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之手中心页
shlogo3---Cutout2.png

路径:
东方鸟类萨满的心灵权杖 — 这就像给鸟儿的手机。
深渊歌唱团 — 她在深渊唱歌。
第二子 — 这就是嫉妒。又名 SCP-017 (影魔)。
夏日的流亡者 — 被永逐夏日之土。又名 SCP-682 (不灭孽蜥)。
蓝百合之链 — 别让胡蜂飞进你的头发。
我,那必将完整之物 — 你好,我是可怖恶物。又名 SCP-426 (我是一台烤面包机)。
重组之人 — MEKHANE之子。又名在另一个现实中对 SCP-073 ("该隐")的解释。
九头蛇之脊 — Camdorian迷宫里藏有宝藏。又名 SCP-2344
赐予之神 — 超人之神。
Sigma-3的阴谋 — 魔鬼于吾等之中。
人造龙门 — Laurie的鱼变龙指南。
赠一位螳螂女士的爱之诗 — 云蝎子寻求红螳螂女士的陪伴。
鲤鱼的模板文 — 透过鲤鱼的眼睛。
如何对待一条蝴蝶鲤 — 你的学校、家园、宫殿、水生社会、甲壳类男仆服务公司、水生婚介所或生日派对。
一位螳螂女士的结婚礼物 — 它是一只咬了五位贵族螳螂的好宠物。
狗狗先生 — 一只非常精力充沛的狗狗,寻欢客的造物。
A New Age of Magic — 我们的时代最终来临。
故事:
Sam: 我是山姆。我是山姆。我是山姆。
Stolen Gilded Stolen Saved:惊悚吓人的骨头。
Birdseed: “嘘。我正在写一篇言情故事。”
蛇之序列 — 勇气的故事。星星黑皇后, SCP-239,以及基金会。
1. Prisoners
2. Family
3. Showtime
4. Sisters


SCP基金会介绍档案:α-19号相关组织,“蛇之手”


蛇之手是一个小但难以对付的组织,规模可能正在高速扩大,被认为要对许多收容突破负责。

该组织认为超自然事物的存在和使用时理所应当的,尤其是人型的和具有高等智能的SCP项目。蛇之手高调批评对SCP项目们的收容与摧毁,尤其是那些发生在并不需要被摧毁却已经被毁坏的项目上。

至少有177名属于蛇之手的个体被辨别,其中有许多数次入侵基金会设施,他们中的部分使用异常项目达成渗透目的。

该组织总人数未知,技术水平未知,可能的SCP项目拥有数未知,威胁等级未知。已知他们高度合作且非常危险。他们的数量随着更多的异常出现在世界上而迅速增长。

蛇之手引起基金会注意是在一位名为L.S.的个体入侵后,L.S.似乎是蛇之手的一名领袖,并且独自对两场基金会站点收容突破负责。

L.S.的第一次收容突破最终盗取了SCP-268,一件由基金会在一场入侵混沌分裂者设施后回收的手工制品。基金会第一次知道蛇之手是在L.S.第二次入侵基金会(参见安保突破事故X23)。

L.S.的身份没有百分百辨明,虽然证据指出可能是黑皇后(见链接)。

长久以来,基金会不知道任何蛇之手的信息。已有的信息大部分来源于对全球超自然联盟情报的渗透,但也是具有局限性且不完整。除去内部信息不明确,GOC情报同样没有显示出该组织的目前境况。

基金会发现被放逐者之图书馆,一处通过在世界各地被发现的入口(名为“路径”)相连接的异次元地点,后一直尝试突破。蛇之手似乎以此地作为根据地,尽管他们不能够完全操控它。

直接进攻图书馆迄今为止被证明是不可能的,就算入口被找到也是一样。现阶段,基金会特工不使用异常方法是无法抵达图书馆的,就算使用也不过是接近零的成功率。基金会特工一旦成功抵达入口也会被见到的异常存在袭击。

这种情况同样发生在GOC特工身上(有一些只会被送出来,另一些则被立刻杀害)。然而,GOC似乎有联系图书馆的媒介或中间人。基金会将继续尝试渗透图书馆。

机动特遣部队Tau-9(“书虫”)被委派于专门从事这方面的工作,负责调查、追踪、贿赂以及收容控制蛇之手和图书馆相关的个人与制品。由于非异常收容手段的必要性及其他困难,尽管许多蛇之手成员一旦被确认就处于监控之下,目前为止依然进度缓慢。

蛇之手似乎在一般的超自然组中极度活跃。因为对两者的恨意,他们对全球超自然联盟(他们称之为“焚书人”)和SCP基金会(被称之为“狱卒”或者“典狱官”)持有高度关注。

蛇之手对GOC的关系是极度敌意的,大部分记录中,蛇之手成员的无故暴力都是针对GOC特工。蛇之手似乎疏远了GOC的108个成员组织,尽管其中有类似的超自然组织研究死亡学并进行其它超自然活动、使用一些广为流传的异常手法。

造成这一情况的原因似乎是因为GOC摧毁大部分起源非人类或者他们不能有效控制的异常存在的政策。另外,GOC人员对待蛇之手成员也会像对待敌对特工一样只要发现就会与其交战、杀死。基金会因为宗旨为收容而非摧毁大多数异常存在,蛇之手对基金会并没有同GOC一样多的怒意。然而,蛇之手对基金会的仇恨同样高。

蛇之手对混沌分裂者(他们称之为“狂人”)并不友好,对伊斯兰物品回收办公室保持中立(时而敌对,时而合作;参见Afseneh家族),对地平线倡议同样持中立态度。

蛇之手似乎对玛娜慈善基金会持中立偏友善的态度,并且能够容忍非暴力的第五教会和破碎之神教会成员。

一小部分蛇之手成员同样被认为是“Are We Cool Yet?”成员,虽然该集团看起来都是和平主义者。当然,一部分非-AWCY异常艺术家(“异艺家”)也曾被确认为蛇之手成员。

蛇之手偶尔会通过被放逐者之图书馆与Marshall,Carter和Dark有限公司(他们称之为“商旅”)的代理人接触,这似乎是完全中立而没有友好倾向的。在图书馆外,蛇之手成员已知在某些情况下与MC&D代理人有几次交锋。

由于他们规避抓捕以及成功“释放”SCP项目的能力,蛇之手入侵基金会设施的次数正在增加。原先,GOC成员似乎有能力控制蛇之手成员,但是这一情况并不能长久。

使蛇之手持续无力化的方式正在研究中。

欢迎。

致所有想要读到或者有能力读到的人:这是留给你的讯息。

我们,是蛇之手。

我们,是一种行为,由同一个信念引导于此:

人类和其它所有世界的居民不应该生活在黑暗与遮掩之中。

蛇之手并不是纪律性强的集体。我们更像是一札没有捆紧的尖刺。我们的敌人总是在误解——举些例子,基金会猜测的L.S.,一个我们中大部分都未曾见过的人;或者蛇巢,以及巢穴内成员们不断变化的身份。是的,他们全部都是领导者,因为他们是我们所尊敬的人,我们所聆听的意见之来源,我们所跟随计划的制订者。但是他们不全是我们。

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方式来加入蛇之手。从不存在地下室或者密室里的秘密仪式。我们并没有什么大选来推举领导者。如果你想要成为蛇之手的一员,你唯一要做的,就是下定决心认可自己是蛇之手的一员。

我们中的大部分不过是正常人,然而我们的敌人不这么认为。我们是人类,不过是拥抱了异常、超自然和超然。我们拥有超越现实的力量。我们为何不能?我们的朋友、家人,甚至有时是我们自身,跌出来自常规的束缚。我们中的每一个人都经历过异常。我们存在于天地之间,不曾向往你们那种原则。

对于那些传统力量的先驱者,SCP基金会、全球超自然联盟,以及大部分政府机构,异常是一种缓慢扩散的剧毒,可怕得能够摧毁一切文明历经千辛万苦塑造的成果。

但是异常的人也是人,而异常本身也不是一种危害,仅仅是一种存在。是的,它会表现得危险,但是细菌、陨石和森林火灾也是一样。压制那些知识只会让其变得更加危险,并且会让我们所有人挤在黑暗中瑟瑟发抖。

当常规开始猎杀那些生活在其下方阴影中的人,试图治愈这种“毒”的时候,常规本身也成为了毒。

SCP基金会和全球超自然联盟现在扮演着当初天主教会在伽利略发现地球围绕太阳旋转时监禁他的角色。他们的行为和信念是知识之死、科学之死、光明之死。

就拿被放逐者之图书馆,这个蛇之手作为家的地方,来举例。图书馆是无数个世界中最大的知识储存地,寻求理解不可思议之人的圣杯。然则,SCP基金会和全球超自然联盟都被排开在外,而图书馆大门依旧对其它存在敞开。为什么?因为那两个组织试图摧毁它,或者将其纳为己有以至他人无法接触。正是因为如此,他们被放逐于黑暗之中,继续制造罪孽。

所有人都有理由相信人们应该抵御来自超自然事物的威胁。但是,如果你焚烧、掩埋了那类书籍,监禁或者处决能够告诉你怎么做的人,你如何去保护你自己?你会通过告诉每一个人不让核武器存在来保护自己于核辐射之中吗?

蛇之手一度被图书馆禁止。直至1967年我们才发现原因。这种情况不会再发生了,我们已经从错误中吸取了教训。

对那些都到了这份讯息的GOC和基金会成员:

我们因你们而壮大。我们,曾经是,更像你们,不过天生愿意为自己囤积超自然知识。

然后基金会开始扩大它的规模。永远存在狱卒,但不像现在的这样,不在这千年之中。当然,他们将自身藏于黑暗之中,只有他们的领袖随时可以知道地球以外世界的全部。因此,一度,他们是忍让的。

然而,随后到来的是第七次超自然战争,基金会内战。全球超自然联盟的崛起——焚书人、老大哥——随之而来的是超大规模的超自然对抗。全球超自然联盟成为了从超自然势力中逃离的懦夫的暴虐庇护所。作呕的是那里只有108个位置,且仅仅只为人类主导的组织。或者,可能这也不是完全可耻的吧。我们古老的前身后来没有寻找新的成员,而如今我们对此感到庆幸。

如今蛇之手再度崛起。不是为了脱离欲望,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清洗“纯粹”和压迫。要让所有人不再被束缚于黑暗之中。

我们,蛇之手,质问你们两大组织:

全球超自然联盟编入了多少KTE?超自然事物就好像巨大的九头蛇——每一颗头被砍掉就有两颗新的从中长出。你们能砍多久?

基金会现在收容了多少SCP?2000?3000?5000?更多?还有多久就再也没有监狱可以关押异常了?你们会把整个世界作为收容所吗?

你们背地里承认了。异常正在增长。你们不能够永远阻碍未来的脚步。

你们才是你们所惧怕的怪物。呐,走出你们的恐惧,加入阳光之下的我们吧。

如果你们不这么做……若你们继续监禁、杀害无辜,若你们继续让世界陷入黑暗……然后你们就会见证你们之前那些在历史中出现的奴隶主和杀人犯的命运。

我们将赋予你们关押之存在自由。我们将拯救你们试图杀害之存在生命。

花园是毒蛇栖息之所。

我们,是蛇之手。

~M.
The Wanderer's Library, 2014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