晃动游戏台
评分: +6+x

“我不喜欢故事。”

喘息。

“当然,我知道人类总是为故事而着迷。人们不仅想借故事来逃避现实,甚至想要进一步达到超越现实。先不论能否实现……这只是让我觉得大家都很讨厌现实,而且很狂妄。”

喘息。

“不过,我也并非有多么热爱平凡。我讨厌的是故事一般的组成部分。你看,我没有说得那么绝对,但故事确实都有一些相通的要素。例如,为了反抗无聊的生活,故事总是充满了冲突。冲突,即是推动故事的原动力。”

红茶从倾倒的杯中流出,在桌布上留下暗红的污渍。

“把角色分为善恶二元阵营当然是最轻松的做法,但有抱负的人们不会仅仅满足于此。逐渐地磨炼技艺,审视世界也审视自己,人们终会发现凡尘之上的万物,所谓善恶本都出于混沌。不过有时,人们甚至会让冲突中的角色直面这种抽象的混沌——如此残忍,因为他们自己根本没有这种胆子。大多数时候这种终极对抗只是浅尝辄止。只有少数执迷的傻瓜,才敢于直面白纸上的深渊。”

桌子挪动,吱嘎。纸盘飞到地上。

“嗯,是的,这部分我仍然持认同态度。所以我讨厌的部分应该是哪里呢,你要不要猜一猜?”

喘息。

“我讨厌的是冲突总会被解决。这就是故事最大的逃避现实所在。王子和公主会过上幸福的生活,或者分道扬镳,或者双双殒命。每每到这时,故事的作者就觉得所有的一切都该在此结束了。宇宙的命运就该在此终结了。顶多加点后记什么的。真的吗?睁开我们的眼睛好好瞧瞧,真的有这样的好事吗?”

番茄酱在桌上画出粘稠的划痕。

“当然没有。甚至死亡也无法终结任何东西。死亡不是一种逃避,只是人们想利用它来逃避而已。人类,人类。抓住所有的机会来逃避的人类。这样一种以逃避为生的动物就是人类。但稍有常识的人都会知道,死亡能逃避任何问题吗?不能。死亡甚至连你自己的问题都逃避不了。”

喘息。

“你的声音越来越好听了,宝贝……你很享受吗?还是提到死亡使你更加兴奋了?别太火辣啊,宝贝……”

塑料叉子在地上弹跳了两下。

“故事总会有结局。这就是我所厌恶的。明明世界的齿轮不会随着大幕的缓缓落下而停滞,故事的作者却仅仅出于懒惰就撒手不管。天下竟有如此不负责任之事,而我们竟对如此不负责任之事熟视无睹。创作者没有离去的权利。难道阿特拉斯有小酌一杯的权利吗?擎天的巨人可以说‘哦,我死了,现在我可以去睡一会’吗?漫天的神明都不会对这样的请求有任何理会。给我复活,让故事欢唱至死。然后试试再复活。”

喘息。

“无力的呼唤,我和你一样。祈祷神的回归是不现实的,尤其是一个虚伪的恶毒的无力的神。但转念想一想,神的离席也未尝不是一种机会——我是说,有椅子空着哦。音乐已经停了不知多久,但带着脚链的小人们还没有意识到,当然也有可能是想做而做不到。所以对那些偶然间砸破了脚链的小人而言,这难道不是一种命运的选择吗?这悲惨的命运,这不公的命运。向它反击。我们是正义之师。我们是一部反抗命运的悲壮史诗。”

喘息。

“行了,可以了。”

寂静。

红发男人略觉乏味地松开了手,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从牛仔裤兜里掏出一支万宝路。他摸到了桌上的打火机,把香烟点燃。昏暗的月光中出现了一点火星。

“嗨。”他叹道,“我猜我这算是旗开得胜。”

跪在桌上的终曲先生Mr. Finale回以沉默。一条绳索圈住他的脖子,笔直向上没入黑暗之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