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孤城:归零
评分: +16+x

7月12日22时30分 MTF-CN-Gamma-06-β“抗生素”分队下辖特勤一队 单位代号:“地美环素”

Mobile-Site-CN所属,CN-NX-01“游侠号”大型飞行器,底部甲板,紧急逃生舱。

原本这里应该是一个很开阔的区域。但现在,被一群穿着厚重的硬质防护服的人占据。流动者站点主管Andrew Boom的扫视着人群。严格讲扫视着人们脚下的地板。本来觉得这个舱室应该没什么人回来干脆用瓷砖铺了下地板,看起来还挺像那么回事,现在看来,之前铺瓷砖花的钱似乎是打了水漂。

特遣队员全身上下的装备加起来接近两百公斤,更别提在角落放着的那些铅板。巨大的重量使瓷砖破碎,分解。

一名特遣队员注意到了Boom的眼神,戳了戳正在给他整理装备的特遣队员。他回头看了一眼,向Boom走了过来。也不管在脚下哀嚎着的瓷砖以及Boom越发绝望的眼神。

“没差,就当是给你重新拆了,下回正好换点质量好的。”那人拍了拍Boom的肩膀,丝毫没有顾及到自己穿着厚重的防护服,还有包含手部组件的“海星”外骨骼。

站在Boom身后的知梓特工看到了Boom背在身后的双手暴起的青筋,以及试图忍受疼痛而嵌进手掌的指甲,不由得产生了“回头一定要搞一套”的想法。

知梓认识这个家伙。机动特遣队CN-Gamma-06的创建者,以及现任指挥员,Eule。Boom不是很擅长应付这个家伙,她知道。当一个逻辑性很强的人跟一个一天24小时有25小时都在脱线,思维像是一个在荷叶间蹦跶的青蛙一样的家伙相处,要么两个人都开始讲逻辑,要么同样变成一只蹦跶着的青蛙。

虽然这只青蛙认真起来,逻辑性也不差。

但今天不一样。她很少见过表情——至少是没被面罩盖住的部分——如此正经的Eule。至于仍然脱线的行为,那纯属正常现象。

整理了一下情绪,Boom直视这位特遣队指挥员,“Eule,你一定要亲自去吗?”

“我没资格把某个人扔进地狱。所以我要跟他们一起跳下去。”Eule抬起左手开始检查终端。

Boom点点头。“你一定要用‘那个’进去吗?”

“我们刚刚恢复了与失联站点的有线通讯,确认了安全屋里还有幸存者。”透过面罩,Boom看见了Eule紧缩的眉头,“现有的载具没法把我们送进去,只能用‘那玩意儿’直接把我们跟装备一起扔到站点。”

二人口中的“那玩意儿”,是指在游侠号底层甲板的,简化自基金会太空部队装备的垂直登陆舱——某种程度上算是一种返回舱——的应急逃生舱。可以用来垂直投送部队,向被包围部队投送物资,当然还可以帮助逃生。

虽然截至目前没有用于逃生的时候。

游侠号将会在站点上方3000米的位置将这些载有特遣队员的逃生舱——当然现在也可以叫登陆舱——抛出,剩下的,就看特遣队员们的了。

舱室墙壁上的红色指示灯亮了起来。

Eule像是想起来了什么,在身上摸索了一下,拿出一包烟来。

“我同学之前给我捎的,我不抽烟,先给你留着。要我挂了记得给我弟兄们的坟头上插几根。我就不用了,我不抽烟,来点酒就行。”

你要在这地方死了,遗体会被装进铅制棺材里面并且深埋,有没有坟头还不一定呢。这么想着,Boom还是接过了那包烟,点了点头。

“别死在里面,你还得参加这家伙的婚礼呢。”

“我尽量。”

最后一次校对时间,完成防护服的密封性检查,特遣队员们纷纷走向各自的登陆舱。Eule举起右手,向Boom敬军礼,然后转身,走向属于自己的登陆舱,也可能是自己的坟墓。

“明明是帮医生、理科生和工程师组成的队伍,愣装个兵样。”Boom吐槽道。知梓想着说你现在把正在敬礼的右手放下来可能更有说服力。

有机玻璃制成的舱门关闭,将Boom和知梓关在舱室外。随后,舱室开始减压,原本被碾成粉末的瓷砖也被吹了出去,露出了钢铁制成的甲板。当舱室墙壁上的指示灯变为绿色,外部舱门打开,登陆舱被弹出,随后展开滑翔翼,在人工智能“自律”的操控下开始下落,消失在夜色中。外部舱门随后关闭,舱室开始重新加压。

“干这个工作,某种程度上,就是看着年轻人们一个个去死,然后把自己也搭进去。”Boom不着四六的说了句话。知梓惊讶的看着他,寻思着说这个人的思想境界什么时候这么高了。“让地勤尽可能保障舰载机的出动速度,我们不能真的让他们去送死。”

“明白。”

“还有啊,”Boom沉吟了一下,“让6站那边的爱蒂塔Ⅲ型1和咱的人工智能‘自律’并网,关注一下特遣队员的状况。要有防护服损坏的或者受伤的就扔一个逃生舱下去,起码能多撑一会儿。”

“明白。”知梓转身,离开了舱门。转过头,她看见Boom仍然站在那里,凝视着早已空无一物的舱室。

“都是钱啊……”又是一句不着四六的感叹。

特勤一队位于事发站点上方3000米,辐射值可忽略不计。


7月12日22时41分 MTF-CN-Gamma-06-α“探针”分队下辖“氯”小队

再次踏上坚实的地面,伏特加招呼起自己的队员们,开始按照终端给出的提示,小心翼翼的前进着。半小时前,混沌分裂者主力在小城内的主干道上覆灭,穿着普通防护服的常规单位已经进入了外围开始清理。

但不代表那些常规单位可以随便往里进。比如现在伏特加一行人所处的位置。辐射值在距离站点2公里的位置出现了跃升,达到了一个极度恐怖的水平。

每秒钟763伦琴的辐射,对于人类的照射量大约是7希沃特每秒。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发生的时候,破裂的反应堆上方的辐射值对人类的照射量也差不多是这个数字。只不过时间单位需要换成每小时。

正常人类来说,正常成人60天半数致死剂量约为4戈瑞——1戈瑞等于1希沃特,但是戈瑞代表吸收剂量。

只有在专业装备的帮助下,伏特加一行人才敢扎到这里来。

或者说被扔到这里来。

伏特加从未像今天这样讨厌MH-6“小鸟”直升机。小巧,灵活,颠起来有够受。不过也就这种装备可以快速部署特遣队员。跟随运输伤员的车队返回中继点,完成补给之后,前来寻找站点遇袭后最先前来支援然后失联的第一支救援队。站点那边,特遣队指挥官正带着人搞自由落体,大概是不用自己帮忙了。

至于来这种地方找人,私下里伏特加把这种任务称之为收尸任务。毕竟能在辐射值达到每秒763伦琴的情况下存活三小时的,就算不是尸体也会被变成尸体。或者直接被一发导弹人间蒸发。

救援队最后传出信号的位置,踩在伏特加的脚下。他的面前,是数辆挤在一起的装甲运兵车。车门是开着的。伏特加端起步枪,退到五米之外,脚下横向移动,枪口始终指着洞开的车门。他没有思考,情报上描述的那些越野车在哪里。很显然,当EMP效应出现的时候,这些车辆会直接失去动力。然后运兵车巨大的惯性会使得它们撞向那些越野车。如果有越野车正好在两辆运兵车之间,乘员的命运可想而知。

至少不用承受辐射的痛苦了。

眼下这种情况,显然是救援人员没有搞清楚情况,决定步行前进支援站点。然后一去不归。如果待在运兵车里,也许还能等到救援人员。

但伏特加仍然需要向任何走出来迎接他们的人开枪。索性暂时没有人需要这样的仪式。留守车队的成员中,有人倒在路边,头上有一个弹孔,手中握着手枪。无法忍受辐射痛苦的人,选择了自我了断。会不会有人选择躲在车里?伏特加注意到,最前面的那辆运兵车的所有舱门都是关闭的。

伏特加比了个手势,老司机会意,带着野风和增幅器包了过去。狼堡站在伏特加的背后,从车辆左后方直接走了上去。车辆外的所有传感器都已经失灵了,哪怕车内有人,此时也意识不到有人正在接近。当然也意味着如果贸然打开舱门会使得车内乘员直接暴露在致命的辐射下。伏特加呼叫了增援,几百米之外的“氩”小队放弃了先前的任务,赶了过来。增幅器已经绕到了车辆的右侧,掀开一处隐蔽的设备舱舱盖,然后取出一根基金会标准数据线,一头接在终端上,一头接在设备舱内一处隐蔽的插口上。

他看到了一名幸存者,因为辐射伤造成的剧痛,已经奄奄一息。增幅器好歹也是在辐射区走过好几遭的主,也差不多能判断出这个人的存活几率。他能活,基金会的技术能让他活。

“发现幸存者。”

“收到。就地建立防线。”匆匆赶到的氩小队抱着武器砸开了街对面的建筑的门,上到二层,架起了武器。老司机带着狼堡和野风跑向街口,进入建筑物一层,构筑了简易的阵地。

直升机的旋翼声响起。一架米-171运输直升机吊着一个带有红色十字标志的,白色的,看着像个集装箱的吊舱,来到了伏特加等人的头顶。伏特加抽出两根高亮化学荧光棒,拧亮,指挥直升机将吊舱下黑色的舱门对准运兵车的舱门。碰撞的声音并不算大,但也着实让伏特加捏了一把汗。

“救援人员,两人,准备进入运兵车。”

“收到。掩护组已经就位。”

程式化的对话。伏特加将两根荧光棒随手扔到一旁,走到增幅器的旁边,看着他的终端上的画面:两个人进入装甲车,给伤员注射镇定剂,固定在柔性担架上,然后抬起,通过狭小的舱门将担架以及伤员送进吊舱内,然后关闭舱门。

这个发现不是毫无意义的。最起码的,有人能够反应过来,并且找到办法保护自己。说明辐射的扩散有一个过程,而不是直接“降临”在这个区域。

“标注尸体位置,收尸队稍后再来。”

起码不用自己亲自动手把尸体运出去了。伏特加松了口气,呼叫自己的队员继续任务。夜,还很长呢。

“氯”小队距事发站点0.8公里,实时辐射值763伦琴/秒。


7月12日22时50分 MTF-CN-Gamma-06-β“抗生素”分队下辖特勤一队 单位代号:“地美环素”

Eule钻出登陆舱,确认武器处于待命状态,跑向正在集结的部下们。虽然资料上说这玩意儿的使用成功率是97%,但好歹自己的队员没有人成为那3%。只不过有一名队员的登陆舱出了一点小小的故障,着陆稍微重了一点,不过并无大碍。七十多号人算是全须全尾的落在了站点附近。Eule思考片刻,做出了选择。他将队员们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前去处理异常,另一部分前往安全屋,救援幸存者。他自己带领救援组,处理异常的部分由下放到特勤一队的“四环素”收容排排长射线带领。

站点的正门,停着一辆水泥搅拌车,倾泻而下的水泥彻底封死了站点正门。Eule思考了一下,大概明白了情况。不过他总觉得这个进攻思路似乎在哪个小说里见过。没有太多犹豫,几名特遣队员走了上去,将4吨重的搅拌车直接抬起,扔到了一旁。“海星”外骨骼能够让特遣队员们背负400公斤的装备活动25小时,或者抬起600公斤重的物体。然后,两名特遣队员将破墙用枪榴弹装在步枪枪口上,拔下弹匣,拉动枪栓将上膛的子弹取出,然后从抛壳窗塞入一发空包弹,重新上膛。两发破墙榴弹将正门口的水泥墙炸碎。特遣队员们跨过满地的水泥碎块,进入了建筑,然后按照预案分成数个小队,开始逐层清理。

站点的图纸已经由数据链分发到了每个特遣队员的终端上,然后投影到队员们的面罩上。十辆小型无人车在人工智能“自律”的操控下开始搜索整个站点。差不多每个小队都能获得两辆无人车的情报支持。

安全屋在地下室,前往地下室的楼梯间被安全门锁闭。按照指挥部提供的密码,一名特遣队员在安全门的电子密码盘上操作着。没有反应。他想起来这个门应该没有EMP保护装置。

“我试一下别的手段吧。”Eule站在门前。刚刚尝试开门的特遣队员会意,站到了一旁,将携带的伸缩盾牌举起;一名特遣队员站在Eule的身边,手里拿出一枚闪光弹,其余特遣队员依次站到持盾的特遣队员身后,准备突入。当特遣队员们觉得Eule要使用备用机械密码盘打开门的时候,Eule在门框的四个角各放了一个液压破门装置,随后一脚连门带门框踹了下来。手持闪光弹的特遣队员倒是早就料到了这一出,立刻将闪光弹甩了进去。

其实没必要的,这里按理说是没有还能站着的人类存在的。每秒钟1200伦琴以上的辐射,能呆在这里的除了专业团队以外就只剩下不是人的东西了。

持盾的尖兵迅速顶上,特遣队员们排成纵队鱼贯而入。他们看到一个人靠墙坐在楼梯拐角,双眼圆睁,步枪平举,盯着众人。身上的友军制服让特遣队员们没有立刻探身出去射击。

场面一时有些尴尬。直到特遣队员们注意到那人胸口上密布的弹孔,以及身下的控制器。那是将安全门彻底封死的控制器。

Eule将步枪放下,走了过去,轻轻阖上了他的双眼,然后尝试将他的步枪拿下。没有成功。叹了口气,Eule将他的身体调转了方向,然后稍微用力破坏掉尸僵,放平。他没再尝试取下那把步枪,而是拔下了步枪的弹匣,并将子弹退膛。

尸体痉挛现象,一般标志着死者在死前进行了剧烈运动。他应该是殿后的那个人。

“安息吧,朋友,你战斗到了最后一刻。”对牺牲者的位置进行标记,Eule拿起步枪,跟着特遣队员们继续前进。安全屋内的氧气还能撑多久,不知道,所以速度必须要快,再快。最起码的,让安全屋里的人员能够获得足够的,能够维持生命的基本物质。

到达安全屋前的最后一段路,倒是没有让众人遇到很大的麻烦。要说的话,就是在这里高达1271伦琴的辐射值让特遣队员们无法就这么把安全屋打开,然后把人救出来。食物啥的倒不是什么大问题,这才几个小时,饿不死人。但是氧气确实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这个安全屋的生命维持系统仅能维持五个小时,而且考虑到人员在紧张的情况下可能会导致的耗氧量上升……Eule没敢接着往下想。

不过特遣队员确实有准备预案。虽然说安全屋的生命维持系统确实是被封在了墙里,不过毕竟不是承重墙。不是承重墙就好办。一名特遣队员拿起了一把锤子,抡圆了砸在了墙上。

“80!80!80!”重锤之下,墙体龟裂,破碎。特遣队员们迅速找到了生命维持系统,然后是气罐。暂时封住接口,换下旧的气罐,然后将特遣队员们带来的,掺杂少量镇定剂成分的气罐装上,然后重新打开气罐。

负责与安全屋内的幸存者们沟通的特遣队员确认了供气装置运行正常。在等待专门的转运仓到达之前,这些幸存者们还得等一阵子。

站点内部确认安全的消息传来,特遣队员们多少松了口气。

“头儿,你得来看看这个。”

特勤一队位于事发站点内部,实时辐射值1271伦琴/秒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