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农
评分: +3+x

0.

战争。

战争毁灭了一个时代,战争也创造了新的世界。

不知从何时起,夜已不再完全是黑暗。

夜幕下,Site-180火光冲天。

“快!就差那一个了!别让它跑了!”

一道黑影疾驰,速度似乎超越了那单薄的身躯所能达到的极限。

“击毙它!”

“砰!”

黑影应声而倒。火光照映出一个男人的脸庞,只是右脸覆盖的肉瘤显得反常,就像遭受核辐射导致变异似的。

“收工。这次袭击选的真是时候。去看看还有什么损失。”

“队长!这个···”

“什么?···哦不···”

一具面目全非的尸体被清理了出来,胸前的名牌模糊不清的刻着Darklight。

1.

本报讯,据悉,昨日,Darklight博士的遗体告别仪式在分部举行。在之前的一起袭击中,Darklight博士为保护scp-cn-180不幸牺牲。

2.

这,是哪?我,怎么会在这里?··我,是谁?

啊,对,我是Dark··Darklight··Holy Darklight。

Darklight慢慢起身,右手一招,不远处桌子上的杯子晃晃悠悠的飞了过来。只是飞不到一半,啪的一声摔在地上,碎了。

Darklight苦笑一声,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暴露了他的虚弱不堪。休息一会后,Darklight来到桌前,右手拿起昨天剩下的黑面包啃了起来。左手则虚托着一碗牛奶,手心的温度徐徐变高,直到一撮火苗出现。但从Darklight不时皱起的眉头看,面包的难吃程度和保持火苗的难度一样大。

“唉,失忆症越来越厉害了,”Darklight心想,顺便减弱了火苗。“一会看看笔记吧,看能想起什么。话说今天好像有人要来找我着?”

“轰!”

随着一声爆破,数名穿着印有SCP-特遣队癸辰字样的人员冲了进来。

“听好了!你被捕了!现在转···Darklight博士?!”

3.

一男一女站在窗前,俯视着实验室里的Darklight。后者也仰望着那一男一女。

“报告,这是在Darklight博士的藏身地发现的。”一位士兵递上一叠纸张。

男人接过,仔细看了一遍。

“写得什么?”女人问道。

男人叹了口气。“名称定为SCP-cn-181,等级为Keter。”

“什么?”女人惊道,“红瞳你疯了么?那可是Holy Darklight!”

“闭嘴。我们对项目180根本一无所知。”红瞳不容置疑的说道。

女人还想再说什么,但接过那叠纸张并看完之后,反而默默的跟着红瞳离开。

“旧时代的人真是变态!”女人心想。

4.

会议上,群声沸腾。大部分议论,都关于红瞳的那个决定。

“够了!”坐在首席上的人怒道,“红瞳,你解释一下。”

“是”随后,红瞳把印好的文档散发给每一位与会者。

5.

“依靠笔记,已经找到了所谓的礼物。研究部已经成功研发了180的变种,Darklight亲身试验,为我们节省了很多烦恼。”

“那么,181叫什么名好呢?”

“神农”

6.

今天是醒来的第,第三天?第四天?糟糕,又忘了,我似乎患上了失忆症。算了,就当做第一天来写吧。我记得,那天的袭击似乎重创了我,但不知为何,我在坟墓之中醒了过来。然后,,我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哦,想起来了,这里是安全屋。

第二天。果然,这里有我需要的一切。体检证明我十分健康,尽管身体上有众多的创伤未愈。但是,燃料不足啊。

第七天。我感染了scp-cn-180。检测结果证明我的基因已经混有180,我也试着用左手凝聚高温,虽然只熏黑了一张纸,却让我虚弱不堪。

第八天。我失去了100ml的血液。使用180的副作用。另外,我的基因开始崩解。

第十三天。失忆症愈发严重,我不得不将所有值得记载的事写下。重新检查发现基因崩解速度减缓,但是部分基因已经支离破碎。

第十七天。奇怪,扫描显示,破碎的基因又重新组合了。一种与180类似但并不相同的基因将我自身的破碎基因链接。但我没感觉到身体有什么不同。

第十九天。我知道了,是辐射。战争遗留的核辐射异化了180,产生了新的品种。而且辐射似乎不再对我产生伤害了。哦, 差点忘了,新的能力是视觉强化。

第二十七天。我现在每天都在外面,接受辐射的洗礼。基因不再崩解,却变异的越来越厉害,也不知道我还能活多久。但我知道,至少在基因上说,我已经越来越不是人了。

第三十八天。提取基因的过程很成功,当我死了之后(可笑,我还活着),其他人找到这里或者发现这里时,就能看到我留下的礼物。

第四十,,六?七?不管了,继续研究。等等,我昨天好像和谁联系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