晕船的鲨鱼

☦一個是個笑話的故事。☦

当他们把我送进海里时,我知道我再也见不到我的家人和朋友了。我以前从没见过海,从未到过沙滩,连泳池也不喜欢。但是没关系。我会没事的,因为我还要为了世上那些纯洁无辜的人们奋斗,为将世界变得更好而努力。当我接受注射和治疗的时候我就是这么告诉自己的,在与Stacie第一次对话后、她把结婚戒指扔到我脸上的时候也是如此。只要Stacie仍然展露微笑,即使是为了微不足道的理由,我就能够承受这一切。我知道我能。当我沉入盐水铺成的广阔平面时,我没有后悔。

在与世隔绝的状态下,我能活多久取决于我的决心。我小心地避开船只,学习关于我的目标的知识,包括他们喜欢呆在哪里,以及迁徙和洄游的地点。我知道如何挥出完美的一拳。那或许是我生命中最充实的一段时光。即使这世界永远都不会知道——除了极少数人——我的存在。我知道我在行善。因为我,人们不必害怕在海滩游泳。因为我,人们不必为钓鱼而担心。你知道有些鲨鱼是在内陆至少4000公里的地方被发现的吗?如果没有像我这样的人们来确保它们远离淡水,鲨鱼们会占领我们的河流、改变我们的世界!有了我的努力,人们可以在夜里安睡。我把这些记在心里,无论付出多大代价,我都相信这些努力是值得的。



人们抓住我了。怎么回事?我又不是怪物!

让我出去!我不会配合你们的任何实验!我还有鲨鱼要打呢!你们不明白我的工作有多么重要吗?没有了我,鲨鱼将统治人类!



我在这里已经好几个月了。我想到了一个方法。我仍然可以拯救这些人。他们是谁、他们认为我是什么,这些都不重要。他们给我送来了鲨鱼。这不如从前有效,但是还不错。我还是能够帮助他们;他们只是不明白我这么做是为他们好。为了人类。除了通过我的拳头所行的更大的、更大的善,其它事都不重要。这不是最和平或最宽容的方式,却是保证人类安全的唯一方式。我依然想念Stacie,希望她仍在某个地方微笑着。她将永远不知道我为她、为全人类所做的一切,但没关系。


他们慢下来了。他们看不到我的工作有多重要吗?



现在我知道他们为什么把我困在这里了。他们要阻止我帮助人类。他们知道我在干什么、知道我这么做是在帮助人类,那么他们不可能是人类。他们是鲨鱼。我以前怎么没发现这点?他们一直在骗我,拖延我的进度,阻止我完成工作。但现在不一样了。他们不知道我已经发现了真相。他们认为我现在就像被困在野兽的肚子里一样走投无路,却不知道这给了我更多的机会。我一个人就能干掉这个系统。这是从这个隐蔽的鲨鱼社会手中保护人类的唯一方式。他们想打到人类,但我不会让他们如愿。我会为了全人类而奋斗、决不后退。我将会用我所知的唯一方法阻止他们,不惜一切代价。



一直以来都是我错了。我怎么会如此盲目?当Stacie离去时她是对的。我以为我在保护人类。我以为我是正确的一方。我像我的目标一样喜爱那些斑点,这在以前从未发生过。我从未意识到,长久以来我之所以与他们在同一个地方徘徊,不是因为我要狩猎他们,而是因为我……

但是我知道我内心里还是人类。我将除去身上异化的部分。我会抑制住它。我知道该怎么做,从前我做过很多次。我为此训练了几十年。我是专业的,知道怎么处理这种事。搞定这些后我就要从这里出去,去继续我的工作。我自己能解决的。



为什么不管用?我知道这可以的为什么不管用我知道这可以的我知道这一定可以的一定的我必须继续努力我必须继续努力它会管用的它必须管用

起初我曾希望它会消失。我除去了它,就像除去所有其它的东西一样。我身上怪物的那部分应该从人类的那部分消失。我知道我是什么。我不能逃避。不论游得多快我都不能逃离我自己,不论打得多狠我都是我,不是怪物。有时候如果我打自己打得足够狠,我可以忘记发生过什么,只记得干过什么,觉得以前的决心又回来了。我知道如果我打自己打得足够狠,我就能永远忘记一切。



请别再提醒我了,我想忘掉。

请别再提醒我了我求求你

请别让我想起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