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SCP-5884 - 存活
评分: +9+x

SCP-5884 - 存活
作者:EstrellaYoshteEstrellaYoshte
解密:RiotranzRiotranz

各位好,本次我将带来一篇我非常喜欢的短文的解密。按照作者自己的说法,“这篇文章的每一个字都是有意为之的1”。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来逐字逐句地分析吧。

第一部分:这个世界正在崩坏…

跳过项目编号,首先让我们来看项目等级。

项目等级:Keter

收容Keter级的异常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看起来我们又要面对一个棘手的存在了。让我们见识一下,我们的基金会将如何又一次应对危机吧!

特殊收容措施:为使SCP-5884无效化,以下行动已授权:

额,有点不对劲。如果我的脑子没有出问题的话的话,基金会不是应该“收容”异常吗?或许是因为,比起收容异常,基金会更希望它不复存在。这就开始有点恐怖了。

  • 动员所有可用特遣队前往主要人口中心
  • 废除SCP-4043
  • 停止联络三重月倡议会
  • 传播扩散SCP-3002的载体
  • 暂停SCP-2935的收容
  • 塞拉菲斯二号计划
  • SCP-3980

如此多的交互。希望我们能从这里得出一些有用的结论吧,因为这篇文档已经过半了。

动员所有可用特遣队前往主要人口中心:看起来基金会已经不再保持低调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废除SCP-4043:额……考虑到SCP-4043是我们的“地球母亲”,我认为基金会正准备毁灭地球。

停止联络三重月倡议会也许基金会并不想让这些存在于死后世界的人类保护者打扰到毁灭地球的计划。

传播扩散SCP-3002的载体:噢,看起来基金会觉得“毁灭地球”行动的效率还不够高。不过基金会真的有办法不让自己受到SCP-3002的影响吗?似乎基金会的计划并不像看起来那么简单。

暂停SCP-2935的收容:哈,这下我敢说,基金会有一些我还想不到的计划。基金会成员或许不怕死,但我不觉得基金会会主动让”死亡“进入我们的世界。

塞拉菲斯二号计划:老实说,我还真不知道这是什么,不过考虑到,塞拉菲斯是克苏鲁神话系列中的幻梦境中的一座城市,基金会大概是在创造一个庇护所?

SCP-3980:啊,我们的老朋友SCP-3980出现了。但是,也仅仅是提及了一下。基金会想用SCP-3980做什么呢?

总而言之,虽然还存在着大量的谜团,但我猜基金会现在正在进行尝试杀死所有的生命。看起来我们正面对着一个比SCP-5000更恐怖的存在。

若上述行动无法阻止SCP-5884,则所有存余未被影响的人员不得存活也不得死亡,直至收到另行通知。

额,啥?

第二部分:我确信已发现了一种美妙的解法 ,可惜这里空白的地方太大,写不下。

我倒是有预料到,基金会在尝试通过上述的方法无效化5884,但是,不得存活也不得死亡?难不成5884是让我们所有人变成了薛定谔的猫吗?希望描述部分能告诉我,5884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描述:SCP-5884为现在难以理解的机制,于2021/06/30激活,与“确保人类的生存”有着内在联系。
SCP-5884的效应表现为

嗨,合着基金会也不知道5884是什么。

没有反白,没有隐藏代码,没有回答任何的疑问。

不过等一下,既然如此,那为什么基金会知道5884是什么时候被激活的,还知道5884与“确保人类的生存”有内在联系?

……

是基金会自己激活了5884?

新文件已上传。打开?

看起来我们还有一条视频记录,这是我们能获取到的最后的信息了。

(O5-1一动不动地坐在房间的中央。在录像之时O5-1已经死亡。)
(该画面持续了4分钟,随后他转向右侧看向一把手枪。)
(O5-1拿起手枪,并仔细观察了2分钟。)
(他慢慢地指向自己的太阳穴,并说着“我得知道”。)

(O5-1扣下了扳机。)

(子弹从O5-1的颅骨另一侧穿出,血液与脑浆飞溅到墙上。)
(O5-1立即存活,并成为了人类。)

(O5-1坐直了,并保持4分钟以上不动。)

(他用手抹干净了头上的血,并离开了房间。)

所以……已经死去的O5-1朝着自己的脑袋来了一枪,把自己给轰活了?

什么情况?是我对死亡和存活的理解和别人不一样吗?还是另有原因?

而且文档就这样结束了?看来我们的疑问永远不会得到解答了。

……

等一下,不得存活也不得死亡?

第三部分:人被杀就会死,除非不会

我相信大部分人第一次看完这篇SCP后都是一头雾水。为什么基金会要毁灭地球甚至是所有的生命?基金会为什么激活了SCP-5884?为什么O5-1会在死亡的状态下活动自如,甚至自杀?

破局的关键,在SCP-3980。(解密在此)

简单来说,被SCP-3980直接杀死的人会被他人视为还活着,而被SCP-3980的效应所传染的活人会被他人视为已经死去。

这就是我认为作者提及SCP-3980的原因:暗示我们5884与3980的相似性,也就是死亡和存活的错乱。

以下是我的结论(同时也是作者自己的解释,这还是我自己解密完了以后才在西班牙语的基金会WIKI评论区里找到的):SCP-5884是基金会(具体来说,是O5-1)为了“确保人类的生存”而激活的一种效应,而激活的结果就是,经过一系列“难以理解的机制”后,基金会在本体论的层面上搞砸了“死亡”和“生存”的定义。

为了“确保人类的生存”,就必须定义何为“生存”。我们可以说生存是有意识、能运动、身体机能正常运转等等,但这些只能说是生存的表现形式,语言并不能很好地去描述那个让“生存”成为生存的本体。强行定义导致世界的本源发生了变化,“死亡”“生存”的本体错乱了,它们已不再是我们熟知的那种状态。

O5-1为了确保人类“有意识、能运动、身体机能正常运转”,于是这个世界便让“死亡“的人也有了这种能力。世界开始认为O5-1是“死亡”的,O5-1尝试搞清楚这一切背后“难以理解的机制”,可开枪自杀却仅仅是让世界将他转变成了“生存”的状态。现在,基金会正在不惜一切代价去修正这一错误,通过废除4043、传播3002、停止收容2935等方式,尝试让我们所熟知的死亡重回这个世界。如果失败了,那么所有人都将保持在“不得'生存'也不得'死亡'”的混乱状态,直到基金会想出解决办法为止。

这就是SCP-5884了,一篇用最短的文字描述了基金会尝试挑战死亡却惹出了更大的麻烦的故事。

感谢我的一位博学的朋友为我解释本体论。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