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百万

“向我描述它。”萨满说。

“它生在——”我答道。

“不对!”棍子狠狠打在我的指节上。“从如何停止它,如何关押它开始。总应当这么说。它是什么应留在后面。”

我揉揉手,又开始说。“人们须时时准备着。他们须将眼看向南方,望向艾华曼。他们须将眼看向东方,望向城中人,这些人在废墟中拾捡无人能解的玩具。他们须将眼看向大海,因为从水中来的必是致命的灾祸。他们须将眼看向内里,因为最大的灾祸自有知识的人中来。”

“人们不可进入大殿,除非他是去重新点燃火焰,或他是一个萨满,前去寻求启示。他应与另一人一起进入,并且应一起出来。他们离开前,应让门关的紧闭。”

“要有五个守卫时时立于门旁,他们应是在参加过战争的人。他们要让他们的矛尖利。一人睡觉,要有人替代他。他们的狗应睡在他们脚边,准备对应从外面或里面来的人。”我抬头看向萨满。“现在?”

他点头道,“你知道如何关押它了。现在你可以说它是什么了。”

“艾斯批,无知者呼它为神迹,拥有第一千千个序号。它是一种卡特,疯狂之物。”我深吸一口气,“这个艾斯批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我们呼它为阿尔法,是为一场蝴蝶之梦。我们燃烧一种药草抵抗它,因此须使火焰常燃,并时时注意勿令其逃脱。蝴蝶之梦会给人启示,旧日的异景。我曾看到过这些启示。我看到男人和女人身着奇怪的白色长袍,口中说着我所不知的语言。”

“然后,贝塔?”萨满问。

“这是最危险的部分,即使它看来只是个老人。在异族的地,他被呼为神,或为魔。我们则知他只是一个活了很久的人,而这给了他力量。”我闭上眼睛,“他是第一批从故乡赛图离开的人。我们无法知道他为何如此长寿。也许是通过爱华曼的造物,也许是通过深藏在箱室中的未知的艾斯批。他活着。这就足够了。他知晓旧日的秘密。他的知识是毒药,我们务使其不现于世,这就是我们为何须禁锢他,一如我们的祖先为之。”

“说的很好,”萨满认可道,“你已经很好的复述了别人的语句。但一个萨满不会只是鹦鹉学舌。你曾进去过。你曾见过贝塔。献出你的知识。告诉我他对你说了什么。”

“他…他求我帮他逃走。他许给我利器与财富。我拒绝了,因为我知他是个说谎的。他说他是怨罪。他诅咒我,然后诅咒把他关在这的该瑞和卡里夫。我…逃走了。我不是个勇士。我不会为这个找借口的。我的同伴找到了我,然后一起离开了箱室。”我羞愧地转开脸。

“你没有错,”萨满边说,边把手放到我的肩上,“许多人都没能回来。蝴蝶之梦与那老人都很强大,而且我们知道他们总想取代我们。我们服侍。我们遏制。我们保卫。”

“保卫,”我复述着,“直至众神归来时。”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