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记忆深埋之处
评分: +7+x

他死死地盯着屏幕,超形上学,休谟指数,EVE,眼花缭乱的文字随着他的滑动而滑动,他揉了揉眼睛,尝试去创造一些新的东西。

他做不到。

退出浏览器,他决定去找别人聊聊,开拓一下大脑:

xx

PROTECT WATERPROTECT WATER虽然没给他提供什么直接的灵感,但是他们依旧很感谢他,这种默默地陪伴在很多时候都在心灵上对他起到了莫大的帮助。

他回到了浏览器页面,深呼吸,点开了编辑。


小明开心地笑着,他年轻的脸颊泛起阵活泼的红润,像刚成熟苹果,红润而又带有一丝青涩。

键盘声停止,许久只听见一声有气无力的叹息声:

“妈的,我不该强迫自己的。”

随后他瘫软在椅子上,眼中剩下的只有页面右上角那抹醒目的彩色。

“多么讽刺啊,彩色的马桶……这头像似乎很适合我?”他讥笑着,面部却无比苦涩。

……

时间好像被定格住了,他的眼珠转了转,却瞥向头像旁一个跳跃着的数字。

“这个消息是什么时候的,刚刚还没有。天色正晚,谁会来找我呢?”

他嘴里嘟囔着,随后点开消息记录。

“怎么回事?”

他皱了皱眉,尝试点开那个给他发消息的人的主页,但是用户名称和页面就是自己的账户,这令他非常费解,暗骂了一句,随后便毫不留情的关闭电脑,熄了灯,就沉沉睡去。黑暗中,一丝若隐若现的殷红缓缓消逝。


穿着家居睡衣,趿拉着拖鞋,他一步一步挪到楼下的奶茶店,身旁人用异样的眼光盯着他,这令他很不舒服,紧了紧衣扣,尴尬的遮住了露出来的肌肤。

“芝士热可可,热的。”他瘫坐在奶茶店椅子上,周围有很多和他相仿年纪的,却没有一个来搭理他,“我还真是个无趣的人。”最后他自嘲道。

老板在一旁手忙脚乱的,手中攥着一个小瓶子,他把文字转向手心,顺手一滴,滴入了那杯芝士热可可中。

大概是什么新配料吧。他如此想。


“人员编号POI-SP-CN-244已服下药剂,其带来的副作用暂未发现。”

“好的,那么,每半年一次的例行记忆修改就搞定了,不用观察244了,他近期内不需要发布什么东西,可以让他歇一歇。”

“可他好像因为自己写不出来什么而压力蛮大的。”

“省省吧,没有我们,他根本什么也不用发。”


他对着家里的马桶,这个和他各平台社交账号头像只差颜色的马桶,里面装满了呕吐物。

“怎么搞的……又开始恶心了,胃还疼……”

他捂着肚子,忍着恶心把嘴里的东西吐掉,漱口,撕暖贴,平躺,一气呵成,熟练的让人心疼。

比起心疼自己,他更心疼那杯奶茶,刚喝上一口就开始恶心,急急忙忙跑去厕所时还把它碰洒了。

“可恶,那可是10块钱啊……还让我被迫的整理了一下屋子。”

刚紧攥住的拳头又松开了,他胃疼。

不知是因为头晕恶心还是因为什么,即使胃一直在不安分的疼着,他依旧睡着了。

今天的梦……倒是蛮奇怪的……


他以极快的速度游走在一片建筑群中,周围的东西一直在变换着模样,但他好像对这一切习以为常。一个不清楚的影子慢慢走近,他的身影逐渐清晰,但面部依旧是那么朦胧。

他走到他的面前,理了理白大褂和领带,没戴戒指的那只手中握着一根手杖,另一只手从手杖中抽出来一把锋利的短剑,对着他的胸口一指。

身后明明是平地,他却感觉自己被推下了深渊。

周围的事物以飞快的速度在切换着,那个举着短剑的身影依旧保持在他的视野中央。

坠落……

他摔进了人群中,周围的人像是没有发觉他,依旧盯着前方身着正装侃侃而谈的那人。

“下一位自愿者,请上前来。”

人群中走出了一个人,他发现,那人和他的模样完全相同!

人群中走出的那个他,接过了他人手中的证书,走进了另一群人。

那个证书……他好像在家里……不,也可能不是家里……他觉得他见过。

“恭喜第244名新成员加入!下一位自愿者,请上前来……”


他醒了,但实际上并没有醒,他潜入到了他的意识深层,这里被人为的多次掩盖,但依旧不会丢失。

举目望去皆是白色,没有上下左右之分,只有那个拄着手杖的身影依旧在他面前晃呀晃的,扰的他很心烦意乱,他并不清楚他在哪里,他只是以为这是梦的延续,但不知该如何醒过来。

那个身影开始与他交谈,这令他吃了一惊。

你有尝试过思考阴谋论吗?

“你是谁?”

你有尝试过吗?

“即使阴谋真实,又与我有什么关系?”

那要是基金会呢?

“我不明白。”

要是基金会呢?平行宇宙,各类异常,各类组织,包括你写的那些文档,你写的那些故事,真实存在于这世界上……

“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

他开始慌乱,而那个身影又对他开口:

拿着你的笔记本电脑和手机,市中心政府大楼,电梯按下62442。

如果你不想知道这一切的话,那就去再买一杯奶茶吧。

“这好像是……哪个站点的设定来着……?”

芝士热可可,热的。

“等下等下我应该……”

又是那种坠落感,他感到自己被推回了现实,重重的落在床上,思维的沉重感在周围激起了一片尘埃。

政府大楼,那个站点的设定还是他参与写的来着,把站点塞在了自己家楼下。而手杖短剑的身影……那正是他的人设外表。

会是真的吗?

他没有想更多,只是像以前一样,把这当成一个写文的新思路,塞到了脑后。

黑暗里的殷红依旧在若隐若现。


他还是没耐住好奇心,以上访为由,跑去了政府大楼,他掏出手机,此时正是正午。

“饭点应该不会很多人吧”他这样想。

走入电梯,“6-2-4-4-2”他按下了按键。

没有反应,他笑了笑,竟然会把小说和梦境当真,他倒也真是童心未泯。

他准备按下开门键,回到正午的艳阳天,去外面美美的享受一顿早饭时,电梯层数从1跳到-4。

冷空气涌进电梯包裹住他的身体,白大褂的身影匆匆走过,三箭头的标志印在地板上。

冰冷的机械音响起,提醒他这一切存在着。

“访问者,SCP基金会中国分部,Site-CN-12分设施,欢迎您的到来。”

他瘫坐在地上,呆滞的望着面前的一切。


我将最新的实验记录送到了办公室,一个熟悉的身影瘫坐在电梯门前……是他?我怎么从未听说过本伪部成员还可以回到这边工作的来着?不管怎样,作为他曾经的同事,我觉得我倒是有必要去关照一下他。

他目光呆滞,又略带些惊恐的看看我,但他显然认不出我了,看来我的出场率很低啊,可能在哪篇文中都找不到我。我立即明白了一切,叫来应急小组,准备给他打一针。

应该是记忆修改程序哪个环节出问题了吧,我回去问问Cecil,毕竟,Cecil和他有关系,也多少会更了解他一些。

透明色的液体从针管推入他的脖颈,他可以歇一歇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