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金香
评分: +28+x

博爱、体贴、高雅、富贵、能干、聪颖、爱、慈善、名誉、美丽、祝福、永恒、爱的表白、永恒的祝愿。

—————郁金香花语。



“这是我送你的礼物……请收下。”

面前男孩的鼻涕划过通红的脸颊,沾有泥土的手捧着一朵野花。

“喂喂,你就不能送点有新意的东西吗?”我不屑的说,并且立刻转身离去。

“等等!”男孩颤抖着说。

“你还想说什么?”我回答。这人实在是惹人厌烦。

“那个……就是……我……”

“你什么?我要去找老师交作业了。”

“我可以陪你去吗?”

我转身,他看着我,眼睛有点发红,好像要哭出来的样子。作为男孩,他居然比我还要瘦小。

“好吧。”

我14岁,是一名初中生。此时跟在我身后的男孩是我同学。他执意要跟在我身边,哪怕我要去找老师交作业。

前方便是老师的家,老师独自居住在一个湖边的小木屋里。我走了进去,将作业放在桌上便打算离开。

“坐下来喝杯茶吧。”老师低声说,他花白的头发映着火炉里的红光。

我坐下轻轻抿了一口,茶很香。有着一种别样的气息。

老师关上窗户,屋里热气弥漫,他轻轻的问道:

“你可想过变成一朵郁金香?和很多郁金香一起绽放的花海上,永远也听不到哭声,唯一的声响是远处缓缓转动的风车。”

“不想,这花太普通了。”我又喝了一口茶。

“你会想的。”老师笑了,激起一阵皱纹。

我看着老师那雾中的笑容,意识逐渐流失,在我昏迷的前一刻,我看见咬住了老师手臂的男孩被老师砸翻在地。

“他本可以逃走的。”这是我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我和那个男孩已经被困住这里两天了。

这里是个黑暗的房间,我什么也看不见。没有食物,没有水,没有纸巾,没有现代文明的一切。

“你喜欢花吗?我很喜欢花,逃出去后我要让我爸给带我们一起去看花。我爸包下了一片油菜花田,花开的时候到处都是金色的。到了那个时候我就和你一起在花里跑。然后就带你去吃好吃的,我们一定要大吃一顿,吃辣椒炒肉,吃米饭,然后我就用所有的零花钱买零食,要买巧克力,还有火腿肠……”男孩声音无力却依然喋喋不休。

清理不干净的排泄物和汗水在衣服上凝固,产生臭味和瘙痒。不过更加难以忍受的是饥饿和干渴。开始的时候我们将全部的精力用在哭喊上,现在力气已经消耗殆尽,我们躺在粗糙的地板上。就像两只掉出鱼缸的金鱼。

“我想出去之后妈妈肯定不会担心我不爱吃饭了。”男孩的声音很难听,嘶哑,让人想起将死的人。

“我爱妈妈。”男孩还是没有停止制造噪音。

“吵死了。”我想喊叫,但是虚弱让我只是低哼了一声。

依然无法逃走。

由于撕抓铁门,我弄破了手,伤口在肮脏的环境里裂开,沾染着秽物愈合,然后再度破损,发炎,流出脓液。

非常冷,我或许发烧了。

我不想死。

“那个……”

一个微弱的声音响起,又是那个男孩。我以一声无力的叹息回应。

“我有吃的……你要吗?”

“快点拿过来!”我叫道,仿佛奇迹般的,身体有了活力。

食物是生肉,不过味道出奇的棒,随着我的咬合流出温热的血,我用牙齿叼住,扭动脖子撕扯,血喷涌而出,我拼命舔舐,不忍心有一丝浪费。我终于撕下了一块肉,难以嚼碎,吞下去,之后我又去啃食另一块。

男孩在哭。

“要不你也吃一点?”我忽然感到有点愧疚。

“我不饿……”我没认真思考男孩的回答,此时我在尝试咬烂一块极有嚼头的肌腱。

“话说……你知道那天我真正想说的是什么吗?”

“我其实……”

男孩没了声响。

我继续啃食,肉的温度逐渐降低。

光,炫目的光刺进房间,我闭上眼睛。

睁开眼睛后我看见了老师瘦削的身影,他眼睛圆睁,面部肌肉病态般的抽动,最后化为无法抑制的大笑,他的笑声怪异,好像混合着哭声和惨叫,几滴泪从他的眼角滑落。

“看看。”他说。

我看见了男孩,他已经死了。小半个身体被我啃食得露出骨头,遍地都是血液,甘甜的,非常可口。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痛哭失声。“为什么,要让我经受这样的痛苦……”

“人生来便是受苦的。”老师脸上笑容消失了。他摸了摸自己花白的头发说。

“难道我经历的是人应该经历的事情?”愤怒让我声音颤抖。

“每个人都有着痛苦,也同时渴望这别人的痛苦,出于庆幸,也出于本能。富人因为自己不是穷人而感到快乐。统治者因为自己不被统治而快乐。人是虐待的动物也是受虐的动物。难道你看见那难民和野兽的时候,同情的表皮下不是躁动的优越感?”

我只是哭。

老师的匕首刺入骨肉,我被钉在墙壁上。他等待我惨叫逐渐停歇后继续说道:

“你知道吗?在药物和自残的影响下,我曾经连续11天没有入眠。”

“自从我记事起,我就每天都会梦见一个叫旋木雀的梦魇。在它的操纵下,我吃人,受虐。每天晚上的入睡对我来说是最痛苦的折磨。”

“有次我错将梦境当成现实,发现数不清旋木雀从世界上每一个角落里长出,我砍杀着他们,砍不完就用汽油烧,用卡车碾,直到旋木雀肮脏的头颅从汽油里冒出,从卡车和刀上长出来,舔食着我的肉体。”

“我用刀捅着我自己,却发现体内长满了怪笑着的旋木雀。”

“我惊醒后连续三天没有睁眼和吃饭,我害怕这又是一个新的梦境。”

“你知道吗?世界就是一个受虐的地狱,人把受到比他人更轻的折磨视为快乐。”

“而我几乎从未快乐过。”

“而你,将满足我。”

那个曾经被我称做老师的人拿起一把钝了的柴刀,缓缓磨着我的大腿,随着每一次剐蹭,血慢慢溅出。我尝试抓他,他把十颗弯钉子锤进了我的指甲缝。

我在剧痛下咬破了自己的嘴唇,他凑近我耳边轻轻的说。

“不用害怕,总有一天你会解脱,原本属于你的物质会无数次破碎又组合,在漫长移涌后的某一天。你会变成一朵田野上的郁金香。”

他把一条烧红的铁片嵌入了我即将断裂的大腿。一边梳理着头发一边吐出温和的话语:

“你知道吗?成为一朵没有梦的郁金香,是我儿时的梦想。”


“这是我送你的礼物……请收下。”

男孩褪下衣物,露出瘦弱的身躯,微笑的脸上泛起一丝绯红。我拥住他,让他慢慢进入我的躯体。他的手臂环上我的脊背,他的舌头触及脖颈,他躯体颤抖,和我同时达到高潮。

他露出兼具纯洁与肉欲的笑容,宛若天使。

这是今天第五次。

我掉出幻想,落进现实。在无尽无休的受虐生活中,肉体已然麻木。欢愉和痛苦都变得迟钝和飘渺。用男孩的遗骨自慰,这是我生活中唯一的享乐。我看着那枯骨,上面沾满我的爱液,以及几滴浑浊的泪水。

哪怕是割肉或者剥皮,我都已经不会再哭。我已经变成一具空壳,只有在自渎的时候,我才能感到自己还活着。

门第无数次开启,老师进来了。今天是电击。毕竟在过去受虐中,我的腿已然残废,身上也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肉了。

电击结束后老师便和往常一样离去。约数小时后他会过来送饭,并且开始新的一轮折磨。我对此毫无恐惧,没人会害怕自己生活中的常态。

然而三天过后,他并没有出现。我偷偷储备的食物已经吃完一半,我开始害怕和担忧,我害怕老师出了意外,无人喂养的我会在这阴暗的囚室里活活饿死。我开始高声呐喊老师的名字,可没有听到任何回应。

我从未像今天一样希望老师好好活着。

又是三天,食物已经见底。所幸拷问用的凉水也可以喝。墙上挂着我在这几年来被割下的皮肉,老师把它们腌制了起来,作为紧急情况下的食物。

我也不知道这样过了多久,但是我的恐惧却日益加重,黑暗,孤单,越来越少的食物。我没有受虐,却感到了比受虐更加难忍的痛苦。是恐惧,对寂寞与死亡的恐惧。

我磨尖了自渎用的枯骨,将其对准脖颈。可要刺下?刺下后你会变成郁金香的。幻想中的老师说。

一点点逼近,骨头的尖端触到了身体。

如果我从未出生过该多好?

挑破布满伤疤的皮肤,再进去一点点。

我记得那个爱我的男孩死去前我几乎从未在乎过他,我记得老师曾经给我看过我父母自杀的消息。现在的世界是怎样的呢?即使逃走也无法适应吧?

“老师,我即将变成一支郁金香。”

最后用一点力,杀死自己。

门开了。

如同数年前一样,光再次让我难以睁眼,我听见了久违的声音,除老师之外的声音。

一个陌生的男人人冲进了屋子,他抱起我,他说他已经报警,他说他一定会救我,他说他将带我回家。

我没有回答,我除去疲惫和麻木毫无感觉。


救我出来的男人说他是一名游客,误入老师的木屋后翻看了他的日记。他在搏斗中把老师推进了湖水里。并且发现了被囚禁在地下室的我。

男人的主业是心理医生,他身材强壮,手臂上有一个据说是患者留下的咬痕。在我离开地下室后,他一直陪在我身边。

“等你重新有了希望后,我会带你回到这里的。不为其他,就看看这湖。”男人推着我的轮椅,安慰道。

我想回答,可我却不知说什么。我只是哭。

可男人并没有失去耐心,他只是照顾着我,仿佛一个呵护婴儿的母亲,不无焦躁,但从未放弃。每当黄昏,他就会推着我到窗前看天,有一次天空落下了无数的雨滴。我听着雨水敲打窗户的声音,说了逃出来后的第一句话:

“它在哭。”我翘起了手,却抬不起来。

“……不用害怕,总有一天哭声会停止的。”男人怔怔的看着我,说道。

“会停止……吗?”我看着窗户的泪痕,它在折射着什么。

他点了点头,再一次抚摸了我的头发。便推着轮椅带我离开。我回头看窗外,一道闪电照亮了窗台上的郁金香花盆。

我感觉我心里的一些本该死去的东西苏醒了。



在我们即将结婚的时候,男人带着我回到了湖边。

男人拿起一件洁白的婚纱,披在我身上。我看见他眼睛里有我的影子。

“为什么要现在给我穿上?”我笑道。

“因为天空已经不再哭。”男人回答。少有的,他露出了期待的笑容。

他吻住了我,这是我们认识来他第一次主动吻我,我扬起脖颈配合。天空飘下毛毛细雨。他放开了我的脸。

“我爱你。”我说。

“我爱雨后的黄昏。你知道吗?正因为那时的人们刚刚享受完白日的美好。”他拆下了他的脸,露出了一个我再熟悉不过的微笑。

“不用害怕,我们终将一起变成郁金香。”这是我听见的最后一句话。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