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ES-2357-J
评分: +34+x

项目编号:SCP-ES-2357-J

项目等级:神中神The Best of All

特殊收容措施:应对SCP-ES-2357-J投upvote,即使未阅读本文。除非出于再次体会为SCP-ES-2357-J投upvote的快感的缘故,禁止移除该upvote。

为使SCP-ES-2357-J取得其应得的票数,允许采取机器人、分身账号和各类说服外部势力参与upvote的尝试来增加其upvote总数。需对downvote者采取极端残忍和痛苦的手段进行惩处,其程度应为执行者想象力的上限。

描述:毋庸置疑,SCP-ES-2357-J是最好的SCP项目。该项目是神中神中神the best of the best of the best。故而其具有极高的票数并不奇怪。创建即使仅有该页面十分之一好的页面也是绝不可能的,而不这么想的人的脑细胞数量少于一只鞋。

SCP-ES-2357-J的异常效应……谁在乎呢?我根本没必要在这里讲它的异常所在。最异常不过的大概是我不得不花这么多口舌来说服像你一样可悲的读者,让你确信本文是你整段痛苦人生经历中最好的一篇文学作品。

或许你因SCP-ES-2357-J未能成为精品文章而感到困惑。1那是因为SCP-ES-2357-J的价值远超过仅仅放在那里展示而已。精品栏目配不上本文的链接。这也是为什么本文并不处于SCP-ES-001提案的位置,这是因为整个SCP-ES-001和本文比起来就是垃圾。将伟大且恢弘的本文同其他文章摆在一起,甚或觉得二者能平起平坐,完全相当于将米洛斯的维纳斯置于有毒垃圾箱中。

说到展览,令人作呕的某些个人竟声称要将本文翻译成现有的其他语言,以将本文发在该维基的其他分部上。我理解他们本意是好的,但是那样就会扭曲本文生来就具有的完美,因为本文比起以其他语言写成,都不如以西班牙文写成这么好。西班牙文可是伟大的文学家塞万提斯、克维多、加西亚·马尔克斯、鲁文·达里奥和我(我倒是没写过书,但我写了这篇文章)所用的语言,为什么将这绝佳的文本翻译成其他语言?他们该好好学会西班牙文,再来好好读懂原文!2

SCP-ES-2357-J是这维基上最好的文章。我知道我讲过这话了,但不管我怎么说都不为过。你觉得qipajun能用烂文“SCP-CN-963-J”和我匹敌吗?真是蠢到家了,这混蛋就算同时做六份同文学有关的工作也敌不过我。

我的老天,SCP-ES-2357-J甚至比SCP-173还要棒。和本文的票数相比1421又算是什么东西?况且,那1441个为了投upvote而污染自己手指的人要比烤黄油的人更蠢。

附录:
SCP-ES-2357-J是多场竞赛的优胜者。这只是一篇文章而已,却赢下了本文发布前后的各式竞赛。在这些竞赛中,SCP-ES-2357-J都是无可置疑的赢家:

  • 2019老掉牙竞赛
  • 2018棍棒互殴竞赛 中心页
  • “新起之秀”新人竞赛 中心页
  • 2019冬季征文“政策”
  • 2019年国际站GoI竞赛
  • 144小时连写竞赛
  • 被埋没的SCP竞赛
  • “反转生死”征文竞赛
  • 凡人终死竞赛
  • 2019年“罪”征文竞赛
  • 看图说话-赛季:鬼百合
  • 2019万圣节专题
  • SCP-5000竞赛
  • SCP-2000-JP竞赛
  • 2020冬季征文“获奖感言”
  • 合著竞赛
  • 画廊大赛 中心页
  • 看图说话-赛季:彼岸花
  • 2020年WAIFU竞赛(有两天可写!—已结束)
  • 144小时连写竞赛2

与此同时,其他参赛者则被告知甚至都别尝试和本文竞争。许多人以听劝并退赛的方式展现自己的智慧,而某些人则不自量力地参与了比赛,并遭到了教科书式的羞辱,因为他们竟敢在竞赛中试图盖过本文的风头。就在这种情况下,愚蠢的管理员竟给一些参赛者颁了奖,说他们“赢了比赛”,看来是不想伤害他们作为失败者和差劲写手的玻璃心。

事故2357-1:检测到有混蛋无视收容措施downvote本文。现有1名混蛋,估计是有什么精神障碍或是不想活了。如果是后者,那可有意思了,我们手上可是有这些不良分子的姓名和地址。MTF Alpha-999(“宇宙最强The Best of the Universe”)已经出动寻找攻击本文的违规者,迫使其重新衡量自己的行为,将downvote改为upvote,用一颗子弹轰爆他们恶心的空心脑袋,在他们家中放上他妈成吨的三硝基甲苯、塞姆汀塑胶炸药、C4炸药、Goma-2、阿莫醛、硝化甘油和瓦伦西亚鞭炮,炸飞它,直到完全崩解,这样他们才知道不该downvote自己不应触及的东西。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