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SCP-033

Site-41: 逆模因部门总部

Elise Dunwall看向她的右侧屏幕。

…这些符号的“总值”等于一个之前我们不知道的整数(被Hutchinson教授指定为θ'),它位于5和6之间。

接着她看向了左侧屏幕中打开着的列表。

  • SCP-001 等待解密[已锁]
  • SCP-002
  • SCP-003
  • SCP-004
  • SCP-005
  • SCP-006
  • SCP-007
  • SCP-008
  • SCP-009

她转向她的助理。
“计时器准备好了吗?Liz?”

“准备好了女士,” 那年轻的女人回复道,“两千五百又六十秒”

Elise在左侧屏幕上打开了搜索功能栏并输入了搜索文本。
SCP-SCP-033
回车
计时器上的开始按钮在被按下时发出了微弱的轻响。
页面未找到.

“把定时器复位”

“是的女士。”

SCP-[SCP-033]
回车
啪哒。
页面未找到

Elise依靠着她的座椅,发出了一声叹息。

“那是个不错的猜想。”

她略带笑音的说。“是的,但作为一个好主意并不意味着它就是正确的。'丢失的文档编号。' 呵呵。现在想起来我还真是有点傻。但还有一个东西还没跟一切对齐…”

“是某些你无法触及的东西?”

“不,并非那样。只是我读到所有关于零三三的所有二级文档全都表明了,若要启动这个效应,那个数字或符号需要代表书写者所写下的值。如果曾有人填写过这个假想编号, 那肯定是选择写下什么有关于零三三的东西。而这个文档编号将会是对它的合理表示,只要是没有人用了个独创字符,因为那样做很有可能将会弄坏我们的整个系统。”

“也许说数学只是很吹毛求疵或是把文档自身作为它的文档编号了。”

“嗯。。”
Elise继续略读着文档,希望能找到什么她错过了的。
“等下。”

(被Hutchinson教授指定为θ')

“Liz, 把计时器复位。”

“没问题。”

SCP-θ'
回车
啪哒。




警告! 安全协议已自动将本终端与所有其他虚拟网络连接断开。作为你阅读这篇文档的必要部分,本终端以及所有附近的设备和写作媒介将会在2560秒后自毁。

项目编号: SCP-θ'

项目等级: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 所有关于文档SCP-i的信息必须被储存在文档SCP-θ'中。文档SCP-i永远不应被在本文档以外的地方被提及。█████在任何情况下均不允许被提及。文档SCP-i并不正式存在着。本文档也不正式存在着。

描述: SCP-θ' 指代文档SCP-i,是一份非标准基金会文档,专用于描述并记录█████的特殊收容措施。█████是一个带有极度反概念以及信息污染效应的信息结构。因此有关于█████ 的信息,及其的延伸,文档SCP-i,拥有极高的传染性,且将随着感染数量的上升而变得更加危险。

在离开稳定状态后,有关于█████的信息以及SCP-i将表现出一种自我复制的趋势,增加其危害特征和对与其产生接触的个体进行记忆修改的可能性。因此,所有有关于█████的信息均因为其自我收容的本质而储存在本文档里。

随着对█████一次早期迭代的首次确认后,文档SCP-i被归档至数字███之下。在经过了不知多久后,█████能够通过存储在那里的信息完全感染文档SCP-i。█████便对反概念部门造成了未知数量的人员伤亡1直到目前的收容措施被部署。请查阅事故记录: NIGHT MIRROR以获取更多信息。




“嗯……Interesting。”

“是挺有意思的,但是我不认为它有多少有用的信息。” Liz回复道。

“当然有了。”

“什么?”

“它这信息量其实挺大的呢,如果你找得到的话。看,现在我们知道了某些我们并不应该知道的事。我们知道了有关它的信息都带着某种流血效应。我们还知道了另一个我们应该问问的东西。”

“指的是什么?”

“什么叫反概念部门?为什么我们从来都不知道它呢?”

“也许它已经解散了,或是根本就是虚假的,因为我们从来没有过一个。”

“像是绝大多数人也会说这从来没有过一个逆模因部门一样。”

Liz停下来思考了一下。
“我需要告诉Wheeler,是不是?”

“是的,我也会跟你一起去。这个实验是我的主意,无论怎么说。”

“好的,但在我们走之前还有一件事。”

“说的是什么?”

“今天的日期是?”

“哦哦,这个简单。今天是…” Elise迟疑了下。“抱歉,能重复下问题是什么吗?”

“今天的日期是?”

“哦哦,是…是什么时候来着?何时?、谁?、什么?、如何?、为什么?、哪?…”

Liz看着面前这个迷失了方向的女人的皱纹逐渐舒缓,颜色重新回到了头发上。把时钟回调确实有着改变人容貌的奇效。

“抱歉甜心,现在还不能让你插手进来。对你来说太危险了。”

Elise开始在椅子上痉挛和痛吟。

“真希望我不需要把你变得那么年轻。如果你是个普通研究员,我仅需要把你送回去几个小时。但是你使用记忆强化剂已经,多长,将近二十年了?而我得把它们全都从你体内弄出来以保证你绝对没法记得。”

Elise的肌肉开始随着改变的减缓而放松下来。

“现在好了,让我们把你带到Wheeler那边。你有挺多的东西需要补上的。但从好的方面说,你在加入时几乎都准备完毕了,所以对他们而言,把你重新训练回来应该不用花很长时间。”随着她半撑半扛地把这新的年轻女人从门后带到走廊里,一抹微笑从Elizabeth Day的唇边悄然溜过。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