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无意义的故事及一篇与之无关的实验报告
评分: +12+x

莺雀在空中划过,留下一串叽叽喳喳。

深春,万物仍不懈怠于复苏。春雷一惊,春雨一淋,仿佛先前秋冬的萧瑟与干枯都只是一场梦,只是一个用出奇强大想象力所缔造的某某印象。

可这些草啊花的,不断地从发芽抽枝到郁郁葱葱的过程,是这个季节阶段性的象征,世间仿佛只有它们是真切地存在的,其余的温度、时间云云均是一场幻梦。

我浑浑噩噩的生命捱到了第八十一个年头。

说我的生命毫无意义是有些对不住我的妻儿、子孙还有我的重孙的。但无论我为人类的繁衍贡献了多大的绵薄之力,我们的历史尚且不如脚下的一花一草:如果将植物看作一个整体,那么它们仅凭二十五亿年生生不息的历史,就无疑能够成为这整个世界里所有生物所供奉的长老。

人有思想,而思想会随着年事的增高而有所积累,因而在许多人观念里,我这样的老头或许是比较聪明的。长者约等于智者。

如果植物也有思想,那它们一定是这颗星球上最智慧的了。

我在寂静祥和的公园里散步,和煦的阳光洒在我身上,扫除那些因岁月而产生的杂念。

“相当诗意,先生。”

我听到这突兀的声音有些木然,四下环视,竟未看到有一人。

“先生,我们在这。”声音从左后方传来。

我回头望去,赫然只有四棵两米来高的凤尾铁矗立在阴影处。

“是的,先生,我们能听到您心中的疑惑,”其中一棵铁树若有若无的摇晃着,“正是我们在与您沟通,您知道的,我们的形态不同,但……”

“等等……等等……”我的头有些晕眩,进而露出苦笑:年迈除了带来经验的丰富,更多的是不可避免的精神衰弱。

“老兵不会那么容易患上什么精神病的,是吗?”那似乎是另一棵铁树。

我当即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个显然不能够立即消散的幻觉。

“你参加过津德尔回收事件██公园前期侦查行动以及那次可怕的探索,告老还乡之后在████任教了十八年,而后才搬来此处与子女居住……”这棵铁树的声音粗壮而有力,内敛着一股压迫感,“抱歉,对你做了必要的了解,但这都是合法的信息,这是您个人的传奇,少将。”

要不就是我已经因为某些突发的疾病死去了而不自知,否则我就是在试图和我的幻觉对话——我的幻觉对我了如指掌,这有什么可奇怪的呢?

“过奖,铁……怎么称呼您呢?”

“我们都是研究员,先生,就称我们研究员吧。”一个女性的声音传来,是最左侧的那棵。

“嗯……好啊,研究员同志们,想要研究我什么呢?”连名号都不愿透露,即便是幻觉也有些过于傲慢了。

“哈——说笑了,少将。”是那个“长官”的声音,“我们只是想与您沟通片刻罢了。”

“我不明白我为什么要与四棵铁树沟通。”

“铁树?您是什么意思?”是态度最为谦恭的那棵树

“是这样的,树先生们,我虽然只是个老头子,老得快死了,但我还有家事,明白吗?我无暇在这里和我的幻觉对话。”

“嗯……先生,无论您看见的是什么,请您明白我们的存在是……”

“是我老得快要死的证明!”我不知哪里来的愤怒,但说的却都是心里话,“我知道,我知道,很多人死去的时候会看到一些幻觉或别的什么鬼魂,你们第一次出现,或许我还不会因此遭遇什么,可我还没活够啊——请不要再出现提醒我这一点了,既然你们明白我年轻岁月里经历的种种,就让我体面地安享晚年,可以吗?”

“可先生……”

“停!天杀的幻觉!快走!滚——”

“可您才是幻象。”第四棵树,一个年轻的声音传出。

其他的三棵树陷入了嘈杂的低语,似乎试图阻止它。

“您只是我们制造出来的一个灵魂,这一点您应该知道的!”

“嘿!你让他消失了!”

“你知道我花了多少时间、多少时间来完成他的剧本吗?”

“这可不是你花了多少时间——我们用这些故事集中了千万人的精神,来让他们热衷于这样一个虚构的英雄,进而创造出一个真正的英雄……”

那一刻,公园里寂寥无人,只剩下四棵聒噪的树……


时间:197█年

记录来源:太平洋████实验室

批注:该实验室为一民间的科研机构建立,音频资料于事件一年后被基金会收录,但基于该科研机构实际上服务于一家当地的杂志社,其内容信息已经被大规模地散播,经相关人员协商,决定封锁大部分信息,并将之“怪谈化”。
以下为音频内容

研究组长███:剧本创作得如何?

研究员██:即将完成了,组长。我们或许会加入一些战争经历,让██更加戏剧化,便于我们精神力的集中。但是……

研究组长███:很好,但是什么?

研究员██:我很怀疑,组长,很怀疑虚构的历史人物是否真的有可能通过参与者专注的努力‘死而复生’,这不符合当代所有的科学常识。如果我们成功了,这将证明灵魂的真实存在!要令这件事被大多数现代人所接受未免太过于困难……

研究组长███:是这样的,实习生,你对██的理解还不够深入。如果我们成功通过意识和精神力创造出‘菲利普’,不仅仅可以证明灵魂的存在,且可以证明人的意识的存在等级凌驾于精神存在之上,就像动物比植物的存在形式更加高级、人类的存在高乎自然界其余动物一样。这有什么不可接受的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