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 Cn 9999 最初之作
评分: +7+x

警告:基金会资料库不再属于

高度机密

严禁未经授权的人员进行访问
否则会有穿破洞西装的怪叔叔
送给你一座超丑的乖巧的雕像
或者一具巨大蜥蜴骨架之类的
作为礼物!(怕了吧)



























































不怕的话那你想看就看吧。


1.png

SCP-CN-9999曾用标志

项目编号:SCP-CN-9999

项目等级:Natrulize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9999应该被解散。SCP-CN-9999-1最好各回各家。

描述:SCP-CN-9999是一超自然与形而上研究机构,曾被称作“SCP基金会”。

SCP-CN-9999曾于世界各地的暗处活动,其目标是收容异常物品,个体及现象,而且其本身运作不受各个主要国家政府的司法管辖权,授权和委托的干扰。这些异常透过物理或心理危害对全球安全造成显著威胁。

SCP-CN-9999曾维持常态,从而使世界各地的平民得以生存并免受恐惧,不信或对个人信念的怀疑的影响,并从地外、异次元和外层空间的影响中维持人类的独立自主。

SCP-CN-9999曾声称其任务有三方面:

  • 控制
    • SCP-CN-9999曾控制异常以防止它们落入平民或敌对组织手中,透过广泛观察及监测并采取行动尽早拦截它们。
  • 收容
    • SCP-CN-9999曾收容异常以防止它们的影响或效应散播,通过迁移,掩饰,或拆除它们或通过抑制或阻止公众传播它们的知识进行。
  • 保护
    • SCP-CN-9999曾保护人类免受异常的影响并保护异常本身直至它们被完全理解以及出现自它们的特性及行为上制定的新科学定理为止。如果异常被收容时被判定为过度危险,SCP-CN-999999也会以将异常无效化或摧毁作为最后手段。

SCP-CN-9999不再执行上面的任务。因为没必要了。
SCP-CN-9999-1可能是里面的工作人员之类的,活下来的都是正常的人类。
SCP-CN-9999里面曾经有很多怪物,很多很多的怪物,或者叫做异常,它们中相当一部分可以不费力就杀死你,把你的脖子搓断,把你熔化,把你送上太空,把你和现实融为一体,或者把你直接抹除。像是带来瘟疫的医生会说人话的脊背龙无限复活的恶魔人,之类的,以及你能想象到的和不能想象到的妈妈睡前故事里的小家伙。它们曾经都是真的。超可怕的哦。

SCP-CN-9999曾经有一个梦想,让人类远离异常,永归常态。后来它实现了。于是SCP-CN-9999失去了梦想。

起源:一群现在已经变成灰的老骨头。

附录:所以这是我的第一篇scp文档,也就是处女作,然后我确定它也是最后一篇。之前我一直在实验组工作,幻想过自己第一篇文档会写成什么样。因为那些成功晋升的前辈们都至少有那么两篇语言简练、结构缜密的文档。总之,这就是我的第一篇文档咯,请各位前辈多多指教。

我来的时候编号才到CN-3999,后来,我跟Jack打赌等编号到了9999我要写一篇惊天动地的文档出来,然后调去科学部做个III级研究员。结果到现在编号只到6999。唔,不过现在我用什么编号也没关系咯。

呼……现在是2049年1月29日。我没看表,终端也已经连接不上网络了,估摸着大概是23点左右。基金会的终端曾经号称坚不可摧,耐毒耐水耐腐蚀耐高温,以前事实也确实如此。我曾惊讶于基金会强大的黑科技,直到最近我发现稀硫酸就能把它烧穿一个洞,自那以后终端机的屏幕开始变得黏糊糊的,甚至网都连不上,然后我们才意识信息部的家伙们撒了一个,呃,小谎,然后终端随着那些曾经被称作异常的东西一块,坏掉了。这篇文档,我的处女作,淦,到头来也只能保存在本地草稿箱里,随着那堆废铜烂铁埋进土里,然后至少2000年里不会有人看见直到未来某个考古队小心翼翼地将残骸挖出来,把它当作古代亚洲文明存在的证据,哈哈。

去上了个厕所。冲水系统也拆掉了。我第一次感觉到Site-CN-21的大,空旷。大家,或者CN-9999-1已经差不多都收拾收拾回家过年了。宿舍门口的年历还是去年的,我就顺手翻成“己巳年蛇年”了。要扔要卖的东西这几天准备的差不多了,还活着的高层勉强安排好了废品公司。

昨天晚上这个时候,我们整个站点(还活着的)员工们在一起聚餐喝酒。我第一次见到了站点主管Sam,瘦削,高挑,眉头紧锁,鬓角斑白,西服胸口处破了个洞,浑身透露着一股阴郁和孤独的气息。他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那种精干模样,反倒是与我心目中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上校有十二分相像。

“奕霖,”他努力笑着——尽管纹丝不动的眉梢让这一举动看起来像哭——举起酒杯,“咱们可不是第一次见面咯。”

我努力回忆着那被我忘掉的初逢,惊讶于自己竟然忘掉了这么重要的会面。

“安全部的给见过我的低权限人员做了记忆删除,”主管狠狠地灌了一口啤酒,不少酒洒漫出来,流过杯子上本来就被侵蚀模糊得不像样子的基金会标志,一滴不漏地浇在他的裤裆上,“现在,那些操控记忆的鬼把戏也不奏效了。”

最后一个SCP无效化的消息让本就沉默的空气更加阴冷了,主管嘴巴一张一合在说着什么,但空气的凝固让我听不见他的声音。直到Hourglass拍了一下我的肩膀,空气才又重新流动——

“新年快乐!明年见啊!”他笑着挥手,渐行渐远。

一瞬间,我才意识到人群已散。耳阔里突然炸开了刚才因空气凝固而被锁住的我没听见的声音。

“蛇年快乐啊!”“新年快乐,大家明年见!”“明年见!”

“明年见!”我转过头去对无人的场地喊道——却看见奥雷里亚诺主管还坐在那里。主管放下手里的开瓶器,取下咬着的酒杯。“明年见!”他说,“小心别让那些家伙再给你记忆删除咯,我是说物理意义上的!”

然后我们挥手道别。


将近12点了吧。我听见大厅里垃圾堆上滑下了什么——可能是什么曾经差点让世界毁灭的破烂吧,基金会以前最不缺这个——发出了沉闷的金属撞击声,让冬夜更冷了几分。

唔,本来还想写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东西呢。动笔之前,胸中波涛汹涌,感慨万千,还以为能写出啥传世杰作。没想到啊,面对着一片空白的沙盒页,竟然久久不知道该写什么了。要是年轻时候学文就好了,像Wonder先生那样出口成章,落笔有神——可是这样可能就进不了基金会工作了

啊啊啊啊我在写什么啊语无伦次的,本来还打算写篇什么其实不存在的SCP-CN-9999给后世个未解之谜呢,结果全是多愁善感的废话。哎,总之,什么都想写,手跟不上脑。我的处女作,也是我的封笔作,嗯……我就是不想这么快结束啊,不想,不想打上句号,不想点保存,不想就此结束,结束基金会的生活,不想啊……但其实我们都知道这样最好不过,人类再也不用担心地球明天就被什么虫子钻得千疮百孔了……哎,这些语无伦次的话,也能凑凑字数吧,哈哈。

最后检查一遍 — 格式应该没啥问题,评分模块也加了——唔,万一真的还会有人看到这篇呢?

无效化的英文好像拼错了……哎就这吧,放在往常Krew博士一定会狠狠训斥我一顿然后撕掉这篇临床腔像屎一样的文档的,哈哈。Krew博士现在到家了吗?

总之,以上就是我的处女作。就这样结束吧。

新年快乐,明年见。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