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tor-CN-28(1)

评分: +28+x

楔子

“搞什么?为什么现在失联?”怒不可遏的临时队长几乎把控制终端掀到了便携桌底下。远程驾驶员Will Ksuiew不置可否地摊开了手掌,表示自己也拿那台抽风的无人机没办法。队长无可奈何,只好直起身环顾一圈四周,准备率领这支小队进入面前那栋贴在荒原表面,仅有一座高耸瞭望塔的扁平建筑。

“都精神点,要进去了。”他这么一吆喝,才明白了这样一支东拼西凑出来的队伍有多难带。其中一个坐在行军椅上闭目养神的家伙显然是不想听他指挥,其余几人也对他的命令不理不睬。他绝望地将目光转向徐海波,却发现那小子正和一个小白脸打的火热。他火气“腾”的一下就上来了。如果他像Dimon那样会奇术,估计这帮虾兵蟹将现在都得在半空中翻筋斗。可惜他虽然奇术理论说得头头是道,可就是没那点天赋,落得个如今只能靠朝天打一梭子来引起手下人的注意。

在采取了一些必要措施将仅有的六个人组织了起来后,他终于有空将目光投向办公楼狭小而又昏暗的入口。无人机失联前诡异的一幕重新浮现在他的眼前。他感到莫名的有些恐慌。过去在死人堆里,在血肉横飞的战场上,在五级蓝型狂暴的奇术阵列中都未曾有过的恐慌,如今却似乎扎根在了他的心尖。

然而他依然强装镇定地说道:“检查通讯装置,准备进入Sector-CN-28。”

1

每年清明节Dimon把祭酒洒在王涛坟前时,他都会想起那天追悼会上首次看见Carter的情景。

Dimon安排手下队员鸣完枪后,才第一次仔细观察了一遍整个追悼会场所身处的大坑。大坑边缘是被高浓度EVE粒子染成蓝灰色的贫瘠土壤,正南的一小块土地被挖开了一道缺口,一条小路从缺口处延伸至坑底。现在小路已经不像半小时前那样挤满人了,但依然有不少工作人员沿着小路上上下下。大坑中密布的玻璃体石块被草草堆放在小路两侧,闪着绿色的光彩粗野地装点着地面。

就是在那里,他第一次看到了Carter。

追悼会氛围相当糟糕。来自其他站点的代表正在声泪俱下地诉说着某个他完全没听说过的人的过往,与会的其他人员也对他心心念念的关于王涛和徐海波的悼词毫无兴趣。他无聊地环视四周,发现有一个人站在大坑中段一个无人的空旷地带。从这个距离他勉强能看清那人的脸。他惊讶地发现这个家伙竟然是整个追悼会上最庄严肃穆的一个。他悄悄问旁边另一个站点的代表那人是谁,得到的答复是“临时小队A26T07的唯一幸存者”他顿时一凛。天知道那家伙经历了什么。

由于这个幸存者的干扰,Dimon接下来都没怎么关注追悼会。他只依稀记得O5-6肥胖的身躯出现在了大坑中央的纪念碑旁,其他站点和特遣队鸣了好几次枪,似乎还有基金会之星的出现。

追悼会一结束,他便去找那个幸存者。幸存者并没有走,但显然对他冒失的打扰非常不耐烦。“听说这个大坑是奇术约束型核弹炸出来的?”他试图找到一个突破口。“是袁明炸的。”不顾Dimon对整件事情更多的细节的渴望,幸存者甩下一句话抽身便走。

“Carter,多少跟他说两句嘛!他毕竟是王涛的队友。”一个年轻人急匆匆地跑来,拉住了那个冷淡的幸存者。“真是对不起,他这人就这样,不食人间烟火。”年轻人忙不迭地道歉道。“Carter?抱歉我忘了问你名字。对了,你是……”“我叫王海宣,是Carter手下的研究员。”Dimon感觉找到了机会,连忙问王海宣:“你知道这次任务的细节吗?”没等王海宣答话,Carter便没好气地冷哼了一声。Dimon自知想要打听到信息已经是不可能了,只好苦笑着退回大坑的底部。

Dimon还不想离开,这段时间他为了处理一大堆后事甚至还没有正经缅怀一下二位死者。他凑近那块纪念碑,读着上面镌刻着的简短的题词。他找到了王涛和徐海波的名字,便用手去轻轻触了触那几个小字的文理。指尖微妙的律动使他突然意识到王涛这个小时候和自己一起玩泥巴的哥们如今真的连一缕青烟都找不到了,一缕难以抑制的悲伤随之席卷心头。随后他就发觉自己头磕着纪念碑,正哭得像个孩子。他有点不好意思,偷偷朝四周望去,所幸人已经几乎走光了。他又想到如今这个情景倒是蛮符合某些垃圾电视剧中的桥段,便终于放松,专注地大哭了起来。

他哭着,卖力地哭着,不仅是哭发小的死,手下队员的死,他哭自己惨淡的人生,哭自己小时候接受的那些魔鬼般日复一日的奇术训练,哭自己被迫生活在暗影中,打碎了牙齿却连打他的人是谁都无权得知。

当他终于把这十年来所有的眼泪都流干时,大坑厚实的阴影已经覆盖了坑正中的纪念碑。望着那不可一世的,暗淡的黑墙,他又一次明确了那个自己很久以前就知道,但一直不愿相信的道理:

生活从来都不会理会你的哭与笑。

2

那个私人论坛的邀请提示就这样突兀地在Dimon电脑的提示栏中闪动。他点击进入,发现成员仅仅只有两人,另一位的ID叫做“bd liyun”,除了用户名外其他个人资料全部是空白。

还没等他在脑中构思一遍对策,一行对方发来的信息便弹了出来。

你想知道真相吗?

他一愣,随即回复道:

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你可以叫我“李予”。

什么真相?

关于Sector-CN-28的真相。你不觉得基金会在这件事上隐瞒的太多了吗?就连你都对整件事几乎一无所知。

这就是你单独开一个论坛和我私聊的目的?你现在的行为难道不是泄密吗?

我不在乎什么机密不机密,我只是觉得真相不该就这样被尘封。监督者议会连一个最简单的道理都不懂:一个不被允许拥有光荣事迹的英雄是不会被俗人们铭记的。

这种事情在基金会很多,司空见惯。

很多不代表我们应该无视它。Sector-CN-28事件永远也不应该被遗忘。身为一个亲历者的代言人,我有权利说出这句话。而你,也有知道真相的权利。

你是Carter?

不。虽然现在面上讲事件是只有一个幸存者,但实际上幸存者有两人。我不是幸存者,我代表Will Ksuiew,也就是另一个幸存者发言。

突如其来的信息使Dimon来不及作出反应,准备打字的手悬在键盘上空,却怎么也按不下去。

对方随后传来三个压缩包。

第一个压缩包是不久以后将要公布的信息,第二个是4级权限信息,将在未来的文档编写中使用,第三个是5级权限信息,它里面是真正的,真相的真相。我不能在线太久,如果还有需要的话用下面这套网络爬虫程序,5级以下权限的内容都可以调取。我要下线了,以后可能不会再见面,你尽快保存数据。

他立即保存了数据,对方随即下线,论坛也自动关闭。他再想找到论坛的踪影,却发现历史记录中空空如也。

费了一点时间把三个压缩包全部解压,还没来得及看,手机就嗡嗡地响起。

老大,今天的合练就差你一个了。另外,副队走了,今天分组咋分?

他叹了一口气,将三个压缩包扔进私密空间,就披上外衣匆匆出门了。

生活还得过下去,不管你对它有多么不屑。

3

让Dimon没想到的是,他本以为自己不可能再见到Carter了,但追悼会一结束,组织上就把他的特遣队调到了Site-CN-10,这个站点正是Carter的常驻站点。

入驻站点的过程不值一提,唯一让他有点困惑的是站点主管Darry的目光在自己的报告中停留了过长的时间。

当然他知道自己在这里呆的时间不会太长,但他也依然没有抓紧时间立即去和Carter打招呼。毕竟从追悼会上那次不甚愉快的交谈中,他能清晰地感觉到Carter这个人是那种性格孤僻,不太好相处的一类人。

不管曾经发生了什么,生活总是不急不缓地推进。他慢慢融入了新站点的日常生活。例行的合练与普通行动并没有因王涛的离去而发生太大的改变,新的副队长被提拔上来成为他的得力助手,队员间的闲谈也从回忆徐海波的黑历史转回了普通的话题。有的时候他会想,真相也许并不那么重要。

但他知道暗流永远都在,只是自己不敢直视。

他是在10站那个大而无用的食堂里想到这一点的。在他下定决心要把前天“李予”发给他的文件看完时,眼前的餐盘突然一暗。他抬头,一个年轻研究员大大咧咧地在他对面坐下。他没弄明白来人为何搞这么一出,只是觉得那家伙有些眼熟。

“我是王海宣,没准你还记得我。”

“王海宣!”他回忆起来,是跟Carter一起的那个小子。

两人寒暄了几句。Dimon瞥了一眼王海宣的餐盘,发现此人吃得极其简朴,几个菜加起来不到6块钱。王海宣注意到了Dimon的目光,便随口吐槽了几句食堂的饭菜,Dimon赶忙随声附和,差点就尴尬起来的气氛缓和了不少。

话题不久后绕道了Sector-CN-28事件上。谈话推进的速度比Dimon想象的更快,这其中显然有着王海宣的故意推动。Dimon现在越发对这个小伙子感兴趣了。

终于,两人的交谈来到了最关键的部分,也是Dimon目前还不知情的部分。

“我知道的也不多,估计只比你多一点点。”王海宣不经意地说道,他低下头扒饭,眼睛却警觉地扫了一圈周围,然后,就像是一个为了吃饭而变得漫不经心的食客一样,随口对Dimon说道:“你知道SCP-3396吗?”

“至高天寄生物?”Dimon尽量不使自己的声音显得太过惊讶。

“你知道?”这次惊讶的轮到王海宣了。

“之前出过涉及到3396的任务时了解的。”

“那……关于登神预案,你了解多少?”沉吟片刻后,王海宣问道。

“אK级“基金会登神”情景,引发אK情景是基金会使命的终极失败,但也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从零开始,创造更好的世界,在监督者的指引下……”

“够了。”王海宣烦躁地打断了Dimon,随后长时间保持着沉默。

Dimon自觉尴尬,便提起了Carter的事。王海宣对这个话题没那么感兴趣,但也对Dimon透露道Carter这个人以前经历过很多,心理上有些创伤。

“他的那些古板和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高傲全是装给外人看的。为了不伤害任何人,他会以近乎苛刻的标准去完成任务。他的心灵极其脆弱。”王海宣这样说。

接下来两人没再说话。王海宣迅速扒完了饭,举起餐盘准备离开,却在站起身后又踌躇了片刻。接着他转过身,像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

“对了,别信李予。”

4

Dimon面前是李予发来的全部资料。点开第一个文档之前他犹豫了一瞬,王海宣毫无来由的警告显得过分诡异。不过最后好奇心还是战胜了谨慎,他打开文档。

映入眼帘的是一段关于Sector-CN-28的描述。可以看到这座青海荒野中的中型独立建筑已经由于其突如其来的变故而被列为了一个SCP,只是编号还是代表临时的ξ。Sector-CN-28占地0.42公顷,共有三层,其中地上一层,地下两层。内部建筑面积11232平方米。Sector-CN-28的西侧有一42米高的瞭望塔。建筑内所有监控设施有两个终端,其中一个位于地下二层的主控室,另一个位于瞭望塔内。战术核弹头被部署于主控室内。记录随后提到了建筑内部存在空间异常及电磁屏蔽层的情况,却对建筑的本质用途绝口不提。这一点小小的违和不由得使Dimon联想到王海宣在饭桌上的怪异举动,整件事发展到此处不仅没有变得更明朗,反而越加的扑朔迷离。

A26T07次初步探索所得到的资料可推断,SCP-CN-ξ内存在一人形异常实体(现已标号为SCP-CN-ξ-1),表观特征为东亚与中亚血统混血的男性。SCP-CN-ξ-1的异常属性尚不明确,可以确定其具有某种影响他人精神的能力,但该能力似乎是被动的。推测SCP-CN-ξ-1与SCP-CN-ξ的产生有着直接联系。

异常人形个体?一个新的变数产生了。

接下来是对临时小队A26T07的介绍:

临时小队A26T07


小队规模:6人

组建时间:北京时间2025年4月20日

人员组成:
MTF██-██副队长王涛、队员徐海波
MTF██-███队员Will Ksuiew
Site-CN-███特工袁明
Site-CN-██技术人员施华路
Site-CN-██技术人员Carter Li

人员代号:
王涛:A26T07-1
徐海波:A26T07-2
袁明:A26T07-3
Will Ksuiew:A26T07-4
施华路:A26T07-5
Carter Li:A26T07-6

组建背景:北京时间2025年4月18日上午9点整,Sector-CN-28与外界通讯在同一时间全部中断。1小时15分钟后,基金会站点联络部发现Sector-CN-28的异常状况,并多次试图与Sector-CN-28重新取得联系,但均以失败告终。在此情况下,4月20日,临时小队A26T07被组建以执行对SCP-CN-ξ的初次探索任务。

小队任务:对SCP-CN-ξ外围进行全面探索并对SCP-CN-ξ内部进行初步探索。

18日至20日,两天丢失的空档期。Dimon不相信基金会的反应速度会慢到这种程度。

网络爬虫拉取到的信息也已经呈现出来了。施华路这个人平平无奇,完全是一个典型的基金会新人。袁明的资料相当完整,大部分4级权限都可以浏览。袁明拥有长期卧底经历,曾在蛇之手潜伏超过三年。但最让Dimon诧异的是袁明竟然是前混沌分裂者成员。据Dimon所知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前混沌分裂者成员在基金会里可不怎么受欢迎。Carter Li和Will Ksuiew的资料中都充斥着各种数据删除,黑条和语焉不详的记录,甚至连意外拉取到的一个已经去世的站点主管Carter的些许数据都比这两人加起来要多得多。

Dimon盯着小队成员名单,许多这几天他反复听闻的名字出现在名单之上。按那个李予的说法,六个人中有两人幸存,分别是Will Ksuiew和Carter Li。但基金会官方给出的是仅有Carter Li幸存。O5们,或者是这个李予,究竟在隐瞒什么,而王海宣在这出大戏中又扮演着什么角色?

Dimon整理了一下思路,随后将目光投向第二份文档。

尾声

“对不起,我拒绝。”

Carter摔门而去,留下一张满脸横肉的肥脸在办公桌后的阴影中沉思。王海宣诧异地往房间里探了一下脑袋,试图拉住Carter,但被后者用力挣脱。

“为什么就这样放他走了?拒收基金会之星,这像话吗?”王海宣恼怒地大踏步走进房间,丝毫不在意自己正在擅闯O5-6在Site-CN-10的临时办公室。

“相信我,这不是第一次了。”一个疲惫而沙哑的声音从办公桌后的那堆肥肉中传出。“顺便提一句,MTF-壬午-08“入梦者”的建队申请我已经给通过了。你去通知一下Carter以后他任MTFC。”

“唉!我估计他又会不同意的!Carter那个家伙,他对自己太狠了!他根本没做错什么!”

“以基金会的标准,他绝对不够心狠手辣。”O5-6把玩着那枚六角型的金色徽章补充道。“这种小玩意我在Site-19的办公室里随随便便就能搞到一打,很多人却为了它抢破了头。看在这一点,我佩服Carter的魄力。”

“一打?难道基金会之星真是塑料做的?”王海宣好奇地问,他毕竟还从来没有近距离接触过一枚基金会之星。

“不不,用的是心灵遮断合金。”O5-6摇晃着自己那肥硕的大手说。

“心灵遮断合金?为什么用那么贵重的战略物资?颜色又不好看……”

“那是因为,”把玩着手中的徽章,O5-6漫不经心地说道:“每一枚基金会之星的背后,都是一段本该被忘却的历史。”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