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SCP-4231 - 蒙托克之屋(第一部分)

这是4231解密的第一部分。点此阅读第二部分。

SCP-4231

作者:thefriendlyvandal

模因危害警报:以下文档包含性侵害行为的详细描述。请实施2级防备后继续阅读。

SCP-4231开篇就对性侵害内容作出了预警,这意味着本篇解密也会作出同样的预警。

这不是你通常会看到的那种SCP文档。可以说,它是wiki上最长、最具争议性、最有野心也是最褒贬不一的文章之一。它由19个章节组成,其中18个的内容更接近“故事”类,只有一个章节的格式符合SCP主列表文档的标准。它提及并详细描写了性行为、性侵害、虐待行为和虐待型关系、大规模杀人事件针对儿童的灭绝行动。

我不打算避讳其中的任何一条。我要直截了当地谈谈我对它们的个人理解。

你已经被警告过了。


我们的第一章从1989年的一份基金会报告开始,那是某支小队处理一个疑似异常的无线电信号的经过。Site-34(位于伦敦南郊约一小时多一点车程)的工作人员在某日20点从主接收器上收到了一个无线电信号,内容是类似水流翻腾的声音。虽然可以确定该信号不可能是由平民或非异常军事行动造成的,但他们最初认为它并不值得深究。12小时后,该信号再次出现,仍然是单纯的水流翻腾声,这次他们决定对它进行定位,而它把他们引向了康沃尔郡(英格兰的最西南角)的北门镇。

显然,一看目录就能知道这不是一篇寻常的文档,而熟悉基金会典故的读者可能在这时就会想到“康沃尔事件”——这个组织中某位名声最显赫/狼藉的人物的背景故事的核心环节——进而察觉到本文的目的正是扩展这个设定并为之添加自己的演绎。

言归正传,他们认为有必要调查此事,因为它可能具有异常属性,于是艾伦·霍尔指挥官带着他的队伍前往该地点以确认究竟发生了什么。

艾伦上大学时在一家肉类加工厂打工。

此时文风突变,从冷静的公文变成了“故事”分类中更常见的叙述性风格。它讲述了霍尔指挥官加入基金会之前的生活,讲述了他和肉类打交道的那些日子。

困扰他的只有一件事:气味。

接下来的一大段文字让我们深深记住了这份简单的低薪工作。它们讲的是工作中最恶心的一部分,连续几小时在齐肘深的内脏和血污中干活的真实感受。

他拉扯出的东西不成形状,难以辨认——仿佛一切血腥污秽之物的混合。大卸八块啊,混蛋。切开肚子挖出肠子,像雕南瓜灯一样。

把桶倒空,机器大声咆哮,偶尔咳出小片的骨肉,然后排出仿如染病肿胀的手指一般的粉红糊状物,一坨混杂着毛发、骨片和碎肉的粉红色大便。天知道他们要拿这玩意干什么,但它——它真的臭到极点。肠道里的粪便,膀胱里的尿,其他所有该死的器官里的血——又一份难以名状的纯粹污秽混合物。

这里的文笔真是令人反胃至极。描述极为详尽;大胆的比喻使它几乎带上了几分诗意,读者仿佛能看到那景象,闻到那气味。它很恶心,但这是故意为之。文章接下来的部分可远远不止是有点恶心。

因为在他们靠近那个小镇时,霍尔指挥官再次闻到了那种气味。他认出了这是死亡的气息,是腐烂尸体的恶臭,在他说出他的看法之后,小队其他成员陷入了焦虑,这焦虑很快也感染了读者。

“到底要多少尸体才他妈的能臭成这样?”

但愿我永远也不要有机会问出这个问题。到底要多少尸体才能在空气清新的乡村地区把气味传播到几英里之外?基金会特工们焦虑又恐慌。

他们的第一个发现是路上的一匹腐烂的死马。这唤起了艾伦不愉快的回忆,使他一时有些走神。这也正是贯穿整篇作品的最重要的一个主题——创伤经历给我们带来的持续性伤害——我们还将不止一次地接触到这个主题。


教材《现实改变者:社会经济学,精神疾病与诊断标准》2014版节选

第二章简述了接下来发生的事。在发现了挡在路上的死马之后,本来就已经因为腐臭味而感觉大事不妙的基金会特工们呼叫了增援。在凌晨2点,又有三辆车抵达现场,他们把马的尸体从路上搬走,以便继续前进。

凌晨3点,顺着道路又向前移动了四分之一英里后,他们找到了第一个人类受害者。倒霉的霍尔指挥官和他的小队尽职尽责地搬走了这具严重脱水的尸体。凌晨5点,他们又向爱尔兰的Site-56呼叫增援,因为尸体实在太多了。

不久之后,他们对这一整片区域开始实施长达六个月的封锁。

该事件后来成为史上最凶残的绿型大规模杀人事件,共造成约1,200人丧生——其中约1,000人为当地居民,200人为隶属于GOC“伊卡博德计划”的特工,这个臭名昭著的团队使用现在已经过时的康德四级诊断法,在整个80年代期间剿灭了大量现实扭曲者。

这里有很多值得讲解之处。首先,“绿型”一词指的是现实扭曲者。其次,1200是个极大的死亡数字。这其中大多数是平民——一整个小镇在此事件中灭亡。还有200人是来自全球超自然联盟的特工,该组织是基金会的竞争对手,以消灭一切异常为主要目标。此处介绍了伊卡博德计划,一项剿杀现实扭曲者的特殊行动。而康德计数器基本上就是测量现实扭曲者能力强度的道具。上述内容我们在后文中将会了解更多——现在,我们只是在引入背景设定。

该地区的生物几乎全部死亡,幸存者只有八名人类——六名怀孕的女子和一名带着一个婴儿的男子——且全部处于极度衰弱的状态。

六名怀孕的女子?又一次,熟悉基金会典故的读者可能要猜到接下来的故事走向了(当然,这个SCP的编号本身就是个剧透),那可不是什么喜人的展开。此外,我们在这里看到了另一个将会一再被提及的主题:“非人化”的概念。

现场有发生过剧烈暴洪的迹象,但湖泊已完全干涸。可以确认这些事件发生在不超过三天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水消失了。不仅是湖里的水,也包括人体中的(尸体全都脱水了,记得吗?)。下一句中挑明了该事件的起因。

事实真相——正如不久后所渐渐明了的那样——隐藏在两名现实扭曲者畸形的恋爱关系之中,调查者将两人化名为“A”和“B”……

简而言之,就是一对现实扭曲者恋人水淹了这个小镇,事后又把水变没了。


温水煮青蛙

在开始分析这个章节前,我想请大家注意本章的标题。这是一个流传甚广的坊间传说,据说如果把青蛙放进水中,然后慢慢地将水煮沸,青蛙会察觉不到温度的渐变,毫无抵抗地走向死亡。虽然这个传说不是真的(除非你事先切除了青蛙的脑白质),但它对于本章中两人的关系是个绝妙的隐喻,展现了虐待行为是如何渐渐加码,直到你习惯了痛苦,忘了这件事本身并不正常。另外它对那个灾难之夜究竟发生了什么做出了一个漂亮的小小暗示。

第三章的开头向读者解释了一些他们需要知道的关于绿型的临床术语,详细介绍了绿型能力进化的典型流程。它是GOC外勤手册的一段节选,这手册本来是为那些猎杀绿型的人员而写的,因此我们对其中内容不可全盘皆信。

阶段1:否认

现实扭曲者拒绝承认自己能力的存在。其中一小部分人止步于此,永久性地抑制了自己的能力。

阶段2:试探

现实扭曲者接受了自己的能力,并开始对能力进行探索。他们有的慢慢地循序渐进,有的莽撞地快速突进,能力得到了强化。

阶段3:稳定

现实扭曲者的力量发展到了巅峰,开始在正常的生活中安顿下来。重要的一点在于,他们此时已能控制或避免使用自己的能力,而且通常只会在私下里以非攻击性的方式使用。

阶段4:幼年神

第四个也是最后一个阶段被认为是强大的力量最终不可避免地腐化了现实扭曲者。他们开始为自私的目的使用能力,或者用能力直接伤害他人。典型症状有同理心下降和日益狂妄。

阶段4的警告迹象多种多样,但进入此阶段的核心判断依据在于使用能力来操纵其他人类。少年和青年绿型通常会使用自己的能力来达到一些性方面的目的……

从这里开始,这段文字从课本摘要变成了叙事,主要讲述发生在两名刚成年的年轻人(文中提过一句他们当时是十几岁的少年,但从本文其他部分给出的时间线来看他们此时应该已超过二十岁)之间的一次性侵害。

这是整个wiki上最独具一格的场景描写之一。它极为到位地描摹了一段虐待型关系中双方的心态。它描写了隐藏在温柔中的巧妙控制手段——这正是大多数虐待型关系的标志特征——并写得很出色。它描写了自怨自责的精神状态,这在不同程度地身陷虐待型关系的受害者身上都很常见。它确立了一个女性是施暴方的场景,它也告诉我们,没错,女性强奸男性并非不可能办到。(假如这让你感觉受了冒犯,你可以直接给我点个差评然后去看别的文章,因为我是不会退让的。)

他们躺在他家里的床上,周围一片黑暗,莉莉知道他没有睡着,因为他还在瞪着天花板,但她似乎假装不知道他还醒着,仍然伸出了手,这是他欠她的。

这是我们的施虐者的心态。她觉得这是他欠她的,他的肉体也是欠她的。他属于她。另外,莉莉这个名字对了解康沃尔事件的读者来说可以算是一种暗示。

他欠她,因为不论她如何请求,他永远在拒绝她,不论她多么渴望,得到的答复永远是一个“不”,那感觉一定很糟,一定糟透了。在一段关系中——他告诉自己——有时你就是该做出些让步。有时你就是该让对方做她想做的事。

而这是我们的受害者的心态。他认为这是自己对她的义务,认为她有资格任意摆布他,即使他根本不乐意也不喜欢她对他做这种事。

她抚摸了他腿间的毛发,他的心跳越来越快,那时他以为这是因为兴奋,但在后来的人生中他将渐渐明白这是因为恐惧,同时他也将会明白,只有一条极细,

极细,

的细线

能将这两者勉强区分开来,

她的手又向下挪了一点点,

他能感受到一切

这里很重要。近距离的接触会带来一系列自然的生理反应,或者至少是我们期待会产生的反应,一个人仅仅是身体有了反应并不代表ta的内心真的想要这样。

她的手指现在搭在他的阴茎上,他催促自己——勃起啊。兴奋啊。能拥有她是你的荣幸。

我们这位不幸的受害者已经深深陷入了自己应当为此感到兴奋和感激的心态当中。青少年男性理应从美貌女子的触摸中感受到欢愉,这是社会对他们的期望,而社会期望是根深蒂固的。她就这样越过了他的底线,走得越来越远……

她的身影令他心脏狂跳;一瞬间,他眼中的她已化作了某种掠食动物般的存在,她精瘦又强悍,满口属于犬科动物的利齿,

他察觉不妙,本能地试图阻止她,出其不意地抓住了她的胳膊。

“弗朗西斯。”莉莉沉吟道。很久以后,他会把今天的事视为他们之间的第一次对峙,她第一次进入了他在另一段人生中非常熟悉的“阶段二”:这个阶段的主题是力量,以及控制。

她是一位女神,而这并不是件好事。

这里的用词很关键,我们第一次听到莉莉的名字,是在她自己的主视角下,而弗朗西斯的名字是直到莉莉用它来责备他时才为我们所知。他的名字没有重要到能被单独提出来,或是用在较为正面的场合的程度。因为她已经完全掌控了他,而且事情从此之后只会越来越糟。

她把他的手摁在自己身上,他讨厌这样。

她抓着他的手渐渐滑向她身体下部,他讨厌这样。

我们读到了弗朗西斯奔涌而出的想法,大段的连写句象征着思绪和情感的浪潮将他淹没。我们从中得到了一些关于莉莉的怪诞可怕的印象,也了解到了他们两人都是现实扭曲者,曾经一同发现并探索了自己的能力。

但弗朗西斯那时还年轻,什么也不懂,而且弗朗西斯信任她胜过信任任何人,甚至可以说弗朗西斯以某种怪异而又胆怯的方式爱着她,因为弗朗西斯没有逃走,直到多年后一切结束为止

这是事实,身处虐待型关系中的人即便对虐待者怀有憎恨和恐惧,也依然可以同时爱着虐待者。

最终他挣脱了她。

她之后一星期都没有理他,而他之后一整年都仿佛能感觉到她那修剪整齐的指甲和柔软的指尖。

他夹紧双腿睡了更长时间。

弗朗西斯因这次经历承受了持续的伤害。性侵害的过程本身可能只会持续几分钟,但它带来的影响却能维持好几年。另外,我们可以看出,她把不跟他说话视作对他拒绝她的一种惩罚。


项目编号:SCP-4231

第四章是我们熟悉的SCP主列表文档的格式。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收容措施相当简单。它被收容在一片由围栏包围的区域中,伪装成受政府控制。它的前后门被替换成了安全性更高的门,窗户被封死。很明显这是一座房屋。

SCP-4231-3位于湖床的开口用34英尺x34英尺的厚胶合板封住,伪装成污水处理设备。

该建筑有一部分位于地下,可以通过湖床进入其中。可以推断出这个湖就是前文那个神秘干涸的湖。你也能通过屋子进入SCP-4231-3。

SCP-2317已被转移并安置于其他基金会收容设施之中。

这个句子足以在每一个读者心里拉响警报了。大名鼎鼎的SCP-2317是为数不多的成功的Apollyon级文档之一(尽管它也经历过重写)。它令人畏惧,不可阻挡,不可避免,是深红之王神话的核心部分。参见Tufto的提案SCP-231SCP-3838

描述:SCP-4231是一座商住两用的三层建筑,位于康沃尔郡北门镇旧址,其原本的住户为两名绿型实体,SCP-4231-A和SCP-4231-B。

SCP-4231-A是一名28岁女性,身高5英尺7英寸,体重150磅。浅色皮肤,金发,棕色眼睛。死亡前不久刚经历过怀孕分娩。死于头部的一处枪击;尸体在SCP-4231楼上的卧室中被发现。所有的创伤印痕现象都显示其曾对SCP-4231-B实施虐待。

这是莉莉。她刚刚生下了孩子,然后被枪击中了头部。

SCP-4231-B是一名27岁男性,身高5英尺3英寸,体重145磅。浅色皮肤,金发,一眼蓝色,一眼绿色。在被回收时精神处于极度紊乱状态;无法与人正常交谈。

这是弗朗西斯。又一次,老读者们会认出这双颜色不同的眼睛。我们能看得出,他比莉莉要矮小不少——毕竟她的身高和体重都胜于他。他现在身体状况很糟。

该对象的鼻梁曾不止一次被折断过,后脑、后肩和臀部存在钝器击打留下的伤痕。对象一再呕吐出水和鲜血。

他遭受了残酷的虐待。不知从何时开始,莉莉对他从精神支配升级到了同时施加肉体暴力。他不断吐出水也很值得注意——毕竟我们都知道,他们俩刚刚淹没了整个小镇。创伤经历使他的现实扭曲能力开始显现——以一种对他来说极为痛苦和不适的方式。

SCP-4231的异常效应被认为是由暴力行为和建筑中较高的绿型实体密度所直接引发的,另外其中也混合了SCP-2317的活动所产生的效应,SCP-2317最初位于北门镇的湖床之下的SCP-4231-3中。

这个SCP原先的居住者为它带来了持续性的异常效应。莉莉和弗朗西斯住在房子里,SCP-2317在地下深处。一座房屋里住了两个强大的现实扭曲者,其中一人几乎始终处于痛苦状态,这给房屋留下了深远的影响。

小镇目前正在重建(提到了斯克兰顿的名字——即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的发明者,以及SCP-3001的受害人),但湖床依然干涸,整个地区也一直持续干旱。弗朗西斯不是唯一一个在这场灾难后持续受到伤害的;他过去的家和整个小镇在时隔多年后也依然呈现一片破败景象。

接下来是对房屋的描述。它位于湖边的山坡上。底楼是一间花店(这又是一个给老读者的暗示)。楼上被称为SCP-4231-2,是莉莉和弗朗西斯居住的地方。它被描述为一个口袋次元,其中有“大量的绿型创伤印痕”,以及其他由此产生的活跃异常现象。

地下室里有一条通往位于湖底的SCP-4231-3的秘密通道。SCP-4231-3是一座中世纪墓穴,包含11个区域。一至七号区域是七个带有铁门并用魔法门锁锁住的石室。奇术专家们花了近一星期才打开这些锁,随后他们在石室中发现了SCP-231-2至7

SCP-231中的七个新娘来自此地。到目前为止,本文只提到有六名女子被发现,但SCP-231中却提及了七个个体。其中的含义并不难猜到(后文中的基金会文档也支持了这一观点):莉莉就是SCP-231-1。这与231文档的描述也相符——第一名新娘“于最初回收行动中在产下SCP-██时死亡”。

我们可以进一步推断,弗朗西斯和那个新生的SCP就是基金会的队伍发现的第七和第八名幸存者。

八号区域是SCP-2317的门扉的所在地,该门扉此后被转移至别处。

九号区域中收藏了数千件秘术遗物,包括500块带有仪式性装饰的人骨、七座祭坛和一尊SCP-2317形象的雕塑。十号区域是一条走廊,两侧墙上刻有Erikesh圣书场景的浮雕。在SCP-2317中我们就已经见到过这部圣书了,它被描述为一部详解如何束缚和囚禁SCP-2317的教科书。SCP-2317目前被囚禁的地方也被称为Kappa-Erikesh宇宙。

此处还有一段隐藏文字,我会把它留到第二部分,等时机更合适时再谈。

十一号区域是连接墓穴和地下室的通道。

这座房屋(建于70年代)为何会与墓穴相连始终不得而知。有一种推论认为是莉莉根据Erikesh圣书创建了整个墓穴。这也能解释为何墓穴明明位于湖底,却没有像小镇其他地方一样被洪水淹没。

但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莉莉最初是怎么获得这份禁忌的知识的呢?


1988年12月2日

我们再来看看标题。这只是个日期罢了。不是什么重要的日子。(真的,只要稍微上Google搜一下就能知道,这一天发生的最大的事不过是几名劫机犯投了降,以及莱斯里·尼尔森的一部新片上映。)这一天和其他日子没有什么不同,这暗示了这一天发生的一切对于弗朗西斯来说是极为寻常、见怪不怪的。它并不特别,因为过去也发生过类似的事,也许将来还会再次发生;就像接收器上一闪而过的信号,几乎不值一提。

第五章是弗朗西斯在莉莉怀孕期间的一个生活片段。他因为她的暴力折磨受到了严重的伤害,卧床不起了整整两天。他感觉身体仿佛不属于自己。他花了好一会来确认自己是真实存在的,随后……

当他打开卧室门、踏进走廊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别的地方可去。走廊另一头的浴室消失了。左侧的厨房也不翼而飞。

这就是弗朗西斯的困境——也是那些被虐待型关系所困的人的真实写照。门就在那里,他可以打开它,但这不代表他可以穿过它逃走。他被困住是因为莉莉的暴行,也有一部分是因为他自己的精神状况,他们俩的现实扭曲能力使这种囚禁从象征变成了事实。

他向走廊呼唤,只换来一串回声,文中暗示有什么东西听到了他的声音。那不是莉莉,也不是这个世界,也许是某种强大而又可怕的存在正享用着他的恐惧。


文档SCP-4231-2-A

第六章是一份表格形式的基金会文档,列举了SCP-4231-2内发生的多种异常现象。其内容大多是再现莉莉对弗朗西斯的虐待。

持续3秒,带笑意的恶毒辱骂。

随意的语气说明这样的事几乎时时刻刻都在发生。

持续10分24秒的争吵声。A指责B不论肉体还是精神都乏味至极,使争吵达到了高潮。该印痕随着卧室门猛然关上而结束。

持续5秒,一个盘子显现并砸碎在北侧料理台上。

持续1小时14分钟的争执,A坚持要求B告诉她真相。

注意这一条,它与某一套更宏大的设定暗中有些关联。

床的左侧出现血点。平均持续时间为19分钟。

这些全是虐待型关系中常见的意象(本文对此刻画之深入至今令我叹为观止)。持续的精神虐待,煤气灯操纵1,肉体暴力……弗朗西斯生活在地狱里。

一只被肢解的成年雌性缅因猫以吊在浴帘挂轴上的形态显现。猫挣扎了约3分23秒后失去生命体征。猫的尸体在挂轴上又吊了约43小时21分钟后消失。

莉莉正在陷入阶段四的又一个警报信号,她那凶残而随意的暴力行为针对的已经不仅仅是她的丈夫,还包括随机的动物。我们很快就能看到,她将会从折磨动物升级到折磨随机的人类受害者,而且手段娴熟得可怕。

接下来的两种现象会影响SCP-4231-2的结构。一个是走廊无限延伸,另一个是整个建筑向上自我复制,走廊尽头出现通往前门的楼梯口,可不断向上攀爬。

最后一种现象的描述比其余现象加起来还要长,其主体是弗朗西斯视角的大段连写句。在它的开头部分,莉莉和弗朗西斯的幻象在夜间出现于窗外,两人来到湖边,显然正要发生性关系,此时视角突然切换到了1995年(康沃尔事件六年后)的弗朗西斯,他正在某个机场观看《法律与秩序》的某一集。他由此回想起自己和莉莉之间长达七年的关系,痛苦地领悟到自己其实从头到脚一直扮演了受害者的角色,他是真的遭到了虐待,还遭到了强奸。他感觉很羞耻,因为这些年来他们两人之间发生的一切已经被基金会人员观看了无数次。关键在于,这段文字交代了弗朗西斯在事件之后的大致经历。他现在每年接受一次关于事件的实验/审问——对此他非常讨厌,他现在为基金会工作——对此他也不怎么喜欢。随后他开始质疑自己是否真的能算遭到了虐待,因为他找不到合适的参考系来对照自己的经历。在他下一次醒来时,莉莉留给他的旧伤再次出现在他身上,这是他的现实扭曲能力造成的,他感觉有些宽慰又有些恐惧。接下来视角又切回了湖边的莉莉和弗朗西斯,此时屋里出现大量的水,并维持了三天之久。

这段文字提供了大量的信息。我们在此还是尽量展示它的核心主题,即弗朗西斯在事情过去六年之后依然受到创伤经历的困扰。它也指出了一个很重要的事实,那就是虐待型关系的受害人往往要到关系结束(假如会结束的话)之后才能认清那段关系的本质。下一章将进一步剖析弗朗西斯的精神状态,让我们继续吧。


已回收文档“SCP-4231-B的奇特案例”节选

第七章花了大量的笔墨来详谈弗朗西斯被基金会收监后接受治疗的过程。标题中的“奇特”一词暗示了撰写该文档者对弗朗西斯的兴趣主要是出于好奇而非关心。考虑到弗朗西斯的真实身份,我可以理解为什么这份文档最初是从某处被没收来的。

接下来,当然,来谈谈B吧。

这句感觉像在抖什么包袱。它是这段摘要的第一句话,但很明显作者此前已经谈过A(莉莉)了,谈论弗朗西斯简直就像作者临时产生的念头一样。

他处于需要被收容者和被不可抗力卷入的无辜旁观者之间的灰色地带。

与开篇的暗示相反,这份文档谈起弗朗西斯时充满了深切的理解与同情。文中解释说他并不知道231和2317的存在,甚至没有完全意识到自己生活过数年的地方是一个异常空间。基金会队伍最初接触他时,他们在他无意识中制造出的不断扩展的SCP-4231-2中追逐了他很长一段距离,直到最后他们用催眠气体将他放倒。

B最大的问题在于他是一个——按照当时的绿型标准行为模式来看——他不可能成为的人:精神受创者。

他是一个患有PTSD和重度解离性障碍的3级绿型实体,他所受的创伤以痛苦的身体症状的形式一再重现:B不时呕吐出来自那场他试图逃脱的大洪水中的污水,他从噩梦中醒来时身体的某些特定部位会出现瘀痕和伤口,解离性障碍使他对周围的空间存在轻度感知异常。

接下来,他的应对机制开始运作。这几乎是一个解离性人格障碍的典型病例。

他开始展现出截然不同的另一个人格——从安静顺从变得粗鲁傲慢。他的许多精神创伤症状随之渐渐消退。他不再问起他的女儿和妻子的事。

然而,噩梦和能力失控的状况在他身上仍然时有发生,尽管他们已经开始治疗他。当弗朗西斯最初被带到基金会时,他请求他们隐匿他的身份。他们无视了他的请求,这导致他的症状恶化,于是他们对他实施全天候监控。他请求他们不要记录他的姓名,不要留下访谈记录,不要化验他的呕吐物,不要在他身上连接测量仪器。基金会同样无视了这些请求,像对待小白鼠一样对待他。

于是他利用自己的能力让摄像机再也无法记录他的长相。

基金会对此负有直接的责任。本章中基金会的形象冷漠得近乎冷酷,但不近人情的冷酷并不能帮助一个人恢复健康。基金会的态度只会让弗朗西斯变得更糟,所以他搞砸他们的工作作为报复。他对他的照料者开始变得粗暴无礼。他摧毁了他们安置在他房间里和他身体上的一切测量仪器。他仍然受到PTSD的折磨,但只要一有人接近他,他就会迅速地切换人格,确保自己不会在基金会看护人员面前暴露出任何弱点。这个例子很好地说明了同情和理解在治疗精神疾患和精神创伤中的重要性,以及不合理的治疗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阿歌拉夫人,符文大师,翻译家,众神的崇拜者。

这份文档的署名是一个没见过的名字,时间是1995年——治疗开始的六年后。这位女士究竟是谁?为什么她如此关注弗朗西斯?往后看就会明白。


(十三只不同的)小猪

第八章是O5议会(即标题中所谓的“小猪”)内部的通信记录。

他是在消极抵抗。

他们对弗朗西斯的变化的最初反应相当平淡。他们在被收容者身上见多了这种事,对他们来说处理这种事只是日常工作的一部分。

我认为更关键的问题在于我们到底有没有必要收容他。

O5议会对接下来该如何处置他产生了意见分歧。下文中简要地交代了他的基本资料。他是个3级绿型,自控力很强,性格还算平和,本能地排斥主动使用能力(因为这能力大多数时候只会给他带来麻烦)。

曾是现已元气大伤的GOC伊卡博德计划的一名特工,代号“Ukulele”

这是个重要的新信息。弗朗西斯曾是全球超自然联盟的一员,隶属于那个负责猎杀像他自己一样的现实扭曲者的组织。在灾难发生的那一天,该组织损失了200名特工。记录中称他任务成功率非常高,最近的几次行动手段尤其残忍。(可惜到最后也没解释弗朗西斯到底是怎么干上这份工作的。)

他们提到弗朗西斯在康沃尔事件中杀死了莉莉,他们不太确定谁是这段关系中施虐的一方。(人们总是倾向于认为男性是施虐者,即使是在一切证据都表明并非如此的情况下。这很正常。)

另外,他在自己家里奔逃了很长一段时间,而且他患有严重的PTSD。

O5议会就弗朗西斯的本性争论了片刻,有人提出了文档SCP-4231-A中显示的证据,有人以弗朗西斯在伊卡博德的服役经历作为反驳。然后又有人指出假如弗朗西斯真的是个危险人物,那他现在早该闹出更大的乱子了。

接下来他们的注意力转向了蒙托克程序,以及新娘们是如何受孕的——是莉莉亲自下的手还是弗朗西斯受了她的逼迫,抑或是弗朗西斯主动出击。他们探讨了是否应该让弗朗西斯见莉莉的尸体和他新生的女儿,还提到了斯克兰顿正在验尸。

他们又争论了一会弗朗西斯的事是不是该结案了,但最终还是把此事放到了一边,让位给更加紧要的议题——如何继续推进蒙托克程序的执行。他们成为了认为弗朗西斯不值得关心和尊重的人中的一分子。


OK。现在是时候来谈谈本文的主角究竟是了,因为它已经开始和已存在的设定产生一定的冲突。

是时候来谈谈Alto Clef了,或者你可以叫他——弗朗西斯·沃伊切霍夫斯基。这篇文章整篇都是对他的身世的全新演绎。

为不太熟悉这个名字的读者科普一下,Alto Clef是基金会传奇的初始角色之一,也是基金会的一位最富盛名的作者的虚构化身。该角色被许多人从许多视角在许多设定(包括相当一部分“欢乐基金会”)中以不同的方式塑造过,但以下几点人设是共通的:

  • Clef是一个无法无天的混蛋。有些故事里他其实内心善良,但他通常都会是整个组织中最无视道德准则的人。这和本文到目前为止的内容完全相符,原本性情温和的弗朗西斯为了应对和抵御创伤分裂出了狂妄的Clef人格。
  • Clef是一个出类拔萃的说谎者。考虑一下莉莉让弗朗西斯自我怀疑到了什么程度,以及“告诉我真相”这句咒语对他的狂轰滥炸,他会变成现在这样一点也不奇怪。
  • Clef在加入基金会前曾经是GOC的一名特工,杀死过很多现实扭曲者。没错。
  • Clef在消灭现实扭曲者方面有独特的才能。他是唯一一个抵抗过Siggurós的能力的人,也是唯一一个能够牵制她的人。除此之外,他并非总是被看作是一名现实扭曲者。这和我们在本文中读到的也相符。弗朗西斯在莉莉的淫威下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在为GOC猎杀其他现实扭曲者时也一直隐藏了自己的能力,然后又置身于基金会的监控下,他对现实扭曲能力的运用自然和其他绿型完全不同。
  • Clef的脸在一切影像记录中——有时甚至是在任何情况下——都无法辨认。我们可以看到弗朗西斯展现了该能力以回避基金会对他的窥视。
  • Clef有一个女儿——SCP-166,在她的能力显现之前一直在康沃尔2的一所女修道院长大。

从这里开始,设定出现了分歧。值得注意的是,166有两个可能的母亲。

  • 166的一位可能的母亲是一个栖息在林地中的异常实体——GOC称之为“女神”——作为在GOC的工作的一部分,Clef受命前去消灭她。他在GOC任务报告中称自己杀死了她,但没能杀死她的女儿。而166的文档中称一个面貌难以辨认的人物将这个女孩送到了修道院,Clef本人也在该文档中自称杀死了她的母亲。然而,在该条目附带的故事中,他又说自己没有杀她的母亲,而是将她送到了基金会,作为确保她平安的交换条件,他从GOC叛变到了基金会。他记得她的名字叫Dáiríne。
  • 那么我们再来看看166的另一位可能的母亲,Clef的情人——SCP-336,又名莉莉丝。注意,我们需要参考的是2009年由Kondraki所写的旧文档,而非2012年由Communism will win所重写的版本,因为thefriendlyvandal关注的是那个旧版本的设定(可以看看该页面的第5版修订)。莉莉丝是一个无情的控制狂,诡计多端,她的声音带有精神操纵的异常效应。她基本上就是夜魔女莉莉丝,与该隐和亚伯熟识,极其抗拒谈起166。基金会最初是在一间花店里遇到她的。

我们可以看到,有两套(半)设定在这里融为一体。前者的事件大致经过——包括Clef在为GOC工作期间杀死了她,166在康沃尔的修道院长大——与本文相符,第三章中对莉莉的基本描述也与之吻合,而该角色的性格、名字和在花店工作的经历则显然来自后者。Thefriendlyvandal特别关注的的是该角色对Clef的操纵,例如在事件239-B Clef-Kondraki的一段Clef的个人记录摘要中,她要求他“告诉我真相”,而他立刻变得语无伦次,思维混乱。我们能在他们屋子里的闪回现象列表中直接找到这句话,以后我们还会再见到它。

这篇作品之所以被视为极具野心和争议性的作品,一半是因为它试图(而且在我看来,它成功地做到了)丰富Clef的设定,并破天荒地将其与深红之王的神话联系到一起。(另一半则是因为它那极其扑朔迷离的结构与文风,以及惊人的篇幅。)

~GentleGifts

点此阅读4231解密第二部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