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位

“你好,Eddies Ice Cream,我们的特殊-”
“Dead men dance。”
“什-什么?先生,我想你要-”
“ACC 119998256”
“……稍等……”
“……”
“……我帮你转接。”
“……”
“中央档案。部门?”
“情报。”
“转接中。”
“……”
“这里是情报部,你……哦该死,你想要什么Harken?”
“一个目标确认,仅此而已。”
“……我们的记录显示你有所有你需要的关键任务目标信息。”
“副任务,高度机密,就这样。”
“嗯。好的。那么告诉我调遣令是来自Elvis么?”
“就给我一个该死的是或否,你他妈就不会吗?”
“……目标?”
“同行对象#B112674,MC&D操作人员‘Boomer’。”
“……你有没有理论位置。”
“据我当前位置最近的前福特车厂。”
“……是。我甚至不想为如何和为什么-”
“再见。”
“等——”


Kramer怒视着贴在放在桌子上的盒子上的便条。她应该更注意的,但她要把一个教会人员的意外入侵失效,而且她因为毒气站都站不起来。现在她浑身都是淤青和酸痛,这无助于她的心情,阅读留言。

Kramer-
出事了,只好跑出来。咖啡在壶里,盒子里有丹麦面包。救救我的泡芙。如果我没在中午左右到,他们会取> 出我的识别芯片并派人来。如果他们不能,那我想没什么理由担心。请不要在我回来时伤害任何重要的东西。

Harken

她叹了口气,打开盒子,心不在焉地嚼着一块点心走到小厨房。确实,通过对主要身体系统的直接故意控制(如限制),她没有过多的咖啡因需求,但有时仪式本身比实际材料更重要。她在一个灰色沙发上坐下,盯着时钟。她在运动裤和连帽睡衣下弓着腰,喝着滚烫的咖啡。

“中午,Harken。然后我找到你,打碎所有你留下的东西。”


Boomer掂了掂旧集装箱里的最后几个汽油桶。这是最后一批了,即便充满制作与测试炸弹的乐趣,他累了。他把最后的导线缠在顶部,然后开始设置遥控器。这比在车里或办公室为Mr. Dark做好多了。那些漂亮的教会人付钱豪爽,Mr. Dark不需要知道,所以这有什么害处呢?此外,他们喜欢大炸弹,燃烧炸弹,他几乎再没做的那种。他那厚厚的嘴唇分成一个笑容,记起他的第一个燃烧弹……房子如何被焚烧……他的几兄弟是如何尖叫,皮肤像融拉般流下他的-

一声小而尖锐的声音从废弃的工厂地面上传来。

Boomer猛地转身,对这样的大个子来说快的惊人。几码远的地方站着一个气喘吁吁,满身是汗的穿着脏衣服的男子。他拿着看起来像是两把铜指套,带着刀片,右手指着,左手垂下。他的双眼充满仇恨地怒视着,做出一个毫无幽默感的笑容。他右手的刀子指向Boomer。

“你他妈打伤了我的下巴。”

他们相互瞪了一会,然后Boomer抄起一个多余的桶盖像铁饼一样扔向Harken。Harken扭身,但边缘还是划伤了他的手臂,他因为剧烈的疼痛喊了出来。Boomer已经快速跑向他的工作台。他感到周围充满狂热,保持另一个男人在他的视野边缘,双手爬过长凳。Harken紧随其后,干净地避开Boomer扔来的锤子。当他缩短间隔时,Boomer突然用一根长管回击。Harken低身,感到嗖嗖声擦过他的脑袋,然后用刀子猛击Boomer的脚踝。

Boomer尖叫,然后踢了出去,Harken猝不及防,摔倒在地上。胖子气喘吁吁,他看到自己腿上流出的血,哭嚎声从他松弛的嘴唇间泄漏出来。他将管子当做斧头一样高高举起,朝Harken轰然砸去。Harken滚到一旁并举起戴着护指的拳头。Boomer跌跌撞撞地后退,Harken在他双手发麻时扭伤了他的脚。

Boomer又抡了几次钢管,但Harken很容易的保持距离,盯住胖子。他收回刀子,把它像蝙蝠翅膀一样轻轻拍打,等待。Harken蹲下来,带着一种油性的光滑向前滑去,用刀佯攻,看着Boomer畏缩着后退。来自第一道伤口的血水已经滑下刀刃,流到Harken紧握的手掌中,他持刀向前时自己的热量让手柄感觉像是一条热而光滑的鳗鱼。这是一个糟糕的推力,但还是在Boomer宽阔的腹部侧边挖出一个沟,并带来另一声强烈的尖叫。

Harken压了上去,对着轰出他的拳头,一次,又一次,护指每一下都在扩大伤口。Boomer一拳砸开Harken的同时后者又在左边给了胖子的大腿一刀。特工飞了出去,Boomer几乎倒下,紧压着自己的大腿,看着鲜血在他的手指间涌出,流到地上。他只觉得晕头转向,钢带带来的剧痛和被刺伤的肉体伴随着尖叫填满他的头脑。

Harken站起身,摇摇头,斑点在他的眼前游荡。他翻转右手的匕首,现在都是垂下,双手麻木,滑腻,感觉到手心产生的瘀伤,他的舌下感觉到锐利粗糙的喘息。Boomer迷迷糊糊的站起来,喘着气,抱着自己的腿,看着Harken。他们呆住了,好一会儿,Harken 看到一个哭泣,猥琐的孩子,试图打破一个他憎恨而不理解的世界。

他嘶声说了些什么,再次反转刀柄,看着要在Boomer松弛的脖子上埋下刀锋的确切位置。他刚打算这么做时,Boomer开始傻笑起来,咬紧血淋淋的牙齿。Harken僵住了,奇怪地盯着,看着这个大个子手里紧握的……什么东西,一些小型的-

遥控开关。

妈的。

他开始快速向后撤去,希望快点,但不愿把后背留给大个子。Boomer喘息着,咯咯笑着,蹒跚地像踩在海绵上。“哈。哈。哈。艹-艹你的Harken!快来抓住Harken!小宝贝!”Harken耳中Boomer那劈掉且带着哭腔的嘲讽被一篇手掌大小的金属击中地面发出的轻而尖锐的“乒”声盖过。

现在跑,毫不在意是否会后背中枪,几秒钟的寂静,Harken感觉自己好像戴着一个头盔。裹在他的脸上,手掌,后背。肺在燃烧。舌头下的刺痛让呼吸变得困难,汗水和鲜血流进他的眼睛,脚掌每接触一下坚硬的地面都感到痛处,通过窗户照进来的光线就像穿过一条一英里长隧道尽头的光芒,还有-

突然被掀起,震聋,窗户靠近的太快,腿就像飘在后边的彩带,一股炙热吹到他的后背,现在过去了,尖锐的碎片划在他身上,感觉到阻碍,停顿,停……或其他什么,温暖的大地和久违的空气,然后睡去。

他朦胧的听到噼啪声和浓烟,下一秒他认为自己在篝火旁再次睡着,妈妈把他拍醒然后回家。而一阵恶心让他瞬间回到现实,倾斜的栅板,Harken慢慢蜷缩起来,发出嘶嘶声。他听到某处传来消防车模糊的哀鸣声……所以他不能在外边呆太久。手中发热的短刀感觉粘粘糊糊的,他丢下它们,抹了把脸,看到双手满是血污。他的脸似乎被玻璃割伤了。

他呻吟着,试着掏出电话,手指肿痛,就像老树枝一般僵硬,他感觉自己的前胸和后背被两个巨大的煎锅击碎。他跌跌撞撞地走到相对安全的树丛中,看着浓烟和火光快速地升起。不知怎么,他受伤的手指在电话上按下正确的按键,咳嗽并咽下几股涌上来的鲜血。


“妈的,Harken,怎么回事?”

“抱歉。”

“你在做什么,你他妈在哪”

“我有个Boomer的线索。我只是……认为我应该抓住。”

“你可以去死了!你他妈在想什么?我么为了一个该死的理由搭档,我们相互支援,我们彼此“分享,我们-”

“我很抱歉,Kramer。”

“我们努力……什么?”

“我说我很抱歉。这很傻。我……我只是觉得我应该做。”

“……他死了吗?”

“……可能没有。房子炸了,我把他伤的很重。”

“你还好吗?”

“……我还活着。”

“这不是我要问的。”

“……我没问题。你们所有人都应该知道这一点。”

“……指挥会很生气的。”

“事实上,我认为不会。就像工作中的一个大玩意。这里发生了大量爆炸,但看起来主要东西已经被转移了。有人想要什么东西炸的非常大,非常糟糕。待会我要打给清理队,让他们来处理。我很疼。”

“我猜到了。”

“你能过来接我吗?我在九号地区的旧福特工厂。穿的像个警察。”

“好的。”

“……我的手伤了。我想我要躺会。”

“好的,Harken,留在原地。”

“……谢谢你不威胁对我造成额外的人身伤害。”

“谁需要威胁。那是假设。”

“我今天对你说过我爱你吗,Kramer?”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