剃头匠
评分: +17+x

一般而言,专业的师傅会对自己的工作保持绝对的专注。

老师说,要一步一步有耐心的对待每一次工作,我把这记在心里。

所以现在开始?

现在开始。

我弯下腰捡起地上的工具,握柄稍稍滑腻,贴在我手心里一丝粘稠物。尽管我已经做过不少次这种动作,但我依然会感到后背微微发凉。

剃刀银亮的刃口轻轻刮过头皮,一撮撮黑发飘落下地。地上的头发越积越多,余下的头部却并不光滑,粗茧下依旧感到毛扎。

细细的针尖小心的扎入毛囊,挖出一整块油脂。一个人的头上有多少毛囊,伴之就有多少皮脂。
挖出的脂粒垫在雪白的纸上放在桌旁。这是个精细活,幸好,我的手艺很好,眼睛也适应了长久黑暗。从前额到后脑勺,片片白屑一块块脱落。完整的头皮不在完整。令人麻烦的是,并非所有人的头皮都是完整无缺的,有的会长几个小包,有的会生几块脓疱,还可能少一块缺一块。推子的刀口扎过一个小包便会引起一阵躁动。

磨光的头部不再扎手,我的大拇指一点点按向太阳穴的位置,小刀从耳廓上一端划成一条弧线连向另一端。凿子一点点深入不深的缝隙,缓缓地咔响后我感到头晕目眩,但这是每个人都必经的挑战。我的手细细的摩挲着弧线的另一侧,铁片迅速塞进壳层与内壁的缝隙,划地削掉了前额层。我的眼睛陷入一片漆黑,双手一阵阵痉挛。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干这行了,我突然想到。

伸手抚摸,头部已不再是坚硬毛糙的整块,变得软嫩细腻有纹理。我看着我的最后一作,思绪逐渐流向寒冷的深渊,渐渐地,我的眼睛也沉入了黑暗。

地面寒凉,我的双手依旧滑腻,疲倦催促着我放下思维。

剃完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