晦暗星河 中心页
评分: +60+x

即使于崩溃之间挣扎地逝去
仍然在幻想心中未尽的旅途


2046-2050

白虹贯日 - 后太阳时代


太阳在一片火海之中炸开了,就像冬日开放在天空边缘的焰火。当纯白的炽焰扫过天空之际,人们才意识到他们又失去了一样文明的珍宝。因为忘川事件而撤离地球后,余下的幸存者们又看着文明的火源在天空边缘绽开绚丽的花朵,带走他们对于故乡的又一丝眷恋。于是再无后顾之忧。难以忘却阳光的人们选择了数据层作为他们的家园,而心怀未来的勇士则踏上了星辰的征途。

但这毕竟只是开始。居于太阳中的神明被杀死,而祂却是万物存在的基石。被撕裂的现实开始下漏……在人们都没有反应的情况下。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大厦倾倒却不会在须臾之间。潜移默化的是四周的现实,淡淡的阴云笼罩在每一个生命的头顶——尽管他们茫然无知,却仍然有智者为此忧心忡忡。太阳中心的空洞带给人们的是内心的空虚和迷茫,那0休谟的血红让人们不由得揪紧了心脏。

未来的史学家在他们坚固的堡垒里用老旧的钢笔写下的史书称这时为“后太阳时代”。某种意义上,他们说的没错。

基金会遭受了舆论谴责,因为射杀太阳的星舰来自于它。人们因此患上超光速PTSD,对于那超越时空的奇迹愈发警惕。月韩在这场浩劫中损失殆尽,只留下了几处泛着红光的熔融空间站成为这满怀复仇烈焰的势力的墓碑。太空势力重新洗牌,全球超自然联盟和MC&D越过月韩尚且熔化的尸体成为新的巨头——自然,少不了基金会。内太阳系一片混乱,柯伊伯带内行星资源的争夺在短暂的震惊后成了新的焦点。明枪暗箭的谈判和对死亡恒星的开发逐渐开始。

望着盛世的余晖,人们将目光投向遥远的星海。太阳既然已成过去,就让它成为过去的回忆。

绝望未曾到来,希望仍在远方。



序曲:今日,神之血洒落天穹(2046)

白虹贯日,就在今朝。神明鲜血,洒落长空。
作者:EveTerminus

乐章: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进来的地方(2049)

梦醒时分,一切终将逝去。发生过,或只是虚幻?死或生,一念之间。
作者:EveTerminus


2051-2070

云波诡谲


由于太阳的爆炸,彩虹桥引擎的研发被推迟了,尽管如此,在二十一世纪五十年代初,它依旧成为了对外探索舰的上上之选。然而当人们满怀壮志地踏上征服者的大道时,死亡的阴影已经在远方酝酿。

首先不过是几支舰队的覆灭。宇宙星空凶险异常,黑暗的帷幕在未知的星空里遮蔽着真相。太阳系里也怪事频出,赋闲在家的轨道特遣队也不得不重新踏入战场处理那些异常的废墟。带来诡异弥漫的迷雾在四周氤氲,太阳也变成了星空上一片黑色的划痕,翻涌着混沌的波浪。现实的泄漏终于为人所察觉,但距离真实的原因还很遥远。“反”侵蚀了一片区域,在理念圈里留下一道划痕。

人们依旧抱有自信,经历了数次风雨的人类文明逐渐站稳了脚跟。然而情况却在恶化,太阳成了无人涉足的禁地,昔日美丽的地球风光也成了记忆中模糊不清的影子。彩虹桥引擎在二十一世纪六十年代末已经难以于太阳系内正常使用,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在恒星系中的数量甚至比卫星探测器还要多。太阳系数之不尽的问题疲惫了人们的心灵,于是他们将这一切留在脑海中转而看向远方的星团。

暗夜变得如此的恐怖,人们不禁寻求梦境的安慰。梦境的美好让人们忘却了现实的残酷,但是这真的有益于当下的情况吗?各个组织间的争夺和矛盾开始激化,暗中的冲突时有发生。蔚蓝的巨星不再为人所迷恋,整齐的棺材也不是人们期盼的句点。将来的学者尽可称现在为希望的迟暮,但是未经历过怎知希望的甜美?巨型的架构已经开工,尘封的文件重新开匣。不仅从当下寻找这未来的梦想,也向过往的迷茫中寻求心灵的彼端。

泰尔让2还是Zeta-01超维城邦?乌有之门为人们打开,而通向彼岸的航路也已经备好。鞍马齐整,只差一声令下,人们就可纵马奔驰。于是选择变得十分重要。举棋不定者是所有的人,罕有人能直接下决心。

未来又将何去何从?云波诡谲之下,人们第一次为未来而担忧。



间奏:虚拟研究员会梦见破碎之神吗?(2050)

生死夹缝间的半灵研究员会见到隐姓埋名的破碎之神,但她不会知道自己将见证宇宙的终焉。
作者:EveTerminus

插曲:在天空死去的时候(2054)

逆行了思维,我站在另一个我面前。
作者:EveTerminus


2071-2090

混沌初现


二十一世纪七十年代开始,事态急转直下。随着太阳系愈来愈混乱,逃离这里成了必然的选择。然而对于遗产的争夺从未停息,前往的避难所也难以决断。各组织之间勾心斗角,前一刻的朋友在下一刻也会拿枪指着你的头颅。

终于在七十年代末他们下定决心远离,只是分成了三派离开。MC&D和全球超自然联盟决定进入Zeta-01,他们巨大的殖民船穿过了乌有之门的彼岸;基金会、塔隆尤人、破碎之神教会和第二海托世教会等则循着商路走向泰尔让2这个大舞台。诚然也有迷恋者留在故乡,梦神集团凭借梦境的力量在太阳系构筑了美妙的温柔乡。眷恋者通过数据层远程访问破碎的故里,在虚拟的世界里即使身处数万秒差距以外也能品尝到家乡的味道。

飞出家园并不是平静的选择,道路艰险且漫长。形形色色的文明在道路上现身,不仅有在星海耕耘数千载的星际霸主,也有刚刚踏出家门的孱弱国家。不同的奥托世文明、破碎之神文明和欲肉教文明给人们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战争和和平、死亡与生存均只在一念之间。迷雾漫漫的航线上不仅蛰伏着混沌的崩塌,也有盗贼和强盗。

进入二十一世纪八十年代,时过境迁,即使连彩虹桥引擎也不再稳定。破碎的时空结构让它在高速下发生难以预料的变化。终于我们再也连接不上曾经温暖的故乡,太阳系在星图上被抹去——虽然梦神集团依旧伫立遥望远方。

奇术网关通讯的稳定性也下降了,通信时的杂音和断链让远程通信变得越来越困难。人们仿佛又回到了历史上那些相互隔绝的部落时代,在一片盲目中他们坚定地向前走去。

死寂抑或是新生?迷茫的未来逐渐为阴云遮蔽。

小心翼翼,这样才能求得安稳。



进行曲:亦如往日(2074)

这是一个希望被绝望生吞活剥的世界。
作者:Widednl

2091-2100

深渊之上


天边的幽云缝中透出的不再是神明的微笑,人们终于从宇宙的异常里窥视出事件的真相。混沌在扩张,覆盖了小半个星域,天空灿烂的星汉此刻黯淡无光。

然而太迟了。宇宙就像行驶在混沌中的航船,如今在渗水的缝隙拉动下向着深渊沉没。在深渊之上挣扎的人们抓住希望的微光,希望能够遏制这崩溃的雪崩。自救的尝试有很多种,不管是已经融入Zeta-01的人类种群还是混迹于泰尔让2的星际商人,都拿出自己的看家本事护得一方周全。

死亡的凝滞。浑水摸鱼者比比皆是,星际的秩序开始混乱,各个组织自顾不暇,难以管理这些趁乱作恶的人。恒星爆炸如同烟火席卷苍穹,在天空映出一道又一道白色的眩光。扭曲的星辰交织成一片大网,织就最美丽的罂粟花瓣。沉沦之时不远,但至少还能挣扎求生。泰尔让2等星区尚且保持着脆弱的稳定,但是在遥远的无人深空里裂隙不断在空中拉出破碎的苍穹。

谁在意漫天繁星中一缕光芒消逝?谁在意万家灯火中涌动黑暗漫舞?

在困苦的等待中人们恐惧着未来的歧途。

至少还在深渊之上。



二重奏:那并不是终点,你也不是孑然一人(2093)

遗忘的救主就要来临,而我不想忘却这一切……
作者:EveTerminus

幻想曲:安布罗斯餐厅Zeta-01分店(2099)

请于漂泊的间隙驻足片刻,共赏地球最后一抹余晖。
作者:xiaoyoued


2101-2120

回天乏术


Zeta-01在新世纪到来之际死去,标志着宇宙的末路。

超维城邦复杂的维度拓扑结构注定了它的快速消亡。物理规律在Zeta-01内部的漂变摧毁了超维城邦复杂而混乱的时空结构,使其缓慢自我塌缩。大约在2106年,超维城邦塌缩成超大质量黑洞并高速自旋。其内部存在一环形奇点。在此期间,超维城邦内部人员自不同渠道逃出城邦,造成了秩序星区的难民潮。黑暗涌动。

现实稳定锚开始扭曲常态现实。这一现象一经确定,各方势力立刻弃用现实稳定装置。但是为时已晚,泰尔让2星云40%以上的恒星在预计寿命之前发生变形、爆发、塌陷和分裂。十二星盟分崩离析,奥托世教会借助神术苟延残喘。人类和塔隆尤人等结成短暂联盟,其舰队穿行在秩序尚存的星域,寻求一时的安逸。另有部分人投入梦神集团的怀抱,通过不间断的梦境构筑在泰尔让2星云的梦境王国。

死亡在宇宙回旋。

二十二世纪一十年代末,宇宙基础架构千疮百孔,其时空结构如同纸牌屋。彩虹桥引擎已经无法在宇宙中应用。旧式的朗氏引擎被重新启用。由于没有可用的常规推进装置,舰队星舰只能不间断地进行超光速航行。空间的脆弱宛如玻璃之城,安全速度上限被设置为4倍光速。

旅人依旧在旅行,混沌之潮不会阻挡他们的旅途。

就让他们书写接下来的诗歌吧。


2121-Infinty

终末之歌


“我们希望自己的旅途永不停歇,但我们活在岁月流逝之中。”

此时时间也不再连续,而是呈非连续进行跳跃。幸存星舰难以正常运转,时空开始塌陷。在宇宙陷入混沌前,幸存者将朗氏引擎加速至240倍光速试图击穿脆弱的宇宙外壳跨越时间轴。他们不知道会不会成功。

或许成功了,或许失败了。但是要相信,死亡不是终点。

“单纯的梦想家,随着光的时间出现。”Horis lucis simplex, crescere, et somniator.



交响乐:时光早已带走一切,从此再无清晨之歌(2144)

我们逆着潮汐前进,却被击倒于海滩之上。
作者:EveTerminus

颂歌:SCP-CN-1959(Unknown - 2045)

世界在身边扭曲,如此久远,时间似水,横穿星河,我再次见到光,在那黎明前后的生死间隙,鲜花盛开时,与你相遇。晦暗星河中,这是最后一吻。
作者:readeiier

独奏:在晨曦中醒来(Unknown)

人类的一切智慧就在这几个字中:希望和等待。
作者:EveTerminus


Eternal

于是他们走向茫茫前路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