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铁
评分: +23+x

—-—
现在
—-—


石村秀夫想要再次校准一遍他的运动辅助。从被唤醒开始,他右腿上的电机就不太灵光,随动控制有时会有大概半秒左右的延迟。他担心这会要了自己的命…

毕竟一名85岁的老人想要在战场上奔走,基本全部得倚仗外骨骼。但队长,在门右侧排在第一个的那驼背老头,似乎并不想因为这种问题等太久。他把石村调到后面去,随后直接开始倒数。

突入准备。三,二,一。

世纪初制造的古董铁门上被轰出一个大洞。老人们从中鱼贯而入。石村透过瞄准镜望见两只SK-BIO-Λ。在植入物的辅助下,那血肉怪物身上的每一个毛孔以及毛孔里的螨虫他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扣动扳机。主核心一枪,头部再补几发。“恶鬼”在抽出骨刀之前就被轰成了渣子,附肢和内脏溅了一地。满屋子的烤肉味。

区域净空。

区域净空。

区域净空。嘿,你们真的觉得这里会有什么所谓的高危实体吗?怎么看都只有几只SK-BIO。你觉得这种傻大个会整那些高科技?

你要相信管理局的判断。他们说有那就一定有。

可这?都第四次了?依然扑了个空。

你是在质疑WAN的意思吗?

抱歉…神父,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管理局有的时候…

怀疑基金会即是怀疑WAN,石村。你可能不再适合在现实层中执行任务了。这次回去后我会为你注销肉体。

嘿神父,别那么…

猩红的大字突然出现在石村的视野之中,紧接着颧骨上的视觉植入物开始升温发烫。

塞尼斯托系统故障

- 707#自检失败

- 342#远程支援不可用

植入物从石村的鼻子两旁自动弹出。视觉辅助被注销的混乱感让一时他无法睁开眼。听着接连不断的植入物落地声和队友的惨叫声,石村意识到自己不是唯一中招的人。他顶着不适感强行睁开了眼试图抄枪战斗,但屋内似乎有些细节和他上次闭眼前不太一样了。

比如说那只人手。在合眼前那是只畸形的骨刀。再比如说那颗脑袋。SK-BIO的脑袋应该比人脑袋大很多。再比如…

哦,草。

现在屋子里没有什么SK-BIO,在地上的只有三个…哦也许是四个,人类的碎片。尸块烤得恰到好处呲呲地冒着油,很显然这个人类个体是被老年特遣队手中的热能武器所射杀。


—-—
五小时前
—-—


突然断开了数据链接的石村秀夫在维生仓中惊醒坐起。他很快发现自己并不是唯一一个被唤醒的:房间内12座维生胶囊被尽数打开,除了他所在的那一座以外,其他的都空了。从其中冒出的冷气来看,里面的人应该没有离开多久。

终于醒了?

卧槽!卧槽别一声不响站门外啊!

哎哎,抱歉抱歉抱歉,吓到你了石村…

呼…没事。博尔你也是刚刚被唤醒的吗…以及其他人呢?

大家都是一起被喊下线的,其他人都在大厅里等着呢,我们本来以为你醒不过来了。

呼…好吧。能扶我一下吗?我的运动辅助似乎还没有完全正常工作…

成,来,手给我。大堂那有维护设备,一会上去躺一会吧。

说起来你看起来也老了很多,啊当然是说你的肉身。

上次我们在现实中见面是十几年前了啊…基金会很少会要求多个人类监察员同时作战。大概是遇到麻烦了。



两人走进了大堂,特遣队员们聚集于此。虽说队里有12个人,但从这大概找不到一根黑发。博尔把石村送上治疗台后,驼背神父,也是小组组长,发来了任务简报。

SK-002127-0908-09-T

前言:近日,于区块CZTF-1017内进行例行回收作业的数台WaLL-T与中枢失去连结,派遣前往侦察的P3s小组亦在进入区块后脱离中枢控制。推测该区域中存在一个或多个具有电子战能力的个体。

任务目标:标注或铲除目标区块内潜藏的高危个体。

备注:本次作战将完全由监察官执行;除非另行申请,中枢方面将不会提供无人机支援。

总之就是这样。很简单的任务,冲进区块,射死那个有问题的玩意或者射不死的话看一眼就跑。除了不能带机器人,其他的和往常一模一样。有疑问吗?

我们要追的这个实体大概会是什么样子的?我好几年没下来现实层了所以…

根据以往的记录来看,这块地方基本有SK-BIO实体盘踞着。以前可能是个Area-多少来着…哦管它呢。带好热能武器,随便吃点东西1200在这集合。哦对了,记得别吃肉。我可不希望一会看到哪个小伙…老头子吐一地。


—-—
30分钟前
—-—


运输车在曾被称作陆家嘴的废墟中飞驰着。石村望向窗外,道路一侧,一只长着吸盘脸的怪物正唆食着SK-BIO的脊髓。稍远点的地方,有只类似蜥蜴但不知为何直立着的生物正在发表某种演说。台下的听众似乎十分兴奋,不断地发出兴奋的吼叫声直至他们化为堆堆白骨。

在大概两百年前,人类输掉了几场战争。拨奏曲没能奏效,黄石的最终保险几乎是在战争爆发初期就被某种巨型兵器摧毁了。仅存的人类躲入地下,戴上维生设备,在虚拟世界中苟延残喘。System Central Process Authority,简称SCP管理局,即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产生的管理组织。

“WAN”,Wide Area Network,在百年前这个词曾用于指代广域网。而自从人类移居服务器内后,WAN的词义逐渐扩大化。它现在是一切数据,是文明如今最后剩下的活性部分的统称,是人类唯一还能信仰的神。

管理局和新信仰虽带来了秩序,但人们终究失去了地表,太空,和其中的一切资源。2050年时,管理局正式停止发放生育许可。花费在肉体维护上的资源被转移至虚拟空间中,而新的“人类”将直接以数据形态出生。换言之,石村和他的小组拥有着这个世界上最年轻的注册人类肉体,并且维持了这个最年轻活人的记录八十余年。

不过还有些更年轻的黑户。人类回归化运动,俗称回归运动,是拒绝接受丢失肉体的最后一批狂热者。他们成功抢夺了最后的一批生物打印机控制权(虽然本来这些机器就在仓库里吃灰),并在打印出新的肉体后带着机器远走高飞。有人说他们早就被管理局的地面无人机烧成了灰,或者被异常生吞活剥了,也有人说他们在地表成功建立了秘密根据地。

但不管这些传言是真是假,都没人真正见过回归运动就是。如今地面上能动的,除了变异生物和管理局的维护机械,就只有异常实体了。管理局对地面事务并不在意,毕竟大部分异常实体都对伪装后的服务器兴趣寥寥。但若是真有高危实体出现,自动安保机械和监察官们将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基础设施安全。

但这又能撑多久?二十年?三十年?安保机械和维护安保机械的机械们迟早有寿命耗尽的一天,而与此同时异常实体却在地表上如同养蛊一样不断进化。石村这些每几个月就要上一次地表的监察官们非常清楚情况到底有多糟糕。服务器人类彻底完蛋,只是时间问题。不过话说回来,就算是在大战以前,人类的平均寿命也不会超过八十岁。对石村他们而言,每多活一天都是赚到。

博尔,停车。老头老太们,我们到了。石村?别发呆了。走了。


—-—
现在
—-—


草这是,这是…这是人?不可能…地表已经没有人类了啊?

保持冷静。这周围什么地方肯定藏着一只有精神污染能力的SK-BIO或者别的实体。缓缓退出门外。WAN在上,我们会没事的。其他人先走,石村和我留下殿后。

老人们缓缓退后,但石村似乎踢到了什么。是那颗脑袋,后颈处的USB-Neuro接口闪闪发亮。

呲,我们得带点什么走…如果这真的是人类的话,我们或许能…

你想窥探这里面的记忆?这不可能是人,绝对不可能。

回归运动,地面上还可能有回归运动。如果是真的那我们还可以找管理局…

放下它。这只是个幻象而已,你会弄死你自己的。

啧。

石村突然从后颈处抽出数据线,插入neuro接口。意识从衰老的肉体退回电子脑里,向另一颗大脑移动过去。石村重重摔在了地上,在彻底失去意识前他隐约听到神父的嘶吼声。

干!博尔,扶他起来。小心别拔掉那根线。我们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

—-—

捡来那颗电子脑的加密形同虚设。在辅助AI的帮助下,石村轻而易举地突破了核心防壁来到了记忆层。这颗脑正在逐渐失去活性,越来越多的记忆变得模糊或是根本不可访问,在记忆彻底损毁之前没剩下多少时间了。

石村全选了记忆,将它们直接移回自己的植入物中。这是标准的违规操作。一次性移动30年份的记忆,最好的结果是昏迷半天,最差的结果是下半辈子做个傻子,不过石村倒是没什么下半辈子可供顾虑。

在如洪水般涌入的知觉数据中石村一时只捕获到几个碎片。脑袋的主人似乎是个工程师,在大多时间内似乎都在陆家嘴一座高楼的废墟旁对着某些古老的设备敲敲打打或是操控着无人机打印零件。他们是在制作些什么?SK-BIO不可能有这么高的智能,更不可能有电子脑与植入物。

这是人类。石村此时已经非常确信,地面上这些是货真价实的人类。那之前十年他所看到的和射杀的那些SK-BIO又是什么?在视野中一闪而过的“塞尼斯托系统”又是什么?

尽管切断了感知,石村依然感到后被发凉。他没心思整理剩下的记忆碎片,草草保存后直接回到了现实。

—-—

我读到记忆了,那些是人类,管理局在…

先别管这些,一上车我们就被包围了。


石村抬头,猛地发现在自己读取记忆期间小组似乎陷入了不太妙的状态。数十名穿着废品级外骨骼的年轻人正持枪将运输车团团围住,其中一人举起喇叭喊话:

里面的人听着,双手抱头离开载具。


石村拿枪瞄准喇叭男,却发现开火许可和所有支援系统都进入了离线状态。马丁企图重启外骨骼,但系统提示称他的工程师权限已在早些时候被中枢取消。他们重启了所有能重启的设备三次,在做第四次前围攻者最终失去了耐心。领头的男子直接上前用单手将车门卸了下来,并用另一只手将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博尔丢出车外。失去武装系统和系统辅助的老人试图站起来,另一人将他直接摁在地上。车上的数人见状只得乖乖抱头下车。

零七九果然牛逼,一下就拿下了他们的系统。终于他妈的抓住了这帮管理局的走狗,回去了,兄弟们。

你们…你们是谁?

回归运动。

石村不知道自己将被押送至何处。在一路上他看到了不少围观居民,其中不乏老人小孩。但凡身高超过一米的人似乎都有配枪。失去了视觉辅助的石村看得不甚清楚,但他能感受到仇恨的目光。神父碎碎念着“都是些SK-BIO”,但挨了一枪托后他最终还是安分了下来。

步行了十分钟后,一行人来到了他们的目的地。那是这一带唯一保存还算完整的建筑,门牌上用古汉语写着世纪安保大厦几个大字。

—-—

特遣队被送进实验室后押送者就离开了。说是实验室,其实更像是车间和屠宰场的结合。地上有机油和润滑油,以及从痕迹上来看大概是血浆的液体。站在房间中央的是一名接受过深度改造的男子,他的脸上几乎已经没几块人皮,只有下巴两侧留下最后几块保护区,上面似乎发了不少痘。

长话短说,老头子们。我们需要你们的身份证,对,就存在你们电子脑中心的那一小块玩意里的东西。如果你们愿意配合一下自己解除安全锁事情会好办很多,但如果不配合的话,我们可能就得借助点外力了。像是拿那边那玩意把你们的脑壳慢慢磨开这样…我也不需要几个活口,三四个足够了。哦对了,你们可以叫我闵博士。

SK-BIO休想从我们这得到半点…

神父在说完最后几个字前便被自称博士的男子崩掉了脑袋。其余数人望着组长脖子上汩汩流出的血,意识到这是来真的了。

行,他殉道了。剩下来几位有什么问题吗?还是说你们准备好交出身份证了?

你们是什么人?真的是回归运动吗?

不然呢?

可我们从没有在地面上见到过其他活人。

哦嚯,那只是你们没看到而已。管理局在你们的植入物里塞了那什么塞尼斯托系统,我们也是在三年前才发现这玩意的。具体来说,它能让你们眼里的未认证人类全部看上去像异常生物一样。管理局为了让你们屠杀时稍微少点罪恶感花了不少心思。

你是说我们所猎杀的那些SK-BIO都是人类吗!这么做对管理局有什么好处?等等…莫非地面上那些服务器破坏,那些资源丢失,全是你们干的?

册,饭当然是要吃的啊。

所以就为了这个你们要我们交出认证ID?吃屎去吧。

认证ID不是做这个用的。

博士呼出操作面板,在空中投影出了一台巨型火箭的虚拟影像。

我们要找机会离开这颗星球。如果配合点,也不是不能把你们带上。哦当然,这种重要的东西不会在我们这种小破站点里造。

管理局早试过进行深空移民了,早期的移民船没有任何回音啊。

现在状况不一样了。

博士将火箭的虚拟影像缩小到笔袋大小,又从模型库中导入了另一个物件,新模型投影的辉光撑满了几乎整个实验室。

SCPS团结号。这是一艘异常飞船,它曾经长时间地停在太阳系内。但一百五十年前战争爆发时,它突然不知折跃至何处,消失得无影无踪。而在它终于回来了,带着我们最后一次机会。我们现有的技术和能源没办法把我们送到另一颗宜居星球上去。但它,数百个外星民族技术的集大成作,可以让我们搭个便车。我们只需要飞到L4拉格朗日点就可以了。

那你们飞就是了,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

我们得回到服务器里拿点东西,我们的祖先在离开节点时身份信息就已经被注销,我们没办法再接入数据层了。而火箭不是无动力就能飞的,这个大家伙需要充能。而地球上我们能用的最后一点能源在黄石底下。

黄石!?

你们他妈的要对Master Node的能源下手吗!这是屠杀!服务器上带着70亿人,全人类就指着这点能源活了!

你说人类?你认为地底下那些从出生到挂彩都在服务器里混的玩意,算得上人类?看看清楚,你有手有脚有脑子,你是人类,它除了0和1还是0和1,连自己到底被存在哪里都不知道。这群东西只是AI。改几个参数就算新人格了?在旧时代,我们管这叫随机捏人。管理局已经放弃了,统治层那帮老东西只想着怎么继续苟一点,好让他们再多几年时间花天酒地。

滚。

看起来谈不拢了。安保?进来搭把手。


·
·
·
·
·


安保?

实验室大门突然被轰开,原本被挡在隔音门外的惨叫与枪声此刻终于传入了老人们的耳中。透过灰尘,石村看到了一台双足战车站在门口。战车搭载的武器正如同撕纸一样摧毁着回归运动战士们和他们的外骨骼。

是管理局的救援吗?他们不是不愿意派无人机进来吗?

大概是因为我们太久没回报了…但管理局还有这种机型吗?

不管怎么样,我们有救了,大概吧。

草,这是什么玩意?管理局还有底牌吗?

博士!这里顶不住了!这东西的核心防壁非常诡异,零七九一时半会攻破不了!先带着它跑!

这边在做了!传送阵列也马上就好了!派几个人过来带老头子们走!

博士铐住了特遣队员们,把他们挨个绑在法阵上。但他没有留意到屋内已经少了一个人。博尔早已冲出了实验室,他爬过尸堆,摸到了一把老式步枪。不过他首先瞄准的不是回归运动。

对不住了。不能冒这个险。

枪声响起,老人们倒在了血泊之中,博尔则被流弹击中,在发出哀嚎前断了气。子弹三次滑过石村的装甲,其中一发几乎直接命中关键组件,但最终他还是在枪战中侥幸逃过一劫,拘束器亦恰好脱落。实验室里只剩下石村和博士两人。

石村卸下了表面已经微微融化的装甲,开始玩命向外跑。博士没有追来,他忙着在撤出SCP-079。离开了外骨骼,石村的动作非常迟缓。高龄使得他的骨质疏松,一个跟头便可能彻底夺走他的行动能力。他明白自己此刻最好的出路是像博尔那样自我了结,但求生欲阻止他往枪口上撞。得有人让管理局知道这一切,石村努力说服自己,只有我还能做到这些。

石村跑得相当快,如果这是在老年奥林匹克上他应该能夺冠,毕竟这速度快赶上成年男子的合格标准了。回归运动费了点力才最终追上他。手铐与手腕重逢。

妈妈的,这老头还跑得挺快。

但石村此时已经离终点足够近了。

确认到认证用户。


双足战车上的一只炮台转向瞄准了赶来的回归运动战士。炮口泛起了微光又迅速褪去,没有发出一丁点声响。石村以为武器哑火了,但他回头才发现原本追兵站着的位置此时只剩下一片血雾和几篇金属渣。

是管理局吗?我手上有关键情报,带我离开这个鬼地方。快点。

双足战车转过来,将主监视器对准石村。每次回到站点前监察官都要接受检查,就像现在做的一样。这下石村确定了这台新型战车必定是管理局的资产。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确认到塞尼斯托系统运作异常。


炮口泛起微光。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