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astra per aspera
评分: +44+x


逐光.aic:方舟脱离曲速航行

目前正在进行减速及姿态调整

预计1年22天后到达54号拓荒行星

对于您的时间尺度来说

大概在5分钟左右

自律型运载平台已发射并将先于方舟到达以开展基础建筑作业

狼青.aic:报告

在对目标行星所在星系进行广域扫描时意外发现位于星系边缘的智慧生命无人航空器

反追踪结果表明其来自于54号拓荒行星之上的文明

航天器已于12年前失去控制

其以核能作为主要能源

携带物类似蓝星文明远古时期的“留声机”

正在对其记录音频进行分析

推测该文明目前处于原子时代中期

具有初级宇航能力

自律型运载平台将调整为初级隐蔽模式

>记录信息如此详细的无人航空器……似乎“探索”并不是主要目的?

深红.aic:真是聪明

小领航员

这个航空器可以说是54号上的文明给我们的“见面礼”

曾经的蓝星文明

也幻想有一天慷慨先进的“天外来客”莅临

无私地将自己所知倾囊相授

逐光.aic:但残酷的现实告诉我们

文明的发展仅有一条荆棘之路可走

——至少对于蓝星文明是如此

依靠自己

于黑暗之中蹒跚前行

经历无数次的失败再从失败中站起

这是我们的信条

也是从宇宙大筛选中存续

逃离“大撕裂”到达反宇宙重建文明的关键

之后重建文明的工作我们将尽己所能为您提供辅助

祝领航员航行无阻



一望无际,如雾般模糊,粘稠的流动的,纠缠、溶解、分散、溶解……无数循环。逐渐缩小、凝聚,变为散落整个空间的闪亮光点,虚无的将空出空间填充,生命的于毁灭的笼罩之下层层消散。crystal悬浮于中,目睹一切发生,他想喊叫,声带却被沉默的绿压抑,他欲逃离,死亡的却先一步浸染视野……

惊起,枕头早已被泠泠冷汗浸透。crystal解开束缚带,余光扫过桌上的电子钟——7:23。果然,分毫不差。叹口气,起身整理堆积如山的观察报告。

“Rhine,报告我今天的工作日程。”

“早上好,crystal研究员,今日您需在8:05之前于E区观测模块对应工位上报道并开始今日的工作……”

他心不在焉地听着,把口腔清洁凝胶倒入嘴中,望向舷窗外那片曾经使他疯狂的星空。它依旧该死地一成不变,数万光年外的恒星明灭闪烁,了无生机,似是在嘲笑他的无能。恶心,真他妈恶心,他想着,泄愤似的将凝胶吐进真空盥洗盆,随便抹了把脸 ,套上制服准备出门

“报告完毕。对了,今天是您的27岁生日,在中央员工食堂消费可享82折优惠,祝您生日快乐。控制,收容,保护。”

略微失真的生日歌飘荡在狭小的房间里,他身形一滞,开门走出宿舍。去设计化的纯白环形走廊空旷无人。δ站点的原本设计容量是3500人,但现在只有200左右的常驻员工,这主要因为δ站点的巨大规模带来的高昂维护费用险些使Site-CN-82的经济崩溃,不得不将其他非必要的资金投入一减再减,为δ站增加新员工的提案也毫无悬念地被扔进了文件粉碎机中。crystal作为第一批同时也是目前唯一一批δ站点员工,已经被这该死的太空囚笼羁押了整整三年,他曾经的壮志宏图与满腔热血也被单调枯燥的工作证明可笑而幼稚。他常常幻想若是在四年前的那个秋夜将那封可疑的“上海市太空观测学会”的入职通知书塞进街角的垃圾桶,他的人生是否比现在好的多。那些高高在上的主管们经常头脑一热,打着“控制,收容,保护”的旗号兴师动众地去做一些毫无意义的事,δ站点大概也是某次突发奇想的产物,但由于它与其他此类造物比较而言实际作用要大的多,才得以留存至今。

crystal一贯厌烦那些不为自己所作所为之事负责的人,他在心中啐了口唾沫——因为真啐会被监控拍摄下来并在年终评审中扣分。不觉间已走到工位前,crystal拿出ID卡摁在识别区上

“欢迎,crystal研究员,您已连续738天准时工作,望再接再厉。控制,收容,保护。”冰冷的电子合成音响起。

crystal熟练的打开终端,调取离线时的电磁辐射波形图,Rhine.aic将离线时段所监测到的异常弦波一一罗列供他甄别。自他第一天在这里工作起,每天都会有不下70处弦波需要他人工鉴别,在大多时段下,宇宙的电磁辐射波形就如一条无限长的山脉横截面,虽起伏不定但毫无规律可寻,而这些所谓异常弦波,不过是宇宙中天体运动带来的副产物:一次数万光年之外的超新星爆发;银核吞噬星体释放的巨大能量;亦或太阳黑子的出现,耀斑的爆发。都会集成“山脉”中似乎异于寻常的线条。三年多的工作经验,使他一眼便能辨认出异常弦波的成因。时间轴从昨夜向今日缓慢挪移,78处异常全部排查完毕,crystal开始下一项工作。

1542至5846兆赫的32张波形图在终端上实时同步显示,crystal一眼扫过,1573兆赫的图像牢牢抓住了他的眼球,山脉的截面似是有了灵魂,曲线的运动有了一种诡秘而怪诞的规律,与他之前排查过的千万个“异常”截然不同,他甚至可以在心中描摹出扰动源的形态,感受到它就在自己的面前,但肉眼无法看见,crystal调用奇术侦测阵列,扰动源的全貌一览无余。

一张遮天蔽日的膜,蚀刻其上的纹路有如远古文明的祭祀文字,如黑潮之下不可名状之物盘曲的触肢,那个来自异星的文明正以此种方式毫无遮掩地炫耀自己的强大。恐惧与兴奋同时刺激神经,指尖在屏幕上游走点划,打开一个特殊的通讯界面。

“您好,crystal研究员,这里是Site-CN-82紧急事态报告中心,在此之前,您应当已知晓Site-CN-82-δ分站员工手册第23条……”

“我明白”crystal打断那头的人,“2022年2月23日9时32分,于近地轨道3124km处确认发现外星文明造物,此前已回查5月内氢原子频率1420兆赫,羟基分子辐射频率1667兆赫,水分子辐射频率22000兆赫,均未有文明广播信息,来者不善。”

“收到,正在核实信息,请稍等。”约半小时后,那头给出了答复,“信息属实,已启动‘红岸3号’紧急事态应对方案,根据紧急会议的决议,您将继续留在开启Ⅷ级奇术隐蔽的δ分站进行跟进观察……”

眼前的无尽深空不再死寂,自2022年2月23日9时32分起,人类文明不再是所谓之宇宙的独生子,不再是文明的孤岛。

“我见深空之子嗣,人类之兄长,于覆灭将临之时。”


逐光.aic:已到达54号行星

正在泊入预定轨道

正在投放机器人集群

下坠中

已开启反重力装置

初步扫描完成

鉴于54号行星目前的文明发展状况

建议使用模因武器进行控制

领航员阁下

是否投放模因武器

>投放低杀伤性模因

狼青.aic:指令确认

正在向机器人集群上载Gs-“塔尔塔洛斯Τάρταρος”模因模块

上载完成

模因散布进程

4%

24%

37%

67%

警告!

机器人集群遭受攻击!

深红.aic:

还在用动能武器吗

真是落后啊

别担心

微型机器人的电磁偏转力场对付这些原始人扔来的石块算是游刃有余。

狼青.aic:报告

模因散布进程出现异常逆转

初步调查结果显示逆转源自人类文明的一个名为“SCP基金会”的特殊组织

其科技水平远高于此文明平均水平

甚至到达奇迹文明初期

逐光.aic:此类组织在方舟之前到达的行星中极少出现

更从无发展如此成熟的

是个需要重视的问题

>和他们交涉

狼青.aic:指令确认

已启用Ⅲ类博弈模块“黑星坍缩Dark star collapse

正在尝试与SCP基金会“监督者议会”取得联系

……

请求被拒绝

逐光.aic:警告!
方舟半径57元山2内出现多个敌对单位信号!

系Ω型反物质湮灭导弹!

反追踪结果表明其来自SCP基金会各站点

方舟主动防御系统因能量点不足暂时无法开启

正在进行紧急机动!

方舟被部分导弹击中

左舷21%纳米构造块

37%太阳能阵列受损

方向舵些微损坏

已调配能量进行修补

深红.aic:真是有趣

我没见到几个文明可以对方舟造成实际损失的

有趣

真是有趣

但游戏才刚开场

逐光.aic:深红

冷静

你的感情模块现在很不稳定

你现在把人类文明毁灭的话

方舟到最后获取的能量会大打折扣

而且现在方舟的能量点储备不足以支持你发动这么大规模的攻击

狼青.aic:在对方舟发动攻击的同时

SCP基金会发动了他们所称的“面纱破碎”情景

解散人类文明目前的所有政府并接管了他们的权力
建立临时政府

94%的人类已经接种了对Gs-“塔尔塔洛斯Τάρταρος”模因的疫苗

目前模因攻击这一手段难以再起作用

>执行97号应对程序

逐光.aic:收到

方舟“严重受损”全息投影已构建并投放

Ⅶ类博弈模块“拉格朗日坟场Lagrange cemetery”已启用

…….

人类内部出现分歧

反对派势力渐增

基金会临时政府被迫下台

人类派出14名代表与方舟谈判

以下为人类提出条件梗概:

1.立即停止对54号行星的各形式攻击与干涉

2.向人类传输技术,并协助其进行重建

3.将武装模块全部卸载,并接受人类监督

>接受条件

深红.aic:用我们技术的边角料

换取星环的建造权

可真是一本万利

逐光.aic:接下来就可以着手星环的构建工作了

祝领航员航行无阻

深红.aic:祝领航员航行无阻

狼青.aic:祝领航员航行无阻



2月28日 星期一 太平洋上空

自23号发现日冕文明后,我已经连续5天没有合眼了,在空无一人的E区观测模块透过舷窗观察着那层“膜”,它是那样诡异却瑰丽,一切可能都从中伸展而出,化为无限枝干,成为无限之树,要是可以,我想亲手触碰它,感受它的质感、它的纹理。

日冕文明是我给祂们起的名字:自天外降临地球,将灼热的技术之火伸向人类,不论共生或毁灭。很贴切,没错吧?不像地上那些迂腐的老家伙起的冰冷的代号:V-4887ζ文明。

该死,我为什么要对着日记本问问题。是不是休息太少了或者“膜”上有未滤除的模因,该和医疗模块申请加大药量了,顺便提醒技术模块更新下模因过滤器。

梦还没有停,而且能回忆起的细节逐渐变多,好像和现在某些事物隐隐重合?

3月1日 星期二 北美洲上空

今天整理旧资料,从资料里意外翻出一片尚留绿意的银杏叶,想来是从故乡带来的吧。

一座缀满青绿铜锈的古钟,攀附于山坡之上的层层梯田,还有那片绿中点黄的银杏林,构成了我对故乡的大体回忆。银杏林的树下深藏着我的童年,我喜欢在夕阳西下时爬上树梢,于树影摇曳中远眺金红的群山。贵州的山很美,但也很恶。当聚落发展壮大,它贫瘠的土地无法支持时,它便以自己的方式,使那些短视的动物们或迁离或残杀。山洪悄无声息地到来,溺毙人们与他们的美梦,粮仓被冲毁,通往山外唯一的路也被填平。幸存的人聚在一起,似要相互扶持共度难关,其实背地早已准备好剔骨的尖刀,人性之恶彻底展现,边陲山村化身炼狱。我无法忘记那个晚上,三个如恶鬼般的瘦骨嶙峋的男人拿着土枪砸开草屋大门,将藏匿其中的人绑起带出依次打死,将他们的尸体砍作几块直接撕咬,敲骨吸髓。村里每处每时都发生着此种事,空气浸透了红色,血与肉,红与白,人与“人”,在银杏林里的我目睹了全过程……我记起了母亲的话,向着夜空中第三亮的星星的方向,跑。

一个附近村的猎人救下了昏迷的我,当人们找到村子时,只剩满地白骨与几个不成人形的怪物。再之后就来了一队奇怪的人,带着些怪异的器械进了怪物遁入的深山,却没有再出来。现在想来,应该是基金会的哪个倒霉的探索小队吧,我也尝试寻找过他们的卷宗,但因为行动的保密级别等种种只得作罢。

梦里的蓝色有了具体的形状,似是一个巨大的球。

3月2日 星期四 亚洲上空

无线电静默的第一周,通过陆号奇术通道传输的数据只出不进,完全无法得知地面的情况。大家都有点焦虑,开始寻找一些所谓“有地球味”的东西作为慰藉,不知在地球上的母亲是否相反?

母亲是那场灾难仅有的几个幸存者之一,她在坍塌的木屋下被救出时曾一度被认为已经没有救援希望,一位医生坚持抢救才使她捡回一条命。父亲早在一次瘟疫中离世,她与我母子二人就在异样的目光中艰难生存。我喜欢天上的星辰,她便用祖上流传的古老歌谣教我认识祂们,母亲最常说那句话:“你要走出这个小山村,到外面的世界去,到天上变成星星看着娘咧。”现在我成了环着地球的星星,要是母亲知道定是极高兴的。可惜因为工作的特殊性,只能用各种拙劣借口搪塞她,一次次让她隔着冰冷的荧光屏与几毫秒的延迟道新年好。哪天真该回去看看了。

梦,绿,黑,红红红红红。

3月3日 星期五 印度洋与大西洋交界处上空

第一次收到了地面的答复,一切正常,还有新的做不完的琐碎工作,大家又进入了充实的忙碌中。梦最近越变越浓了。

梦是从我加入基金会的第45天开始的,自那之后再没停息。梦中的情景大都已然忘却,但每天都在模糊的恐惧与满头冷汗中醒来,并且次次都于7点25分醒来,我试过许多方法:找心理医生,吃药,用偏方,甚至有次托人找到所谓“梦神集团”的人。但无一例外都无太大效用。我也就如此别扭地与它度过了我在基金会的枯燥的日子。但近几天,我似乎能记得一些梦中的事与物,我许是漂浮在如宇宙般无边辽远的黑中,或是……

白,黑,红红红红红

3月7日 星期一 本初子午线上空

我看到祂了

祂,亦或祂们的飞船,正在泊入地球轨道。样貌倒是中规中矩,并无我想像中那样离奇,飞船姿态稳定刚完成,就向地球投放了一堆东西,当我们拉近观察时,模因过滤器发出AX级警报——最高级精神控制模因,之后便过载停机。我们立刻向地面报告,地面也立刻做出反应,我居然在有生之年可以看到基金会在光芒所照之处现身,不知可喜亦或可悲。

地面的情况反馈频率对比此前开始变高,伤亡和反模因接种的人数每2小时变动一次,双方不相上下。大家都有些恐慌,害怕奇术隐蔽被祂们击破,但平心而论,现在δ站也许是整个地球除O5老头们的地堡外最安全的地方。

轨道上的普通航天器顷刻间化为齑粉,里面的航天员失去护具,因失压引起的肺爆炸而死,血肉模糊,死相狰狞。又想起那个血腥之夜,人血人肉人脑人骨交错,蛆虫在火光映照下缓缓吞食盛宴后的残羹冷炙。

下午3点48分,基金会发动了反击,人类目前最高技术的结晶从各大洲的Area发射。“阿瑞斯之戈”紧咬着祂们的飞船,尽管它进行了一系列“不可能完成”的锐角机动规避,但被几颗反物质湮灭弹击中了左舷。几分钟后,飞船突然变成经受重大打击的样子,原因尚不明确。与此同时,地面报告日冕文明以受损严重向人类发起谈判。

这不可能,我是如此认为。

这不会是澶渊之盟,这只可能是为养精蓄锐,反扑彻底消灭我们。祂们如此强大的科技,怎会在阴沟里翻船?

今天,陪伴我数千日的梦没有到来,此是什么事情的预兆吗?


逐光.aic:星环状态稳定

正在稳定产出能量

根据“拉格朗日坟场Lagrange cemetery”博弈模块的推演

已与人类文明执行2348日的“威慑”将于214日后结束

届时星环将获得足够能量执行下一阶段计划

我们不应停留太久

领航员阁下

该启航了

深红.aic:是啊

启航

踏上逐光之旅

在大飞跃时期

一位先哲曾断言:“蓝星文明的未来,必是一次没有尽头的逐光,我们将向着光的方向前进,直到消失于无垠深空。”

他说的确实没错

蓝星文明因逐光而存

在那天

我们的先辈在悲愤恐惧中逃离

向着那可见的第三亮恒星的方向。

火种得以留存

也终成燎原之势

狼青.aic:深红……

深红.aic:

一不小心把话题变得有点沉重了呢

我们还是把目光转回54号拓荒行星

或者说……

“地球”

逐光.aic:方舟对人类的技术传递尚控制在推演水平

预测中的技术飞跃已经发生

人类进入宇宙大发现时代

有趣的是

他们似乎没有再往外太空探索的欲望

只是蜗居在原生星系中进行行星卫星城的建设

这是方舟内置的“鸢尾花Iris”分析模块的分析结果

深红.aic:少数人意志阻挠导致的技术停滞吗

这确实是方舟在之前到达的53个星系的常见现象

可以说是文明踏向茫茫星海的阵痛之一

……

逐光.aic:领航员阁下

能量收集已完成

请启动星环

星之子收集已就绪

狼青.aic:Ⅸ级隐蔽自律型打击平台已部署至各卫星城与人类舰队附近

将与星环同步行动

>启动星环

执行54号重生协议

闹剧

该落下帷幕了




“M区381囚室E517号,夜星,办理假释程序。”

我起身,脱漆的老旧双层床吱嘎作响。

“出去后可别忘了咱。”粗糙的手在我背上重重拍了两下。

“不会的。”

狱卒打开铁门,扯过我的双手,戴上沉重的电子手铐,手铐在短暂延迟后收紧束缚单元,牢牢锁住手腕。这个监狱如科技发展浪潮中的孤岛,除手腕上的电子手铐与典狱长办公室的电脑外与20年前别无二致。经过7次左转5次右转,8扇需要ID卡认证的重型防护门后,我到达了一个房间,里面和审讯室的陈设基本相同。里面的人似乎等待良久,放下手中的资料点头示意我坐下。

“您好,夜星先生。”他干瘦暗黄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刻意停顿等待我的回答,见我没有开口的意思,只得没趣地继续说下去:“鉴于您在监狱中的优异表现,我们认为您已接受充分教育改造,您被批准假释。”

冰冷的手铐紧贴着皮肤,房间角落摄像头不怀好意地闪烁着红光。

“根据规定,我将会再次阐述您的入狱原因。”

“在2022年11月14日,蓝星文明与人类签订《第三新上海市条约》后,您所任职的SCP基金会的Site-CN-82-δ站点作为人类仅存的几个空间站被征用以进行太空基础设施建设,您于3天后与其他员工一同回到地面并被安排新工作,但您分别在2023年1月1日,3月23日两次劫持运载飞船意欲逃出地球,在2029年4月28日组织7人一同劫持试验型亚光速飞船‘雾角号’再次意欲逃出联合政府管辖区域并造成严重后果。根据联合政府《反逃离主义法》第194条之规定,且构成累犯,判处无期徒刑。鉴于您的良好表现,现批准您假释。”

“据我所知,这个监狱每年能获得假释资格的人不超过5个,表现比我好的大有人在,你们有什么打算我不知道,但是……”我猛然站起,手撑桌面盯着他的眼睛,近乎耳语般说道,“你们就不怕我再次偷船离开这个狗屁联合政府的所谓‘管辖领域’?我可是连科学研究院都能潜入的。”

“不,你不会的。”他挥手示意狱卒退回,脸上的笑意浓了几分,用同样耳语般的音量回答

“他们想见你。”



陌生的阳光。

光幕交织成的穹顶将城市笼罩。人造太阳悬挂其上,将黄白的光线投下。远处不见连绵的群山,仅剩林立的楼宇与无处不在的全息广告。我与脚边的行李就如上个世纪的遗物,一切都变得那样不真实,似一场光怪陆离的梦。
在我恍惚之际,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你回来了。”

回首,果然是mors,他也穿着对于现在早已过时的普通衣服,两人对视,哑然失笑。

“被遗忘者。”

“是啊,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这个城市也有流浪者。”

窗外破旧的平房飞速后退,无人驾驶出租车正在加速穿过C区,三四个衣衫褴褛的年轻人动作怪异地在垃圾场中的一个个压缩垃圾块中翻找。

“当然,他们大都是因种种原因变卖了身上器官但已丧失劳动能力的人,而他们中近九成的人是因为使用‘液氮’等程序变成这样的。”

“一个程序,杀死一群人?”

“机械义体时代的新型毒品,但其手段更为狠辣,在人通过它获取精神上的极致快感飘飘欲仙神志不清时,它便会在使用者的电子钱包内植入病毒划走其中的所有钱,并且将他可用的器官全部变卖,一觉醒来被开膛破肚器官不翼而飞的事情几乎每天都在发生,尚有劳动能力的为了苟活而进入黑灰产的工厂,在无穷无尽的工作中压榨完最后一点剩余价值。而联合政府对这种事情似乎祥为不见,这些人也仅为所谓‘自然死亡’名单中万千阴魂的一员。”

蚁穴早已蛀空千里之堤,光鲜外表下掩藏着朽烂的内里。只需等待最后一根稻草,或最后一片雪花,大厦就将轰然倒塌。



一间偏僻静谧的小酒馆,昏黄的白炽灯光截断了门外世界的七彩霓虹,这里罕见的没有全息投影,只有一个老旧的机器人默默打理着一切。mors轻车熟路地点了两杯酒:“想问什么就在这里问吧。”“不用担心李。”他猛灌一口,朝机器人方向撇下嘴“他的收音模块早就坏了。”

“基金会现在怎么样?”

“前两个月被联合政府异常处理部门收购合并了,人类从逐光得到的技术使大部分异常已经不构成威胁,基金会饱受排挤。”

“曾经的救世主也已经跌下神坛,成为过街老鼠”我叹口气,浅尝一口,不是记忆中的味道,“混沌分裂者,工厂和蛇之手没能击败我们,模因没能动摇我们,我们保护的常态与人类却轻而易举地使我们分崩离析。”

在这个时代,生存的必要条件是麻痹自己,而获取麻痹最廉价的途径,便是酒精。

仰头痛饮。



挥手道别,独自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脚尖扬起沙尘,悬浮于人造阳光中,市中心的广播透过沙与树,振动着鼓膜:“……我们将见证历史,见证54号共生协议的执行,让我们一起倒数:十,九,八,七,六……”

沧海一粟,浮生须臾。

众生纷扰,为一席安宁之地。

暗夜流星,灰环通天彻地。

树影摇曳,万山红遍。

落叶不归

悼词已过



逐光.aic:星之子已收集

其为第一个发现逐光文明的人类个体

名为crystal

已完成对人类文明及其造物的抹除工作

星体状态调节完成

开始执行“播种”作业

狼青.aic:“种子”已从E45号口发射

机器人集群等将被保留以助力重建54号子文明

逐光.aic:“我曾见终焉之环通天彻地

我曾见微光失落众生流离

在那星河边陲的异乡之地

你是否听到命运在垂泣?

神明从未将世人怜惜

所谓希望不过是薪火传递”

这是蓝星母星被来自可观测宇宙外文明打击蒸发

蓝星文明被迫转为星舰文明后逃亡途中一位同胞写的诗

它的下半段与那位同胞的名字被一同遗忘在历史中

但这首诗的蕴意深刻

甚至预言了蓝星文明的未来

没什么

只是突然有感而发

启航吧

领航员

光芒从未消逝

深红.aic: 光芒从未消逝

祝领航员航行无阻

狼青.aic: 光芒从未消逝

祝领航员航行无阻

34光年外,基金会亚光速飞船“忒休斯”号上,一名船员提笔写下诗篇

我曾见终焉之环通天彻地

我曾见微光失落众生流离

在那星河边陲的异乡之地

你是否听到命运在垂泣?

神明从未将世人怜惜

所谓希望不过是薪火传递

以光之名追逐群星

将残暴之人焚烧殆尽

故事走向终结,仇怨如雪飘零

多少喜怒哀乐汇成一句叹息:

虚空之下,皆是蝼蚁

飞船向着设定星系航行,聚变发动机发出幽幽蓝光,将人类的火种传递

通往星空之路困难丛生ad astra per aspera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