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孤城:围攻
评分: +14+x

7月12日21时53分 MTF-CN-Gamma-06-β“抗生素”分队下辖“四环素”收容排1

核磁将一个铁笼从卡车上搬下,放在沙土地上。笼子里,一只豚鼠上蹿下跳,紧张的扒拉着笼子。核磁叹了口气,将一块黑布盖在了笼子上,期待着能让这只豚鼠放松一点。一旁的射线决定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是哨兵动物,不死于辐射也会在任务结束后的解剖中死去。

不远处,两名穿着单兵机甲的特遣队员正张罗着把一个带有“免疫系统”队标的三防2医疗方舱从卡车上搬下,与已经建设完的部分对接。核磁跑过去,爬到医疗方舱的顶端,用特制的胶带把接缝处封死。不知哪位前辈曾经说过,没有胶带也就没有生化防护,核磁对此颇为推崇。哪怕侦察结果已经表明没有放射尘的存在,核磁还是想谨慎一手。这项工作本应由工程队完成,但眼下,在距离放射中心8.4公里建设中继点以及伤员收容所的任务,还只能交给这群成天穿着厚重防护服和外骨骼在生/化/核/辐射污染区里逛的专业户来做。

虽然是有些大材小用。

确认所有连接处都已经密封,核磁对等候多时的两名特遣队员比了个大拇指,那两人将旁边停着的一辆罐车上的水管与刚刚安装完成的部分对接,然后背起消洗装备,急不可耐的冲了进去,重新关闭了舱门。从舱顶跳下,核磁透过舱门上的有机玻璃,看见那两人停在了门口,双手抬起,其中一人按下了墙壁上的一个开关,几股水流从舱壁上流出,随后流速加快,冲洗着二人的防护服。

看起来是“亚甲蓝”3的人。核磁没再多看。放下手,想了想,又抬了起来,按下了送话键。

“老大,中继点代号是什么?”

“中继点代号,”那边传来了翻动文件的声音,“中继点代号Quebec。”

那就是Q呗,知道了。核磁从装具里掏出一个喷漆罐,在刚刚安装的消洗舱的外壁上喷上了“Q”字样。

一组车队向这个代号Q的中继站开来,一些车辆载有数个圆桶装的东西。那是干式贮存桶。五公里开外,另一组“抗生素”分队成员已经用炸药炸出了一个20米深的半圆形大坑,正在用铅板和速干水泥对坑底进行加固。坑的旁边还摆放着一台热交换器。不出意外,这处大坑将会被改建为一处乏燃料池,用来收容那个正源源不断释放着辐射的东西。虽然还不知道那个东西是什么。

核磁收到一条新的命令,命令他和其他几名“四环素”收容排的成员立刻在中继点集合。他还看到有几名正在警戒的,隶属于“米诺环素”4的特遣队员也开始向最近的载具跑去。

他们要干什么,核磁很清楚。与侦察分队不同,抗生素分队的成员一般不会始终穿着外骨骼。但当抗生素的队员都要上外骨骼的时候,说明任务相对比较艰巨。核磁想了想,返回自己的车辆,跟射线打了个招呼,也穿上了属于自己的外骨骼。连接外骨骼和终端,核磁注意到自己的隶属已经发生了改变,他的单位已经从“四环素”转变为了“米诺环素”。看起来收容排的成员又需要补充进特勤队进行作业了。这一般是需要对一些异常进行现场收容时的配置。核磁已经明白自己大概要面对什么情况了。

“3分钟前,无人机发现了一个小的放射源离开了站点,但是移动速度很慢。”核磁怎么也没想到Eule会跑到这种地方来。印象里除了特遣队刚刚改组完毕那一阵Eule亲自参与过几次行动以外,其他的时间基本都被各种事务缠身。“那鬼地方没搞清楚的东西太多,侦察分队一时半会儿靠近不了,所以我们也无法确认这个放射物是不是异常之一。”吸了一口气,Eule继续说道,“现在只能靠我们了。我会带领特勤一队继续靠近站点,对于这个多出来的异常的话,由特勤四队负责。收容排会被下放至各个特勤队参与行动。各位,保重,回来了我请你们涮锅子。”

隔着面罩,看不清Eule的表情,但是意思,核磁是明白了。拿起步枪,跑向刚刚降落的直升机,核磁也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命再回到这个地方。

嘛,至少也得试一下再说。

中继点Q,距离事发站点9公里,实时辐射值31.5伦琴/小时。


7月12日21时56分 MTF-CN-Gamma-06-α“探针”分队下辖 “氯”小队

一架无人机在建筑中穿梭,利用红外探头和透墙雷达搜索着每一个房间。由于辐射的干扰,对于幸存者拨打的求助电话的定位仅仅能够到达这个小区。剩下的,就只能交给无人机和特遣队员去判断。无人机携带的奇术探头发现了一个EVE粒子活跃的地点。光电探头转过去,无人机操作员看到了一个在阳台上挥手的,穿着平民服饰的女性。

五条大汉从一辆卡车的车斗中钻出,猫着腰向建筑物靠近。一个新的绿色目标标记被投影到氯小队队员的面罩上,同时用黑色的线勾勒出了房间内部的大致结构。伏特加明白,那里应当就是幸存者所在的地点。

在马路对面的“氩”小队开始捣鼓放在路边的一个写着“中国邮政”的绿色邮筒。增幅器跑了过去,把之前路过一个宠物店的时候拿的几个猫粮罐头塞了进去,然后匆匆跑了回来。

五个人看着那个邮筒变成了一个ACT单兵机甲,然后看着一名“氩”小队的成员坐了进去,操作了几下,还算是有模有样。

本来是给外勤准备的救命道具,眼下这种情况,找上这玩意儿也算是弥补一下侦察部队缺乏重火力的现状。就算打坏了也能当做合适的掩体,机甲携带的40毫米可编程榴弹发射器也能拆下来用,不拿白不拿。

“氯队往里进,外面我们看着。”

“收到。”

增幅器从背后卸下来一面伸缩大盾,然后将外骨骼调整到全功率,走在最前面。野风和老司机端着微声冲锋枪跟在后面,狼堡抽出了霰弹枪隐隐瞄着楼上。伏特加留在最后,端着步枪半瞄着马路。在确定氩小队完成布防之后,将一根报警丝固定在门上,然后跟上了队伍。

一层,二层,三层,增幅器将伸缩大盾从全身盾调整至半身盾,抽出手枪,蹲在房门右侧;老司机顺势继续上楼,架住通往四层的楼梯;狼堡端着霰弹枪站在了门的左侧,瞄准了门的铰链;伏特加半蹲在楼梯上,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酷似穿梭机5的小型无人机,拿在手上放飞。无人机缓慢越过老司机的位置,老司机立刻跟上。当无人机上升至五层平台的时候,伏特加看见一个目瞪口呆的,混分打扮的武装人员,并立刻完成了标记。老司机手中的微声冲锋枪没有给任何机会,当场射杀了这名还没搞清状况的混分成员。正打算登上通往天台的楼梯,老司机却听见了沉重的倒地声,同时在面罩上看到了被标记在天台门口的诡雷标记。看起来是常规部队的狙击手进行的射击。老司机轻捏两下通讯器的送话钮,蹲在增幅器后面的野风会意,拍了拍增幅器的肩膀,同时对狼堡比出了大拇指。

就在此时,房门突然被打开,增幅器立刻反应过来,直接用盾面撞了过去,然后将对方按倒在地。野风愣了一下,也跟着冲了上去。伏特加立刻停止了对无人机的操作,也不管那个价值一万元的无人机会直接撞在墙壁上,抄起步枪就跟了上去。狼堡没来得及收起霰弹枪,索性直接把枪扔在了一旁,端起步枪警戒楼梯,直到看见老司机从楼上直接翻过围栏跳了下来才跟进去,协助增幅器控制被按倒的人。

伏特加和野风快速清空了客厅和厨房,站在了主卧室的旁边。接过增幅器甩过来的盾牌,野风快速做了两下深呼吸,准备开门进入。

“别紧张,就像平常训练的时候一样。”伏特加轻拍野风的肩膀,示意自己已经准备完毕。

野风点了点头,按下门把手,闯了进去。二人没有发现武装人员,却看见在床上和地上,躺着三个血肉模糊的人。野风见状,立刻将盾牌背在背后,蹲了下去,开始逐个检查。

“队长,都是平民,都还活着,身上有奇术反应。”野风抬起头,转向了伏特加,伏特加赶紧从身上把急救包拽了下来,扔给了野风,然后转身走向被增幅器和狼堡按倒的人。那是个年轻女性,看起来被撞的有点懵。扫视了一下女子家中的陈设,伏特加示意两人松手,蹲了下来,把她轻轻扶起。

“欲闻九针之解?”女子抬起了头。

“欲闻叙针之情,先立针经。”伏特加回应道,同时指了指自己的低识别度臂章。

“先把门关上吧,门那里我没设奇术阵列。”女子似乎是松了一口气,指了指门口。

“问题不大,建筑里面辐射值低得很。”伏特加看了一下被投影在面罩右上方的辐射值,只有0.0025伦琴,基本不会影响到健康。

“里面那些伤员情况不是很好,体内之前找出来了不少破片,我已经清理出来了大部分。我这里没法处理剩下的,还得靠你们。”女子站了起来,走向门口。伏特加抬手阻止了想要冲上去的老司机,看着她在门口布设了新的奇术阵列。

“敢问……”

“上工,草龙珠。我姓龙。”女子似乎已经知道了他要问什么。

“我们刚才在楼道里击杀了一个混沌分裂者,此外楼顶上还有两个狙击手,有什么头绪吗?”

女子抬起头,“我的奇术阵列能产生一定的逆模因效应,可能让他们没有注意到这里有平民。后来看你们来了我就把逆模因撤掉了。他们大概是十分钟以前上去的。”

伏特加点点头。终端搭载的测谎装置没有反应,说明她说的基本上是真话,而且那些无人机操作员会吃记忆力增强药物并佩戴设备防止受到逆模因影响他是知道的。想到这里,伏特加拿起了对讲机。

“氯小队报告,发现平民三人,友方一人,其中重伤员三人,需要医疗后送。”

通讯器那边一阵嘈杂,过了十几秒才有回复传来。

“伤员情况如何?”

伏特加发现对面换人了,这个声音是特遣队指挥官Eule的声音,也就是说明特遣队主力已经到达并且展开了。

“我也说不大清楚,伤员可能受辐射且有开放性损伤,失血严重。”

“收到了。”

“另外,有上工组织成员报告说在十分钟前有几名混沌分裂者到我们所处的楼房顶部架设了狙击点。”

“收到,我们怀疑混沌分裂者想转移一些异常离开,路线可能会经过你处。‘抗生素’会在13分钟内赶到并建立阻击阵地,医疗支援应该也会同步到达。在此之前,清理掉所有能清理到的狙击点。”

“明白。”

伏特加已经可以听见直升机的旋翼声,同时交火声从马路上传来。

“氯小队全体都有,执行任务。”伏特加转过头,“龙女士,医疗人员还有十三分钟到达。靠你了。”

“氯”小队距离事发站点8.2公里,建筑物内,实时辐射值0.0025伦琴/小时。

“氩”小队距离事发站点8.2公里,实时辐射值128伦琴/小时


7月12日22时12分 MTF-CN-Gamma-06-β“抗生素”分队下辖特勤四队 单位代号:“米诺环素”

一名混沌分裂者成员从驾驶室中探出了头。低可视度战术标志显示他并不是一名高级别指挥官,但眼下他指挥的这支车队的规模显然大于他应当指挥的。

这本应该是一次水银泻地般的进攻,紧接着的应当是一次漂亮的撤退,基金会那帮混蛋到场的时候应该只能看见一座破败的小城和满站点的尸体。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站点里的人会舍得用异常把城市里大部分的居民送出去,更没有想到这个站点里收容着那么危险的东西。前线指挥官死于异常项目的效应,当然站点里的基金会人员应该也没活下来多少,通讯网络被类似EMP的东西完全破坏,好不容易重新建立的指挥部以及撤离点又被云爆弹彻底抹平,所有的队员都受到了辐射,现在基金会也进来了。他现在有点羡慕那些坐在主战坦克里的家伙,起码他们不用被辐射影响。

他现在是一个头两个大。还是祈祷着自己能够活着回去吧,他想着。

核磁显然不知道混分那边的现任指挥官在想什么。事实上就算知道了他也会无动于衷。如果顺着混分现任指挥官的思路往下走,现在的“免疫系统”更像是医用胶带一类的东西。水银什么的,黏上,然后扔进生物威胁容器内,无害化处理,完事。当然医用胶带可不会有武器。他默默地调试着一台中型机器人,脑子里盘算着对项目进行收容的方案。身边的其他特遣队员已经站了起来,准备好了武器。核磁重新拧上仪表仓的盖子,然后长出了一口气。要来了啊。

几公里外,一处房区,一个由7辆99改主战坦克组成的编队正在等待敌人。透过数据链,队长可以很清晰的看到无人机拍摄的画面。攻击无人机在哪里?按理说已经进入伏击区了也该发起攻击了啊?眼看着车队已经驶向伏击区边缘,队长决定不再等待。在数据链上点击数字2,代表二号方案启动,队长看着屏幕上出现了一连串绿色的叹号——车组已经接到命令的标志,下定了决心。发动坦克,前进,驶上主干道。炮长已经将炮管转动到位,特殊的稳定系统让炮管没有被车体的运动所影响,仍直指目标。

一颗125毫米贫铀尾翼稳定脱壳穿甲弹从99改的炮管中飞出,飞向车队最前方的那辆看起来是个主战坦克的东西。这种弹头并不被解放军使用,但是基金会觉得这种东西非常好用。至于辐射,穿着能在2500伦琴的环境下保护穿着者安全的防护服的特遣队员并不在乎那种东西。发射完毕,坦克迅速前进隐入黑暗,紧跟上来的第二辆坦克照猫画虎的向那辆主战坦克发射了一枚穿甲弹,然后是第三辆……

穿甲弹怼在主战坦克的正面装甲上。这种坦克曾经被基金会缴获过,并被基金会倾泻了无数弹药。基金会很清楚这种坦克的指标。装甲没能阻止这枚穿甲弹,令人牙酸的金属挤压声后,是炙热的金属碎屑与射流。车长的头颅直接被削下。射流在车内发生了反射,直奔下一个牺牲者。

混沌分裂者车队的临时指挥官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是从车队最前面传来的。他看向那个方向,正好看见走在最前面的“剑齿虎”主战坦克的炮塔被第二枚穿甲弹直接命中的一幕。车队第二辆车猛打方向试图绕过剑齿虎的残骸,却也在爆炸声中化为一堆残骸。战斗机发动机的轰鸣声从头顶上方传来,一颗500公斤的航弹砸在最后两辆车的中间,将退路彻底封死。

一颗又一颗照明弹被发射到车队的头顶,3600流明的光亮使得幸存的混沌分裂者睁不开眼睛。迫击炮弹不断落在车队中,反人员破片楔入人体,翻滚,将结缔组织和骨骼打碎,搅在一起。

当然,如果能有人冷静的观察一下局势的话就会发现,处在车队中间的那辆驾驶室已经被炸毁的货车并不是被迫击炮击中的,而是被火箭筒击毁。而且基金会方面的迫击炮弹炸点始终没有靠近过这辆车。

很显然,身处混乱中的混沌分裂者无法意识到这一点。

“敌袭!”凄厉的喊声终于响了起来。幸存的混沌分裂者试图离开车辆,却不提防有两架搭载机枪吊舱的无人驾驶武装直升机悄悄靠了过来。子弹射入人群中,收割着生命。

在附近楼顶的幸存狙击手成功将子弹射入其中一架直升机的传动装置中使其坠毁。正当他准备转移的时候,一颗榴弹将狙击手和掩体一起撕碎。

“不对狙,滚。”抱着QLB-06半自动榴弹发射器的基金会“狙击手”如是说道。

核磁悄悄戳了戳旁边愣神的特勤四队队长:“你们平常也搞这么大场面吗?”

“那可不是。”他确实见过类似的场面,不过现场观摩还是第一次。

核磁通过自己的终端看着无人机的摄像头实时传来的图像,觉得自己一段时间之内看不得红肉了。

时间紧迫,无人机操作员恋恋不舍的把所有弹药打光之后,特遣队员几乎是踩着炸点冲上了刚刚还是条路,现在是条断路的战场,消灭所有还站着的混沌分裂者,然后极有耐心的为每一具混沌分裂者成员尸体补枪。最后就是那辆坦克了。特遣队员们慢慢接近那辆坦克,他们注意到了从舱盖缝隙中散发出的微弱的烟雾。一名特遣队员绕到正面,看到了正面装甲上的6处孔洞。大概是击穿了?他示意战友们登上坦克,看看能不能把舱盖打开。

舱盖没有反锁,特遣队员们很轻松的就打开了舱盖。一名胆大的特遣队员探头往里看,发觉车内的灯光全部熄灭了。拧亮手电筒,特遣队员没有看到人。严格讲车内没有能称为人的物体了。仪表盘上,被打坏的座位上,糊满了红色的有机质。强忍着呕吐的冲动,他知道自己一时半会儿应该不能直视肉食了。

确认在场的混沌分裂者全都死的不能再死了之后,核磁与几名“米诺环素”的队员端着步枪小心翼翼地接近了战场中仅有的那辆相对完整的货车。说是相对,仅仅是因为这辆货车还有个完整的车厢,其他的车辆已经看不出车型了。核磁掏出了撬棍,想要撬开变形的车厢门,却被旁边的特遣队员拦住了。

“别费那个劲。”

还不是仗着有外骨骼。哦对自己也有但是忘用了,那没事了。核磁看着被生生撕下的车厢门,在心里默默吐槽着。

走入车厢,核磁打开了夜视装置,然后慢慢靠近车厢中的一个黑色容器。看着终端上飙升的辐射值,核磁知道自己来对地方了。

“这帮人不怕死的吗?没防护的情况下离这玩意儿这么近……”

看着接近700伦琴的辐射值,核磁嘟囔了一句,然后用撬棍撬开了容器的盖子。

车厢门口的特遣队员试图做出捂脸的表情,但做不到,他的手拍在了面罩上。

一个直径十公分左右的球体被放置在了容器中央的固定座上。

“确认发现异常,所有人员开始撤离。”

刚刚完成补枪任务的特遣队员们立刻按照预案,登上了最近的友方载具,开始撤离。核磁从其他特遣队员带来的装备箱里掏出了一辆体积不小的无人车,接上控制线,放在了车厢里,随后与其他特遣队员一起撤离到两公里外的安全地点。

“开始行动。”

核磁操作着无人车围绕着异常球体转了一圈,没有发现太大的异常。整个球体光滑无比,完全不像是刚刚经历过战火的样子。接着,一个探头伸了出来,开始测量球体的温度。核磁原本以为,按照这个辐射强度,衰变热的热量会让这个球体的表面温度达到一个恐怖的数值。但是并没有。球体的温度甚至只有73℃。

“温度346.16K6。”

“收到。加热尝试。”

无人车伸出一根管子,喷出了火焰,加热了整整五分钟。但是球体的温度没有丝毫改变。

“没用。降温尝试。”

核磁口中说着,手上也没闲着,按下了蓝色的按钮。无人车直接将大量的液氮喷向了球体。与此同时,核磁注意到,无人车操作界面上显示,球体的温度开始迅速下降。这次有用了啊,核磁想着。当球体温度下降到30摄氏度的时候,核磁发现,操作界面上显示的辐射值出现了断崖式的下降,直接降到了环境辐射水准——虽然也不低。

啊?就这?这么简单的吗?

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按理说不应该花费大量时间才能找到解除辐射的办法吗?核磁不敢相信这个结果,但他还是通知负责收尾的队员前去回收这个异常,然后打开通讯,将此事报告给了特遣队指挥官Eule。

“目前来看应该是,没问题的。”沉默了半晌,Eule才给出了回复,显然现在发生的事情也在他的知识盲区里,“先把异常存放到乏燃料池里,水温控制在23摄氏度。待会处理那个大的辐射源的时候再说吧。到时候优先尝试降温的方法。”

“收到……对了还有一件事。”

“怎么了?”

“回头涮锅子的时候别点鸭肠。”

“……哦。”

特勤四队距离事发站点7.1公里,实时辐射值235伦琴/小时。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