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SCP-CN-731 - 黑色日落
评分: +71+x

历史不会被忘却。它能被封闭一时,但不可能被永远封闭下去。

SCP-CN-731 - 黑色日落

收容代号: 梦魇日落黑/ 作者:IkaiteIkaite

在阅读这篇解密之前,笔者强烈建议读者先熟悉SCP-CN-731以及SCP-4007这两篇文档。


各位朋友们好,我是BruceWu0463。笔者一直很喜欢反常部相关的文章,喜欢它们严肃的临床腔语言背后所蕴含的历史感和失落感。很遗憾,由于笔者能力有限,没有办法为大家带来一篇自己认为可以称得上合格的反常部文档,因此我能做的,也就是为大家带来最近的一篇反常部佳作,SCP-CN-731的解密,来谈谈自己的理解。

其实一开始看到SCP-CN-731的草稿时,笔者并没有搞懂作者IkaiteIkaite到底是想表达些什么。但不管怎么样,这篇文章中所蕴涵的历史沉重感还是扑面而来,让笔者第一时间爱上了这篇文档。早在文章的草稿阶段,我就抱着好奇的心理去询问IkaiteIkaite,在他谈了谈自己的写文思路以后,笔者不得不承认,自己被他的构想以及这篇文章的行文思路所深深折服。为这篇文写解密的想法,也就是在这一刻萌发的。

那么废话不多说,我们马上开始。


— 第一部分:描述 —

SCP-CN-731的地下部分曾遭受严重的人为破坏,且现有记载暗示这一破坏行为是IJAMEA于1945年日本战败前夕刻意进行的。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这篇文档的收容代号“梦魇日落黑”。看起来中二气息满满,是吧?类似的“收容代号”其实并不是本文的首创,在 SCP-2317中已经出现过了名为“梦魇摄政红”的代号。

然而,在这样一篇编号为SCP-CN-731的文档中,“日落黑”(以及标题的“黑色日落”)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另一个含义——臭名昭著的日本关东军防疫给水部队,而这支部队的番号正是731。在上映于1988年12月1日(建议记住这个日期)的香港影片《黑太阳731》中,“黑太阳”一词正是被用于形容这支部队的。在中国历史乃至于世界历史上,这支部队都以其进行惨无人道的实验和散播生化武器等反人类的罪行而为人所知。毫无疑问,这意味着本文的主题将与这支世界历史上最邪恶的部队之一有关联,这篇文章的展开将会十分艰难和沉重。

我们先从描述开始看起。

SCP-CN-731为一座位于中国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大理石质建筑,其入口处正门上方悬挂有青铜质标牌“SCP基金会反常部SCP財団 怪奇部門"字样;标牌后方的大理石上刻有IJAMEA徽标。

这段话透露了几个信息:

  • SCP-CN-731与反常部有关。在基金会系列中,反常部一般使用十分片段化的描述方式,其内容往往是有关于基金会已有收容物“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 SCP-CN-731与IJAMEA有关。这是一个以二战时期日本为背景的goi组织,带有明显的军国主义色彩;在许多设定中,这一组织通过超自然手段辅助二战期间的日本进行对多个国家的侵略,但结局毫无疑问是失败的。
  • SCP-CN-731位于哈尔滨市,这里也是731部队当年的驻地。这一点更加印证了SCP-CN-731与这支部队有关。

该徽记已明显被人以划刻方法毁坏,但仍然能勉强辨认。现时对该建筑的调查确信此建筑于1940年前后由IJAMEA建造,基金会应当于1945年日本战败前后接手此设施,但被发现时上述与基金会有关的标牌已存在。资料显示该建筑可能与IJAMEA于1936年开始推行的神化计划有关。

看来,这是一个历史久远的异常。在这句话中隐藏了两个关键信息。第一点是“IJAMEA的徽标被人为破坏”。看来IJAMEA不希望别人知道他们与这座建筑的关联。这一幕是不是有点眼熟?

另一点则是 “该建筑可能与神化计划有关”。文中的“神化计划”一词则链接到了SCP-4007一文。这是什么?

SCP-4007作为主站4k竞赛的第28名,其描述了一个名为“神化计划”的行动。根据4007原作者weizhongweizhong的设定,这一计划的目标是通过人体实验创造出具有超能力的士兵,而这项计划的实施者,正是731部队。和IJAMEA的其他计划一样,这项计划最后还是失败了,而计划所创造出的五名士兵最终被派去封印一个被日本召唤出的不明实体。至于这个实体是什么,在SCP-4007原文中并没有说明。

读到这里已经不难发现,SCP-CN-731可能正是SCP-4007的“不为人知的另一面”。然而真的只有这么简单吗?

记住这些信息,继续往下看。

在入口处大厅内部的地板上多处可见铺以黑色瓷砖铺设的圆形图案,其圆形轮廓最内部的图案设计与旭日旗类似,但内部包含的黑色放射线为12条而非旭日旗图案中常见的18条。类似的图案曾经在IJAMEA相关档案中见到,被认为与IJAMEA曾进行的仪式性神秘主义活动存在关联。

这里直接暗示这座建筑与“仪式性神秘主义活动”存在关联。

人员可以经由大厅背侧的走廊进入SCP-CN-731的地下部分。该区域曾遭受严重的人为破坏,且现有记载暗示这一破坏行为是IJAMEA于1945年日本战败前夕刻意进行的。地下部分的建筑布局可能与前文提到的“黑太阳”符号一致。其圆形中央大厅周围分布有12条走廊,其中的1条走廊目前仍被封锁而无法进入。其余的11条走廊各自通向一个内部形状和空间大小基本一致的房间,但房间内部布局各不相同,可能被用于不同的用途。

在这里,文档与之前一段的“黑太阳”符号形成了呼应。看起来这一整个异常的用处,就是用来执行某项仪式。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点在于,“SCP-CN-731的地下部分曾遭受严重的人为破坏,且现有记载暗示这一破坏行为是IJAMEA于1945年日本战败前夕刻意进行的。”再次呼应前文,我们所提到的“IJAMEA的徽标被人为破坏”。很显然,IJAMEA的仪式成功了,但是出于某些原因,他们不希望自己的这些行为留下痕迹。因此他们才会刻意地想要对这个异常进行破坏,似乎是要销毁些什么。

那么,IJAMEA到底想销毁什么?SCP-CN-731的职能是什么?那么我们便往下走,看看位于地下的那12个房间,从而推测出隐藏在这个异常背后的蛛丝马迹。


— 第二部分:1-5号房间 —

尘封的往事。

1号房间:
自发现时起即可进入。房间内部温度可低至零下40度左右;墙壁、地板与天花板均结冰。房间中心位置摆放有一堆结霜的干松针(松树叶)及树枝;顶端放有一截人类指骨,表面存在血迹。除此之外没有其它额外布置。

极度的寒冷。松针和松树都是中国东北部的典型植被。“顶端放有一节人类指骨,表面存在血迹”暗示了一场灾难的发生。有人死在了这场灾难中,而且死得很惨。值得一提的是,731部队曾经做过人体抗寒能力的实验。

2号房间:
自发现时起即可进入。房间内部布置有一套简单的生活设施,包括简陋的床铺、铁桌、厕所等。房间一侧墙壁的一个小桌上放有一个玻璃罩,内部装有一只老鼠干尸及一小瓶密封于玻璃安瓿中的已干涸血液。受试者触碰安瓿后表现出典型的腺鼠疫及肺鼠疫早期症状,约7日后自行消退。

“老鼠干尸”,我们都知道生物实验的初步阶段都是使用老鼠作为实验对象的;但是更加值得注意的还是最后那段话。“受试者触碰安瓿后表现出典型的腺鼠疫及肺鼠疫早期症状,约7日后自行消退。”

731部队执行过的另外一项惨无人道的实验,便是将鼠疫杆菌注入试验者体内,观察其反应。除此之外,731部队曾在东北地区以细菌战为目的刻意释放过鼠疫,而这场人造的瘟疫的余波,直到1950年代才被逐渐完全扑灭。

3号房间:
自发现时起即可进入。房间内部包含一台产于1936年的已损坏真空泵和一台大型圆柱形钢质真空室,内部空间大约可以容纳一个成年人,在表面存在一个圆形玻璃舷窗,内嵌石英材质窗口。房间另一侧摆放有一把椅子和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置有一支1930年代生产的钢笔和一本空白牛皮笔记本。

“房间内部包含一台产于1936年的已损坏真空泵和一台大型圆柱形钢质真空室,内部空间大约可以容纳一个成年人,在表面存在一个圆形玻璃舷窗,内嵌石英材质窗口。”一句相当明显的暗示。很显然,曾经有过数量不明的成年人个体在那个真空器皿中待过,而旁边摆放的笔记本,显然就是来记录实验对象的反应的。

731部队曾经执行过的第三项惨无人道的实验,也是血腥程度相当之高的一项。一个人被推进真空实验舱,舱门关闭后,里面的空气被快速抽出。由于人体内外环境形成的压强差,受害者的身体开始迅速膨胀;最后在极度的痛苦中,这个人的身体发生了爆炸,当场死亡。

4号房间:
自发现时起即可进入。房间被一块厚石英玻璃(SCP-CN-2731-4)分隔为两部分,经由一道可密封的铁门连接。入口处一侧房间内包含一个悬挂的鸟笼,笼中有一只已脱水的八哥(Acridotheres cristatellus)遗骸。另一侧的房间内包含一张长办公桌、两把椅子,桌子上放置有数本笔记本,一本摊开的笔记本上画有芥子气的分子结构图。

注意此处提及的“笔记本上的芥子气分子结构图”。众所周知,芥子气是一种毒气,并且曾被广泛地作为化学武器使用。如果查阅相关资料不难发现,731部队也曾进行过相似的实验:将大量的人推进毒气室,随后一边谈笑着一边看着毒气室中的受害者痛苦地死去。

5号房间:
自发现时起即可进入。房间内部包含一张铁质解剖台、一套医疗灯具、数个铁皮柜和一套完整的钢制医学解剖工具。医疗床上铺有一张粗糙的麻布质地床单,表面几乎完全被血染红。对血样的初步分析检出了至少来自███名不同人类个体的DNA。一把钢质解剖刀被放置于床单表面。

提取出相关信息:“铁质解剖台”,“一套医疗灯具”和“一套完整的钢制医学解剖工具”。被血染红的床单暗示了这张解剖台“送走”了数量绝对不在少数的受害者。后面的“至少来自███名不同人类个体的DNA”一句不仅验证了我们的猜想,更是直接点名了这些受害者的身份:人类。

731部队的第五项臭名昭著的实验:活体解剖。他们将被抓过来的无辜受害者称为“马路大”,在保证受害者绝对清醒的情况下,对其进行活体解剖,理由是“保证实验数据的精确性”。受害者发出凄厉的惨叫声,最后血淋淋地死在手术台上。更加残忍的是:每一个731的医师都是具备活体解剖的技能的。

内容推进到这里,这座建筑与731部队之间的关联已经显而易见了。不难发现,这五个房间里的物件,似乎都有着明确地“记载”着某一项罪行的功能。但为什么这些物件会被保存在IJAMEA的设施里?让我们联系本文最开头的一幕思考一下:

该徽记已明显被人以划刻方法毁坏。

SCP-CN-731的地下部分曾遭受严重的人为破坏,且现有记载暗示这一破坏行为是IJAMEA于1945年日本战败前夕刻意进行的。

IJAMEA在有意回避他们和这些建筑之间的联系。换言之,他们在回避和这些罪行之间的联系。


— 第三部分:8-11号房间 —

实施计划。

房间编号:08
曾为封闭状态;铁门上写有文字“神化”。于1945年12月31日被观察到开启,同时门上的文字消失。房间内为类似于实验室的布置,但极其混乱。房间被发现时地上掉落有一面残破的IJAMEA旗帜,推测曾被挂在墙壁上。除此之外,房间内的布置还包括一台显微镜、一个手术台、一套解剖工具、一套手术工具、一张办公桌、一把椅子。在办公桌表面发现了大量IJAMEA遗留的文件;这些文件此前从未在其他地方被发现过。房间的角落里放置有一组6个玻璃质标本罐,内部分别存放有人心脏、颈部皮肤、舌头、眼球、右手和大脑的组织标本。这些标本似乎具有轻微的现实扭曲效应。

我们暂且跳过6,7号房间,去看8号房间。至于为何,之后再说。

注意到8号房间的铁门上直接写有文字“神化”;但是在房间开启后,文字就消失了。大量的遗留文件和掉落在地上的IJAMEA旗帜,以及房间本身类似实验室的布局,都在暗示这个房间对应的正是SCP-4007的核心:神化计划。然而,混乱的布置和掉落在地上的旗帜,这样狼狈的一幕本身已经暗示了IJAMEA——或许也是军国主义日本——最终的失败。

在一片狼藉中,却偏偏有六个标本被完好无损地保存了下来。这六个标本都是人体的部分器官。说到这里,让我们回到SCP-4007的文档中来。

SCP-4007提到过,五名异常士兵的能力实际上来自他们身体上移植的部分器官。这些器官在4007-1~4007-3被杀死时,也被4007-4一并带走。

  • SCP-4007-1的异常能力为释放闪电。在他死后,其体内的多个器官被带走,正对应了标本罐中的第一个——心脏;
  • SCP-4007-2能够以肉身抵抗热武器的火力,显然其异常在于皮肤。4007-4在杀死他之后也取走了他身上的皮肤,毫无疑问,“颈部皮肤”即是暗示4007-2。
  • SCP-4007-3,能够迫使听众相信自己所说,其具有现实扭曲效应的器官肯定具有发声,或者是辅助发声的功能,这里可以对应上舌头。这也是他死后被取走的器官;
  • SCP-4007-4能够让自己从他人的认知中隐身,具有一定程度的逆模因效应。毫无疑问这对应了眼球。
  • SCP-4007-5,可随意变换自己的物理外形。这种工具一般的性质,很容易使人联想到右手。

然而,最后还有一个标本没有对应——大脑。如果仔细思考这个问题,不难发现一件事:心脏、皮肤、舌头、眼睛、手都可以移植,但唯独大脑绝对不行。那么,为什么这个标本会出现在这里?它是否对应于某一个不为人知的SCP-4007个体?

当我们在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别忘了另一项描述:

这些标本似乎具有轻微的现实扭曲效应。

从字面含义来理解,所有的这些能力都意味着对现实的扭曲。这里的隐喻我们暂且不做展开,让我们放到最后再来讨论。

房间编号:09
曾为封闭状态;铁门上写有文字 “镇灵镇霊 ”。于1948年11月3日被观察到开启,同时门上的文字消失。内部布置类似一简易日式神道教神社本殿内部,但所有物件上均没有文字。在房间最里侧放有一块玄武岩质黑色无字石碑。
受试者触摸石碑表面后于接下来的连续数日间,受试者声称自己睡眠时一定会梦到”数千万人站在黑暗中看着自己“的场景。根据受试者的描述,最靠近自己的人大多”身体受到了严重的伤害“。

日本臭名昭著的靖国神社旁有一座很小的神社,名为“镇灵社”。9号房间的“镇灵”一词正源于此。按照日本神道教传统,战争幸存者的后人应当同时祭祀参战的双方;这座“镇灵社”正是为此而建。毫无疑问,9号房间也起到了相同的作用。结合上下文,不难理解这座房间所祭祀的正是日本侵略战争的千万受害者。

然而,有一点却还没有被提及。“镇灵”与“慰灵”两个概念在神道教中也有区别——“镇灵”,毫无疑问,侧重于“镇”;相比靖国神社的规模,“镇灵社”只是一座相当简陋的小型神社,这也说明了一点。这些神社并不是为了“抚慰”死者的灵魂,而是为了“镇压”,和日本右翼当前对于战争的否认态度如出一辙。

那么,他们在怕什么?这个房间为何会与其它诸多记载了罪证的房间一起,隐藏在这座神秘建筑的地下?

房间编号:10
曾为封闭状态;铁门上写有文字“驻留駐留”。于1988年11月30日被观察到开启,同时门上的文字消失。房间内为一符合IJAMEA规制的标准六人宿舍,床铺上方的姓名均被划去。其中一张床铺无人使用,其余五张床铺或多或少存在被使用过的痕迹。在房间内部的五个床铺对应位置分别回收了下列物品:

  • 一号床铺:一张家庭合影(其中年轻男子与SCP-4007-1面部特征相符)
  • 二号床铺:一本日记(所有者姓名为“本田隆史“1),记载了自己在菲律宾服役期间的见闻。
  • 三号床铺:一本1946年出版的日语《共产党宣言》(扉页以日语写有“致我的朋友和同志,饭田丈一郎友人である同志の飯田丈一郎氏へ”字样),内部夹有一封介绍饭田丈一郎2于1946年加入日本共产党的信件。
  • 四号床铺:一张装裱过的日本昭和天皇裕仁正面全身像,被一面旭日旗包裹。
  • 五号床铺:一个日式歌舞伎面具。
  • 六号床铺:未被使用。一名身着昭和时代日本高中男子制服的年轻男性遗像被放在床头。照片的面部位置沾有血迹且被严重损坏,无法辨认面部特征。

一间标准的六人宿舍,显然是为了“神化”计划的成功者准备的。毫无疑问,这些床铺对应的正是不同的SCP-4007个体。一号床铺和二号床铺对应的SCP-4007-1和SCP-4007-2是普通的日本士兵,他们的能力也完全为战斗而生。SCP-4007-3 的战后经历也与三号床铺遗留物品里的物件相匹配。沿着这个思路,我们不难推断出四号和五号床铺属于4007-4和4007-5。从遗留物品可以看出,4007-4是一名狂热的日本右翼分子,而这一点对接下来的剧情展开十分关键。

那么,第六个床铺属于谁?

毫无疑问的是,第六个床铺摆放的是一张遗照,并且面部已经很难辨认,换言之,我们无法得知六号床铺曾经的主人是谁。但唯一可以确认的一点就是,他一定已经死了。SCP-4007曾经提到神化计划有无数的失败受试者,那么我们应该也可以推断出六号床铺的主人是他们之中的一员。

还记得8号房间的第六个标本罐吗?那个标本罐里装着的是什么?是大脑。这两者之间,是不是存在什么关联?抹去面部的遗像意味着不再有人记得他是谁;从8号房间的标本罐顺序不难推断出他所接受的改造,很可能是脑部移植。大脑同时也是思想的象征,然而脑部移植手术却只有死路一条。毫无疑问,这是在暗示那些在二战中被军国主义思想蛊惑和洗脑、加入侵略军,却为此付出生命代价的日本年轻人。他们为这种错误的思想丢弃了一切,最后却什么也没剩下。

军国主义所害的,并不只有受侵略国的人民。

房间编号:11
曾为封闭状态;铁门上写有文字“压制制圧”。于2002年8月26日被观察到开启,同时门上的文字消失。在房间的地面上掉落有一封信,收件人姓名被刻意抹去,而寄件人姓名为“西村辉夫西村 輝夫3
信件内容似乎涉及五名SCP-4007成员之间的立场分歧和行动计划,但大部分内容由于被水浸泡而无法辨识。信的最后两行仍然可以准确读出:
松井君,停手吧。别在罪恶的路上继续走下去。松井くん、やめてよ。罪の道を歩み続けないでください。
我们别无选择,历史就在那里。私たちには選択の余地はなく、歴史がそこにあるから。

寄件人西村辉夫是SCP-4007-5。SCP-4007-4名为松井茂,很明显他是这封信的收件人,但他的名字却被抹去了——毫无疑问,他没有真正地接受这封信。

在SCP-4007中曾提到过,4007-4和4007-5是仅有的两个目前依然在世的4007个体,而两者在对待自己的任务上存在明显的立场分歧。4007-4寄望于集中力量与那个被他们封印的未知存在决一死战,而4007-5则认为他的方法完全错误。在4007中提到,有个疑似是4007-5的人给基金会的收容专家留下了一张纸条:

切勿记起我。切勿信任叛贼之言。至关重要的是,切勿忘记他为达成我等使命而误入歧途后所盗之物。

他认为4007-4是“叛贼”,且“误入歧途”。

在这封信中,我们或许可以窥见更多的端倪。4007-5认为4007-4的所作所为是“一条罪恶的道路”,并且强调了“历史就在那里”。可以看出,他们所致力于“封印”的那个存在,正是“历史”的一部分。尽管4007原文也提到了这个不明存在是日本亲手释放的,但“历史”真的只是指代这件事吗?结合SCP-CN-731的全文内容,我们不难发现,这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 第四部分:6,7,12号房间 —

封印。

带着重重谜团,我们最终走进了我们此前刻意跳过的三个房间。是时候揭晓谜底了。

房间编号:06
自发现时起即可进入。为一间档案室,内部包含大量IJAMEA于1936~1945年期间行动的档案。根据O5议会的指令,相关内容已被永久封存。一台已经损坏的录音机被发现于房间内的办公桌上。
受试者试图开启录音机。尽管在场的其他人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受试者声称自己听到了"震耳欲聋的咆哮声与呻吟声,然后是以日语喊出的几句话4,最后在爆炸声中结束”。由其他受试者重复这一操作似乎可以获得不同的音频,但均包含“咆哮声与呻吟声"、"日语的交流与呼救”和“爆炸声”三个要素。由于这段音频无法以任何手段获得或录制,目前未能获取更具体的资料。

注意录音机中的音频,是用日语喊出的呼救声。另一侧,咆哮声与呻吟声似乎暗指了反抗日本军队的军民们的痛苦与愤怒;爆炸声则意味着受侵略的一方对日本侵略者的反击。

毫无疑问,军国主义的末日即将到来,而日本侵略者终于尝到了他们自己种下的苦果。然而,这样一份内容被隐藏在IJAMEA的档案室里,似乎又另有所指。

房间编号:07
自发现时起即可进入;该房间铁门被破坏是导致SCP-CN-731被发现的直接事件,发生于1945年8月14日。房间内部被严重破坏,中心地板上存在一个巨大坑洞,内部除了一些严重坍塌的墙壁之外还堆放了大量不完整的人骨及主人未知的个人物品。其中的人骨经统计大致分别属于约3500名不同的人类个体,其年龄自2岁至90岁不等。
于其中发现一张六人合影,内容为一对农村装束的年轻男女怀抱一个婴儿,身边还有一男两女三个幼儿。受试者在注视相片30秒后情绪变得极不稳定并掩面哭泣。任何试图向受试者询问相关内容的尝试都失败了。

注意合影中那对年轻男女的装束,是农村。很显然,照片中的人是中国平民。这张合影能够让受试者在30秒之后便情绪崩溃,仅仅是通过文字我们都能感受到片中人深深的怨念。

除此之外在房间中还发现了大量的人骨,分属3500个人。而在抗日战争中死去的中国军民,数量为3500万。显然作者设置这样一个数字意有所指。这个房间开启于1945年8月14日,一天之后,日本投降。毫无疑问,这个房间是日本侵华这件事本身的“罪证”。

房间编号:12
至今仍为封闭状态;铁门上写有文字“忘却”。门曾被五道铁链封锁,其中第一、二、三、五道铁链已经断裂,仅剩第四道铁链维持着铁门的封闭状态。
鉴定结果表明第四道铁链已经处于金属疲劳状态,在可能的未来将随时发生断裂。

唯一一间仍然处于封闭状态的房间。如果对上文的内容还有印象,不难发现铁门上所有的文字都会在铁门打开的时候消失,而这扇铁门上的文字是“忘却”。毫无疑问,当铁门打开的时候,这些文字也会消失,而阻止铁门被打开的,则是五道铁链,其中四道已经断裂。

是不是想到了死亡三人、放弃一人,仅剩一人还在坚持的“平房五将”?

没错,最后那一名苦苦维持阵地的4007-4,对应的正是第四根铁链。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防止第十二道大门被打开,或许那里面有我们想要的一切答案。但……也或许,他只是为了维持“忘却”两个字。

这是不是就是五个人所拼命封印的东西?而他们最终的手段,就是“忘却”?当我们把话题推进到这里,全文的答案已经不言而喻了。


— 第五部分:总结 —

历史不会忘却。

让我们开始总结一下我们之前发现的所有线索。

  • 这座建筑本身带有仪式性的功能,且IJAMEA在有意地切割它与这座建筑的联系。
  • 这座建筑内部存放着大量日本在二战期间的罪证。
  • 这座建筑与神化计划有关,而神化计划的目的是封印某个不明的实体。
  • 这个“实体”似乎与历史有关。

这里要重新提及一个之前的线索。当每一扇铁门被打开的时候,其上的文字就会消失,而房间里往往存放着与这些文字相关的罪证。如果我们把铁门本身理解为一道封印,那么某种意义上,铁门上的文字也就是它的建造者所采用的、隐藏罪证的方式。而当铁门打开的瞬间,这些隐藏罪证的方式失效,其中的一切证据也就自然地曝光在了世界的视野之中。

让我们回想一下第十二道铁门上的文字——“忘却”。没错,“忘却”就是他们隐藏罪证的最终手段,却也是4007苦苦支撑的封印。两者结合之下,我们不难发现,4007试图封印的那个实体,正是日军亲手犯下的罪行所遗留的。

和4007一样,SCP-CN-731依然没有明确点出这个实体是什么。然而,它所代表的意义已经不言而喻了。借用作者在评论区的一段话:

那五边形里根本没有什么怪物,沉没在海底的日本舰队并不是遭遇了什么超自然力量,他们只是死于军国主义日本犯下的罪恶和家乡被侵略的数亿人民的怒火和正义抗争。

让我们再回想一下6号房间里的那段代表着战斗的录音——他们试图封印的,并不是什么“超自然武器”和“异次元邪神”。他们只是害怕,自己曾经亲手犯下的、堆积如山的重重罪孽,最终被暴露在阳光下。一些人害怕为此受到他们本应得的惩罚。当年的他们害怕的是受侵略国军民的正义抗争,而如今他们害怕的则是背负自己的历史责任。

SCP-4007的评论区下,也有人对这个实体做出了自己的解读(原作者HumidHermit,当前已删号):

This invisible monster that he is fighting, the one that sunk so many Japanese ships, symbolizes that in war, anyone has to suffer.

他们在封印的,就是战争本身的具现化。然而,战争并不总是邪恶的(尽管它总是残酷的)。被侵略的数亿人民为了夺回自己的家园所进行的英勇斗争毫无疑问是正义的,而这种正义,正是已经被军国主义带上邪路的日本所最为惧怕的。正因如此,他们才要不惜一切代价来否认这段历史。而他们的手段,正是像我们在08号房间的解密里所写的那样,通过各种手段——舆论宣传、思想、隐匿人证物证等等——扭曲现实

这篇文章里,SCP-4007的五个人很显然被赋予了不同的意义。他们所执行的封印仪式,其实也象征着日本右翼在掩盖军国主义日本罪恶历史时的尝试;他们的能力,正是这种尝试所使用手段的象征;而他们的命运,则是战后日本不同人的命运:

侵略军人被他们亲手制造的战争机器绞杀,无辜的平民葬身于燃烧弹的烈火。历史的马车后只留下伤痕累累,当年军国主义思想的残党对事实的扭曲和视而不见却反而延续至今,就像封印程序中存活到最后的两人。

然而,就像是第四条随时都要断裂的锁链一样,这样的手段最终会成为徒劳。

我们回看7-11号房间开启的日期,还会发现作者精心设计的一个暗线。7号房间,1945年8月14日,第二天日本天皇宣布投降;8号房间,1945年12月31日,第二天裕仁天皇发布人间宣言,否定了一直以来笼罩日本天皇全身的神格;9号房间,1948年11月3日,第二天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决日本战犯;10号房间,1988年11月30日,第二天电影《黑太阳731》正式在香港上映;11号房间,2002年8月26日,第二天东京法院承认731部队的细菌战罪行。我们可想而知,当第四条锁链也最终断裂,第十二道大门被打开之际,会发生些什么。

而锁链断裂的那一天,已经不会太远了。历史不会忘却,也不会被忘却

以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