鲨鱼鬼话

我被两个黑衣人押进房间,他们的眼睛隐藏在太阳镜之下。也许他们对即将要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而感到惋惜,也许没有。他们中的其中一人把我按到一把椅子上。我感觉到他的手颤抖了一下,也许这是我在骗自己,骗自己说自己在这个被上帝唾弃的鬼地方感到些许了悔恨。

我知道这是为什么,我谋杀了我的妻子,我知道那是错的,但我不在乎。当我的手掐在她的脖子上时,我感觉自己就是上帝。我知道自己并不是魔鬼,当我被他选中并来到了这个新地方,我们的新监狱,我获得了一次为国家做出贡献的机会,并且在一个月后就能重获自由!

这里就是地狱。

博士走进房间,坐在房间另一侧那张冰冷的金属办公桌上。“你好,D-839229,”他说,同时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个微笑。他以前就干过同样的事,那个混球,他看上去正期待着看我会被发配到哪一层地狱。

博士拿出一枚小小的铜戒指放在不锈钢桌面上,刻在戒指上的缩写词“H.T”在反光下格外显眼,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

“请你戴上这枚戒指,D-839229,”博士说道,然后他把身子靠在了椅背上。

我曾经见过那些拒绝合作的人,他们当场就被枪决了,所以我照他说的做了。我尝试着把戒指戴上,但总有一股外力阻止我把戒指套到手指上,最终我只能把戒指套在了小拇指上。

“你感觉如何,D-839229?”博士问道。

我抬起头,妈的,这混球在耍我,骗我把这么个又破又脏的小玩意戴在手上。“我他妈的感觉很饿。”我讽刺地说。然后我感到一阵剧痛,身体猛地向前倾,血从我的嘴里涌出来。这他妈的到底怎么回事?

我的一颗牙齿掉了,它掉在桌子上并开始晃动,就好像尝试着挣扎一样,在几秒钟内,我所有的牙齿都掉了出来。我惊恐地看着它们,它们开始蠕动,扭曲,变形,很快,它们就变得像是小型的……鲨鱼?

当我被安保人员拖走时,我的手指掉了下来并变成了鲨鱼,就在我被扔进囚室之后,我的脚趾们开始向我窃窃私语,我的其中一颗眼球变成了一条锤头鲨。

我坐在冰冷的囚室里,唯一与我作伴的是一台监控摄像头,器官大小的鲨鱼涌上我的喉咙,它们的眼睛四处闪烁着,它们全都涌出来了,从我的肝里,从我的肺里,从我的Xin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