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妖狐:第一次報告書

搜尋妖狐:第一次報告書

SH-KO.png

SCP-2953 (獄卒),
新玉藻 (IJAMEA),

(本文檔由朝鮮半島的蛇之手成員所撰寫)

概要

把一名智慧個體改造成某種事物,甚至是另一種智慧個體,無論該個體是否願意,必須被視為有罪。但世人的貪婪永無止盡,而且總是重覆同樣的錯誤。這,是無數嘗試中的其中一個例子,以及其所導致的後果。

情報

特性:基於以下兩個原因,我們不會詳述計劃的細節。首先,獄卒依然手中依然握有最為重要的素材:殺生石 (日:Sessho-seki,韓:Salsäng-seok),故更多的解釋是毫無意義的。其次,我們絕不容許這一暴行的發生,任何試圖實施此程序的個體將會被制服。

該程序的基本原理為利用殺生石的力量,將一名智慧個體轉化為人造妖狐。殺生石傳說為玉藻前的殘骸,其死於十二世紀的日本。根據由 ijamea 製作的備忘錄1,當一名智慧個體2接觸殺生石,其會產生多種類似狐狸的性狀並成為妖狐,將石頭的活性成份注入其血管也能導致相同結果。

性質:歷史是一個由常數和變量組成的函數,常數部分就是物理現實,變量部分則是人的執念。當執念足夠堅定,便可以扭曲歷史現實,造成奇術影響。

在最為強大的執念之中,對復仇的渴望是其中一個。當某人於死亡時心懷怨恨,他們所形成的外質 (ectoplasm) 會發展成一惡意靈體,稱為「冤鬼」(韓:weon-gü 원귀) 或「怨靈」(日:on-ryō おんりょう) 。為了完成復仇,冤鬼會利用活體以達到目的,也就是「附身」。在最差的情況下,被附者的身體會被冤鬼侵蝕,並逐漸變成冤鬼生前的外觀。通過幫助其完成復仇,冤鬼可以被說服離開被附者的身體。但是如果其目標已經身亡,或者目標在冤鬼沒有參與的情況下被殺,冤鬼將因無法完成復仇而狂暴化3

哪怕是最堅定的執念也會因時間而淡去,但是一個良好的「外殼」能將其好好保存,玉藻前的殺生石就是其中一個例子。

歷史&相關勢力:在1936至1945年間,IJAMEA 進行了一系列的人體實驗以試圖召喚出玉藻前 (妲己行動)。他們從殺生石上抽取物質,將其注射進朝鮮族實驗對象身上。

於1939年,在得到無數的失敗記錄和數不清的殘次品之後,IJAMEA 成功將一名對象轉化為一隻看似完美的妖狐。只是他們的「新玉藻」缺乏相應的智力水平,她456擁有成年妖狐的身體,包括九條的尾巴7,卻只有初生嬰兒的智商。隨後,她從 IJAMEA 的設施逃出,潛伏在夜晚的釜山裏大殺特殺。IJAMEA 很快便將她回收,但他們錯估了她的智慧和天賦才能。他們用活人餵飼她,想要把她塑造成一件戰爭機器。而這令問題更為嚴重。

於1945年89,獄卒在 IJAMEA 的設施中發現了殺生石。但除了研究員們支離破碎的屍體外,他們沒有發現任何新玉藻的蹤跡。

我們得到了 IJAMEA 的一部分記錄,內容與1955年對殺生石的試驗有關。之後,我們便開始尋找新玉藻的下落101112,成功的機會看上去十分渺茫。直到2009年,兩名用戶在韓國一個有名的靈異博客上發佈了兩則帖文,分別聲稱自己曾與一披著白色長毛的模糊人形接觸,兩次的目擊分別發生於1999年以及1984年,帖文發佈前的十與二十五年前。

兩次事件均發生於萇山上。萇山是一座位於釜山市中央的死火山,也是新玉藻最後的出現地點。這一名為「萇山虎」的都市傳說迅速在網絡上傳開,大量的新帖子湧現,其中的共通點包括。

  • 身披吉利服13一般的白色長毛。
  • 迷惑能力,主要是通過模仿聲音。
  • 因毛髮的掩蓋,無法直接觀察其面孔,除了那眼睛發出的閃光和銳利的牙齒。
  • 高機動性,能夠快速地攀爬岩壁。
  • 通過模仿聲音以引誘並捕食人類。

由於有關萇山虎的帖子在網上仍未被刪除,假設認為其他激進組織,如基金會和 GOC,要麼放棄追查這一線索,要麼在搜索中一無所獲。另外,在萇山虎傳說的影響下,出現了一些智障漫畫電影,但他們並沒有進行任何阻攔14

但是,在2020年的「獵狐行動」中,我們找到她了。

她一直居住在石洞裏,隱藏在火山岩形成的泥石流中。超過七十年間,她在地底下挖掘,在岩縫之間出沒,捕殺獵物,包括落單的登山客和當地居民。

縱使她的智力有限,身體素質亦因慢性營養不良而變差,九尾狐也不會是一個容易應付的對手。我們在持續了一整個夜晚的激戰後捕獲了她,Yeon 的魔符學知識提供了非常大的協助。在魔符狗帶的壓制下15,我們安全地回到了圖書館前的基地。

隊長16堅持她必須被處決,但 Midnight17傳來了一條信息,稱蛇巢反對處決妖狐,駁回了她的主張。1819

圖像

Panorama_of_Mt._Jang_%28Busan%29.jpg

由火山岩形成的泥石流,覆蓋著妖狐的藏身處。

觀察&故事

H.
來討論一下我們該怎麼處理這…實體吧。既然我們生活在自由社會中,你們可以隨意發表自己的意見。反正我本來就不是自願要當隊長的,你們不用在意我的身份。
M.
我可以再重申一次蛇巢的觀點嗎?
H.
當然可以,說完的話就滾吧。
M.
蛇巢基於以下兩個原因反對處決她。第一,我們既不是獄卒,也不是劊子手,蛇巢認為我們應堅守我們的底線,不能淪為那些暴徒的同類。第二,蛇巢想籍此保護妖狐這種奇特的生物免於滅絕,哪怕她只是人工的改造物,她仍然可以協助我們應對妖狐的滅亡。
S.Y.
我們為甚麼不聽他們的話呢?
H.
蛇巢不是我們的直屬上司,我們可以參考他們的建議,但這並非必然。如果我們不同意他們的想法,我們會幹他丫的,然後做我們該做的事。所以還有人有話要說嗎?沒有的話我來囉。
Mrghn.
請說。
H.
好的。首先,我不同意我們要保育妖狐這個物種。這種生命必須被滅絕,這樣對所有人,正常的和不正常的人,都是一件好事。噴噴殺蟲劑不代表我們就成了劊子手。
M.
雖然我一早知道你不是很喜歡自己的同類,但聽到你親口說出這麼激進的話還真是有點衝擊呀。
H.
把那個該死的喇叭關掉,在討論結束之前都不要打開它。你現在給我閉嘴,Midnight,聽就好好地聽。這是我們自己的事,不用你在這裏插嘴。
Mrghn.
Midnight 叫我把她的喇叭打開。
H.
別理她。
Mrghn.
好的。
S.Y.
嗯,所以這傢伙本來是一個人類?
Y.Y.
隊長,我認為我們不應該單純把她當成一隻妖狐,她曾經也是一個人,一個普通人。
H.
是沒錯,但是他的意識早已消散,現在我們看到的只是一具被冤鬼侵蝕的身體,一個潛伏在血肉之中的狂暴靈魂。我們不能說他就是她。
Y.Y.
但是我們並不確定呀。也許他的心靈一直被困於她的意識之中。只要我們作出合適的舉動,我們也許有機會可以喚醒他的心智。至少我們也應該嘗試教導她如何成為一個「人」,用道德和原則規範她。無論如何,我們都不應該剝奪她改正的機會。
Y.L.
我倒不這麼覺得呀,妹妹。我們知道她曾經是一個普通人,那她自1945年以來犯下的罪行就這麼算了嗎?我聽說那些日本人會用活人餵她,她的存在本身便是一種違反人性的罪過。既然她生而為惡,那麼她的死便是不可避免的。
B.B.
我們必須提醒自己一個事實,就是在 IJAMEA 的隔離下,她並不擁有與她的能力相當的智慧。她對人類的獵殺是一種求生本能,而不是她有意為之。
H.
吊死一個罪犯和捕殺一隻害獸的分別很大嗎?無論如何,她一定得死。
H.H.
我想他是指大部分的妖狐是憑自己的經驗和自由意志,蓄意選擇獵殺人類,但她不是這種情況。我說得對嗎?
B.B.
沒有錯,Heuiji,謝謝你。
H.H.
考慮到我們在巢穴裏發現的證據,她也許真的不是針對人類,而只是單純地獵食任何動物。或許這也是她能在社會大眾和其他激進組織的眼皮底下躲了這麼久的原因。
Mrghn.
所以,看來我們現在要決定當一個生命並非因個人的自由意志,而是因為其從社會中被隔離而做出不道德的行為時,我們應不應該懲罰她?

疑問

我們並沒有殺死新玉藻,相反,我們把她交給了縞蛇之手-日本列島的蛇之手組織看管。在日本友人的幫助下,我們希望她能學習人性的一面2021

不過我們仍有一些問題還未解決。當她意識到自己所犯下的罪行時我們該怎麼辨?不管從哪方面考慮,我們都無法否認受害者的存在。最壞的後果是她會帶著比曾經更聰明的大腦逃脫,而這將會是我們的過錯。

為避免這個災難性的意外發生,在把新玉藻送到日本之前,我們在她身上留下了禁制,而解開禁制的鑰匙保存在隊長手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