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豫之影

工程师Palmer打了个哈欠。

现在是5点20,还剩40分钟就能结束他6小时的值班了。这是一次在基金会Area-12 Delta监控站,检查监控确保维生系统的正常工作,并不时为几名不幸的研究员提供技术支持的一次值班。过去的几个小时相对没有什么事件发生。监控系统显示被收容的SCP个体正常地活动着,音频系统传来深夜的研究员孤军奋战的声音,显示器上的信息则表明所有系统都在正常运转。这当然很无聊,但至少Palmer能不时偷看几页歌德的《浮士德》,来缓解整体的烦闷气氛。他知道在工作时看书很不合适,特别是当监管如此危险的物品时。可天哪,不管怎样,这种方式都比标准配置的咖啡因胶囊更能保持人清醒,而清醒地读书可好过完全违规地睡觉。

他刚看完主与恶魔摩菲斯特的第一段对话,监视器上的一盏红灯就闪了起来。Palmer抬起头,眯着眼看了看屏幕。信息表明一间收容室中的其中一个照明单元损坏了。一个窗口带着更多信息出现在了屏幕上:

警告:系统故障
地点:BETA收容翼,017收容室
项目等级:K
威胁级别:ALPHA
立即联系监督员。

Palmer的心脏停跳了一拍。项目等级K。Keter级。那是危险的项目,是Alpha优先级的实体。Area-12收容了几个这样的实体,但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能引发Alpha级威胁的故障。被分配到Area-12之前,Palmer曾在Sector-28做高级工程师。那是坐落于温哥华岛的一处低威胁设施。被调到Area-12是个必然,因为那里的一次事故导致了多名员工……无法继续工作。Palmer不习惯处于如此高级别的危险之下。Alpha级别的威胁太可怕了。威胁级别Alpha说明一处系统故障已经对SCP个体造成了真实且立即的威胁;而该SCP的收容失效将对整个设施或在内的人员造成显著的威胁。包括他在内。

Palmer当即联系了他的监督员。电话接通时,对面传来一个疲倦的声音。

“Sanders,讲。”

Palmer声音颤抖地对内线电话说:“额,先生,Beta收容翼出现了一处系统故障,在零一七室,似乎是照明单元的问题。”

Sanders的声音也颤抖起来:“零一七?Keter级项目?”

Palmer使劲咽了咽口水:“是的。”

世界沉寂了一秒。

“干。行吧,将Beta翼的THREATCON等级设为Omega,准备必要时启动防范紧闭305-Utah协议。我在联系反应小组了。做的不错,Palmer。”

Palmer仅仅希望他做的能管用。他按下按钮,将Beta收容翼设置为THREATCON Omega等级,之后键入访问密码来装备305-Utah协议。设施的扬声器中传来警报声,而后播放了一段自动消息。

“警告。Beta收容翼的THREATCON等级已被设置为Omega,所有非必要人员请撤离本区域。这不是一次演习。重复,Beta收容翼的THREATCON等级已被设置为Omega,所有非必要人员……”

Palmer祈祷着反应小组能快点赶到。


在Beta收容翼的走廊内,Echo反应小组在准备应对017收容室内的危机。天花板上,一盏红色警戒灯正在闪烁,提醒着任何人员这个区域已经处于高度戒备下。持枪的警卫看守在走廊的入口、出口、和其他收容室的门前。几名员工和研究员穿过走廊,其中一个在某扇门的读卡器上刷了卡,推着一辆装满肉的手推车进入了房间。尽管收容失效时有必要将区域保持在戒备状态,但保证附近异常的正常收容也是同等必要的。如果为了避免一起收容失效去影响其他收容中的物体,而导致了另一起收容失效的发生,那将是多么彻底的讽刺啊!也正是因此,Echo反应小组正以最高效率工作,为工作坚持到最后一秒。

现在,维护工程师Swinburne正在穿上一件反光的紧身衣。这次任务需要一名真的工程师;一般照明单元都可以从后面或侧面进行替换,但SCP-017收容室旁的几个项目的收容措施连能让人侧身通过的空间都没留下。Swinburne的身旁站着几名备用工程师,用于应对他无法完成任务的情况。地上放置着一只很大的大功率弧形灯泡,旁边有三只还未拆封。现场还有一台便携式发电机,连接着数个与地上的灯泡一样大功率的落地灯。它们摆放的方式,辅助着调至最大亮度的顶灯,使整个区域都完全被照亮,每个人几乎不落下一丝影子。

Swinburne身边站着Martell博士,SCP-017的首席研究员。当Swinburne正艰难地穿上紧身衣时,Martell紧急地做了一个简短的介绍。

“手不要窝起来;两腿不要离得太近;记住要把手指互相分开。”

“嗯哼,”Swinburne将衣袖拉上了右臂。

“要拖着脚走。任何时候都不要抬脚——就算房间很亮,就算脚只离地一厘米,也会产生微小的影子。”

“明白,”左臂也穿上了。

“设备要离身体远一些,放到及胸的高度。那些灯的设计很容易替换。弹出灯泡上嵌入式的镶边,旋出旧灯泡,然后旋进新灯泡。安装完成后,新的灯泡会在一秒内恢复工作。灯泡很热,但你应该不用担心——你的服装有良好的隔热保护,并且我们把收容室的温度控制得很低,否则其他灯泡可能会过热损坏。”

“知道了。”

“最重要的是,时刻关注你的身体动作。地板上,灯与灯之间有刚好能让人通过又不会遮挡灯光的空间。关键在于缓慢,谨慎的动作。这套衣服的反射性应该能在影响了光线的同时保持相对安全,但我们很明显不是来冒险的。”

“我当然知道,”Swinburne将面具和紧身衣的颈部用拉链拉在一起,发现连拉链和齿带都被镀上了超反光的铬。他把面具上的镜片调整到一条线上。镜片染成了很深的颜色,看上去与服装的其他部分连成一体。他向内按了按耳机。耳机和一个声控开关相连接,完全杜绝了触摸任何东西的需要。这样,他就准备好了,整装待发。

Martell最后检查了一遍,点了点头。“很好。没什么可说的了,只需要进去,出来,以及——祝你好运。”

二人握了握手。Swinburne小心地捡起了替换用的灯泡。Martell走到017收容室门前,开始了一系列开启它的操作:先刷一张访问卡,然后是掌纹扫描、视网膜扫描和声音识别系统。如果其中一项检测失败了,那么除非由站点副主管或更高权限的人员撤销,任何访问都将被拒绝。

片刻后,门上方的指示灯闪出绿光。允许进入。

Martell博士最后点了点头,拉开了门。Swinburne走进房间里。那实际上是一台电梯——真正的收容区域在地下。Martell关上门,门上的气密锁发出嘶嘶声。然后Swinburne就向下降去。

和大多数2级工程师一样,Swinburne知道他是可以被取代的。这是不可避免的。虽然他不如其他人员了解Area-12的收容物,他至少知道两件事——如何在Area-12的不同收容区中进行必要的维护工作,以及如何把嘴闭上。被基金会招募前,他曾在军队中任战地工程师。他习惯了连续不断的命令,习惯了听从指挥,且尤其习惯了迫在眉睫的危机感。他曾在阿富汗服役两期,获得了一枚陆军嘉奖徽章1和一枚紫心勋章2;那条腿有时依然疼得很操蛋。当然,这是他被选为某个叫做“基金会”的组织的“特殊候选人”之前的事了——当时,他对这个词所蕴含的意义完全没有概念。但他通过了大大小小的考核,最终成为了四名获得资格的人员之一。与这些潜在的有价值人员签约前,基金会当然需要揭露一些它的本质;对基金会来说,2级工程师可是比0级服务人员更重要的资产,和D级人员相比更是有价值(尽管他们本身很有用)。所以当Swinburne听说到异常材料、特殊收容措施、和控制,收容,保护的必要时;他便被迷住了。尽管他不信教,他还是对万物包有一点点好奇;世界很有趣,而加入一个组织,让它给你揭露世界究竟有多有趣的机会可不应该白白放弃。更何况,拒绝基金会的offer意味着记忆删除和完全的调职。所以他同意了。

然而,他并没能准备好接受基金会的真实面貌。他看到了太多无法相信的事物,太多甚至不会出现在梦中的事物。但他知道,这样会更好。如果在外界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用新的知识扰乱常态,结果将是灾难性的。尽管一些基金会收容的东西本身就是个灾难。

比如说这个项目,SCP-017。Swinburne曾读过它的资料——一个似乎由烟或影子组成的存在,一旦任何东西在它身上投下阴影,就会立即被消灭。在小说里,这种东西很可怕,但如果知道了它们竟真实存在,还被一个超政府paragovernmental组织用钥匙和锁控制住了?这几乎没法让人接受。难怪基金会安排了如此多的定期心理检查。

电梯到达底层。Swinburne面前延伸出一条小走廊,走廊的地面、天花板和墙壁上都安装了大功率的灯泡。哪怕穿着隔热服,Swinburne也仍然感觉到冷。Martell说得没错,收容室的温度确实被控制得很低:大概达到了-6摄氏度。但这应该是件好事;这么多全天候运转的灯很容易造成过热或损坏。基金会总是尽其所能阻止这类事情的发生。

走廊的尽头有一扇玻璃门,和超市里的样式相似,其上有一个玻璃把手。Swinburne做了个深呼吸,使劲咽了口唾沫,之后用膝盖顶开了通往SCP-017收容室的门。

收容室中的每一个表面都发出耀眼的白光,让整个空间都沉浸其中。这个仅有六平方米的房间中估计安装了上百盏白炽的灯泡。Swinburne感觉基金会能获得运转这种设备的资源简直是天赐的良机。他抬起头,看到房间的中央悬挂着一个有机玻璃盒子,收容着017本身;一堵透明墙边缩着一个孩子状的影子,在周围亮眼的光中间,好像一处完美的黑色污渍。它一动不动,不管从何种意图来看都是无害的。然而有权利维护017的人员都知道得更多。虽然周围很冷,面具内,Swinburne的额头上仍然滴下一滴汗水。他强迫自己保持镇定。最小的失误也会使他丢掉性命。他以前在军队里见过搏击,但那和这不一样;被其他人的子弹射入身体是正常的,可以接受的。可这……这是异常的。

Swinburne眯起眼寻找坏掉的灯泡。它在房间的另一头,大概及腰的高度。幸亏不是天花板上的灯泡坏了。他小心翼翼地向前走,努力不踩到任何一个灯泡。虽然他经过训练,在军队里也有过经验,可相比于他经历过的任何恐惧,这真的能令他战栗。Swinburne感到心脏在胸口砰砰地跳,他的身体不停地出着冷汗,嘴巴像非洲的旱灾一样干旱。他迈出的每一步都让他更接近头顶的那个东西的魔爪。他想往上看看,确认一下它没有什么动作或行为,但他强迫自己继续往前走,直直伸出的手中捧着灯泡,每一毫动作都经过精密计算,不投下一分影子。

“Swinburne,你那边的状态如何?”

Martell的声音激励了他。他紧紧捧着灯泡,迈出了最后几步。

“我在损坏的灯泡这里了,”他对着接收器说道,“目前一切正常。零一七没有活动。”

“很好。如果情况有变,你知道该怎么做。”

“收到。”

对面安静下来。Swinburne知道要更换灯泡,他必须遮挡几盏收容用的灯泡,但那并不是问题;这里有足够的灯泡,加上衣服的高反射性,可以保证不投下影子。

Swinburne弯下腰,用手撬开灯泡周围一圈镀铬的镶边。他小心翼翼地将它放在地上,然后开始着手旋出坏掉的灯泡。刚开始,灯泡并旋不出来,但等顺时针转了几圈后,它就逐渐开始松动了。Swinburne感到背脊发凉,觉得身后的那个东西已经转过头来了。又转了几圈后,灯泡掉了出来。他将它放在铬镶边旁边,然后开始旋进新灯泡。

在那逆时针旋转的片刻里,Swinburne脑中只有一个想法:

求你了求你了求你了要管用别失败求你了

然后灯泡就发出了炽热的光,刺得Swinburne眯起了眼睛。他将镶边安回去,捡起旧灯泡,然后回头朝电梯走去。他只抬头看了017一次。它挂在悬吊的箱子里,像以往一样,一动不动。可是,Swinburne仍然战栗不已。

当Swinburne回到了上升的电梯中,远离了那个关押着怪物的疯狂房间后,他全身瘫软,挨着电梯壁滑了下来,尝试控制住自己一起一伏的抽噎声。电梯开门前,他努力站了起来并整理好了情绪。他拉开衣服上的拉链,将面罩从脸上拽下来,大口地呼吸着空气。他对Martell博士以及反应小组的其他成员竖起了拇指。

Martell博士点了点头,对着对讲机说道:“系统故障已修复,停止THREATCON Omega。重复,系统故障已修复,停止THREATCON Omega。重复,系统故障已修复。”

过了一会,警报灯停止了闪烁。音响系统中,一个声音宣布道:

“所有人员注意:Beta收容翼中的THREATCON等级已被设置为中性。所有人员应继续履行正常职务。重复,Beta收容翼中的THREATCON等级……”

Martell走向Swinburne,拍了拍他的肩膀。

“干得漂亮,Lloyd。走,去食堂喝点咖啡。”

Lloyd Swinburne点点头,感到前所未有的疲倦。两个人在走廊里走着,扩音器中的消息继续播放着;Echo反应小组各自分散开来,等待着下一次召集,而Beta收容翼的研究员和员工们都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好似无事发生。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