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SCP-7972 - Y代表青年
评分: +39+x

原文:SCP-7972
原作者:minminminmin
解密者:two cattwo cat

这不是重复或误发。因为先前主页上另一位作者关于该SCP条目的解密1存在大量线索疏漏,已经达到了(本人眼中)作为一篇解密而言不可原谅的地步,故在此另开一页,阐述自己的理解。因目前原作者并未给出官方解答,故此篇多数内容也只是笔者的主观臆断,读者可自行斟酌选择接受。此段仅为对于为何攥写本文的原因阐述,不具备针对任何人(而非文)的攻击或恶意,笔者尊重每一位愿意为这个网站做出贡献的成员。

下面正文。


首先,当读者点开这篇文,如果你不是个连只有五十字的收容措施都要跳过的家伙,那么你会看到:

SCP-7972已从弗罗里达,█████████████的原址整体迁至Site-17 Alpha-187,大型项目存储室。

哇哦,整体搬迁。看上去是很棘手的玩意,因为这件事想必是很耗成本的大工程。有什么理由让我们这样做,而不是原地隔离它呢?

SCP-7972为一栋两层四室的单元住房

确实大工程。它一定非常危险……等等,我们刚才是不是看到过

项目等级:Safe

……啊咧?

总所周知,项目等级取决于收容难度,所以我们找来工程队小心翼翼把一座大房子维持原样搬到另一个大房间里,可实际上它根本不会突然长出两只脚或者开个传送门跑掉?那我们这么做是为了……

啊哈。站点内部的大型存储室,想必不是普通民众能随便进的地方;那么很明显了,从这里开始,基金会想要掩盖某物/某事的意图就开始展露马脚了。让这座屋子脱离群众视野,避免无关人员看见它只是第一步。继续吧,看看基金会在耍什么幺蛾子。

使用时间约在十年左右

未在其中找到SCP-7972原买主的记录。该住房原占地仍按█████████████资产记录为未出售。

一处矛盾!哦,等等,真的是矛盾吗……

这并不罕见,本森伍德公司在弗罗里达,█████████████的另外16套住房也存在这种出入。

……不负责任到让人无话可说的公司,对吧?呃,不,数量有点多了。很难想象什么样的员工能犯下十七次相同错误,那么我们换一个角度思考,一间没有出售的住房,和已出售的相比,有什么优势?

它们需要应对更少的检查,包括但不限于物业,人口普查,核酸检测(玩笑)等,唯一必要的维修工作也可以由公司本身的队伍负责。这意味着什么,显而易见:

这家公司将自己的房屋避开市面上的出售合同,私下供个人或团体使用。嗯,租金想必不便宜,另一个角度的让人无话可说。那么现在我们知道了,基金会正在努力掩盖一个曾经可能有过不光彩用途的存在,很顺利——除了这个用途是什么依然蒙在鼓里。

向下。

当点燃时,因灯丝受热膨胀,观察到指骨在灯泡玻璃内弯曲和抽搐。

当加热时,因金属丝受热膨胀,可听见指骨而在铝板上产生刮擦声。

因金属丝受热膨胀,标准操作会导致指骨在加热元件周围反复缠绕。

继续操作████████████████████████████████████气味,或由于塑料受热膨胀所致。

一个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典型案例。肯定不是受热膨胀,但那是因为什么?现有的信息似乎还不足以推理,可是这篇文只剩最后一段了,没有折叠没有迭代没有隐藏字,我们还有翻盘的机会吗?

它来了。

(指骨们的DNA)59.64%来自于1982年至1986年间在迈阿密谷教学医院接受过整形外科治疗2的患者,没有人能够回想起他们当时的病情。

剩下40%呢?我们并没有看到“其余40%来源不明/数据不匹配”这样的话,而这篇文中的基金会甚至细节到,什么型号的家电在什么时候(精确到日)被召回,数据也准确到小数点后两位,很难想象他们会出现这样的低级遗漏。

基金会知道剩下40%人体组织来自哪里。基金会不想告诉你他们来自哪里,就如同不想告诉你手指因为什么原因而抽搐。

然而,对SCP-7972内指骨运动的视频分析表明,其行为模式并非不与年龄在████████之间的人类对象的██████████相契合。

这个别扭的句子,我个人理解为,言下之意:我们找到的人都不是孩子啊,所以手指的行为模式和孩子相同是很奇怪的?

但是。

于1982年至1986年间在迈阿密谷教学医院接受过整形外科治疗。

翻译:其受伤时间最起码早于1982年,即,早于第一批电器被生产出来。

同时,假如一个人在1986年是成年人,那么,1974年呢?

那时ta有可能,很有可能,还是个孩子。

还有证据指向这一点吗?这时候,也许我们可以先抬头看看收容措施,再低头看看最后一个脚注。

有关测试或转移要求,请联系Site-17幼童福利科,心理学部,Michael Pedersen Jr医生。

参见Pedersen于1995年的第一篇论文。

天杀的。

那么,在进入最终环节前,这里还有最后一个缓冲带……为什么在全文中,“SCP-7972”始终指代房屋本身,而家具们甚至算不上SCP-7972-1/2/3/4?

看这些。

房中每盏██吸顶式灯/每台██烤面包机/每台██电吹风/通过███串联式美国电源板

发现没有?即使把黑条去掉,也完全不影响阅读。那么,考虑到这篇文中,基金会的严谨和遮遮掩掩——

黑条部分,是为了准确描述必须加上,但为了掩盖信息必须隐藏的内容。换句话说,它们或许,大概率,是一组有着相同特点/信息的限定词……

“SCP-682的左前爪”会被编号为SCP-682-1吗。

来吧,是时候了。让我们面对我其实并不是很想看到的结局吧。

  • 首先是剩下40%的DNA,根据现有的信息合理联想……它们大概率来自1972-1982年儿童神秘失踪案的受害者们。在这座屋子里遭受过苦难的孩子,抗过了这一切的被记忆删除后接受治疗,未能扛过的……让我们默哀三秒。
  • 这些可怜的孩子们,身体的一部分被切割取下,或者更惨,而这一切只是为了,以这座房屋为载体,制造一个大型的,完整的,具有独立心智(下划线表示此点存疑)的生物。

我们成功了吗……?可能,但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在我们头上盘旋着呱呱叫:

为什么基金会要把这玩意对外界隐藏?

天啊。我们甚至有会飞的卫星狗,有延申几百公里的管道,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无底洞,但我们不能有一间,从外表上看完全无异常,不会自己搞事(原文:在SCP-7972的每个房间安装运动探测器,预计不会自动激活。),甚至即使通上电,你不凑到家具们面前也不会注意那里面有什么的房子?

真是个幸福的世界(才怪)。

那么唯一的解释,基金会不能容忍与这个项目相关的某些事情,发生哪怕一点点的意外。为此,他们甚至可以大张旗鼓转移一座两层四室的单元住房,对孩子们大规模使用记忆删除。那么,这件事究竟是什么——

很遗憾,我不知道。呃,这是认真的。即使把文章翻个底朝天,这所谓的“事情”依然像蒙托克程序一样,把自己的真身藏得严严实实,我们只能一窥它那门缝中露出来的,令人浮想联翩的结局:

Pederson用了将近十年,才根据这座房子(或者说,这个孩子)面对痛苦时的反应,总结出一篇有关年龄在████████之间的人类对象的██████████行为的论文。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