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SCP-5051 - 断绝
评分: +19+x

SCP-5051 - 断绝
作者:WerylliumWeryllium
解密:RiotranzRiotranz

各位好,我又来了,这一次我将带来SCP-5051的解密。SCP-5051是SCP-5000竞赛中的一篇参赛作品,说明在这篇作品中存在着一个需要我们解开的谜团。不过在解开这个谜团之前,我需要说明三点:

1. 可能很多人都已经对这篇文章有了自己的结论,但我们这样想:一部优秀的悬疑作品,还是需要起承转合,需要推理过程的。即便摄影师不停地给凶手以镜头去展示他不经意间露出的得意笑容,抑或是侦探不断用画外音断言凶手就是这个人,我们也还是想看到那个用各种姿势坐在地上睡觉的男人的推理过程。既然如此,我认为对这篇SCP的解密还是有必要的

2. 这篇解密完全是我自己的想法,不一定和作者的想法一致

3. 这篇解密会比较复杂繁琐,这是为了让整篇解密能够逻辑自洽

那么让我们开始吧。

第一部分:在SCP-5051里发生了什么?

首先,忽略掉折叠部分,这篇SCP文档还是很短的,SCP-5051似乎仅仅是一个不存在于基金会记录上的基金会建筑,而其中异常的部分仅仅是一个空无一物的防爆杂物间。虽然进入杂物间会"导致无规律记忆丧失、头上瞬时出现烧伤以及困惑的症状”,但只要不进去不就好了?基金会有着充分的时间去调查一个Safe等级的异常的原本用途。

但是,当我们看到打开第一个折叠,也就是从SCP-5051内部找到的个人平板电脑中摘录出的收容措施来看,异常的性质改变了。SCP-5051不再是这个基金会建筑(现在我们知道了,它是临时站点273),而变成了被收容在这里的某个东西,而且曾经有一整个项目团队在研究SCP-5051,但他们现在去哪儿了?有智能的人员不应与SCP-5051接触,甚至不应了解SCP-5051的本质或身份,虽然这能够解释5051的研究团队将临时站点和他们自己被从基金会列表中移除的原因,但并没有解释清楚得出“不应接触”的原因,也没有解释SCP-5051到底是什么。

带着这个疑问,我们进入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SCP-5051是什么?

这篇SCP文档的重点在第二个折叠内。第二个折叠,也就是SCP-5051的实际文档,而读到这篇文档的你,也就变成了SCP-5051的研究员,或者说研究主管,因为看起来你就是研究团队中唯一的人。

不过,至少文档告诉了我们SCP-5051是什么。长话短说,SCP-5051是一个有着目的危害的人型生物,一旦你和SCP-5051扯上关系,那你就是腐化的对象了。当你和SCP-5051之间的关联结束时,你就会因为爆炸而死去,你的存在、你和SCP-5051之间发生过的所有历史和记忆也会因为爆炸而变成“陷坑”而无法被想起。

那么作为SCP-5051的看护人,你需要消除掉一切个人历史,以防止SCP-5051通过你与其他的人建立联系,因为“这种联系不必是双向的”。当你灯枯油尽,不再能负责收容SCP-5051时,你需要通过这个所谓的“盲者引盲者”程序去选出下一个人来替代你的看护人位置,然后赴死。

真可怕。

第三部分:采访记录告诉了我们什么?

采访记录将是我们得出最终结论的关键,虽然大部分要点仍然是以晦涩的方式提供给我们的。

接下来我将结合采访记录的内容来将碎片拼凑在一起,重点部分我会用粗体字标注出来。

这一部分会比较长,如果想直接看结论的话,可以跳到第四部分。

碎片信息①

SCP-5051:我都告诉你了。全没了。彻底清干净了。(停顿) 我说,你真不必这么做的。
看护人:做什么?
SCP-5051:和我交谈、试着和我当朋友。
看护人:唉,那我还能做什么呢?
……
SCP-5051:我知道。我就是希望有个方法能挽救点什么、任何事情都可以,为了下一个人也好。你担心吗?

与SCP-5051所带有的目的危害不同,意外地,SCP-5051本身非常友善,甚至愿意想办法减少自己效应的影响

碎片信息②

SCP-5051:你可以就完全不进来,就像上一个那样。静脉注射营养,所有的维护工作都等我睡着了再做。
看护人:我才不会-等等。你记得上一个看护人?
SCP-5051:不记得。
看护人:那你是怎么-
SCP-5051:我不记得关于那人的任何事,但我知道我比你老。所以很明显在你之前我还有个看护人。我没法自觉地记起之前那些人,不论他们是谁,但我清楚他们存在过。
看护人:好吧,但你又怎么能记得对方的行为呢?
SCP-5051:上一个留下的陷坑没那么深而已。

虽然之前与之前的看护人相关的记忆因为爆炸而变成了无法回忆的陷坑,但仍然可以通过其他的方式确认之前有其他看护人的存在。

碎片信息③

看护人:告诉你这点没什么坏处:我被“招募”或者“分配”到这个项目的时候,那些文件说必须有人在死前启动替换程序。但第一个人是怎么在忘掉一切之前安排这些秘密程序的呢?

这个“盲者引盲者”程序的起源似乎有些问题。如果你不知道的话,这很明显是暗示SCP-3980。SCP-3980有一篇很棒的解密,我在这里简单提炼一下要点:SCP-3980的效应已经显现并仍在持续,而SCP-3980的收容措施是受到该效应影响的人写下的,有人想让我们相信它的本质无法确认,而且已被收容,而它并非如此

碎片信息④

SCP-5051:不要紧的,John。反正到时候你也走了,没法知道了。这么多次之后,我也差不多要开始习惯了。
声音:有-(咳嗽)有多少次?
SCP-5051:五十次?也许是五十一次。
声音:等等。
SCP-5051:什么?
声音:等等、等等、等等。那可不对。
SCP-5051:我是说,我在这里的时间比你久。你忘了我不会衰老,对吧?你在这里的时间只是那么长时间里的一小段而已。
声音:对啊,差不多十年。
SCP-5051:不,等下,你不该记得那个-

结合碎片信息②:我们可以通过其他的方法推断出一些本应被遗忘的事实。看护人和SCP-5051之间度过的共同历史应该已经变成了橙色球体,所以看护人不应该记得“作为SCP-5051的看护人进行收容工作的时长”,这十年的时间,如果换一种方法去解释(例如解释为“在这个诡异的设施内度过的时间”),那么就不应会受到SCP-5051的效应所影响。看护人是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来推断时间的,而他也做到了

碎片信息⑤

SCP-5051:你是说-
声音:你多大了?
SCP-5051:我告诉过你了,我不记得-
声音:对啊。你才没有在这里待上几百年呢

结合碎片信息④:SCP-5051应该也可以推断出“自己的年龄”/“自己在设施内经历的时间”,但很明显,他并不知晓这一信息。这是互相矛盾的。

碎片信息⑥

声音:到底是谁发起这个程序的?
SCP-5051:我不记得任何名字。不管是谁,不该会算作我的“看守”或者什么的吗?
声音:那你感受过对方爆炸吗?
SCP-5051:你不能指望我记得每一次爆炸吧,这么久之后它们都模糊到一起-
声音:但如果你不知道,那么对方也可以不知道。而那也是完全可能的,毕竟我们这里有记忆消除剂和其它更古怪的玩意。

结合碎片信息①碎片信息③,SCP-5051异常友善,且愿意减少自己效应的影响,那么以下情景,也就是“如果你不知道,那么对方也可以不知道”是完全可能的:SCP-5051的看护人建立一套自收容的设备体系后,为SCP-5051进行记忆删除,通过收容措施让完全不了解SCP-5051性质的人在不接触SCP-5051的情况下进行设备体系的维护,最后再了结自己,切断SCP-5051与其他人之间的一切具体联系。这是可行的,因为我不认为SCP-5051可以通过“单向思考”的方式去创建具体联系(比如思考并感染“将SCP-5051困在这里的个体”,如否则项目等级绝不会仅仅是Euclid)。为什么最后基金会的收容措施需要通过使用有疑点的、不知来源的“盲者引盲者”程序进行?

第四部分:结论

将第三部分的碎片信息和推论拼凑,以下是我的结论:

SCP-5051是一表现出强大目的危害性质的个体。在过去某一时刻,SCP-5051激活了自身的目的危害效应,感染了基金会的部分人员。由于目的危害效应的影响,导致基金会无法对SCP-5051的性质进行盖棺定论,虽然基金会在尝试收容SCP-5051的过程中逐渐完善对SCP-5051的描述和收容措施,并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了SCP-5051效应的影响范围,但文档本身仍有漏洞,也就是看护人的更替程序。这一程序可能是SCP-5051的效应导致的,或者单纯是基金会自己忽略了这一点(嘿,毕竟基金会也不是万能的,SCP-3980就是很好的例子),总之,一旦看护人的个人历史抹除得不完全,SCP-5051就可以借此与处于基金会控制外的个体建立具体联系并扩散自己的效应。收容措施是不完善的,SCP-5051仍有机会突破收容。

采访记录的中的“SCP-5051”是,所有受到效应影响的人的意识“完形”中,属于上一任看护人的个体意识部分,它以类似于多重人格的主人格一样的方式寄附在真正的SCP-5051的肉身上活动,我称之为看护人A。(完形的概念可以参考SCP-5370的解密)看护人A被SCP-5051植入了虚假的“自己是SCP-5051本体”的设定,作为吸引新的看护人(采访记录中的看护人,也就是John)的诱饵而存在。这可以解释为什么看护人A无法记得自己”在设施内度过的时间“,也就是“作为SCP-5051存在的时间”,这是SCP-5051的疏漏,而当John在安排好下一任看护人后、意识到这一疏漏时,SCP-5051,也就是文中最后的“不明”声音的主人出现了,它取代了看护人A的意识,杀死了John,此时的它,将操控John的意识,继续等待下一位看护人,直到将自己的效应传播出去。

第五部分:结语

解密到这里已经结束了。再次重申一遍,这篇解密是我根据文档中提供的信息,得出的一种逻辑上自洽的解释,不一定与作者的想法一致,也不一定与你的想法一致,如果你发现了我没有考虑到的漏洞,欢迎在评论区发表你的看法。

实话实说,我觉得我的解密可能把这篇文章弄得过于复杂了。或许作者只是想到了”每一个看护人都会变成下一个5051的宿体,而基金会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就像SCP-3980一样“这样一个点子,并在这个基础上尽可能补充内容,并没有尝试把每一个逻辑漏洞都补上。但我认为,一篇优秀的SCP并不一定需要在逻辑上完完全全无懈可击,或者一定要有一个固定的结论,只要能调动读者的思考,让读者在阅读过程中得到乐趣,它就可以是一篇优秀的SCP。

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也许一千个人眼中也有一千个SCP-5051。

感谢你读到最后。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