实体,身高仅1.32米
  • 虹膜异色症,实体一只眼是蓝色,另一只是黑色。
  • 尽管其具备相应特征,且其他实体也一致明确其为女性实体,生物学分析表明其应为一男性实体。

迄今为止,已确认到██个SCP-ES-169实体的存在,已有三个个体被成功收容。

附录A:回收记录

2005年1月28日,23:12 ,一小张纸片被塞入Lucrecio Orontius博士位于设施92的办公室。走廊中紧邻的安全摄像头未探测到任何个人或信件出现。信件内容抄录如下。

明日此时,去bellas artes车站,坐到铁轨上拭目以待吧。你会感谢我的。

一支配有标准装备的侦察小队提前十分钟来到了信中所指的地点。一支额外的小队被派遣到车站入口处待命,以备第一支小队需要支援。以下为侦察小队与site-9指挥部之间对话的抄录 。

侦察小队:R-Cap, R-1, R-2, R-3

援助小队:Y-Cap, Y-1, Y-2, Y-3, Y-4, Y-5


[开始记录]


R-Cap:10分钟,兄弟们。可别忘了这么顺利的事可能是个陷阱,眼睛都睁大点!

R-1:我真受够了,炮灰总轮着我们当。

R-3:别婆婆妈妈的。你的委内瑞拉兄弟们巴不得能挣得跟你一样多。

R-Cap:现在不是干这个的时候。你们两个快装填好武器!指挥部,底下的情况有异常吗?

指挥部:无异常人员或活动,R-Cap,就像往常一样。

R-1:我搞不明白他们干嘛关门,今天可是周一—

R-Cap:废话晚点再说,R-1,这是最后一次警告你。指挥部,申请降落许可。

指挥部:准许。

小队进入车站,向轨道靠近。没有观察到任何异常。

R-Cap:我们还剩多长时间,指挥部?

指挥部:7分钟。从摄像机中的观察显示一切正常。支援小队已就位。

R-Cap:很好。小队注意!R-1和R-3警戒左侧。R-2和我警戒右侧。

6分钟后,从车站外传来一声男性的喊叫。

R-Cap:指挥部,那是什么?

指挥部:嗯,似乎有人在你们附近受到了袭击,位置在车站外。再有一会就到了预定中的时间了。

R-Cap:收到。小队,你们也已经听到了。到轨道上去,保持警惕!

R-1:但是,我们不需要对外面那家伙做点什么吗?

R-Cap:新来的,呆会我们得好好谈谈。现在,各就各位。

侦察小队在铁轨上坐下。R-1和R-3监视着轨道的一边,剩下的人监视另一边 。又一声喊叫从车站外传来。

R-1:我们真的什么都不用做?

R-2:不用。现在赶紧闭嘴!

R-3:是啊,小哭包。你真是我们带过的最软蛋的新人。

R-Cap:安静。还有10秒。提高警惕!

第三声喊叫传来,随后是一次枪响。

R-1:他妈的!

R-1离开轨道跑向出口。正好4秒之后,整个地铁站内的空间毫无征兆的完全变暗,除了轨道的一小块区域。 小队配备的手电筒和夜视摄像仪只能观测到轨道区域。失去与R-1的联系。

R-3:Andrew?

R-Cap:大家小心!可能有埋伏!指挥部,发生了什么?

指挥部:除了你们以及铁轨的一部分以外我们什么都看不到也听不到。我们正尝试与R-1重新建立联系但没有收到回应,也丢失了他的GPS信号。支援小队已出动。

R-Cap:收到。R-2,R-3,提高警惕。我们还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R-3:我觉得这个不只是单纯的黑暗。

R-3触碰他身旁的黑暗区域。

R-3:是固体的。我们被困住了。

R-Cap:哎。是这样的话,也许我们应该继续前进。

指挥部:确实是固体。支援小队无法进入车站。我们正向他们运送炸药。进一步行动前请保持待命 。

站点指挥部传来一阵低语。

指挥部:在我们向你们的方向开路时准许继续探索。

R-Cap:收到。 R-2,你留在这里等待支援小队到达。R-3,跟我来。我们向隧道没被黑暗覆盖的地方继续前进。

R-3:R-2,拿上这个。

R-3递给R-2一个封好的信封。

R-3:如果我没回来,把这个交给我之前跟你说的那个人 。

R-2:别说傻话了,快出发吧。

R-Cap:我们走,R-3。时间就是金钱。

R-Cap和R-3向工程师学院站方向前进。平安的经过约13分钟后,R-Cap和R-2走到了轨道尽头,在那里发现了一片不在加拉加斯地铁线路规划图上的混凝土地下区域。

R-Cap:指挥部,请指示。

指挥部:我们正在疏散该地区,即将爆破相关区域以营救诸位。继续探索,这地方可能有值得注意的东西 。

R-Cap:收到。R-2,保持警惕以备我们需要你的援助。R-3,前进。

R-Cap和R-3继续探索该区。有几间地下室充满涂鸦和大量垃圾。探索正常持续了两分钟,直到 R-3附近听到了脚步声。

R-3:有声音。

R-Cap:我也听到了。保持警惕。

脚步声持续了约6秒。小队保持安静。

R-Cap:那边的人听着,我们有枪!你最好老实-

未知来源的声音:欧-欧尼-酱?

R-Cap:这他妈是…?

一个没有身着衣物的人型实体,之后被分级为SCP-ES-169-1,从一根柱子背后立了起来,用手臂托着衣服遮掩着身体。

SCP-ES-169-1:请等一下,你们是谁?

R-Cap:不许动!我们有枪!

SCP-ES-169-1:抱歉!抱歉!抱歉!抱歉!

R-3:停一停,队长。我觉得… 我觉得这没必要。

R-Cap:我们既不知道它是什么也不清楚它有什么能耐。

SCP-ES-169-1:是先辈叫你们过来的吗?

R-Cap:我不知道你指的是什么,但是你最好不要毛手毛脚的,免得我们不客气。

R-3:头儿,让我来吧。

R-Cap:指挥部?

指挥部:(遥远的低语声)

R-3:你是出自哪部动画呢,亲爱的?

R-Cap:R-3!

SCP-ES-169-1:动漫?啊,没错!是动漫!我喜欢,对,对…

R-3:你不喜欢吗!?

R-Cap:指挥部?怎么了?

指挥部:(遥远的低语声)

SCP-ES-169-1:不 — 斯-是的我喜欢。

R-3:你还好吗?你有点紧张,亲爱的。

SCP-ES-169-1: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对吗?

未知来源的声音:够了!放了她!

第二个实体,后被分为SCP-ES-169-3,从SCP-ES-169-1身后出现,开始显现出类似枕头的物体并将之扔向R-3和R-Cap。

R-Cap:枕头?

SCP-ES-169-1:枕头?

R-3:枕头 。

SCP-ES-169-3: 那个…对不起!我太紧张了!我不知道该做什么!我不想死,请饶了我!我真的很抱歉!

R-3:我觉得她们没什么危险,头儿。

R-Cap:指挥部?

指挥部:R-2用无线电向我们确认了你们的位置。在支援小队前来救援的同时请继续探索 。我们这里出了点情况,因此可能无法及时回应。

R-Cap:情况?

指挥部:我们和你一样困惑。请继续。

R-Cap:嗯,好吧,收到。R-3,你留在这里处理这些…东西。

R-3:这命令真让我内心作痛,但我会服从的。我们这是在哪,女孩们?

R-Cap:(压低嗓音)我真他妈需要再分配一次队伍。

R-3留下处理两个实体,R-Cap则继续沿走廊前进。在他沿走廊行走,排查一个个相邻的房间时,他看到了大量脏污的床,尿液的水洼,用过的避孕套,小滩的血液和一截看上去像是人类手指的物体。

R-Cap:这看上去越来越奇怪了。

没有意外发生,两分钟后

R-Cap:这走廊没有尽头。到处都是房间。我是否可以-

此时,R-Cap发现了一个与其同类相似的房间,但其角落中有一个实体,后被分为 SCP-ES-169-2。实体处于严重的营养不良状态,呼吸十分缓慢。

R-Cap:你好?

SCP-ES-169-2:不,我不要,我跟他们说过了。(停顿)我不要,我不许你们再过来,不。

R-Cap:打扰了?请站起来并把手放到我能看到的地方 。

SCP-ES-169-2:我已经告诉你们了(停顿)你们再继续的话我宁愿去死。明明已经跟你们商量好了。

R-Cap:我不知道你指的是什么人,但你可以之后再告诉我们。现在我们走吧。

R-Cap走近SCP-ES-169-2并在她面前弯下腰。

SCP-ES-169-2:我说过(停顿)不要继续了。

R-Cap拉起SCP-ES-169-2的一条胳膊开始检查它。可以看到其上有一些看起来像是割伤的伤疤。其中一条看起来还很新鲜,还在轻微的流血。 R-Cap拿出了他的个人急救箱。

SCP-ES-169-2:你 (停顿)在做什么?

R-Cap打开急救箱,拿出纱布和酒精,开始为较新的两个伤口消毒。用另一块纱布清理了伤口处流出的血液后,用创可贴包扎了伤口。

SCP-ES-169-2:为什么?

R-Cap:我还不是很清楚这里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你们是谁,这里是哪。但有一点我很清楚,那就是基金会只会希望让一切变得更好,不管是对于你们还是对于我们。我们为这名义而来,调查此地区可疑的活动 。 (R-Cap向四周张望)这地方似乎发生了一些很可疑的事,但只有在你们的配合和协助下我们才能解决这些事,因此(R-Cap站起身,向SCP-ES-169-2伸出手),我们为什么不一起离开这里呢?

SCP-ES-169-2与R-Cap对视了几秒,然后拉住他的手站了起来。R-Cap与SCP-ES-169-2 一起回到R-3和其他实体所在的位置。

指挥部:R-Cap,车站中的固体物质已经消失,我们已经顺利带出了R-2 。然而,我担心我们可能找不到R-1的踪影了。 第二天晚上我们会派遣一支专家爆破组。现在,你和小队可以和实体们一起回到站点已完成初步收容。另外,干得漂亮,特工Mocholí。

R-Cap:收到,指挥部。R-3,我们走。

SCP-ES-169-2:Mocholí…

R-Cap:怎么了?

SCP-ES-169-2:没,没,没事。


[记录结束]


小队的剩余成员和实体顺利离开了目前被假设为特殊的或维度的异常的区域。相关研究正在展开。小队和实体在离开轨道旁的房间后凭空出现在了车站中央。没有再找到R-1,判定为该人员已死亡或失踪。

抱歉,我觉得在你们抄录记录的时候出了差错。你们忘了记录那些与SCP-ES-113外貌相似的图像。顺便,我不知道这是在开玩笑还是你们真的忙于那个什么你们绝口不提的‘大麻烦’,但是我不得不正式提出申请免得你们继续无视我。还有,关于有人提的那个问题,没错,我已经把我的不满提交到人力资源部了,但是没人回答我。这部门都是吃白饭的吗?

附录B:访谈记录

作为初始收容措施的一部分,三个实体被分开审问。后续内容为与SCP-ES-169-2的访谈,进行与其在设施9的医务室接受过治疗后。

访谈者:研究员Junior Abigail

受访者: SCP-ES-169-2


[开始记录]


Abigail博士:晚上好,SCP-ES-169-2。我是A-

SCP-ES-169-2:啊,从一个烂名字到另一个更烂的。 难道就没人能说点正常的,比如Caroline, Amanda或Abigail?唉。

Abigail博士:我就认为这是一句恭维好了;我的名字是Abigail。你希望我怎么称呼你?

SCP-ES-169-2:真巧啊。Caroline就好。

Abigail博士:好的,Caroline。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说你的名字?

SCP-ES-169-2:因为那真的很恶心。令人作呕。就算是“椅子”都比…那个强。

博士Abigail:请你告诉我,那个名字究竟是什么?

SCP-ES-169-2:寿司道酱。(停顿。SCP-ES-169-2显出一副反胃的表情 ) 唔呃!光是提起来就叫我反胃。脑子有病的王八蛋和他们肮脏的喜好。

Abigail博士:你是在指谁?

SCP-ES-169-2:制造我的那些婊子养的混蛋。我的混蛋爹。

Abigail博士:看来你和你的父母相处的并不怎么样,他们是一对品行低劣的伴侣?

SCP-ES-169-2:一对?唔,我毫不怀疑他们除了体形痴肥,浑身癞疮,臭不可闻,涕汗横流,而且特别混,特别他妈的混。 (停顿)但是不是一对,如果你是这么认为。实际上,制造我的只有一个人,但之后他就把我扔给了他那些油腻的跟屁虫。

Abigail博士:我听说你是在一个很…特别的房间里被找到的。能请你告诉我们那里发生了什么吗?

(停顿)

SCP-ES-169-2:我会跟你从头说起的,但请多给我点水,谢谢。

Abigail博士:当然,没问题。

Abigail博士被看到离开医务室。 SCP-ES-169-2仍然躺在床上,多次用手臂摩擦太阳穴位置。Abigail博士端着一杯水回来,将它递给SCP-ES-169-2,实体饮用了那杯水,随后将其放到了床旁的桌子上。

SCP-ES-169-2:好吧。(停顿)我第一次睁开眼的的时候,我的眼前只有一片黑暗。世界漆黑一片。从四面八方传来了嘈杂的嘀咕声。我闻到一股让我连一秒都难以忍受的恶臭。我还没动弹超过一厘米,所有的嘀咕变成了狂喜的咆哮。我无法理解这一切,心中充满困惑,但当有人扑向我时,我的困惑转变为恐惧。从这一片漆黑中我只能分辨出十数个人影,紧紧环绕着我,并扑向我为了要…

(6秒钟的停顿)

Abigail博士:你不必把这些全都描述出来,我能理解你想表达的。这想必是很恐-

SCP-ES-169-2:我感觉挺好的。

Abigail博士:啥?

SCP-ES-169-2:我感觉挺好的。一开始我很困惑,然后疼痛袭来,再然后疼痛就消退了,我觉得这还不错。我变得满满当当的。但是之后就是毫不停歇。他们又做了一次,再一次完事后,他们又做了一次,一次又一次。从来没有片刻休止。一直都有人源源不断过来,很多人留下了做了很多次。我没有休息的机会。我感到又满又累。他们享受了个痛快,但我没有。我精神焦虑,浑身酸痛,不停的想着自己有多么的污秽。意识到这些事最终停止的时候已经是好几天之后了。在发生这么多事之后,那是我人生中最初的几秒平静。然后他来了。

(停顿)

SCP-ES-169-2:Doineld来了。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个杂种的名字。他是所有人之中最恶劣的。不少人只折腾我一,两分钟,有时是几秒,但是他,他会不停的缠着我做上好几个小时。 他一次次地烧我,打我,在我身上撒尿,甚至让我吃他的排泄物,还往我身上弄那些曾是我血液的东西。他总是重复一句话。他总是跟我说,我是他性幻想的化身,他会好好地受用我的。

Abigail博士:很抱歉听到这些。如果你能向我们提供一段关于他的描述 -

SCP-ES-169-2:他死了。我宰了那个杂种。他那次打我太狠,让我那么不适,恶心,以至于我做出了那我老早之前就该做的事。我咬了他。我一次又一次的狠命咬他直到满口鲜血,他的下体血流如注。我把他推倒在地,把他的内脏和血吐到他口中,为了殴打他,让他窒息。婊子养的。他龌龊的嘴脸甚至在死后也未有改变。看上去他还挺享受的。之后其他人开始害怕我,扔下我一个人,就这样我算是落得清净了。我不知道我就那样在那个房间里呆了多久,但我得到了宁静的同时,饥饿也找上了门。我不知道哪边更恶劣,是勉强温饱,但一天到晚的被那些混蛋折腾个不停呢,还是心神宁静,但饿到仿佛连自己的内脏都在互相蚕食…我有点想回到他们那里,哪怕这只是饮鸩止渴。 (停顿)博士,我真是个糟糕的家伙。

Abigail博士:我—

SCP-ES-169-2:能像你们这样想必是很幸福的吧。独立的生命。不需要任何外物或他人,亦不必琢磨自己之所以被创造的意义。但愿你们永远也不必知道。知道这一点从未让我心安。

Abigail博士:听到这些我很抱歉。我可以向你保证,基金会这里有另一套作风。你有知道任何关于你被制作出来的方法的吗?

SCP-ES-169-2: 那些人?制造我的不是他们。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但他们不停提起他的名字。Garravizzo3

Abigail博士:今天我们就到此为止吧。感谢你的合作。

SCP-ES-169-2:请等一下,博士。

Abigail博士:有什么事?

SCP-ES-169-2:我可以和Mocholí聊聊吗?

Abigail博士:Mocholí…?啊,我明白了,你是指找到她们的特工之一。在这一点上我恐怕爱莫能助。

SCP-ES-169-2:求你了,我只是想找人说说话,博士。我想了解更多这个世界的事。我已经受够了只有谈论和回想那些神经病和他们的喜好的生活。请理解一下我的处境吧,博士,拜托了。你是知道这滋味的。4

Abigail博士:我…我会努力看看。

SCP-ES-169-2:谢谢你,Abi。


[记录结束]


什么!?是谁删除了当该个体告诉我我懂它的时候我在它身上看到了SCP-ES-113的脸这个信息的?况且那也不是我的回答!这是我们得深入调查的重要信息。这种信息不能就这么漏过去

附录C:SCP-ES-169实体的相片

基于实体展现出的不同身体特征,以及档案的简短性方面的考虑,已决定附上一个包含所有已收容个体的相片的相册。相册中有以学术研究为目的的关于其生理特征的相片。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