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孤城:前进时刻
评分: +14+x

2020年6月3日,基金会位于甘肃省的站点Site-CN-514自戈壁滩回收了两个球体项目。

2020年6月8日,基金会巡逻人员在内蒙古与混沌分裂者小队发生遭遇战。

2020年6月9日,俄罗斯分部报告了混沌分裂者的异常行动。

2020年6月15日,Site-CN-19站点所属安保部队击沉一艘混沌分裂者潜艇,在寻获的文件中,发现了混沌分裂者准备对一个代号AF的地点发动袭击的情报。

2020年7月1日,基金会巡逻人员在新疆与混沌分裂者发生遭遇战。

2020年7月10日,基金会根据拦截到的情报认为AF很快将会遭遇袭击。数支特遣队被调往西北地区待命。

2020年7月12日1800时,Site-CN-514开始将其中一个异常球体装车并转运。

2020年7月12日1815,Site-CN-514与基金会的有线通讯中断。

2020年7月12日1818,Site-CN-514通过卫星电话报告称遭到袭击。站点所处城市开始疏散平民。

2020年7月12日1830,第一支救援队赶到现场,并与外围的混沌分裂者展开交战。

2020年7月12日1841,Site-CN-514及第一支救援队失联。

2020年7月12日1850,基金会派出的无人侦察机因强辐射坠毁。

2020年7月12日1913,专长于应对CBRN威胁的机动特遣队CN-Gamma-06“免疫系统”接到命令,前往增援Site-CN-514站点。

2020年7月12日2114,“免疫系统”下辖CN-Gamma-06-α“探针”分队完成伞降,开始执行任务。

我们的故事,从这里开始。

附:机动特遣队CN-Gamma-06“免疫系统”编制一览


7月12日21时20分 MTF-CN-Gamma-06-α“探针”分队下辖 “氯”小队1

一个由四辆越野车,一辆沙漠迷彩涂装的6轮装甲输送车组成的车队在沙漠中颠簸。如果使用特殊的仪器观测的话,会在车辆的上方发现一个标志:带有三个箭头的圆形图案。机动特遣队CN-Gamma-06“免疫系统”下辖侦察分队的一个小队,在一组安保人员的护卫下,向着一个城镇开去。像这样的车队,还有十个。上方,两架“翼龙”无人机从他们的头顶上方飞过,随后,转向西边。一架翼龙启动了激光照射装置,对准了一块岩石。随后第二架翼龙开始爬升,并投下了一颗100公斤激光制导炸弹。透过光电装置,操作人员可以看见被气浪抛起的肢体。

装甲车里寂静无声,只有从呼吸器中规律传出的声音,以及发动机运作的声音。一根导管连接在特遣队员的FH-6轻型封闭式防护服背后的生命维持装置上,为特遣队员提供过滤后的空气,确保特遣队员们在下车之前不至于过早使用他们携带的氧气。

小队长伏特加很反感这样的呼吸方法。他始终认为,车载生命维持装置过滤出的空气有一股很奇怪的味道,就像是从许久未洗的空调中吹出的臭氧的气味。不过眼下他也没得选。作为侦察分队,他们所携带的生命维持装置理论上仅能维持五小时。队里曾经有人创下了六小时二十三分钟的使用记录,不过是建立在那名队员本身是潜水员出身的前提下。他自己可没有挑战这一纪录的心情。他突然想起了这支特遣队改组之后的第一次大型行动。那个刚刚从指导员的身份接任特遣队队长的家伙,大概也是现在这样的心情,也可能更沉重一点。大脑思考着各种各样的突发情况的处理方法,却也不由自主的走神缓解压力。嘛,毕竟他得对整个特遣队的队员负责,而自己的担子小很多。害,自己也是个Old son of bitch了,还在想这些有的没的的。甩甩头,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出大脑,伏特加扭开手电,开始阅读那一份已经被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的任务简报,却又听见坐在后排的野风和增幅器探讨站点内八卦的声音。就像是中学生春游的时候的场景。伏特加很羡慕那两名队员,当然还有坐在一旁专心驾驶的代号就是老司机的家伙,以及全神贯注操作遥控武器站的狼堡。起码他们有事情做。

那就,再思考一下细节吧,得把这帮家伙从里面活着带出来,伏特加想着。

“氢小队报告,距离站点九公里位置辐射值30伦琴每小时,常规部队最多到达这里。”

“收到。常规部队离开,继续清理外围。”

作为安保的越野车开始转向离开,头顶上方,在伏特加看不见的地方,一架高空长航时无人机冷漠的注视着这座城市,标记出每一处可能存在混沌分裂者的位置,然后把这些数据通过数据链传递到地面上的特遣队员们的终端上。

战幕即将拉开。

“氯”小队距离事发站点10公里,实时辐射值,13伦琴/小时。


7月12日21时31分 MTF-CN-Gamma-06-δ“雪鸮”分队 雪鸮01号机

陈明将座舱盖关闭,随后确认了自己穿着的飞行服的密封性。雪鸮分队的飞行员的抗荷服相对其他飞行员穿的抗荷服要臃肿一些,而且其他飞行员也不可能穿着那种连带头盔的一体式飞行服。毕竟雪鸮的飞行员必须面对在核生化污染区被击落的风险。

“准备完毕,IFF设置完毕,可以起飞了。”后座的操作员凌飞完成了系统检测。

“好的。塔台,雪鸮洞幺请求起飞。”

“收到,允许起飞。风向顺风,风速五米,跑道36Romeo。”

“跑道36Romeo,风速五米,风向顺风,雪鸮洞幺。”两台涡扇-10“太行”发动机将这架基于歼16平台改装的战斗轰炸机送上了天空。爬升到3500米的高度之后,飞机转向东侧,自己的任务空域。

“小明,甘肃这边的酒好像还不错,落地之后喝点?”暂时没有事做的凌飞抬起了头。

“先等任务结束吧。快到任务空域了,我把地形匹配打开,你搞快点输入数据。”陈明打开了辅助驾驶。这个功能一般是执行水平轰炸任务的单座战斗机会使用。但考虑到机翼下的四颗500公斤激光制导炸弹以及机腹挂架挂载的那个特殊设备,他还是不敢造次。

“30秒进入任务空域,地形匹配数据注入中。小明,别开飘了。”

“担心好自己。”话虽这么说,陈明还是紧紧握住了操纵杆。紧接着,随着“嘀——”的一声,凌飞迅速按下投放钮,机腹挂架下那个长得像个巡航导弹的东西脱离了挂架,下坠一段距离后,点火,向城镇飞去。陈明顿感机身一轻,微微感受了一下操纵杆的力度,一带杆,飞机开始爬升。

爬升的动作并没有影响到凌飞。他正专心盯着显示屏。显示屏显示着刚刚投放的物体的视角。那并不是巡航导弹,而是一种专门用于收集放射性物质的无人机,只不过长得像巡航导弹罢了。屏幕上出现了一些干扰,凌飞暗骂了一句,赶紧打开地形匹配系统,避免这个无人机一头撞到建筑上去。穿过一片死寂的城市,无人机开始飞向事发站点,屏幕上的干扰也开始加剧。

“雪鸮洞幺,让无人机脱离。”耳机里,新的命令到达了。凌飞操作无人机开始爬升,陈明也在此时放开了操纵杆,将辅助驾驶功能调整到回收档位。在机载AI的帮助下,飞机转向城市的方向,并逐渐改平。

“锁定成功,开始引导。”耳机里传来的女声让两名飞行员更加紧张。陈明的手重新握住了操纵杆,而凌飞则很光棍的把手放在了弹射手柄上。一道火光出现在飞机左侧,陈明努力控制住要做脱锁机动的冲动,紧张的注视着那道火光。火光很快熄灭,机舱内顿时只剩下发动机运转的声音。已经到达与飞机相同速度的无人机渐渐靠近发射它的那个发射架,然后,靠了上去。

“磁索锁定成功,回收完成,数据传输开始。”凌飞熟练地按下几个按钮,然后,突然停止了操作。

“凌飞你咋了?要受不了了我现在给你弹出去。”陈明的嘴并没有停下来。但是凌飞并没有回答他,而是直接开始了呼叫。

“雪鸮洞幺呼叫指挥官。”

“这里是指挥官,雪鸮洞幺请讲。”Eule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们没有收集到放射性物质。”

“收到。”

“这正常吗?”这句话充分暴露了凌飞其实是个新人的本质。

“毕竟是异常。”

“收到,雪鸮洞幺报告完毕。”通讯结束,陈明听见凌飞长出了一口气。

“老飞再给你上一课。”陈明操着长者的语气说到,“处理这些问题先得忘掉常识。”

“谁刚才紧张的都准备带杆来着。”凌飞的嘴上并不示弱。

雪鸮洞幺距离事发站点31公里,辐射值可忽略不计


7月12日21时43分 MTF-CN-Gamma-06-α“探针”分队下辖 “氯”小队

“区域三肃清,开始情况确认。”

伏特加从废弃的车辆后抬起头,招呼队友们继续前进,甚至没有再看那片废墟一眼。侦察机发现疑似目标之后将坐标通过数据链传送给了氯小队,氯小队在摸掉好几只巡逻队之后确认这里是一个混沌分裂者的集结点,然后一颗云爆弹直接把这里从地图上抹去。伏特加打开了终端,在地图上把这处坐标打上红叉,然后掏出一个取样管,采集了一点土壤,放进了ZC-9综合侦察装置中。

绿色的灯光闪烁,说明装置没有检测出任何放射性物质或者化学成分。跟雪鸮的发现能对应上。

一旁的增幅器拿着装置,利用装置上的光电探头扫描周围的地形,作为对空中侦察的补充。

“不大对劲。”伏特加嘟囔着。

“确实不对劲。”老司机接上了话茬。虽然四周安静如鸡,他们刚刚强拆了一个集结点一时半会混沌分裂者也过不来,天上还有几架无人机时刻在盯着,但两个老油条还是觉得少了些什么。

“狼堡,有发现没有?”

“没啥发现。但是我感觉各种动物少的异常。”

嘛,也正常,这里打的这么欢腾还有核辐射,动物也该跑了。老司机抬起头,注视着天空。面罩做了一些处理,导致看到的天空要比裸眼看到的黯淡一些。

对了,核辐射!老司机和伏特加对视一眼,瞬间明白了对方在想什么。

似乎切尔诺贝利附近还是有动物活动的,而且核辐射不是瞬间致死!因为长时间没有接收到来自事发站点的通讯也没有听到枪声让自己先入为主了,如果单纯只是核辐射的话,到现在都没有枪声传来只能说明站点已经沦陷,如果是这样的话……

“野风,能不能想办法找到一只死动物?”

“死动物没有,死人倒是有一堆。”野风指的是刚刚被云爆弹炸毁的集结点。

“来不及解释了,咱先得搞明白514站点到底发生了什么。”老司机拔腿就跑。伏特加手忙脚乱的把各种仪器收起来,抄起步枪跟了过去。

那片曾经是混沌分裂者集结点的空地上,有着大量扭曲的尸体。大部分死于云爆弹的死者的实际死因是窒息。伏特加没有再管这些目标,而是直奔一处疑似尸体集中点的地方。终端将实时辐射值投影在了面罩右上角。看着不断上升的辐射值,老司机知道自己找对地方了。简单摆弄了一下尸体的关节,确认尸僵已经完全形成,老司机挑了一具看起来没啥损伤的尸体,从尸体堆里扔了出来。伏特加顺势接住,然后将尸体放在地上,破坏掉尸僵,剥掉尸体表面的衣物,快速进行尸表检验。没有发现异常。

野风才刚刚跑过来,后面还跟着不明所以的增幅器和狼堡。增幅器一看这架势就明白了,立刻抱着自己的机枪去寻找制高点,准备掩护,只剩下狼堡和野风还傻傻的站在那里。伏特加也没管那么多,把ZC-9重新掏了出来,然后拿出一根注射器,换上了一个长针管,从尸体的腋下刺入,抽取了一些心血,插入ZC-9中,选取了“液体检测”一项。这是一个土办法。原则上这个功能是用来检测水中是否含有放射性元素或有毒物质的,不过“探针”的队员们偶尔会用这个功能对死者的血液进行检测。虽然会有误差,但也比把血样后送来得快。

ZC-9很快完成了检测,确认没有发现任何有害物质。

随后,伏特加直接用匕首切开了尸体的腹腔。

没有任何发现。反倒是正在翻动尸体堆的老司机有了发现,他在一个疑似医疗兵的尸体身上发现了一副除颤仪,除颤仪连接着医疗兵的一个终端。冒险启动之后,老司机在终端上发现了大量的使用记录。使用高峰有两个,分别是18时41分到19时10分,以及19时22分到19时24分。中间这段时间在干嘛?尸体身上有拖拽造成的伤口,但是伤口没有生活反应。这也说明了一些问题。老司机从未像现在这样感谢混沌分裂者把这些东西搞的傻瓜化。他尝试着点击了其中一个记录数据,一副心电图被显示在了终端上。

“室颤……吗?”

也许是听到了老司机的嘟囔,伏特加问了一嘴:“你觉得混分知道这个异常的具体性质吗?”

“晓不得。看情报人员怎么判断吧。”

老司机用左肩上的记录仪拍下了这些图像,然后开枪击毁了这台终端。

“总部总部,这里是氯队,我们发现在站点失联的时间段有大量混沌分裂者出现了室颤症状,并因此而死。尚不清楚这是否与异常有关。”

“收到。”那边似乎沉默了一下,“能搞清楚异常影响的大概范围吗?”

“我们试一下。”挂断通讯,伏特加思考了一下,大概有了个对策。将通信频道调整至小队频道,“增幅器,能大概识别一下哪里可能是指挥所一类的地方吗?”

“我试一下。”处在制高点的增幅器微微抬起头,然后马上低了下去,“280方向,有疑似指挥部的废墟存在。”

“收到。”伏特加招呼起队友,向着那片曾经是指挥部的废墟奔去。文件被点燃了一部分,伏特加草草扑灭了火焰,开始在文件堆中翻找。他很快找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一张标记着阵亡者位置的地图。伏特加拿起笔,在地图上草草画了几处标记较为密集的地方,然后使用记录仪拍照,上传至数据链中。

新的命令马上就下来了,要求所有特遣队员不得靠近距离站点两公里的范围。那是距离站点最远的一处混沌分裂者密集死亡的地点。‘氯’小队和友邻小队‘氩’小队得到了额外的任务:无人机在距离氯小队所处位置831米远的一处小区内发现了疑似幸存平民活跃的迹象,两支小队需要赶过去,然后,把幸存者救出来。

沉默了一会,伏特加招呼起队友,开始向下一个任务地点前进。

“氯”小队距离事发站点8.4公里,实时辐射值120伦琴/小时。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