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级末日档案:ΣK级“离太阳只有七步”世界末日情景
评分: +59+x


基金会K级情景数据库


ΣK级世界末日情景

foundation-logo-white.svg

代号:离太阳只有七步


情景编号:ΣK

可能性:仅理论可能

严重性:短时间内成规模人口灭绝,生态环境崩溃,长期影响无法预测。

描述:ΣK级“离太阳只有七步”世界末日情景,指代世界范围内热源或热传递出现异常,致使自然温度趋向绝对零度的极端严寒情景。不同于气候意义上的寒冷或者冰期,造成ΣK级情景的原因将涉及物理规律,极有可能超出当前人类的理解范围。该情景下所有协议都假定基金会仍然存在且维持着目前的组织架构。

优先度:

1.幸存者避难:该K级世界末日情景下外部环境将是致命的,应当利用灾难初期的窗口期,在气温还能处在可接受范围内的时间内尽快完成避难工作。格尼美德协议此时对所有基金会站点生效。

2.探寻热源:长期的避难意味着长期的能源需求,ΣK级情景下很可能出现常规发热原理无法应用的情况,因此需要做好从科研、资源等方面探寻新热源的准备。

3.末日恢复可行性研究:此种末日状态将带来长远影响,持续的极度严寒将遏制人类文明的复苏,末日事件背后的原因更可能造成无法估量的影响。应当投入资源查明K级情景原因以逆转末日状态,避免更加严重的情况发生。


五级 · 绝密|不允许进一步编辑



简 介

我们都希望自己也能以相似的一种大无畏的精神去迎接末日的到来,并且我们确信,终了之时已经不远了。

——罗伯特·福尔肯·斯科特

%CE%A3K%E6%9C%AB%E6%97%A5

2023年6月3日,“斯克兰顿-波克提德”休谟抑制器在一次大规模收容失效事件过程中突发过载,抑制立场的生效范围在短时间内急剧扩大。尽管“斯克兰顿-波克提德”被成功强制停机,其依旧过载运行了七个小时,抑制立场边界已扩大至小行星带。

此事件的直接导致内太阳系出现大规模的现实衰竭,全球范围内的异常活动都因抑制效应而停滞或无效化。而与此同时,现实衰竭影响了核聚变和热传递的效率,距离尺寸越大累积的衰减效应越明显,最终在天文尺度上极大地影响了太阳。

太阳核聚变与热传递的衰减累积直接剥夺了它的光和热,地表温度随之降低。大气温室效应和地热效应使得温度的降低不那么迅速,但整体趋势已经无可挽回,地球将进入永久冰期且气温可能逼近绝对零度。人类文明在此期间遭受重创。

2023年6月9日,经O5指挥部表决确认,当前灾难代表着一次ΣK级“离太阳只有七步”世界末日情景正式发生。


历 史

冰块,这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发明。

——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

%CE%A3K%E7%A7%91%E7%A0%94

跨宇宙现实特征理论

位于Site-120的斯克兰顿实验室是一间现实研究领域的高精尖实验室,以该领域的开拓者斯克兰顿博士命名。2008年,波克提德博士,这位斯克兰顿博士曾经的得意门生,率领其研究团队成功验证了跨宇宙现实特征的理论模型。

这个理论原为斯克兰顿著名的“死去的光”猜想,即“现实并非简单的数值加减,我们引入的现实很可能有它自己的规则,恐怕连光都会死去”。为休谟指数的建立做出突出贡献现实测量专家詹姆斯·卡尔德曼博士与卡洛斯·热夫斯基博士也曾提出“休谟指数只是衡量现实强度的尺度,远不能对现实的其他特性做出全方位的描绘”。

波克提德博士及其团队经过长期的研究,最终通过跨宇宙电子通道实验证实了该猜想,不同宇宙的现实使得样本元素的放射性与半衰期出现了不同变化。跨宇宙现实特征的理论模型就此建立。

如果把现实比作一层平铺的沙子,那么这层沙子的厚度就是现实的强度,也就是休谟指数。而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的原理,就是往一些沙坑——也就是现实稀薄区域——填入外来的沙子,增加坑的厚度,使得目标区域的现实结构更加牢固稳定。现实的强度高,意味着其内的法则不会被随意更改,相关的异常效应也得到压制。

如果说原本宇宙的现实是河沙,而由现实稳定锚填入的现实是海沙,从休谟指数是看不出差别的,但两种沙子确实存在差异。现实强度越高,现实内的法则越不容易随意变更,但现实本身是有法则的,而不同宇宙的现实显然具有不同的法则或者说特征,这就是跨宇宙现实特征的基础理论。

波克提德博士的研究得出了这一理论的精准模型,可谓现实领域的重大突破。现实法则的体现多种多样,表现为各种物理规律,其中有一项法则被波克提德博士在论文中特别提及,那就是“令现实自我衰减”。也就是说,这种沙子中法则的特征,就是“让沙子自发减少”。

对于这种几乎百分百将引发所在现实自发湮灭的法则,研究团队一致认为是一个特别案例。而基金会管理层的态度则相对暧昧,有些人认为这是一种威胁,另一些人则认为深渊与机遇同义。

现实扭曲者的激增

基金会正面临来自世界的挑战。

现实扭曲者,GOC分类中的“绿型”,近年来呈现出明显的数量增长态势。在刚刚过去的2022年里,世界范围内现实扭曲者的登记数量是876.3万,而2010年这一数字是91.4万。

这种增长究竟是人类族群中正常的自然变化,还是有特定的超自然原因,目前暂无定论,不过学术界主流认为这与日渐活跃的超自然现象存在关联。

无可辩驳的是,现实扭曲者数量的增长为常态的维护带来了挑战。即使是GOC的高压管理政策,也难以管控数量增长到这种地步的扭曲者们,超能失控、异常犯罪的案例逐步增长。

更重要的是,新出现的现实扭曲者们往往具备更危险的异常能力,可能带来更大的威胁或者更难以铲除。越来越多的事故让常态保护组织开始疲于应付,经费开支逐年增长,超自然现象却愈发接近公众视野。

基金会管理层认为,必须使用其他更有效的手段,才能在日益严重的现实扭曲者危机中,重新夺取绝对领导地位。

“斯克兰顿-波克提德”休谟抑制器

2015年,一份报告被递交到了O5指挥部。报告由波克提德博士撰写,讲述其首次发现具备“自我衰减”现实特征的平行宇宙。

波克提德博士原本只是递交一份研究成果报告,因为这种现实特征是他的理论模型的一种特解,如今真实发现,还是具有一定意义的。可令他没想到的是,半个月后,O5指挥部向他发来一份项目文件。文件内容关乎理论,但更多的是设计蓝图与方案。

这份由“觉梦海棠花”计划拟订的项目文件是一套设计方案,交到波克提德博士手里是希望他给出一些可行性论证方面的建议。仔细研究可行性的波克提德没想到,3个月后这套庞大的设备主体就将建设完毕,10个月后就将开始正式运行。

他更没想到的是,这套设备会以他和他的老师命名。

“斯克兰顿-波克提德”休谟抑制器,建于中国河南的Site-CN-69——实际上整个抑制器的规模已经超过了该站点的原始面积。该设备依靠一个大型火力发电厂与一个内置的核反应堆供能,采用环形内循环导流槽设计,九个现实抽取对撞机平行运转,同等规模的现实稳定锚将能够稳定整个东亚的现实强度。

但“斯克兰顿-波克提德”休谟抑制器不是也不止于现实稳定,它瞄准的目标是平行现实中的“自我衰减”法则。一旦全功率启动,整个设备将连通先前发现的特例平行宇宙,短时间内抽取大量对应现实,通过内部规律诱发现实的自发衰减,使敌对的现实扭曲者失能。

比起设备,它更像一个体型庞大的建筑;比起建筑,它更像一个紧盯边疆的武器。


灾 难

人类渡过了上个冰川时期,我们当然有能力渡过这一次,一切取决于我们是否能从我们的错误中吸取教训。

——丹尼斯·奎德

%CE%A3K%E7%88%86%E7%82%B8%E5%9B%BE

当前未能查明事故发生原因。

目前已知的记录是,2023年6月3日,Site-CN-69中发生了一次连锁收容失效事件,造成的现实波动波及到了“斯克兰顿-波克提德”休谟抑制器。然而经过调查,这只是事故发生的一个诱因,并不能解释之后抑制器发生的过载现象。实际原因仍然成谜。

下午3点7分,收容失效事故发生5个小时后,“斯克兰顿-波克提德”休谟抑制器的多项监控参数突破临界值,一号、五号、六号、八号现实抽取对撞机接连发生爆炸。发生爆炸的对撞机依然保持了现实抽取的通道,推测只是高能级的运转超出了机组的设计承受能力。其余现实抽取对撞机的反馈限制均满负荷运行,却依旧无法停止对撞机的过载进程。

“斯克兰顿-波克提德”休谟抑制器的爆炸伴随着强烈的现实冲击波,摧毁了Site-CN-69绝大部分设施,同时引发了发电用核反应堆的次级爆炸。极端恶劣的灾难现场环境使得救援力量难以靠近,经过7个小时的努力以及巨大的资源消耗和人员牺牲,失控的“斯克兰顿-波克提德”休谟抑制器才被彻底关停。

整个基金会的管理层正将目光着眼于这起惨绝人寰的事故,着手拟订善后程序或争吵谁该负责时,所有五级人员的手机同时响起。分级委员会的自动分析系统发出警告,在过去的七小时事故期间,全球的超自然活动频率出现了断崖式的下跌,几乎所有已收容异常都出现了沉寂或无效化的情况。

紧接着,另一通电话打了进来,这是来自OAP空间站的简短观察报告,基于宇宙空间中的热辐射反常变化。尽管后期还需要做大量的分析与探测工作,但结论无疑是显而易见的。

太阳熄灭了。


出 路

我相信,会再次看到蓝天,鲜花开满枝头。

——李雪健

%CE%A3K%E6%A0%91%E6%9E%97

针对太阳的探测毫无结果,遥测只能得出太阳的现实结构已经发生改变的事实,无法进行进一步的分析。SCP-179确认已死亡/无效化。

全球社会面避难行动正在推进。为抵御环境温度持续降低,已经动员所有国家启动各自的灾害应急预案,基金会站点与GOC要塞城市也已全面对避难平民开放,但因严寒和骚乱造成的伤亡依旧惨重。

根据理论以及现有结果分析,认为是“斯克兰顿-波克提德”休谟抑制器过载后抽取的巨量现实涌入本宇宙,极为庞大的体量使得抑制器的作用范围囊括了整个内太阳系,边界预测在小行星带附近。这种现实因其大体量而具有相当的休谟强度,已然改写内太阳系的法则。

而这种现实的规律就包含了现实的自我衰减,也就是说这巨量的现实最终会走向自我湮灭。这种法则造成了全球异常事务的失能与无效化,但未知是不是导致太阳核聚变与热传递效率降低的原因,其本身意味着什么也无从得知。

如此众多的负面消息中,唯一的好消息来自事故的原爆心。在对“斯克兰顿-波克提德”休谟抑制器的事故原因调查过程中,基金会研究了抽取现实的目标平行宇宙参数,发现可以根据参数复现与目标平行宇宙的连通。只要不使用外力抽取现实,而只构建普通的传送门径,这种连通就是安全的。

既然只有唯一的方向,那便只能投入百分百的努力。基金会寄希望于对来源平行宇宙的探索能够发现其现实的特征,找到引发“斯克兰顿-波克提德”休谟抑制器过载的真正原因,进而找到扭转乾坤的方法。最终,进入连通门径的人员传回了一个答案。

如果把接踵而至的灾难比作被打开的潘多拉魔盒,那么人类在那片邪祟的深渊里,最终发现了最后的希望——一片冰与风的奇迹之地。

%CE%A3K%E9%BB%8E%E6%98%8E

它的名字叫卡苾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