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Pedantique的提案:鱼钩

曾经有一条巴西利斯克1

始终形单影只。

它从未有过朋友

也无法看向它的挚爱的双眸。

因为这样它们都会变成石头。

-Ryan A. McGraw2




简介

让我们从最前面的内容开始吧,不是从Pedantique这篇提案,而是从SCP-001中心页的顶部开始。每当有人点击这个页面,他们都会首先看到一段警告读者说向下滚动就会死亡的文字。我们总是会无视这段警告,直接向下滚动。我们滚动过似乎无穷无尽的空行,滚动过一张我们见过无数次的色彩斑斓的分形图,然后滚动到一张由001提案们组成的列表。我们从这里开始阅读。




概述

一打开Pedantique的提案,就能看到所有数据都被和谐了。这个页面上没什么有意义的内容了,于是我们点开描述部分里的链接。然后事情就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

这篇SCP是一篇格式错乱作品,且读者能基于自己的选择展开故事(其实Pedantique之前在SCP-910里也应用过这种形式),你将扮演Emmet Petroskey,是SCP基金会的一名情报分析员。可以参考这张流程图来打出不同路线和结局。开局是Emmet想访问一个超出他的安保权限的文件,然后立刻被两名安保人员,Morgan和Grauer查了水表。Emmet想为自己辩解,但没什么用,并被押到了一间小黑屋里,他们在这里开始对他进行审问又离开了。Emmet开始失去对时间流逝的感知,Morgan和Grauer回来时他无法确定过去了多长时间。注意一下整篇故事中反复出现的时间这个主题。

这里是第一部分,有多个选项。虽说看上去有三个不同的理由用来解释你为何尝试访问机密信息,无论选哪个都会回到开头,除非你已经把三个选项都选过了一遍。在过完这三个选项后,又来了三个解释自己动机的选项。点进这三个选项的先后顺序不同,故事内容也会有所变化,如流程图里所示。然而,无论先选哪个后选哪个,最后都会来到同一个地方。注意,随着时间推移,Emmet感到越来越痛苦。

你可以选择径直离开或者等待安保人员再次离开。如果你径直离开,最后会在满桌子血中醒来,并汇报了一起安保漏洞。我将其标为结局1。如果你等待安保人员再次离开,你又有了三个为自己辩解的选项,或者看向放在大腿上的塑料文件夹。先把塑料文件夹放在一边,来看看其它选项。在这些选项都过完了之后,事情变得……抽象起来了。现实似乎暂时地开始离解,高潮部分来了。Emmet看到了无数个他自己的副本,他们都被Morgan和Grauer击倒,每一个动作都比上一个更逼真。最终,在把这些借口都试过之后,你可以选择坦白罪行或引起争执。如果选择坦白,你会被杀死并在办公桌前被发现身亡,然后大脑被取出“用于研究Berryman和Langford的遗产产生的效果。”(结局2)另一个选项则是试着引起争执并利用官僚主义让自己脱困。突然间,你似乎又回到了故事的开头。但这次,你试着提出申诉,然后Morgan和Grauer离开了房间,似乎是去找他们的上级。突然间,黑色污泥涌入房间,代表着Morgan和Grauer的上级告诉你如何填写申诉表。然而,已经来不及了,污泥困住了你然后你死了(结局3)

后退几步,来看看放在大腿上的塑料文件夹。当你选择这条路线时,你想起了自己很久之前读过的什么东西的标题:透过武器化正念打击心理建构体的标准程序。你开始建立心理防线并驱散幻象。你发现了一大片的先于你死亡的Morgan和Grauer,以及附近有一只在光中的鱼钩。你在这里可以选择接受或拒绝它。接受鱼钩会让你把自己穿刺在鱼钩上,并被提升到与其他人相同的位置。(结局4)拒绝鱼钩会使你进入由Morgan和Grauer组成的区域,最终在满桌子血中醒来。你试着汇报一起安保漏洞,但“有三个什么物体在你的胸腔中崩裂”,然后摔倒在地毯上。(结局5)




解读


要解释的内容很多,但简单来说故事的背景就是,有人在没有适当的安全措施或权限的情况下看到模因抹杀触媒时发生的事情。记得我在这篇解密的开头引用的那段有点怪异的诗篇吗?模因抹杀触媒在这个网站再常见不过了,我们时常忘记在SCP宇宙中它们应当是致命的,即使只是飞快地瞥一眼也会导致立刻的死亡。你在第一个页面中就得到了提示:

“你的大脑后方突然有股剧烈的刺痛。是那张你刚才置之不理的图象的残余;是那道守着一片空无的围墙的残迹。”

这就是Emmet看到的模因抹杀触媒,我们一开始就代入了Emmet的脑海,而它正在被抹杀触媒取得控制。所以说当我们醒来或是死去时,我们又回到了办公桌前,而不是在小黑屋里。我们一直都没离开过自己的办公桌。记住这几点,来更细致地看看每条路线里发生了什么,以及在上面给出的流程图中标出的各个结局里到底分别发生了什么。





结局1

等等,如果你看到了模因抹杀触媒,怎么会还活着并能够汇报安保漏洞?到底是什么发生了安保突破?就是你刚刚发现的这起!当你看向模因抹杀触媒,本应立即死亡,但事实上还是活了下来。大概模因抹杀触媒也会出错吧。模因抹杀触媒不该留下任何活口,所以得在有人利用这一点之前汇报并修复它。



结局2

你向那两个准备弄死你的可怖特工承认了自己的过错。结果是模因抹杀触媒完成了它的工作,然后你死在了办公桌前。不过,这是一个考据模因抹杀触媒的灵感来源和发展历史的契机。在这个结局里,你的尸体被这样处理了:

“但你的大脑被保留下来,以进一步研究Berryman和Langford的遗产的效应。”

David Langford是一位很有影响力的科幻小说家,他创造了“巴西利斯克”,一张人类只要看到它大脑就会崩溃的图像,的概念。它的名称来源于只要对视一眼就会使人死亡或瘫痪的神话生物巴西利斯克,你可能在《哈利·波特与密室》中看到过它。Berryman这个名字来源于David写的一部短篇小说BLIT(Berryman逻辑图像技术的缩写)。其中详细描述了这种抹杀触媒落入不法分子的危险,以及向公众泄露这种抹杀触媒的后果。可以看到,这些文字和图像能够依靠世界各处的传播媒介大开杀戒,就像巨蟒剧团3的小品《史上最好笑的笑话》4那样。所以说,模因抹杀触媒的灵感来源也是蛮有趣的。



结局3

或许你可以试着提出申诉,或许官僚主义能起到对你有利的作用?刚开始,这个办法似乎奏效了。你回到了故事的开头,但这一次你没有按照Morgan特工的想法行事,决定“产生争执”。然而Morgan和Grauer的上级过来时却是一大团污泥,它包围并杀死了你。模因抹杀触媒起作用并完成了它的任务,而你的死法相当可怕。



结局4

要打出这个结局,你需要看向放在大腿上的塑料文件夹并回忆起“透过武器化正念打击心理建构体的标准程序”。作为SCP基金会的一员,Emmet可能接受过对抗心理攻击的训练,他开始利用它并驱散他脑中的幻象。从延伸到远方的Morgan和Grauer的尸体可以看出,这一开始起了作用。然后你走向鱼钩,把自己挂在上面,然后升到空中,在那里还有更多的挂在鱼钩上的人。什么鬼?

在Pedantique上,他给他的所有作品都写了作者评论,对于他的001提案,他在评论的结尾处写道:

“部分读者对待001提案的态度其实不太合适。我认为将SCP宇宙内的安保措施形式在上层叙事演绎是其固有的重要性的象征。它们再怎么样也终究是故事。别为它陷入痴狂。”

SCP-001在社群里达成了有些传奇的地位,很多人把一位作者的001提案看作其在这个网站上的代表作。对于哪些提案写得最好,哪些提案“配得上”这个列表的争论始终无休无止,且那些成功写出001提案的作者几乎被抬到了比其他作者更高的地位。无论是在SCP宇宙还是现实世界,鱼钩都象征着001槽位的诱惑。当我们驱散幻象,就能看到001的本质是什么。

“在光柱中挂着一个鱼钩。它从一长串蜘蛛网上垂下来。它并没有在引诱你,你可以如此宣称。它不要求你触摸。它不迫使你崇拜。它只是存在。”

鱼钩本身不会去捉任何东西。就像文中说的那样,它只是存在。是我们注意到了它。当你被它吸引了,你就落入了自己设下的虚假诱惑的陷阱中。在SCP宇宙中,Emmet落入陷阱并尝试访问文件,或是出于好奇,或是为了权力,或是想要分享它,或是为了卖钱。那里实际上有什么并不重要,只不过是普通文件,能造成世界毁灭的信息,抑或是宇宙万物的源头,这个诱饵始终在这里,诱惑着你。那些在Emmet周围晃来晃去的人们和他是一样的。还记得你点击的那些向Morgan和Grauer解释的借口吗?它们代表着人们为点开这个文件找的不同理由,但最后都以相同方式结束。挂在鱼钩上,坚信自己用生命完成了些重要的事。

鱼钩同时也是对SCP社群本身的元评论。就像我前面所说001提案的地位有些被神化了,作者们常常在发布001提案时给出他们的最好的作品。读者们在给001提案评分时往往会更严格,在网站其它地方会给出upvote的情况下给列表上的作品no-vote。但当我们剥离其声名的幻象,就会明白001槽位和其它槽位本质上是一样的,只是这个网站上的普通作品。

“你终于完成了某件重要的事。”

无论是在SCP宇宙还是现实世界中,你都落入了SCP-001的陷阱。



结局5

你拒绝了鱼钩。你克制住了落入陷阱的诱惑,从它的旁边走过。然后,你醒来了。或许你接受过的心理训练起了作用,或许是抹杀触媒出了差错。不管怎样,你在这糟糕的困境中活了下来。你像结局1里的那样试着自己汇报一起安保漏洞,但有什么在你完成汇报之前阻止了你。我也没搞明白这是什么情况,所以我联系了Pedantique进行询问。

“我刻意没把它写清楚,从文中是得不出答案的。”

或许有些事情不应得到解释。




主旨以及其它内容

为什么有这么多可以选择的路线和结局?不应该是看到模因抹杀触媒就直接去世吗?再来仔细看一看抹杀触媒,别担心,你不会真的去世。它是由啥构成的?分形和螺线。轮回,如同时间陷入了永恒,重复轮回,这些都代表着构成抹杀触媒的分形和螺线。Emmet想象中的无穷延伸至远方的Morgan和Grauer们,巨大的Morgan和Grauer增长到整个叙事内,这都是Emmet在控制了他的大脑的无尽分形中越陷越深的结果。

Pedantiques在评论中表示,他在作品中影射了自己对于一生碌碌无为的害怕以及在世界面前渺小的感觉。Emmet就是这些感觉的拟人化。急于完成些什么“伟大”的事情,于是他落入了SCP-001的陷阱。Morgan和Grauer,以及他们的上级,都象征着威权,一个俯视着你的庞大的存在,在它面前你我都不过是尘埃。在当今我们所处的社交媒体世界中,很容易陷入这种状态。总之,记住:不要把自己和别人进行比较,并保持自己对于何为成功的认知。人无论成功与否都依然是自己。




后记与感想

我回来了!已经挺久没在这里发过帖了呢。首先要声明的是,对于这篇作品必定是有很多不同解读的,我上面所写的内容并不是说就是“正确”的那个。请在评论区里随意给出自己的看法!我想向有着如此多贡献的诸位解密作者和如此庞大的SCPD论坛献上赞美。出于种种原因,写这篇解密时这篇作品没少让我破防。几乎所有人都会陷入感觉自己渺小的心态,而Pedantique很巧妙地在这篇作品中将其具象化了。看来,我所完成的两篇解密都是001提案的解密是有原因的(但我发誓我也在进行其它一般作品的解密)。001槽位同样让我上钩了。所以,请记住,无论怎样,所有SCP作品都不过是故事。不要把其中的一些看得过于伟大。感谢你们的阅读。



太长不看:往下滚动就会直接去世。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