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基金会出击!
评分: +2+x

“那么今天谁来汇报一下工作?”Gears博士面无表情地向坐在圆桌前的诸位问道。这些人包括Lament特工,Clef博士,Light博士,以及Bright博士。自从O5议会全体成员莫名其妙地集体蒸发之后,这几位到目前为止都还在为基金会卖命的成员临时组成了一个最高委员会。

“那个剪子,还记得么,就是那个啥都能剪开的玩意儿,今天似乎是被某位会自爆的女士拿去剪开了19号站点的地面。”Lament说道,由于某些原因,那种古老的数字编号方式已经被这个时空遗忘了,“好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定是地面,但是她正巧落在了我们在地底埋的核弹的某一枚上。你知道的,那位女士的分子结构极其不稳定……”

“所以还有东西活着吗?”Gears微微皱了皱眉。

“没有了,先生,没有了,就连那只钻石蜥蜴也没有幸免于难。”Lament亲亲嗓子,“不过还有一件事,半数以上的Skip都在灾难发生之前离开了。你知道的,剪子,大概是漏出了什么秘密通道。”

其余人都惊诧地盯着他,当然,除了Gears。

“那么包括那什么十二维度的神明和某位拥有比得上X战警能力的女孩子么?”我们的好博士问道。“恐怕是的。”Lament点点头。

“好吧。”Gears站了起来,“Clef,我想你的小队应该已经做好准备了。”

“那是当然。”Clef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随时可以出发。”

“呃,好吧,我就问一句,”Light突然打断了他们,“所谓的‘小队’不就是我们几个吗?”

这句话确实无法反驳,我们的队员们陷入了短暂的沉思。

“基金会,出击!”Clef突然发出号令,诸人立刻穿好装束从房顶冲出。


在大约一杯午茶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以及一场百老汇戏剧表演之后。


“我就说吧,只要翻转极性加足够的动力再来几发EMP就能解决所有问题。”“我倒是觉得你只是导致了所有人的设备失灵以及全球范围内的核污染。”

“嘿,你知道我们应该干什么吗?”Bright手上拿着赌博记录的表格,“一比二十,Sophia你亏大了,嗯,我们应该庆祝一下。”

“我不觉得在全球三分之二人口都死光的前提下有什么好庆祝的。”Lament手里拿着一沓报告,正一张一张往火里扔,“不过,你说的对,反正这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异常的威胁了。”

“致自由,致和平,致再无存在意义的基金会!”Clef举起了不知道从何而来的酒杯,里面盛着上好的烈酒。诸人皆举杯示意。

良久的沉默。这样一个没有异常的世界,使得这个小队的存在失去了价值,不免有些伤感。

“你们知道我们真正应该干点什么吗?”一直沉默的Gears突然开口, “我们应该重新再来一次。”

说着,在其余队员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Gears按下了中央系统上写着“重启”的按钮。


Selina盯着电脑差点笑出声,而身后突然传出的声音差点害她把显示器砸碎。

“看什么呢。”Tentacle站在后面带着一抹坏笑。

“没……没什么。”Selina在最后一秒终于成功关掉了显示器。

“那把这个处理一下。”Tentacle递过一沓文件,还是带着不可名状的笑容。

Selina不敢说话,直接打开翻看文件,而上面写着大大的标题:

关于少年泰坦出击潜在模因效应的报告

“据说主题曲是改过词的,你查一下。”Tentacle恢复了正常的表情。

Selina点点头,心有余悸地看了一眼显示屏,她深刻的认为还在后台播放的东西这个男人一定知道。

好吧,她想,今天有的受了。

不知道哪里传出了类似于“S-C-P F-O-U-N-D-A-T-I-O-N. SCP Foundation, let’s go!”的调子。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