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紧随

Written by Wilt                                                                                                                            

我快要死了。

很久以前我就意识到这点;在我这个年纪,我开始变得迟缓,有很多次感到有种疼痛自我的内核深处蔓延开来。我的思绪飘忽不定,意识变得模糊。伟大时光在不知不觉中流逝。我似乎在几分钟内就能在两个光点间遨游,这时我才知道它确实变得更长了。我正在变老,这是我的同类非常珍视的一种荣誉。随着我的终结,新生将会降临。这将赋予我生命的意义。

可我不想死。我不相信任何——为了其他东西的利益而被剥夺一切事物的权利,于我而言,这似乎是一种我不想要的荣誉。我对自己在这广阔天地里的生活很满意。我喜欢与新的地方和生命相逢,他们每个都有自己的故事。我对此很满意,但我的身体却不允许。它预备着与我分别,却不管我的思想是否准备好要与它分离。

不管我怎么想,我知道是时候找个地方躺下了。我是一个笨手笨脚的老人。我的存在只会阻碍我的同类和他们自己在浩瀚宇宙中的遨游。按照我们同族的习惯,我该找一颗行星,躺在那里,一直躺到我寿命逝去。只有到那时,新生才会从我的终结以降,而我知道自己会成为我逝去的那行星的祝福。

我寻觅了一段时间,也许比我的大多数同类都要更久。当我舍弃在无垠中遨游所带来的冒险后,我不想面对着一颗死寂荒凉的行星度过余生。我把时间花在寻找一片美丽的土地上;一个可以为我的负担之物提供很多娱乐的地方,正如我过去享受到的那样。我寻觅新的历程,它们将展现在我的眼前。但这是一场艰难之旅,以至于我都不再相信自己能找到一个地方结束我的生命。我闭上眼睛,期待着我的未来。

当我的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我来到了一个新的地方。时间又一次在不受我所控地流逝,我身处一片崭新的星群之中,这里满是许多有趣但又死气沉沉的行星。我经过两个由风和色彩组成的巨大行星,它们都同样美丽奇妙,但不适合我自己或我的担负之物。我穿过一堆星辰残骸,它们偶尔在那带来痛苦但不可避免的回旋过程中弹跳到我的表身上。我经过一颗溢满赤色的行星,依照经验,我知道曾经有生命在这里存在过。我为那在我现身此地前就早已烟消云散的美丽而潸然泪下。

就在那时,我看到了它——一颗由丰富的蓝色、绿色和褐色组成的星球,还有一缕缕白色在变换着的隔护层中漂浮。这片土地充满了众多生命,我知道这将会成就许多伟大的经历。这将成为在我抵达自己的终结前最后的地平线,也将成为我所负担之物的家园。当我在它其中凋零时,这个地方就会在我周围生长出勃勃生机,我知道我的存在对住在这里的一切意义重大。我已经找到了我的土地,我轻轻地降落在这蔚蓝之上。

未来某天我知道原住民会把这个地方称为地球。我很喜欢这个名字,而我知道当他们的时代到来时,我的负担之物也会随之降生。


我身体里的隆隆声使我的思绪离开了早已逝去的历史。在我眼前的黑暗依旧静止,而我耳朵里的鸣响提醒着我,我的时日已将近。


钟声响彻全城,提醒市民时间到了。街道上很快挤满了坦特伯勒人,他们每个都朝着宣布大厅走去。当观众开始聚拢时,两位投者停下手中用乌尔卡兰的浓郁蓝色装扮主台的工作。期待着的人们在城市中快速踱步,他们脚步的噼啪声与自己言语的回声回荡在每一个建筑和小巷里。他们穿过每一条拱门,穿过每一条石砌的街道,向大厅走去,队伍中有那么多的双腿和声音。

外面的人群越来越多,窃窃私语充斥着空气。今天集会的不是别人,正是城市首领Hervult本人。出席是必须的,这可是只有在礼拜的时候才能得到的荣誉。武装部队在街上巡逻,检查每家每户是否有胆大妄为或亵渎神灵的人敢蔑视召集,可人群中的人们开始怀疑集会的意义。每一张脸都望向若隐若现的宣告大厅和它旁侧空荡荡的演讲台。一名投者告诉他们,宣告很快就会发布。可这已经是一小时前的事了,人群变得焦虑起来。有人窃窃私语说,这是要向邻近巨穴中的希拉克埃克城池宣战。还有一些人认为这具有宗教意义:伟大解脱之时于他们而言已经将近。

只有一个人今天知道真相。占卜者并投者Anzak站在里面,紧张地从一扇窗户向人群瞥了一眼。他知道他所掌握的消息亵渎神明。他知道人群将会惊慌失措。如果他在外面的话,他也会的。他几乎不能相信自己得到的消息,他绝望地希冀着这不是真的,但事实并非如此。Anzak知道这点。他深恶痛绝。

当他听到城市首领逐步踏上阶梯,走上演讲台时,他紧张地反复核对自己的笔记和对方的演讲。当对方俯瞰而下时,人们骤然鸦雀无声。他也如此急切地想听到那份宣告。祂那赐人恩典的慈悲占卜师Artem已经给城市首领发去了消息,要求发布一份宣告,那宣告刻在华丽的蜡丝绒和多孔白石上——这些奢侈品只用于保存最重要的事情。

城市首领Hervult清了清嗓子,咧嘴笑了笑,开始向人群讲话。“我坦特伯勒城的同胞们啊,在这最重要的日子里,我将你们召集此处。祂那赐人恩典的慈悲占卜师Artem今天派了一队神职人员到这里,到所有互相联系的城市和巨穴之中,来分享这个消息。”他转向广播大厅,所有的目光都跟随着。

“占卜者Anzak,你能和我一起上台吗?”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