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贴簿

刷拉。

我翻向前一页,那页的内容是我们在巴哈马度过的两周。我们住在海边的小木屋里,就像最后一次那样欣赏每天的日落,除了彼此之间的肌肤之触之外什么也不在乎。我们在珊瑚礁潜水,与那些拥有彩虹的每一种色彩的鱼儿共游,在大自然的美丽光辉之下迷失自我。

刷拉。

再向前一页,是巴黎。你终于能去那里游玩而非出差。我们在埃菲尔铁塔旁享受美酒与佳肴,游览我们能想到的每一处风景名胜,欣赏那些我们一直都想要亲眼看到的艺术作品与建筑。

刷拉。

那是我们的第一个纪念日,在佛罗里达度过。我们躺在沙滩上,手牵着手,将除了我们对彼此的爱之外的一切都忘却,任凭热带的温暖阳光溶解我们一天工作后的烦恼。

刷拉。

我们的婚礼。我还记得当我第一次看到你穿上礼服,散发着美丽的光辉时我是多么的激动。我们从未想过主管真的会来,更别说她脸上还带着微笑。

刷拉。

我求婚的那一晚。我知道当我们去那家你一直都想去的餐厅时,你已经明白了一切,但你仍装出惊讶的样子。每个人都祝福我们,和我们握手。

刷拉

我们的第一次约会。我怀疑我搞砸了很多东西,但你还是很喜欢我,让我再约你出去。我还记得主管后来对我们的批评。

刷拉。

我已经翻到了封面。我痛苦的停顿了一分钟左右的时间,然后将书翻过来,重新从反面开始读。

刷拉。

我又把解雇通知书上的每一个字都看了一遍。我还记得主管递给我那张纸条,让我把自己的桌子收拾干净时她脸上的表情。我还记得那转瞬即逝的一刻,我第一次感到了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悲伤,并且深深意识到那是因为她不忍心直视我的双眼。

刷拉。

我向前翻,最后的那封信再次向我流露出同情。“John,这是我们最后一次给你写信了……”

刷拉。

“John,我知道只过去了几个月,但我们都觉得你该……”

刷拉。

“John,这或许太早了,但……”

刷拉。

“John,我们对此感到很抱歉……”

刷拉。

“John,我很抱歉要通知你这些,但你的妻子没能在Site-29的完全收容失效后抵达她应抵达的疏散地点。此时,我们不得不推测她和她小队中的其他人在行动中死亡了……”

刷拉。

又看到了你最后的那张照片,与在那命运之日你写给我的便条。那是一张简单的,有横线的纸,写着“我们七点见”。一滴眼泪落到这一页上,我快速的抹去它,以免损坏书页,尽管我知道这是徒劳的。数不清的眼泪早就在这一页上留下了痕迹。

刷拉。

我又一次看到你在庆祝自己升职的派对上骄傲的笑着。我记得我们之间所有的对话,批评与争执,还有主管用那种安静的方式提醒我们,在我们的工作中与同事恋爱存在着不言而喻的风险,但她从未命令我们分开。

刷拉。

我继续向前翻页,第一千次看到了我们在巴哈马度过的两周时光,第一千次希望我能像翻回书页那样倒回时间,这样我就能多一分钟,或是一秒钟和你待在一起。

刷拉。

我又向前翻过一页,内心又死去了一点点。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